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回應中國時報6月9日<A19版>王文誠<誰的世界是平的>

By
on
2006-06-10

回應中國時報6月9日<A19版>王文誠<誰的世界是平的>

文/zen

6月9日中國時報上刊載王文誠所寫<誰的世界是平的?>一文看來,該文作者似乎沒細讀《世界是平的》一書,行文先引倫敦政經學院政治哲學學者約翰.蓋瑞另一大師對該書的批判為自己的正當性加持,又預設了(凡)資本主義是知識份子必須適時批判的「真理」。而無市資本主義本身的階段性修正與變化。

如何說沒有細讀?《世界是平的》一書的書名是個象徵性的隱喻,人人都知道世界其實也不是圓的,而是橢圓(因為自轉的關係)。作者撰文的主旨,是在提醒那些久居資本主義社會贏家的第一國際(內城的第四國際人民),那些曾經生活在每天不到兩美元的三十億人口,因著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後共產國際的相繼崩解,再加上網路與全球化的崛起,十部推土機推倒了過往世界體系理論的核心邊垂的不平等,個人能夠超越國家層次,有機會進入全球市場一決高下,無論是第三世界或第一世界的個人。

臺灣社會菁英會熱《世界是平的》和《藍海策略》,與其說是書中的理論震撼,還不如說正是在兩書中看見臺灣在以國族為競爭基礎的全球化世界中,因政治力量的強烈干擾,民間社會備受新興三十億人口的競爭,下一代對於未來的危機感所導致,新興資本家對臺灣各方面經濟所造成的傷害和影響,似乎不是身居學院,被體制所豢養的學術知識份子所能夠體驗的民生疾苦。

社會精英的確是該引領社會並藉塑造公共價值,然而若當一個社會不斷沉淪,面臨崩解的巨大危機,如何要求這些社會乘載者以普世平等的左派批判精神為依歸,而不選擇更有親和性的差序格局,先顧自己、家庭與國家?

臺灣下一代的社會精英在《世界是平的》和《藍海策略》兩書中所找到慰藉,似乎是高居廟堂之內的學院知識份子所不能體會的。盼望學院頂級知識份子除了理論武器,還能多了解小市民實際的苦楚!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路過的人

    2007-03-30

    ”新興資本家對臺灣各方面經濟所造成的傷害和影響,似乎不是身居學院,被體制所豢養的學術知識份子所能夠體驗的民生疾苦”
    在台灣 身居學院,被體制所豢養的學術知識份子所不懂民生疾苦;學院外的(讀過一些書)的人 懂嗎?臭老九 通通不要鬧了 ﹗﹗
    民生疾苦 只有底層的苦難勞工懂得﹗﹗﹗

    • 回覆

      Zen大

      2007-03-30

      版主回應
      所以 這樣以後? 代表什麼?
      2007-03-30 15:04:40

  2. 回覆

    阿基米

    2007-10-19

    這真的是本好書
    可以讓青蛙看了變鮪魚

  3. 回覆

    槓桿

    2007-10-20

    接阿基米….
    ….而忘了自己是青蛙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