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亞里斯多德:百科學書歸納法閱讀術~世界名人閱讀術十四

By
on
2006-05-02

亞里斯多德:百科學書歸納法閱讀術~世界名人閱讀術十四

文/zen

說亞里斯多德(Aristotle,384~332B.C.)是西方學術史上第一個百科全書人應該不為過。亞里斯多德受教於柏拉圖,但卻另闢蹊徑,重視感官經驗的蒐集整理,並切由法則的探索,建構體系化的學科。

亞里斯多德一生致力於各種經驗科學的創建與成立,像是邏輯學、氣象學、物理學、倫理學、動物學、詩學、修辭學、政治學、形上學等等。分門別類的獨立出研究領域,是亞里斯多德最大的貢獻。

亞里斯多德的學問驚人,其中流傳於後是最廣且影響最深的,要數邏輯學。特別是三段論證法,其影響力一直持續到十九世紀的現代邏輯學誕生才,逐漸退居幕後,

亞里斯多德的作品並不以文字優美為主要述求,反而重視邏輯嚴謹,以概念固定化的方式,表達與討論哲學問題。從而影響往後哲學家的書寫模式,可以說是哲學語言的首位奠定人。

亞里斯多德所持的是感官經驗論,看似和柏拉圖的觀念論背道而馳。但其實換個角度看,卻是對於柏拉圖理型觀念論的補充。

亞里斯多德毋寧認為,透過感官經驗的資料收集,才能夠逐漸的歸納出抽象概念,從而逼近那不可在世完全再現的理型。

亞里斯多德的邏輯學

亞里斯多德的學問體系龐雜,本文並不打算細究。僅針對與本文相關的範疇論、三段論證法與命題分類進行簡介。

範疇說

亞里斯多德的知識論立場為實在論。他是哲學史上第一個嘗試盡尋範疇分類工作的學者。亞里斯多德認為,範疇就是賓辭或者謂語的分類,是上下為種類概念的分類。

舉例來說,人相對於動物而言,是下位概念;動物相對於人而言,則是上位概念概念。層級越高,能夠包含的範疇越廣,而最終高位的實在範疇,則稱為實體(不過實體範疇卻不是賓辭,而是主辭)。

簡單的說,亞里斯多德把範疇視為人類思維所憑藉的最高種類概念或存在模式。範疇是人類賴以思維的關鍵模式,範疇代表外在世界的現實存在構造模式,思維範疇必須同時符合世界的客觀範疇。

範疇就是一種概念分類工具。亞里斯多德曾經提出過十種範疇:

實體(如馬)
份量(如三公尺)
性質(如白硬)
關係(如三倍五倍)
場所(如家、市場)
時間(如昨天)
位置(如坐)
狀態(如穿著衣服)
動作(如打、殺)
被動(如被打、被殺)

亞里斯多德認為,這十大範疇足以涵刮一切存在。每一段文本/自然世界中,均可以從中找到十大範疇的痕跡。

亞里斯多德的範疇論到希臘化時期的斯多亞學派,則被簡化歸納為實體、性質、狀態與關係四項,到了康德又成了十二範疇說(此留待康德一文再細述)。

三段論證

除了範疇說,三段論證毋寧是亞里斯多德影響後世最深遠的一個學說。即便是現在學習理則學的學生,第一門課都還必須學習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證法。

亞里斯多德定義三段論為「一種論證,只要假設與某像事成立,其他命題亦因某事之真,隨之必然推演出來,無須借助於推衍系統以外之詞語。」

簡單說三段論證包含大辭、小辭與媒介辭。這三種辭語相互構成三種判斷或命題,亦即大前提、小前提與結論。關於三段論證最有名的例子便是「人皆會死,孔子是人,所以孔子會死。」

在這個論證實例中,人是媒介詞媒介,大辭「死」與小辭「孔子」透過大前提「人都會死」與小前提「孔子是人」導出「孔子會死」的結論。

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證,靠的是主賓關係的定言命題構造。其中有三種主要論證形式:

1媒介辭在大小前提之中,分別形成主辭與賓辭。例如:人是動物,亞里斯多德是人,所以亞里斯多德是動物。
2媒介辭在大小前提中均為賓辭,例如:人都會笑,馬不會笑,所以馬不是人。
3媒介辭在大小前提中皆為主辭。例如:人都會笑,人是動物,所以有些動物會笑。

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證放在今天的學術規格來看,當然顯得太過粗糙而不夠嚴謹。但若放在日常行為,一般事物的判斷上來說,尚算有餘。

命題分類

最後則是亞里斯多德的命題分類說。亞里斯多德被公認是歸納法與概念定義的創始者。亞里斯多德曾經區分出兩種定義:「本質性定義」與「名目性定義」(描述性定義)。本質性定義在現實世界相當難求,因此重點便放在如何獲得名目性定義。

亞里斯多德了解到,要能進行邏輯演繹,必須假設第一原理的存在。此種原理有賴直觀經驗,而得無需論證。

亞里斯多德提出:矛盾律、排中律與同一律三種第一原理。透過第一原理,可以延伸出其他原理。例如一般科學原理。亞里斯多德所提的第一原理,毋寧就是後來所謂的科學公理。本身無對錯可言,卻是形成命題所必要的基本預設。

白話一點來說,亞里斯多德在知識論的貢獻就是創造了分類學、邏輯論證、歸納演繹與命題定義等工具,透過這些思想工具,我們加添了認識世界的工具。透過亞里斯多德上述的工具,我們得以把看似渾沌無序的自然世界,按其範疇屬性,定義命題,歸納分類為一個個有序的概念。

範疇與歸納閱讀術

在了解了亞里斯多德的知識論工具後,那麼我們接下來要問的是,如何將這些工具應用在閱讀上?

1.範疇說

亞里斯多德的範疇說提出了十大範疇。這些範疇有助於我們有效的將文本中複雜的字句段落文章,分門別類,找出字句段各自與彼此之間的屬性。

區分範疇可以讓我們將自然世界的秩序作出一個相對應的位階排列,找出事物間彼此的從屬關係。這個對於世間萬物順序的排列方法,將有助於我們在閱讀時,掌握行文中的字句段落間的首要性/從屬性,核心性/延伸性。搞清楚重點與個案,搞清楚誰是主體誰是附屬,誰該被證明誰是被用來證明的字句段落,對於文章的理解,能夠起相當大的作用。

搞不楚文字敘述的從屬關係,不會把大範圍的東西當作小範圍的(例如把人當作是比動物還大的一種範疇),進而誤解了文本在使用字句時所要強調的重點,以致全文全盤錯誤理解。

2.三段論證法

三段論證法在閱讀上最大的幫助是,替我們釐清文本敘述上的邏輯。特別是非文學類文本的閱讀時,若一個句子/段落本身之間,無法有邏輯一致性,甚至沒邏輯可言的話,那無論這篇文章的論點如何吸引人,都可能是胡亂拼湊錯誤的觀點,來證明其論點的有效性(這也就是為什麼有許多後現代作者的書會被持現代主義觀點的人斥為胡說八道)。

擁有判別文本的邏輯能力在於,閱讀時將能夠幫助你快速掌握文本的內涵,並且釐清文本中的觀點的正偽,這是非常關鍵的一項閱讀工具。

許多人因為缺乏邏輯推演能力,因而在閱讀圖書或觀看新聞報導時,便被文章中有意遮掩或忽略部分事實的論述所誤導(新聞報導擅於擴大聳動標題,忽略部分證據,以巧妙推論其說法的出現),進而相信其所建構的觀點。

若是我們簡單使用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證檢証電視新聞與廣告,便可以找出許多論點上的錯誤推論和謬誤。從而避免讓自己陷入錯誤論點之中。

3.命題分類/定義

在柏拉圖的理型閱讀法中,我們知道了當我們閱讀時之所以能夠了解「貓」、「狗」、「文化」、「社會」這些概念,是因為我們內心有一個理型在運作。然而實際閱讀時,甚至在閱讀之後必須有所回應或探索時,並不能以如此存而不論的理型去面對這些概念。

因而亞里斯多德的命題分類/定義法,便派上用場了。透過亞里斯多德的命題分類/定義原則,再配合範疇論與歸納法,我們能夠進行感官經驗的抽象化工作。透過這個抽象化過程,我們方能替概念下一些名目性定義。或許這些定義並不是最為全面,在範疇上能夠涵蓋也有限。但至少在手上目前所經歷的文本所出現的概念的定義和分類上,卻是沒有問題的。

也就是說可以透過文本的上下文脈絡或其他可供使用的資源,替手上我們所遭遇的概念,作出符合文本需要的概念定義/分類,將會幫助我們在閱讀上,能夠更為順暢而合理的掌握文本想表達的重點。

透過範疇劃分,我們可以把歸屬在同一個理型中的概念作出不同層次的分類/定義,進而豐富理型的理解,也添加了概念的內容。

透過這個分類過程,我們將能夠逐步掌握概念。而我們能夠掌握的概念越多,在往後的閱讀上面臨的障礙也就越少。

※非文學類作品結構簡析:

通常一般來說,在非文學類的文章中,第一段是破題,包含所要討論的現象的範圍畫界,重要概念定義,主要核心假設與公理的提出,以及命題與假說的說明。

第二段到最後一段之前的段落,便是針對第一段所提出的命題逐一進行說明與驗證。而這中間的每一段落的第一句,一般多是命題的重複陳述,乃至論點的提出。緊接著第二句話,則是對這個命題下定義或界定範疇,緊接著而來則是一連串的事例、統計數據,或其他經驗事實,以作為論證論題真偽的輔助。最後一兩句則為小結論。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