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臺灣競爭力的未來:臺灣主體性的建立

By
on
2006-08-16

臺灣競爭力的未來:臺灣主體性的建立

文/zen

記得剛進研究所的時候,班上幾個男生,很愛在研究室清談。聊聊社會科學,卻常常不經意間聊到這塊土地上的歷史、文化、社會。

臺灣:缺乏證成主體性的元素

聊來聊去,很想給這塊土地添點什麼,好讓它有別於曾經是同文同種的中國,找來找去,卻找不出什麼元素。就說吃,臺灣只有小吃沒有大菜,發展不出上得了檯面的菜系;就說文字語言,既來自中國北方,也來自中國東南沿海,更摻有東北日本列島殖民遺跡,混有遠方美利堅的影子。雖然有台語文或羅馬拼音寫作,但那畢竟是少數精英才玩的起,以眼下之勢推論,難成氣候。

有一次聊到最後,某個頗為追求本土化的大哥級同學突然語重心長的說,「臺灣缺乏證成主體性的元素。」一時之間,舉座無言。似乎一語道自己一直以來對於這塊土地的矛盾。後來便常常把「主體性」這個字眼擺在心裡,反覆琢磨,越想越有道理卻越難以釋懷。

減法的文化

蔣勳曾說,別人的土地上的文化是用加法計算,臺灣這塊土地的文化卻是用減法計算。後一個統治者減去前一個統治者的作為,無論功過,務求一體剪除。於是明鄭減去荷蘭人的統治;大清帝國減去明鄭的統治;日本帝國減去大清帝國的統治;國民政府減去日本帝國的統治(尤為利害);本土政權渴望減去國民政府的統治痕跡(說渴望是因為這塊島進入了民主時代,無法再用殖民或威權,強逼人民)。

臺灣雖有四百年發展史,卻累積不了什麼文化。這文化可以從兩方面定義,其一是精英文化、藝術、文學……;另一則是總體生活方式和感知結構。當然,並不是說在這塊島上見不到文化,更正確的說,因為「減法」讓土地累積不出能夠讓其他土地一演便能看出是臺灣的那種特殊性,足以識別「臺灣」,有別於法國(優雅)、義大利(設計)、日本(品質)、美國(包容)的元素。

島上的城市裡,最美麗最有特色的建築,都是前人留下的遺跡。城市本身則呈現拼貼、雜亂、不協調,沒有統一美學,到處都是「利益之作」。即便帝寶、101再有氣勢,一跨出建案後,迎面而來的卻是和環境的格格不入。

島上街名充滿中國城市和偉人的名稱,絲毫看不出在地特色。執政者為了抹去上一個執政者統治痕跡而對島的建設名稱所做的修改,從地名演變的頻繁,便可見一般。有哪一塊土地的人民願意不斷更改稱謂?

缺乏「典範」與「識別度」的島嶼

曾經被稱為福爾摩沙的美麗島嶼,如今滿目瘡痍。每逢颱風便災情慘重。土石流、地層下陷,都是國土過度開發所致。河川沒有一條是活水,海岸生態全被污染破壞,森林日漸稀少,所有的犧牲換得的(代工)經濟成就,如今也在其他區域的興起下,面臨巨大危機。這塊土地大概是最多有錢人和政治人物持雙重國籍的吧!平日在此大賺其財,有事則退到安身立命的第二國去。反正有退路,自然不留戀,也不願意投入參與社會的建造。

如果說南韓為何日漸強盛而臺灣卻日漸衰敗,土地認同感的有無可能是相當大的關鍵。經歷亞洲金融風暴的南韓社會,人民知道這塊土地就是這個民族的根據地,土生土長,世代皆長於此。必須死守,終於翻身。反觀這座島上的人,從五湖四海而來,認同土地者雖有之,視為客棧、復興基地者亦有之。這樣一群人,各有各的出身,各有各的喜好,因緣際會,共處同一時空環境。許多人心不干情不願的留下了,但對這塊土地沒有認同感。不怪,因為根不在這裡。想走就走吧,走不了卻埋怨這座島的,島也不曾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安頓這批時代移民。

「臺灣精神」無法從「去中國化」獲得

一塊土地、一個文化的建立,必須有彰顯其獨特內涵的典範,以及區別其他文化的識別度。如果臺灣想要有別於另外一個文化,並不是用減法脫去傳統,切斷血脈,高舉「去」(de-)大旗就夠了。臺灣認同的建立,絕對不是「去中國化」就夠了,必須在此之前先注入新的元素,讓典範豐富,讓識別明顯。否則將成為一個有形無質的空殼子。

悲情的歷史,不該成為識別的典範;代工經濟以及所衍伸的相關教育、政治、經濟制度,不足以成為開展主體性的後援養分。如果臺灣想成為具有世界級主體性的土地,發展出獨特識別度的美學典範,必須放下投機、短視、代工、模仿,回到創造、設計、研發。積極樹立自己的品牌價值,創造自己的獨特氣質、道德信念,願意為了土地犧牲小我的認同感,在語言文學發展、教育政治經濟制度的樹立,環境土地的保育。

什麼是島民最賴以為信念的核心價值?熱情、好客、誠信、公德?還是成功、財富、權力?

貪婪、說謊、利己、金錢、成就、代工、悲情、壓榨、冷漠、無禮絕對不是樹立主體性的好元素;誠實、清廉、道德、創意、美學、信念、價值、技術、研發、人情味、體貼、利他、和善、教養、扎根、土地認同、價值信念的創造,才是樹立「臺灣精神」的典範與識別度的取徑。

向上提升的最後關鍵時刻

未來十年將是臺灣再不能錯過的最後轉型關鍵時機,若是繼續以經濟掛帥,採用毫無前景的代工邏輯,把最好的人才投入代工,投機短視的利己心態看待這塊土地,鼓勵下一代凡事向錢看、笑貧不笑娼,凡事講求利己、利潤,毫無價值信念,道德理想,抱著賺飽就移民的心態,這塊土地不是菲律賓化(還算幸運),便是隨著超抽地下水而逐漸下陷,臺灣列島終將沉沒。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