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笛卡兒的直觀/懷疑式閱讀術~世界名人閱讀術十五

By
on
2006-05-12

笛卡兒的直觀/懷疑式閱讀術~世界名人閱讀術十五

文/zen

閱讀時,最先起作用的,是直觀。就像初次見面的人,我們在大約兩秒之內,便以直觀方式對此人作出了判斷。在閱讀或考試時,遇到無法理解猶豫不定的困惑處時,直觀所得到的答案,正確的比例較高。或許因為我們早先已經學過,但收在記憶抽屜裡,表面意識暫時遺忘了,但內在自我其實記得。此時便需依靠直觀。說到直觀,笛卡兒的想法算是具有代表性的觀點之一。

笛卡爾其人

笛卡兒生於法國Tourame地方的貴族家庭。幼年時體弱多病,曾在耶穌會的大學接受教育,鑽研古代語言、邏輯、倫理學、物理學與形上學等。

學生時期的笛卡兒,便對古代哲學感到許多不滿,認為這些學問的產生與來源,流於空泛,有些甚至毫無依據。同時並發現數學的重要性。笛卡兒迷上數學的精確性,認為透過數學,才可能統一其他科學。

笛卡兒一直對法國都市生活十分不適應,後來遷居荷蘭。1637年出版《方法論導論》,1641年出版《思想錄六章》,1644年出版《哲學原理》,1649年接受瑞典女王的邀請到瑞典,爲女王講授哲學,並於同年出版《心靈的激情》。1650年在瑞典嚴寒天氣的影響下,笛卡兒受不了晨間授課的嚴寒天氣,罹患肺炎過世。

笛卡兒可以說是近代哲學之父,並在數學與天文學物理學方面貢獻卓越,是個令人敬佩的思想家。

笛卡兒的直觀/懷疑

笛卡兒認為,哲學是一種透過理性(即自然之光)思維活動所獲得的絕對嚴密精確統一的知識或智慧,他盼望透過數學的嚴謹精確,重新定義哲學,成為一種普遍數學的理念。

笛卡兒認為,透過人類理性的直觀作用,可以發現無法動搖的必然絕對「根本原理」,然後據此推展演繹出一系列統一的知識體系。

笛卡兒認為,找出根本原理是哲學的首要課題。至於根本原理,第一、必須具有清晰性與明證性,絕對無可被挑剔或懷疑。第二、根本原理獨立於其他真理,後者都是從前者推演而來。根本原理換成現代科學所能理解的說法便是「公理」、「前設」。

笛卡兒認為,哲學的目的不在建立一套嚴密的知識體系,哲學家的重點是實踐性的目標,在於藉由綜合性的真理認識之建立,獲得精神的幸福生活。

笛卡兒認為,根本原理的獲得,來自於純粹數學或伽利略的分解構成法(也就是現在所謂的分析/分解)。笛卡兒認為,分析或分解法依賴直觀(intution)。所謂的直觀,指的是專心不偏的心靈所具有的明白不可疑的觀念,只從理性之光湧現。透過直觀作用的分析,就可以發現根本原理或極微性質。有了根本原理這種清晰而明瞭的觀念後,再以此作為基準,逐步進行綜合或演繹。

面對表象看似複雜困難的事物時,笛卡兒認為,必須藉由直觀仔細的檢查表象的每一個細微部分,盡可能的拆解成最清晰而明瞭的根本原理或觀念;然後再從這些觀念中最單純基本且容易理解的對象著手,逐次推演到最複雜的對象。

至於直觀是如何獲得的?迪卡兒認為,來自懷疑與思考。笛卡兒認為,我們為了獲得確實的思維基點與根本原理,可以無窮盡的懷疑一切眼前所看見的事物和經驗。笛卡兒不認為感官可以提供我們任何直觀的確實性。從具體個別物體可以進而懷疑一切可能的現實存在。我們可以懷疑我們身處的感官世界,也可以懷疑我們的感官本身,甚至心靈活動,也可以進行懷疑。

笛卡兒認為,透過懷疑一切,才能夠找到不可推翻的根本原理、根源事實。但是,我可以懷疑任何一切,卻不能懷疑可以懷疑任何一切的這個懷疑作用本身,也就是說,無論我們如何懷疑,一切前提都是我必須存在,否則我無法懷疑。即便是我被表象所欺騙,也必須有我存在才得以有欺騙產生。就算是一切都是虛假,也必須有我存在才能夠直觀到虛假。

笛卡兒開創出「方法論的懷疑主義」,這種懷疑主義不是絕望,而是一種確認世界存在的基點,它是暫時性、策略性的,是方法論上的懷疑,只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手段,是理論性的存在,是在思維運作的處境下才能作用。

也就是說,笛卡兒企圖透過懷疑一切,找到思想上的阿基米德點(阿基米德曾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將可以撐起全世界),其他的真理與命題,皆可根據此一直觀明證的意識基點,逐次推演出來。這個命題便是後人所熟知的「我思故我在」。

笛卡兒直觀/懷疑式閱讀術~我讀故我在

那麼,笛卡兒的直觀如何應用到閱讀?

當我們面對一份新的文本或一本新書時,或許會被複雜的文字使用邏輯所困惑。特別是這本書裡所記載的內容,本身就相當難懂(例如天文學、哲學原典等),是我們從前沒有學過,或者還不熟悉的知識時。

透過笛卡兒的直觀閱讀術,我們有信心的假定,這份文本的作者必然有其核心意圖。因此,在閱讀之先,我們將盡可能的透過各種方法,找出作者用來貫穿全書的核心「根本原理」。如果是一本哲學或人文專書,作者必定有一組需要被證明的命題隱藏在文本之中;若是小說、散文,作者必定是有一組核心觀念想透過文字表達;若是商管書,作者必定有一組想要傳遞給讀者的價值或技術隱藏在文本之中。

透過瀏覽、目錄、導讀、結論、索引等資訊,盡可能的在閱讀以先,便抓出作者用來貫穿文本的根本事實。在尋找根本的時候,可以透過直觀,先行篩選出可能的關鍵字,並將這些關鍵字並列,觀看思索關鍵字彼此之間是否有從屬或階續關係。藉由排列比較,再深入拆解,找出最為核心的那組命題。往後的閱讀,便以此組命題為歸依。

不過,除了少數有意刁難人的作者外,大部分的書籍作者,或者替該書背書的導讀人推薦人,都會在導讀推薦文章之中,便點出該書的核心命題和論述策略。

讀者必須相信自己的內在之光的引導,以直觀決定是否信任所找出的諸關鍵字。確認之後,以此核心概念作為往後閱讀遭遇困惑或不明白時的思考基準點,便不會墮入文本的五里霧中,而覺得閱讀窒礙難行了。若是在閱讀上經反覆思量後確認原先所歸納的關鍵字有誤,還可以彈性調整或改換。

通常我們所抓取的關鍵字,就是作者在書寫時所不斷時刻自我詢問的一組問題(或稱問題意識)。作者在編寫文本時,便是透過不斷自我提問這組問題,並且排列出問題開展的次序,然後書寫。

方法論的懷疑主義閱讀術

另外,除了直觀,笛卡兒的方法論的懷疑主義,也是用以檢驗閱讀的好工具。有許多書籍,引用來佐證論點的知識,都是抄自我們無法親自檢驗的統計數據、新聞報導或者學術研究報告,乃至作者自行對某個事件或觀點進行的解讀。

對於這一切的證據,在閱讀文本時我們必須抱持著存而不論但卻又懷疑一切的心情閱讀。

存而不論,因此我們在閱讀上才能夠順暢,不至於完全無法推進。如果我們必須搞懂每一句話的每一個字才能閱讀,或者懷疑每一句話的可信性,那麼閱讀將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至於懷疑一切,指的是笛卡兒式的策略性的暫時性的懷疑。當策略性的質疑文本作者所提出的一切佐證論點,透過搜尋自己過往的經驗,根據文本證據作抽查驗證;比較文本上下文,以及比較與其他相同性質/觀點之文本的佐證資料,作交叉比對,以找出較為可能的正確知識。

盡信書不如無書。閱讀時找出作者關鍵思考點,並且策略性的質疑作者用來佐證觀點的證據,將有助於讀者的理解和思考。

延伸閱讀
決斷兩秒間,時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