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談福音的另一種可能~論基督徒文字工作使命

By
on
2006-04-17

談福音的另一種可能~論基督徒文字工作

文/zen

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做我的見證。
~使徒行傳18

淪為輔助工具的文字工作

主耶穌邀我們成為他的門徒,讓祂的大好消息,報與世人知道。基督信仰,也正因著這個緣故,兩千年來,被廣傳道世界各個角落。引發無數正/反面回應。

基督信仰,已成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信眾有數以十億計。便是從耶穌,所檢選的12個門徒、保羅,慢慢的傳開來去的。

基督信仰與福音傳播的過程,相信我們已經太為熟悉。然而,傳播的方式?卻少有人關心或提及。至少在臺灣,是如此。

說道傳福音,一般人對教會的印象,若不是大發熱心的基督徒,到處跟人講「四律」,做見證,邀請人上教會,參加聚會或活動;便是看到教會建築的跑馬燈,鄉下電線桿的「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再不然,便是福音單張的發放和傳遞。小時候我就在信箱裡看過教會塞的福音單張。

個人佈道,在臺灣的教會傳教工作上,做的十分興旺。許多基督徒大發熱心,因著生命見證,讓許許多多憂傷痛悔的靈魂看見神的恩典和奇妙。

然而,文字工作在臺灣的教會事功上,似乎只是個人佈道的輔助工具,很難成為教會對世界發生的諸大小議題的回應窗口。一來可能是臺灣教會人口比例偏低,二來卻可能是教會長期忽略的結果。

說道文字工作,除了一些教會界的刊物如教會公報、基督教論壇報、好消息頻道、中信、校園雜誌、佳音、宇宙光、傳神…,以及許許多多的教會出版品外,就是福音單張和電線桿福音。

前者的閱聽人,我敢說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基督徒,而後者的閱聽人雖面向社會,但引起反感的程度卻也可能是百分之九十九。至於有許多弟兄姊妹以單張作為個人佈道的結果,更讓文字工作的地位更邊緣化,成為輔助工具的一環。

其實,文字工作的效用是很大的。然而,不知為何在臺灣的教會界,對於以文字工作為主體的福音事工,卻是相當缺乏。無論是中信,或者宇宙光聖誕特刊,這些看似以文字工作為主體的,其實都只是個人佈道下的輔助工具。

文字的效力

為何說文字工作本身的效用是很大的?從初代教會,使徒們便不斷以書信書寫紀錄神的道,保羅寫了那麼多書信,四福音書更成為紀錄耶穌基督的美好見證。每個人手上都有的聖經,更是史上最大發行量的印刷品。

神就是道,道以言的方式傳播。而言在當代社會最廣泛的傳遞形式,便是媒體。透過媒體,除了可以傳播福音,更可以讓許許多多基督信仰的文化和蘊含,廣為世界所知。

小德蕾莎,世人尊為「耶穌的小花」的女隱修士, 15歲入修院,年僅24歲就因病過世。這樣一個與世隔離的隱修士,如何為主作工,傳揚幅音,便是透過文字。其奧秘就在小德蕾莎這本《一朵小白花》的自傳性小書中。

生前沒沒無聞的小德蕾莎,死後28年內,羅馬教廷陸續收到二十多萬封請願書,要求冊封她為聖徒。法國視她為法蘭西斯的第二保護者,與聖女貞德齊名。她更被稱為原子能時代的光明,當代最偉大的聖女,當代最偉大的萬靈神醫,安慰天使,愛德聖師。1997年,小德蕾莎去世一百週年時,羅馬教廷將他列入四大女聖師之列,並尊封為最偉大的神修家之一,因為她曾興起了一場波瀾狀闊的神修革命。

這本書是小德蕾莎身患重病後,應院長之命所寫的。這是當時加爾默修會的慣例,在修會裡修女去世後,要把修女的生平和言行印成書面資料,贈送給其他姊妹修會。當初,院長要求小德蕾莎寫這本小書的目的就在此。

小德蕾莎去世隔年,自傳出版。之後隨即造成狂潮,不斷再版,並且翻譯成六十多國語言。這個原本紀錄在筆記本裡的小書,竟然感動這麼多的修女和修士,更感動無數的讀者。讓讀者能夠透過文字,感受到主的慈愛偉大,更切實感受到小德蕾莎這朵小花在世上奔放。

另外一位天主教隱修士湯瑪斯牟敦也是透過文字創作,出版書籍與世界分享神的恩典與美好。

傳福音,不該只有一種方式

個人佈道並非不重要,許多人都是因為個人見證的美好進而認識上帝。只是,當今教會對於個人佈道的提倡與重視,已經到了令不善言詞或者生性內向的弟兄姊妹,備感壓力的時候(例如我)。幾乎每個教會都要求起來傳福音,而傳福音的方法就是邀人到教會,跟人做見證,談四律,談舊恩。

過去學生時代參加的各種營會和無數聚會,亦都如此。再再講授的是個人佈道事功的方法和果效,然而對於文字事工,對於以傳播媒體來宣揚神恩的工作,卻是相當的薄弱,幾乎乏人問津,無人談論。

教會中的文字機構,多半成為個人福音事工的輔助。再不然,就是提供信徒靈修造就的輔助。教會中的出版印刷品,除了福音單張外,其他的圖書雜誌,對於許多不認識基督信仰的人來說,根本就是太過艱難,充滿屬靈術語和基督教式的文字邏輯。對於我們或許再自然不過,對於許多人卻是完全無法了解與掌握。

面向社會的文字工作,是嚴重的不足而且欠缺。臺灣有一批人在搞漢語神學,但那是另外一種層次的信仰與土地的交流,屬於高層抽象知識性的神學系統建構,很重要,但其果效也要更長遠的時間來證明。

文字事工是到了必須被正視、看重而且獨立成為福音工作的一環的時候了。不要讓文字工作只是個人佈道的輔助工具。透過文字,信仰我們可以對社會宣講神在諸般事情上的價值觀念;透過文字,我們可以讓世界更了解基督信仰和文化。

我們應該鼓勵,更多教會裡的人投入文字工作。或許不一定是全職,而是一些能寫也願意寫的人,能夠多多在各類的文字事工機構乃至一般報刊雜誌中,發表文章,甚或出書談論基督信仰,紀錄靈修所思所感,從事文學小說創作。讓像《荒漠甘泉》、像張曉風、杏林子、施以諾這樣的人與書,能夠更多更多的出現在我們的出版市場,讓更多善良而美好的文字,能夠進入世界成為人們的選擇,讓基督信仰的生命和精神,成為當代世人尋求靈魂撫慰的力量和支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