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魯迅談四種讀書的方法

By
on
2006-07-22

魯迅談四種讀書的方法

文/ZEN

大作家魯迅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談<讀書的方法>。魯迅認為,有系統的讀書方法有四種。前面三種不難,最後一種則需要功力。若能夠達到第四種閱讀層次,必定能成一家之言。

第一是添朱線,也就是讀書時在文字旁劃線標記。雖說劃線,但也有講究。否則一本書畫的亂七八糟那怎麼得了?因此魯迅認為,添朱線的筆和顏色特別重要。在中文書方面,文章好的地方用紅色;思想佩服的地方用藍色。讀西洋書時最好是劃底線(UNDERLINE),其次是圈(將好的文章段落圈選起來,甚至圈選整頁),其三則是頁旁直線。

讀書時用不同顏色的筆劃線有個好處,讀過的地方已經將重點提了出來。將來翻察時,不用從頭讀起,找因為在初讀時已經把主要思想給篩了出來。

第二是一邊讀,一邊摘錄,並做成拔萃簿。換成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做書摘筆記,書摘筆記有助於讀者了解、體會、進入作者的思維邏輯深處,掌握作者為文思想的模式。好的文章更在無形中更可以鍛鍊讀者的文筆,在抄寫摘錄的同時,也是很好的寫作練習。

不過,這種讀書方法多用於寫報告或專業閱讀,不適合閒時的休閒閱讀,否則將壞了讀書雅興。

第三為再讀,就是把那些已經做過筆記、摘錄過精華的書,再拿來重讀。不同的年紀重讀同一本書往往能夠有新的體會,而經典更是如此。就像讀《聖經》是一輩子的事情。持之以恆的不斷重讀,將可以從中發現無數寶藏。再讀還有個好處就是幫助記憶。特別是重讀之前已經劃過重點,做過摘錄筆記的書。

運用這三點,對於準備考試或撰寫報告,已經綽綽有餘。不過如果要持續性的鑽精於特定主題的研究,魯迅建議還必須採取第四種讀書方法。這個方法源自寫下羅馬帝國興亡史的著名歷史學家吉朋。魯迅沒有給個名字,但筆者以為可全充為是「同理法」。

這種方法多半用來在對於特定主題有持續關切閱讀領域時,當一個讀者取得了一本相關領域的最新出版品後,不直接進入書籍內容,先看一眼全書的架構和大致內容,然後放下書,自己想想。如果是自己,會怎麼寫這本書?

儘可能遠離這本書。或許去散散步。然後想一想自己會怎麼組織這本書的文章,用什麼方式提問、破題、論證,為什麼?又如何取信於人?除非自己對於這樣的頭腦體操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把握,否則不會去讀那本書。

這個讀書方法對於要面對一本和你雖處理相同問題但論點可能完全不同的書籍時顯得十分重要。好處是讓自己在既有的閱讀基礎上去確立自己的見解與論證,並且知道面前的這本新書將會被歸在專業領域的哪個層次。

有了清楚的定位後,再根據自己確定了的想法和立場去面對那本新書,並與書中所提的觀念和證據對話。如此一來,才不至於被書中的觀點和論證所吸引或影響。對於閱讀與治學,助益頗大。可以讓自己不被漂亮的新觀點拉走,或者懾服於大部頭磚塊書,能夠平心靜氣,以原有的基礎來面對新觀點,是種沉穩厚重的閱讀方法,非常值得推薦。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