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林語堂談讀書的藝術

By
on
2006-06-20

林語堂談讀書的藝術

文/zen

幽默大師林語堂曾在《生活的藝術》一書中,寫過一篇<讀書的藝術>,暢談讀書對人的好處。

林語堂認為,讀書是文明生活中的人共同承認的一種樂趣,能夠讀書的人是令人羨慕的。不懂讀書樂趣的人,彷彿囚禁在時空牢籠裡,終其一生,過著日常例行公事,和少數幾個朋友往來,只看得見眼前的事物生活,相當貧乏。

懂得讀書之樂,彷彿走入另外一個世界。接觸好書,則像和善談者接觸,讓對方引領到另一個國界、時代,或傾吐胸中不平、討論生活問題。讀古書則向和古人面對面相處,透過文字,上友古人。

一天若能有兩個小時拿來讀書的人是幸福的,長期累積下來對於心裡的影響,等同於出門旅行。林語堂認為,讀書的好處還不只如此。好的書可以幫助讀者進入深思熟慮的世界。

一個人讀書,並不一定是為了追求心智進步。如果心裡老是想著進步,那讀書的樂趣就喪失了。因為一心追求進步的人,總想著要讀什麼、該讀什麼才能成為有學問的人。這種人林語堂認為並不會成為真正的有學問者。因為他只能出於勉強去閱讀,放下書就好像從惡夢中醒來。這種人頂多只能說讀完了書,卻未必能從書中獲得益處。出於勉強的閱讀者,無法領略讀書的藝術。抱著求知目標而讀書,等於是議員在發表意見前在讀報告書,是蒐集資料,不是讀書。

林語堂認為,讀書必須是在在培植「面目可愛」和「語言有味」。所謂面目可愛指的是思想活潑,好像隨時都能夠從眼目中流邂。不是漂亮的臉蛋,而是氣質出眾。至於語言有味,指的是懂得從書中找到獨特的味道之人,並且能夠讓書籍從其談吐中流露出來。一個談吐有味的人,著作也必然有味道。

味道是林語堂認為的讀書關鍵。正如每個人有自己鍾愛的食物味道一般,最好的吃食就是吃自己喜歡的。而自己喜歡的在別人眼裡或許是毒藥。好的老師不會強迫學生讀他們不喜歡的書,如果讀者花時間讀自己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書,那是徒然浪費時間。

因此,這世界上並沒有所謂必讀書目。因為每個人的智能和興趣都不相同。讀書並不需刻意設定目標,只要持之以恆的閱讀,就好像水不斷往前奔流,終有一天會流入大海。

不過雖無人生必讀之書,卻有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某種環境、某個時代才可以讀的書。讀書彷彿婚姻,是由命運所決定的。當一個人的思想和經驗無法達到讀某本名著之前,即便勉強去讀,也覺得難以下嚥。再說,在不同的時間讀同一本書,也會有不同的領略。或者讀過同一作者的其他書或和作者本人結識交談過後再讀,也會有不同的領略。所以,重讀好書是有益處的,可以從中發現新的樂趣。

世間上有許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找到和自己契合的作品。這些人讀遍群書,卻一無所獲。一個人若是能夠讀書讀到找到喜愛的作家,是智力進步的一大展現。在世間多找到幾個能和自己性情相近、引起共鳴的作者寫的書來讀,把這些人的作品全部吸收後,自己便也成為一個作家了。

讀書的藝術不在責任或義務,苦讀或勤研都是林語堂所不喜歡的。真正懂得讀書的藝術的人,是因為喜歡一本書而讀。所以喜歡閱讀的人,隨時隨地都可讀,即便在如歐陽修說的枕上、馬上、廁上,也可以展卷而讀。

如果一個人不想讀書,永遠能夠找到藉口逃開。一個人若是喜歡讀書,則千軍萬馬也不能阻擋。最合適的讀書是寫意的,隨事忍耐,不計較書中的小錯誤。欣賞書中美好與錯謬的地方。即便生活困頓顛沛流離,照樣手不離卷,風簷展書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