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布爾狄厄關係主義讀書法~世界名人讀書法十

By
on
2006-04-14

布爾狄厄關係主義讀書法~世界名人讀書法十

文/zen

布爾狄厄其人

布爾狄厄(P. Bourdieu,1930~2002),1930年出生於法國西南部的小鎮貝亞恩(Bearn),2002年過世,享年72歲。

布爾狄厄是當代最著名的社會思想家之一,自1960代來,著作等身。其社會理論研究的活動主軸,在於反思性的社會學。

他認為,重要的是一套能夠分析詮釋社會的方法,而非個別的學科與理論。布爾狄厄駁斥社會科學現有的學科劃分和分工,並身體力行的提出質疑與挑戰。對 布爾狄厄來說,發展出一套社會學方法,在這套方法中,能夠建構出一套問問題的方式和概念工具,用以建構研究對象的程序,以及將一個研究領域中已經發現的知識,轉用的另外一個研究領域,毋寧是更為重要且核心的工作。

布爾狄厄終身力行,這套方法橫跨各種研究領域。布爾狄厄據此歸納出的場域、慣習、資本三大核心概念,深入研究解釋農民、藝術、工作、教育、法律、科學、文學、藝術、親屬關係、階級、宗教、政治、體育、語言、居住、知識份子、國家、哲學等場域與社會空間,著作等身,堪稱法國思想界代表。

而指導布爾狄厄的方法論的,則是他所謂的「方法論關係主義」。

方法論關係主義()

布爾狄厄對於造成社會科學界長期分裂的方法論主觀主義與客觀主義頗有微詞。他認為,正是這兩套方法論,造成社會科學的長期對立與分裂,更造成理論與經驗研究的長期脫節,符號分析與物質分析的解離。

布爾狄厄力圖克服社會學中要嘛關心物質結構的客觀物理主義(社會物理學,視社會為一個客觀結構,可以從外部加以把握。無視其間的人類的觀點與看法);要嘛強調認知形式的建構式現象學(社會現象學,認為社會就像個人決策行動認知中的產物。唯有人才能賦予生活世界意義)。

對布爾狄厄來說,社會是虛假的,重點是挖掘其中的各種場域和社會空間的運作機制。揭示構成社會宇宙的各種同社會世界中,那些最深層而不為人知,且確保這些結構得以再生產或轉化的機制,是社會學的核心工作。

布爾狄厄在長期研究之下,兼採上述二者之長發展出一套「生成結構主義」(genetic structuralism),發展出一套能夠結合結構與能動對立,拉平宏觀與微觀分析的「實踐式的統一的政治經濟學」(unified political economy of practice)。這套政治經濟學,可以有效的將現象學的分析角度與結構性的分析角度,結合成一體化的社會研究方式。布爾狄厄發展出一套綜合建構主義與結構主義的「方法論關係主義」。

布爾狄厄的方法論關係主義,可以馬克思所說的總結:「社會並不只由個人所組成,它還體現著個人在其中發現自己的各種連結和關係的總合。」

布爾狄厄的方法論關係主義與生成結構主義的主要核心概念有三:慣習、場域、資本。布爾狄厄便是以這三招闖蕩江湖,打片天下無敵手。

以場域和慣習兩個概念來說。場域是藉由附於某種權力/資本形式的各種社會位置間的一系列客觀歷史關係所構成。慣習則由沉澱在個人身體內的一系列歷史關係所構成,其形式、知覺、評判和行動的各種身心圖式。

對布爾狄厄來說,每個場域都有各自的價值觀與調控原則,這些原則正界定了一個社會建構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行動者根據他們在空間中所佔據的位置,進行爭奪,以求改變/維持空間的範圍/形式或權力。因此,每個場域都有自己獨特的關係構型,在其中有各種衝突和競爭場域的主導者,能夠以各種資本壟斷場域的運作。

慣習則是一種形塑結構機制(structuring mechanism),其運作來自行動者內部。慣習既非完全個人化,也非行為的決定性因素。慣習是生成策略的原則,這套原則能夠使行動者應付各種未被預見變動不居的情境,各種又持久存在又可變更的性情傾向的一套系統。它通過將過去各種經驗結合在一起的方式,每時每刻都作為各種知覺、評判和行動的母體發揮其作用,從而有可能完成其無限複雜的多樣性任務慣習,可以說是一種行動中的意向(intention in action)。

方法論關係主義閱讀術

方法論的關係主義,放到閱讀上來看,也是要順著布爾狄厄的邏輯來推演。首先拒絕方法論的客觀主義,也就是說,拒絕閱讀上的客觀主義,視文本為一個客觀結構,是可以從外部加以把握,無須考慮作者的觀點與看法。作者只生產的文本,然後就已死亡,文本的解讀與詮釋,全被拋到廣闊的世界裡。

其次,拒絕閱讀上的主觀主義,認為文本就是我閱讀者個人決策行動認知中的產物。唯有我讀者才能夠賦予所閱讀的文本意義。作者本身的意圖和想法完全不重要也無須考量,一切以我最後的解讀/誤讀為依歸。

閱讀上的關係主義,關心的是作者-文本-讀者之間的交互關係。

在閱讀時一本書或一篇文章時,一個讀者在閱讀前面文本所讀懂得字辭概念(乃至讀者在閱讀該文本以先,在生活世界中所以學得的知識、概念、想法、觀點),都將成為解讀後續的文字概念的輔助工具。

讀者藉由過往和當下正在進行所理解一切閱讀資料,透過組織文本本身的組成份子:概念、字、詞、句子、段落彼此之間的相互連結、彼此從屬、環環相扣、交互解釋,從而既清楚掌握作者,藉由過往所理解一切資料,透過組織文本的模式,從而以文字的方式,表現在讀者正在閱讀的文本,以字、概念、詞、句子、段落,紀錄下作者寫作時自己的觀點與想法,又能夠在此閱讀過程中,同時的提出自己的觀點和想法,與作者的文本對話。

也就是說閱讀上的「關係主義」,讓閱讀的文本並非客觀獨立的存在,也非主觀的被詮釋。而是在客觀的閱讀了解文本的核心與論述的同時,又能夠透過讀者閱讀以先所了解的文本概念/閱讀當下所了解的文本概念,對文本提出既理解又詮釋的閱讀。並且在腦中不斷以螺旋式的運作方法,不斷的交疊運作此一閱讀進程,務求在最大可能性的理解文本原本意圖的前提下,對文本做出最清晰的解讀的同時,又擁有自己的解讀判斷和詮釋。這便

布爾狄厄認為,社會學家的任務,在於去除社會世界的自然性和宿命性,粉碎遮掩權力運作和支配延續的各種神話。社會學的使命在揭示行為的必然性。也就是說,通過重新建構,決定這些行為的各種約束力量的整體,從而使這些行為擺脫任意武斷的假相,但同時又不賦予這些行為正當性。

布爾狄厄對於社會學任務的看法,也可以挪為我們在閱讀行為時使用。讀者/閱讀的任務,在於去除文本/閱讀的自然性與宿命,粉碎遮掩與支配文本/閱讀概念的各種神話迷思。揭示文本/閱讀內在邏輯的必然性。透過閱讀文本,重新建構,決定文本/閱讀的各種力量的整體,從而使文本/閱讀擺脫任意武斷的假相,但同時又不賦予這些文本/閱讀正當性(或說霸權)。

延伸閱讀
布爾狄厄、華康德,《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學導引》,中央編譯出版社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