逆社會觀察

福爾摩沙海洋性格系譜學

By
on
2006-04-13

福爾摩沙海洋性格系譜學

文/zen

海納百川而成其大。島鄰四海而成其偉。

水,是生命。人體的百分之七十是水分,地球表面積的百分之七十為海洋。水匯而成河溪,河溪匯而成大海。萬物莫不滋生於大海河溪之中。黃沙大漠一片死寂,唯遇綠洲始見生機。四大古文明,莫不成於河海之濱。無水則萬物不長,寂寞蕭瑟。人畜萬物,傍水而居。

古時先人,或受限於技術,或生活所需不多,僅一鄉一地,一溪一河,便可採集狩獵、男耕女織,長居久安,傳承綿延。天寬地闊,人畜萬物共居尚有餘。世界之浩瀚神秘,則以鬼神敬而遠之,不究其妙。因而世界浩瀚而不知其廣,以為立足之土,即為天下之心。大陸上的人民,以為海濱便是世界的盡頭。除居河海之濱者,不知汪洋大海為何物。

浩瀚汪洋,順理成章的隔絕了地球上的各大陸,成為人們難以跨越的鴻溝。然而遠古先人中,卻有一小群人,自願脫離穩定不變的土居農耕生活,嘗試跨海航行,將全部身家性命,投入未知汪洋大海。他們是大海之子,傾聽大海呼喚的靈魂。在世界尚未證成其圓、海圖仍然一片未知空白的時代,就勇於乘風破浪,登船出航,探索未知。世界,就在這群擁有海洋靈之魂的美麗生命的前仆後繼之下,開啟交流之門,逐步揭開其神秘面紗。

汪洋孤舟行如風,哪怕浪高千萬重;欲遂平生雄圖志,五湖四海留萍蹤。

據史料記載,兩千年前東亞邊緣,出現了跨海東來的波斯海客。中國僧侶商賈,也西航至佛國遊歷貿易。航海的出現,成為原本各自孤立居於故土的人們,認識世界、傳播宗教、互通有無、貿易往來,甚至爭戰攻伐的媒介。

一千多年前,中國東南方誕生了一個航海群體。其先祖為四散大陸南疆的吳越後裔。血脈中融合北方漢人的文明教化,與南方人的海洋靈魂,成為今人稱閩南海商。

公元八世紀開始,航海技術成熟,閩南海商大舉進軍海洋。歷經三百餘年,閩南海商已成為穿梭各大洋的常客。無論南海諸邦,印度洋,甚至非洲,均見其蹤。當世人驚歎鄭和七下西洋的壯舉之餘,卻不知這些航道,老早已先就是閩南海商的海外據點。鄭和船隊所到之處,均有閩南商船的足跡。

十六世紀歐洲海上霸權初興,快速壯大而縱橫七海。唯閩南海船仍然行運如昔,不受影響,周旋於新舊列強微妙的國際勢力之間。此時閩南海商出入呂宋、扶桑,往返澳門諸港。在列強之先,建立了壯盛的東亞貿易網。

閩南海商、群雄輩出,穿梭閩台海域,號令海上尋雄。西荷等新興西方列強,因天寬地闊,無力顧及遠東,敗北於國姓爺,退出福爾摩沙。閩南海商尾隨遷台,攜手協力共同打造美麗台灣。

地窄人稠一小島,偏安孤懸太平虹;國富民強竟奇功,奧妙盡藏大海中。

台灣本為叢薾小島,僅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孤懸大陸東南。地質上為歐亞板塊擠壓隆起,屬環太平洋地震帶列島之一。四面環海,鄰國眾多。北有扶桑、朝鮮,東有汪洋大海,南扼呂宋、馬來,印尼南洋,西鄰中國大陸。島上多山,十有其七。西部有平原數處,為聚落群居之處。川流急險,少有利航運者。中土政權,早年無人知台灣島大小、風土、民情,視為化外之地。

台灣島於歷史舞台登場頗晚(晚於澎湖群島),不過四百餘年。時值大航海時代初期。然登場之初,便已光芒四溢,吸引列強目光。鄰邦扶桑與遠西荷蘭、葡萄牙,知台島四面鄰國眾多,地處航道要衝。莫不渴望擁台自重,好貿易經商。

島上人民的組成成分,從一開始就與海洋密不可分。八里的十三行遺址,與浙江河姆渡文化系出同源。似乎間接證明著早在新石器時代,陸島兩岸可能已有航運往來,甚至移民遷居。當時遷居台灣者,肯定深知海洋之美好。

十六世紀登場的西荷新興海上霸權,則為建立經商轉運據點而來。重視的是台灣在東南沿海的地理位置。後有國姓爺鄭成功據台做反清復明基地,然而遷台鄭部,多為海師。鄭成功更是大海盜鄭芝龍之子。海洋性格亦身。

除了鄭成功海部後裔、閩南海商等閩漢移民外,更有早在遠古時代便以精通航行的南島民族,久居島中,其代表有台東的長濱文化遺址。然而,無論來台先後與時間長短,人民性格中均有與海洋密不可分的密切關係。

鄭家政權雖後敗於清朝,而清朝治台兩百年間,也以禁為治台主策,然而嚴的是大陸本土方面的遷台墾殖,台灣島則採半放任政策,並不打壓島民的海洋性格。

甲午戰敗,台島割讓與日本後,雖然日帝殖民政權,以島上農產營收為主,然日帝本為海島國家,人民性格中的海洋特質也深。更在二戰期間,大力推動以東亞沿海航道為基礎的大東亞共榮圈。其間海洋性格必然不薄。

台島雖然四百年間數度更替政權,然多半保留了島嶼與島民的海洋性格。唯一重傷島民海洋性格的,應屬國共內戰兵敗遷台的國民政府。國民政府先遷入兩百萬大陸各省人民,占盡島上社政文化核心。繼之以戒嚴與動員戡亂等政治理由,對海島台灣全面施行禁海封鎖長達三十餘年,使島民居島而不知有海。後興各項社經建設,更以填海添陸為主要依歸。更有甚者,在教育思想等精神面向,倡言反共復國,積極灌輸大中國思想,打殺異見,企圖扭曲重建島嶼人民性格,以為國民政府光復大陸所用。

所幸,閩南移民與鄭姓子嗣後代的海洋性格,並未因而死絕。反不畏艱難險阻,開創出一波波經濟奇蹟。早年閩南海商棄陸從海,開拓海上絲路,屢替積弱不振的南宋、元末、明朝政權,賺取足夠其揮霍歲貢的白銀。當北方大陸身處戰亂頻仍的荒年時,閩南海商的經濟成就,成為安定江南的關鍵力量。明式家具與文玩書畫的高度成熟,也與閩南海商的經濟成就有莫大關係。

台灣島民,除在血脈上與閩南海商遙相接連外,更在經濟成就上,作出類似貢獻。國民政府遷台後,占盡軍公教官僚系統;加之以白色恐怖打壓台籍社會精英後,島民們多放棄政治與軍公教系統,鑽入經濟領域之中。一面應付執政者狹隘的反共復國思想;一面盡可能的航向世界,經商貿易。從一窮二白始、專心拼勃,開創出世人讚嘆的經濟奇蹟,逐漸將島民推向富裕之路。

甚至更以經濟成就,保住了退出聯合國後,屢失國際地位的台灣政權。台灣商人以經濟實力傲視世界群雄,讓MIT成為品質保證,更成為保護台灣的關鍵性力量。與閩南海商在西歐海上霸權興起之後,儘管缺乏天朝媲佑,仍能穿梭於列強之間,經商貿易,賺取大額白銀。上貢無能天朝,揮霍賠款,狗延政權,時有異曲同工之妙。

台灣商人的傲人成就,政策規劃雖有其功;然根本關鍵,乃島民靈魂深處未被國民政權所扼殺的海洋性格所致。

島民居島而不知有海

島民雖以深藏靈魂深處的海洋性格,致力於經濟,開創出了傲人成就。然而,國民政府過往長期錯誤的禁海政策與大中國思想,使島民居島而不知海,視海洋為生活的邊陲、行腳的終點,僅是休閒遊憩的去處,而非生活的一環。深深傷害了島民日常生活中的海洋文化。

無海不成島嶼。島,因海四抱而成。換個角度來看,大陸型思考,忽略的以海連通世界的無限可能,自以為廣大而無所不能。其實,那才是狹義的。比起大海的遼闊,所謂的歐亞美非澳洲大陸,也不過是面積較為巨大的大型島嶼罷了!

廖鴻基等人,曾在2003年3到4月一個月,以花蓮港賞鯨船多羅滿號,延台灣近海繞行台灣島一週。參與者感嘆,台灣島民居島而不知海。沿途所見的台灣海岸,東部由於岩岸環抱,加上後山長期被執政掌權者所忽視,因而僥倖保住青山綠水,乾乾淨淨的面向太平洋。

然而,航行一繞入西岸,放眼所及、均是(假建設之名)遭人為破壞的海岸景觀。除基隆台中高雄等少數大港外,其餘海岸所見,盡是破敗漁港、漁村,焚化爐、海埔新生地與污染嚴重的工廠。原來,過去美麗的經濟政策,成就的西部海岸工業化,帶來的,並非地方經濟發展,而是土地與海岸的死絕與破敗。工業林立對比漁村蕭條,著實令人唏噓。

特別是行經雲林以南,麥寮、小港、林園等工業區接鄰海岸線,放眼所及、煙囪林立,污染瀰漫,景象可怕,令人怵目驚心。而海港高雄,本應充滿熱帶風情;但因身兼重工業城之故,其生態水文,早已破壞殆盡。港都人而不能吃食自家水源(水文早已被工業廢水污染破壞殆盡),真是情何以堪!

四面環海的叢薾台灣,有什麼本錢、能將美麗的海岸線全部工業化且將生態系統破壞殆盡?經濟政策的設計與執行者,在什麼樣的思考邏輯下,端出如此鼓勵設立工廠,污染進駐海岸,破壞海景生態,扼殺無數海港漁村的純樸生命的經濟政策?若執政掌權者不是居住在大城鬧市,而是海岸沿線,或許,不會設計出如此破壞自然生態的產業政策吧!?

比起同是島國而地窄人稠的日本,其都市與經濟建設,莫不以考量人民的最大親水性為依歸。像我們這種居島而不知海,在都市中拼命填河埋溪、截彎取直、切割生態,以拓寬道路、大興土木,務以杜絕河海為依歸的都市規劃,放眼世界,應該是絕無僅有!以海島立國的我們,究竟有多少人曾沿著海岸線走一傮,好好思考,該怎麼與土地與海洋共生?

反思人海關係,重新喚醒島民海洋性格

所幸近年來,人民生活經濟水準提高,對於生活水準的講究也日漸升高。加之以過往反共復國的禁海大中華政權不復續存,扼殺海洋性格的政治作為漸緩。

週末閒暇,人人莫不驅車淡水、基隆、東海岸,甚至遠及後山葛馬蘭、花東。當我們坐在花蓮海岸邊,驚嘆大海之美與時,可不可能開始懂得在生活裡,多加入一點海洋元素、多一點海洋的思考,海岸線、港口、漁船、漁村、漁民與我們的關係?

海洋遼闊、自由而無拘無束。海洋之子,淳樸而熱情,樂天知命,單純而真摯。海洋與我們的日常生活,關係深刻而密切。海與人的關係可以是糟蹋、開發、利用,也可以是互助、互惠、共生。對海洋的無知,將導致島民的無助。對海洋的熱情,才能蹦發出對島嶼的熱愛。

我們是閩南海商後裔,骨子裡淌流著海洋養分。海洋性格早已是我們靈魂裡不可或缺的一環!讓我們釋放且發揚內心深處的海洋性格,讓台灣重新贏回福爾摩沙的美名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