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從殖民、帝國到後殖民及其未來~一部普世壓迫史的建構

By
on
2006-05-26

從殖民、帝國到後殖民及其未來~一部普世壓迫史的建構

文/zen

(本文部分文稿刊登於2006.5.25~6.4破報,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書名:後殖民主義~歷史的導引
作者:Robert J. C. Young
譯者:周素鳳、陳巨擘
出版社:巨流

這是第一次,世界已經完全被瓜分了。因此,未來只有重新劃分的可能。
~列寧愚1916年的講話

殖民掠奪:三大洲五百年的血淚史

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此後五百多年來,西歐列強挾傳尖砲利,以開墾拓荒之名,向亞非美洲三大洲前進。開啟了人類近代史上,慘烈的掠奪與種族滅絕史。

當葡萄亞人首度踏上巴西時,當地有五百萬居民。並有有自己獨立的文明與生活。伴隨著西歐侵略者所帶來的疾病、奴隸制度、暴力統治與經濟掠奪,原住民幾乎被消滅殆盡。現在巴西原住民只剩下33萬人。

存活下來的原住民並沒有比較幸運,現在的他們必須面對被外來者強行驅離自己土地的事實,還必須面對隨著各種強勢力量藉經濟發展、教化統治之名所帶來的暴力和疾病。

悲哀的是,巴西並非特例,中南美洲、印度、非洲、南亞諸國,以及朝鮮、臺灣、中國等三大洲,都是這場無情掠奪下的受壓迫者。無論是文明開化,還是經濟發展都好,全部成為西歐列強強行「殖民統治」三大洲的合理化理由。「殖民主義」甚囂塵上,勢不可逆。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歐洲列強已經以各種方式掌管了地球表面十分之九的領土。當時世界五分之一的領土和四分之一的人口,是由英國所統治(剩下的則是向中國的半殖民國家,以及泰國這類少數獨立國家)。列寧說:「這是第一次,世界已經完全被瓜分了。因此,未來只有重新劃分的可能。」世界已經沒有再可以發現的新大陸,世界已經被歐洲列強瓜分殆盡。這些被歐洲列強統治的地方,則被稱為「殖民地」,統治者多半被稱為「帝國」。

一整部人類近代與現代史,就是西歐列強的殖民統治史。

什麼是後殖民?

殖民主義的確是為三大洲被殖民國家帶來了西方現代性的某些好處。但是,這些好處:第一並、沒有問過被殖民國是否需要或接受;第二、被殖民國為這些好處所付出的代價,卻太過慘烈。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歐洲列強或因戰禍摧殘,國力驟減,西歐沒落,從絕對強權淪為相對主權的存在。被殖民國人民覺醒,開始要求「去殖民化」。

後殖民主義論述趁勢而起,從被殖民者苦難切入,結合了西方以外地區(被西方忽略)所發展的馬克思主義因應三大洲各地狀況而彈性變種的馬克思主義,融合運用以爭取自己的國際權利,強力批判西歐列強近五百年來的殖民統治史,試圖釐清殖民主義對當代社會與文化所造成的衝擊和影響。

後殖民論述不僅關切殖民主義時期,更關注在政治逐漸去殖民化的當代國際社會,其政治、經濟、文化的情勢,與殖民宗主國之間的關係。因為政治殖民雖然解放,但帝國的結束卻沒有帶來全球勢力結構的逆轉。過往國際關係的盤根錯節,被殖民地與殖民宗主國間複雜的經濟、文化糾葛,依然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

從殖民、帝國到後殖民~一部普世壓迫史的建構

20世紀後半葉的歷史,說是世界各民族逐漸掙脫西歐列強殖民統治,尋回各自的族群認同鬥爭過程應不為過。整部後殖民史,盤根錯節,難以說清。

牛津大學英文與批評理論教授Robert Young,試圖從歷史的角度,上下五百年,橫跨三大洲,佐以影響後殖民的各種學術論述,重新梳理這部後殖民史,因而有了《後殖民主義~歷史的導引》這本巨著。

全書共28章,第一章<殖民主義與後殖民批判政治>總論後殖民的核心問題意識,點出殖民與後殖民間盤根錯節的複雜糾葛。第二到五章針對殖民主義、帝國主義、新殖民主義、後殖民主義,提出論理詳細的學術定義。

第六到八章,作者提出了向來為後殖民主義所忽略的地方。所謂的西歐列強,並不是一個單一的同質整體。歐洲內部本身就是個異質性的多元存在。更早在大航海時代之初,西歐藉傳尖砲利向世界殖民時,便有像拉斯卡薩斯主教這種抱持人道主義觀點,駁斥反對殖民主義的論說。

歐洲自始自終都生產的殖民與反殖民的聲音。反殖民者或因人道理由,或因自由放任經濟學說(亞當斯密)的堅持而反對殖民主義。最後更有結合上述兩者之強的馬克思主義反殖民論述的出現。這些反殖民理論成了後殖民論述的重要始祖,並以各種不同形式參與了去殖民運動。

第九到十一章簡介經由馬克思主義所開展的反殖民論述,如何在共產國際之間造成影響與發展。並釐清民族主義、社會主義之間的複雜關係。

第十二章到第二十四章,作者從歷史的角度,佐以前述的後殖民論述,重新梳理中國、印度、拉丁美洲、非洲、阿爾及利亞、愛爾蘭等地的後殖民抗爭運動,及其各自發展並取得成功的特點。在這些後殖民史中,我們看見來自西歐的反殖民勢力和論述如何與當地結合,彈性調整,發展出適合當地需要的後殖民策略。

不過悲哀的是,在這中間我們看見,原本就沒有國族概念的(如印度)地區,原本就以女性為主導(如非洲)的社會,必須引進西歐學院所建立的國族認同、女性主義,作為對抗殖民的武器。西方反殖民/後殖民論述中的歐中中心主義霸權到處可見,彷彿不承認三大洲社會的人民擁有獨立思考的腦袋。

第二十五章論述婦女/女性主義在殖民中所承受的加被迫害,在後殖民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去殖民後女性與國族之間的複雜糾葛關係。

最後三章,作者以重新反思薩依德(東方主義),傅柯(知識考掘學),德希達(解構)的論述,作為總結。頗有新一代未來西方學院後殖民論述的正當性辯護,並釐清殖民宗主國與被殖民屬地國間複雜的界線/越界議題的味道。

後殖民的未來:回歸民族、在地或創建沒有宰制的新世界

Robert Young自承此書的寫作,除了釐清學理與歷史糾葛外,對於作者本人自我認同的歸屬與釐清,也起相當關鍵的影響。

只是,筆者在此洋洋灑灑四五百頁的論述中,看見後殖民論述中,所探討的壓迫與去殖民背後,那隱而為顯的「地域主義」、「民族優先」論,再再成為去殖民最高指導原則。

好像去除西歐列強勢力(無論政治、經濟與社會文化),便能恢復過往。然而,何謂過往?過往無西方現代性干預的非西方三大洲社會,真的可能將西方現代性剔除乾淨,而走出另外的新局嗎?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後殖民論述比較務實的,毋寧是企求去除強勢文化、經濟在藉全球化之名,進入三大洲時,能過多一點平等互惠,以互動交融的方式開展。筆者並不認為進行區隔,便能夠恢復三大洲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主權。

本書在印度三章花了相當大篇幅處理甘地問題,卻沒有討論筆者以為相當具有代表性(後殖民論述也很少碰及案)的個案:「德蕾莎修女在加爾各答」。請讀者諸公動動腦,為「德蕾莎修女在加爾各答」做一個精闢的後殖民界定。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