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我的藏書

By
on
2006-06-17

我的藏書

文/zen

每次聽到一些朋友說他自己藏書甚豐,我都急欲拜訪。但每每看到這麼「多」書後,都感嘆怎麼常覺得自己那幾本藏書真是少的可憐?到底人們是怎麼看待藏書的多和少?像一個同學的部落格的網站連結出去的網友自稱有四千多冊藏書,然而若藏書僅照片所拍攝道的部分,大概連一千冊都沒有,如何來四千多冊書?再者一些宣稱自己愛買書愛讀書的人的書架看起來,也不過就是那幾本書,我甚至可以從書背和擺設方式就猜出出版社書系書名(中毒太深)!

基本上,要藏一萬冊書就必須一個十平大空間,四周圍全部做成落地式書架,並且塞滿,才可能有一萬冊。在臺灣除了《逛書架》上介紹的那個等級的藏書人以及專業學者外,我自己這一輩的同儕,藏書比我多的,大概就是那些個比我早幾年出入明目的學長們。其他我敢說應該十跟手指頭數不完(當然指的是沒把大半藏書出清之前)。

前年搬家時把法政、女性主義、文學、小說還有許許多多的社會科學、哲學英文原版書拿出去拋售,幾次的大力出清之後,已經元氣大損。或許是因為長年需要搬家,或許是感嘆知識的高牆對於生命靈魂的禁棝。但總之經過幾次分批出清之後,賣了不少錢,也捐了不少出去。但是放眼看看住處,還有南部住所的書,似乎還有幾千本吧,而且最近又開始狂增!!!

每個月花在買書的錢上,就算極盡克制也得要五六千塊。不小心就會破萬。七八月出版旺季更是驚人。我已經盡可能在二手書店與低價書店買書了,還是花這麼沒辦法省。然而,這已經是比從前讀書時代節制許多。以前每天去圖書館借書去印,動不動就買英文原版書,每本動則要價上千元。一個月的買書錢動則兩三萬,打工賺的錢全部拿去買書了(生活費就一點點),非常可觀。

因為愛買書(其實也不是想藏,否則就不會整批出清)是因為一種無可遏止的收集癖,開了一個閱讀主題之後,就會盡可能的收羅到我看得懂的語言內所有相關圖書。或者讀了某個作者的作品覺得甚好,便會跑到書店一口氣把作者相關圖書搬回家(現在會懂得先去圖書館查看看有無可出借),然後好一陣子都在讀這人的書。

我買書比較是為了讀。然而,雖然是這個理由,但畢竟再能讀一天四本,一個月一百二十本。往往我一天出門,就買了大包小包回家。超過一整週的閱讀份量。十餘年下來買的書,想讀的出遠遠超過能讀完的書(很多讀完的書我都貢獻到二手書店去了),於是就變不知不覺成藏書了!

你如果問很多像我這樣藏書量的人,為什麼買這麼多書?很多人其實也不是想藏書,只是就在心裡os:「這些書有用,研究主題相關或者將來會讀。」總之,找盡各種理由,然後就買下去了。買回家之後翻了幾頁,覺得怎麼自己會買這本書回來?然後搖搖頭,就束之高閣,不再過問。時間一久,買書習慣養成,就變成這樣了!

可是我看著我客廳和房間堆滿四處的書,還是覺得少。總覺得不過就是那幾本書,每一本都記得應該是在談什麼主題,屬於什麼領域,雖然未必讀過。即使自己看覺得不多,但經過統計之眼看別人說多的書,真不覺得怎麼樣特別是有些人把一個書桌堆滿的書,就叫做多?甚至認為一整面書牆塞滿書就叫做多?這不是炫燿,只是一整個不了解人們對多的認知到底是怎麼建構的?

完全一整個不能明白。基本上圖書只要還能夠乖乖的漂漂亮亮被整齊收藏在書架上的,都不算藏書多。必得到房內四處堆放書架上改直立為側躺堆疊,並且有爆櫃之慮,才能勉強稱上一個多字。

我沒辦法用數位相機拍下我現有的書,因為我全部都用疊的。書櫃只剩下一兩個存放一些寶貝書,其他的書都堆疊起來,這東西早已經不合使用,或者讀完之後就往二手書店送。我的書分成工作閱讀、寫作參考、床頭閱讀、興趣閱讀、外出閱讀、廁所閱讀等類,各自堆疊。然後在書櫃或看似書櫃的地方,則有並排或堆疊方式疊起各類圖書。看過的書多半送人或賣掉(除非往後寫作還用得到)。但被我當做經典保留而沒在之前大出清賣掉的書,有些書因為長年都被收在圖書後侧,或者疊壓在書籍下面,於是根本就被我遺忘了。有時候真懷疑這樣還真的叫做擁有這本書嘛(偶爾也會因此買到重複)?

總之藏書就是一整個亂擺。說的好聽是仿班雅明的藏書原理(不過要找還是都找得到書),實際是上次搬家之後就因為懶得按類歸檔。因此便任意上架真怕哪一天整個客廳的璧櫃就垮掉。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哈特

    2006-06-19

    我跟我老公算起來也是愛買書的那種
    但應該還不能跟你比啦
    呵呵
    我也很愛把喜歡的作者主題搜括來看
    不過都是生活散文跟專業書兩大類就吧了
    老公比較厲害
    工具書還會有
    而且也算是有計畫的再收入書籍
    聊這些話題真是有趣呢
    但其實身邊的人藏書多的
    也真的不算多啦
    你在我認識的人裡面算最多的
    不只看書
    寫文也超快
    這一點
    令我佩服

  2. 回覆

    zen

    2006-06-19

    說到寫文 之前被一個朋友嘲笑為印表機…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