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建築與環境之間~淺論臺灣建築普遍醜陋的根本性原因

By
on
2006-07-22

建築與環境之間~淺論臺灣建築普遍醜陋的根本性原因

(圖片為表參道Hill)

文/zen

許多朋友都笑我太愛日本,其實很大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建築。

日本與台灣同屬東亞島國,地窄人稠。然而日本的建築設計之美,早已躍登世界級。反觀臺灣,就算標榜有什麼大師操刀的建築體,還是醜的。因為放眼臺灣的建築,幾乎看不到配合當地環境氣候土壤特色,更別說與相鄰建築體相互輝映,或者融合的個案。

因此,臺灣最醜的建築,還不是眾人詬病的101或中正廟,而是時下信義區以及充斥大台北甚至全台各地的各式豪宅。

無論是帝寶、信義之星,還是現在仁愛圓環上正在興建的。而且無論建案本身蓋的多棒,最後都是醜的。因為與大環境格格不入。

不用說遠,光是一踏出豪宅外面的人行道、再往外一點的馬路,其工程品質馬上下降不說,豪宅的珠光寶氣,所展現出來的符號氛圍,更壓迫整體環境,使其舒適度驟然下降。因為豪宅不顧環境的拔地而起,弄壞整個區塊的天際線不說,更使附近的建築頓時備感壓力,經過的人車承受莫名而多餘的擁擠感。再加上豪宅主人未必多有品質,最後整個居住環境便只成了堆砌金錢展現富有的爆發戶設計。

私人建築如此,公家建築更加慘不忍賭。就說學校吧,不知道哪個鬼官僚想出來的好點子,竟然公立大專院校(其實還包瓜許多公家單位)的建築外觀用色,都只能是米色與磚紅色。整個中正大學,就是這樣毀於一但。

好好一個地基完整,空間格局都構寬廣的大學校區,又離市區有段距離,本可好好規劃成像德國般大學城,以大學帶動區域發展,將沿區的環境加以融合調整提升改造。但結果,光是中正大學內部的建築群們,就因為顏色而醜到翻掉。

再說台大新總圖(耗資十二億,真不知道土地不用錢怎麼還需要花到這麼多錢蓋房子),也是因為外觀顏色的侷限,整個讓人覺得與校園的氣氛格格不入。還有社會系館等新蓋的系所,全都局限於顏色。

筆者真的不懂,若有一天全臺灣的公共建設全都只能用這兩種無聊的顏色表達時,那該有多無聊?!

天見可憐我們這些臺灣人,在這種毫無美學素養的官僚單位下,怎麼相信他們會能夠有辦法推動什麼文化創意產業。不過是誕生一個又一個的補助計畫的預算消化,圖利特定團體,讓這些團體得以苟活。

即便如敦化南路忠孝東路這些台北市精華地段,其路面、整體公共環境的經營布局也都毫不用心,處處是令人擔心害怕的危險。違規搭建的建築工地,標誌不清的紅綠燈斑馬線,並排三排臨時停車,汽機車超速狂奔……

老實說我沒有政黨傾向,甚至是政治冷漠,但以腳踏車代步的我也知道,大台北都會區的交通建設有多麼的不良與破舊。

試問,東京二十三區你看得到像忠孝東路四段那樣破爛的道路品質嗎?

或許臺灣人只關心賺錢獲利,對於生活環境並不在乎!反正賺飽了移民到加拿大就好的心態,讓這個國家無論公共建設和私人建設,都是醜陋到不行。而醜陋的根源無他-建築與環境間的不協調感罷了!如果要沿著這點說深刻一點,與其說是沒有美學素養,還不如說是私心過重。

放眼看臺灣的建築或設計雜誌,一堆專欄或專家談的永遠是東京、京都、巴黎、紐約……,對於台北,談的永遠不敢是大的整體的,而是細部的,原因無他,當接觸到與其他的連結時,整個醜陋就暴露出來了。

看看新蓋好的sogo與忠孝東路和復興南路之間,有保留任何緩衝或行人空間嗎?看看京華城兀自獨立的坐落在八德路上,與鄰近的住宅區形成怎樣的對比落差?微風廣場出了大門,兩邊騎樓的擁擠,因為公共空間必須去替這個商家承載他無力承擔的過多汽機車和行人。新莊新成立的IKEA旗鑑店,其建築體毫無與中正路緩衝的地方,那種彷彿要和外在環境硬碰硬撞上的大型建築在臺灣不斷興起,其後果是行路人的巨大心理壓力,那種空間的擁擠感,將會對行路人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

即便是唯一稍堪安慰的信義計畫區內,卻還是有高而和大環境一點都不搭嘎的101橫梗其間,令人悲嘆。

一個不考慮整體大環境協調,只埋頭蓋自己房子的建案,無論再棒,最後實際落成之後,丟到生活裡,都將被週遭環境洗成醜陋的。因此,我也強烈懷疑,若當年台中真的引進古根漢,最後一定慘敗收場。因為我們沒有優美的外在環境或歷史深度當作地基,只想快速複製外地成功經驗賺取文化聲譽,這種短線操作一項是台灣商人政客所擅長的,而其結果也不用決策者買單(蓋好時早已落跑)。

看看今年二月東京表參道剛完成的表參道Hills,寬廣的地基卻只蓋出了地上六層(其中上三層還是原來的同潤會館公寓)、地下三層。不僅如此,整個表參道,全東京時尚精品旗艦店大匯集的區塊,也沒有高聳的令人覺得厭惡的建築體破壞這整體環境的和諧。

建案之間的和諧,才是建築最後能夠融入歷史,並且形成歷史感時代感甚至建築流派進而得以流芳百世的重要原因。看看安藤忠雄在表參道蓋的亞曼尼家具總店、表參道Hills,還有許許多多建案。而一想到台灣五十年後還要繼續使用那些醜陋而彰顯富裕的爆發戶式豪宅、百貨商場、公共建築,就令人憂心忡忡。

臺灣319個鄉鎮有三分之一有財政危機,但偏偏卻也是這些地方蓋出了豪華又完全不實用的巨大停車場來養蚊子。說這整個國家機器沒有問題,非得到政府高層捅出樓子才真的抓出弊端嗎?明眼人都知道當然不是,執政團對固然貪污是錯,在野團隊的抓貪其最終目的也不過是想要抓取政權。畢竟國民政府五十年統治在臺灣貪了多少,糖厰、國民黨黨產……,罄竹難書(我並不反對抓執政團隊的貪污,但更可怕的是挾合法性大玩政治鬥爭的戲碼)。

在野政黨許多對執政團對批判雖合理但卻沒正當性的原因,這些政客大概都沒想過,正是國民黨上一代所幹下的可怕勾當,讓其變成在野黨時無法順利取得國外兩黨政治在野黨所能夠扮演的忠貞反對黨角色。畢竟,一個偷東西偷慣了的小偷,並不會因為暫時沒有機會偷了,就代表過去偷的都不算數吧(甚至假裝自己沒偷過),被偷過的人會相信這些人所說的話嗎?國民黨想取得在野黨的合法性,還必須多在撫平臺灣人民創傷上下工夫。至於扯下剩下兩年任期的破爛執政黨會是好方法嗎,明眼人也都清楚!

話題看似扯遠了!但決策國家公共空間與建築品質最後一環的人,正是那些在官僚機構擔任市政開發與建設局等相關單位的人員。若一個市政團隊三十二人的建設相關單位有二十四人貪瀆,這樣的團隊下所蓋出來的城市,又怎麼會讓人居住的舒服而有品質?

至於稍遠一點的將來還有遙遠未來的台灣社會所必須繼續忍受的醜陋建案和生活環境,我是連想像都不敢。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建築人

    2007-11-16

    你好!你的網站很棒,歡迎你能將你精彩的圖文分享給更多人。
    建築不是純藝術,也不是純工程,是集體創作的結果,歡迎你加入建築人討論區http://bbs.archi.sdnl.org/index.php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