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朱光潛談讀書~精讀的必要性

By
on
2006-06-20

朱光潛談讀書~精讀的必要性

文/zen

朱光潛認為,做學問不只是讀書這麼簡單,但讀書卻是做學問的重要途徑。學問不只是個人之事,而是全人類的事情。學問的累積正是全人類分途努力的成就。將成就記載下來的載體便是書籍。書籍可以說是過去人類精神遺產的寶庫,人類文化學術軌跡上的里程碑。

無論是誰,想要在文化學術上有所精進,必定得以過去人類的成就為出發點。讀書則是清算過去人類成就總帳的方式把數千年來,無數人辛苦獲得的知識教訓,在短短一生內溫習一遍。有了這種認識前提,一個人才能夠在學問旅途上堅持不懈,發現新世界。

然而歷史越往前進,人類文化成就累積越多,書籍就越多,讀書好像也變得更加不容易,甚至變成一種累贅和障礙。朱光潛認為書太多使讀者無法專精,以前的人得書不易,窮究一生可能只爛熟幾本書,卻是全身浸透其中,變成精神的原動力,一生受用不盡。然而現代人書籍易得,「過目」雖多,「留心」的卻日少。難以消化的閱讀累積太多,可能得了腸胃病,還可能併發驕傲浮潛的習性。

再者,書讀太多也容易迷失方向。現在無論什麼學問的書籍數量都很龐大。但真正不可錯過的基本經典,或許不過數十部。初學者若貪多好得,則容易(因為缺乏判斷能力)在無足輕重的書籍上浪費時間,而錯過了基本經典。舉例來說,讀哲學卻不曾念過柏拉圖的對話錄學,經濟學卻沒讀過「國富論」。

朱光潛認為,讀書不在貪多,而在選得精讀的澈底。與其讀一堆無關輕重的書,還不如好好讀個十本值得一讀的經典。與其十本書都讀一遍,還不如一本書好好讀個十遍。「好書不厭百回讀,熟獨深思子自知。」

讀書的核心是自己受用而非炫學誇耀,因此不要以少讀為可恥之事。如果少讀能夠讀得徹底,養成深思熟慮的習慣,悠游於思想之中,以至於變化氣質;反而比多讀而不求甚解雖,滿目奇珍但,卻徒惹心煩意亂,甚至最後空手而歸。讀書最要不得的是裝點門面,在治學成果上終究會露餡,如果只是貪多而不求甚解的話。

至於怎麼選書讀?朱光潛認為可分兩大門類:一種為獲得現世界公民所必須的常識,一種是作為專門學問。兩者相輔相成。世間學問並非孑然切割或獨立,乃是彼此關聯、相互牽涉。因此。一開始就要求初學者擠入專門領域閱讀,實在困難也不切實際;還不如好好打基礎,建立學科常識。一開始就要求讀專書,彷彿叫還在吃奶的孩子去啃肉骨一樣,是誤人子弟之事。

朱光潛認為,隨性而讀的做法有利有弊。好的方面來說,可能因緣際會,串聯出屬於讀者自己的胸襟氣度、獨特思路,並且容易培養閱讀樂趣;但缺點則可能讓讀者淹沒於書海氾濫而無所歸宿,更缺乏專門研究所必須的「經院式」系統訓練,進而產生畸形發展,偏重/廢某些知識。

若把讀書當消遣者,則使用此法未嘗不可。但若以讀書做學問為志業者,則得要求自己除了兼顧興趣,還得重視訓練和準備。為了專精,某些興趣書籍得做出犧牲;看似枯燥的專業圖書,卻得咬著牙去啃。啃久了必定可以讀出滋味來。

讀書得在心中有個中心主題去維持。中心主題可是是興趣,是學科或問題。初學者最好以問題作為中心。一本書多看幾次,每次看只挑與問題相關的部分去讀。如此精讀,可以養成仔細分析的習慣,才能夠越讀越有味道。再者,讀書有個中心,才容易有系統有組織,也比較容易接連往後的閱讀,開展並且逐步形成學問系統。

每次閱讀時,最好都能夠將所學到的新知識與舊有的知識串聯,而串聯新舊知識最好的方法便是你的中心主題,讓知識歸納在一個系統底下,如此一來,長久閱讀的累積才會生根茁壯,開花結果。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