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處方箋

別附和埋怨

By
on
2006-09-13

別附和埋怨

文/zen

對於埋怨,可以傾聽、可以幫忙處理,但絕對不要出口附和,以免誤了當事人!

「真不公平!」阿文甩上門,憤怒的罵道。

「怎麼拉?這麼不開心?」阿文的母親看著氣衝衝的阿文,關心的問道。

「還不是那個新來的教練,竟然起用建銘擔任外野手備。拜託,建銘的外野守的那麼爛,之前的教練根本都不用他!而且建銘已經高三了,高三耶!還守的這麼爛,常常漏接,可是新來的教練竟然用他,把我給換下來了。真是氣死我了!」

阿文越講越氣,最後竟然哭了出來。

阿文的母親一邊靜靜的聽著孩子發洩,時而點頭,但始終沒表示意見。阿文母親知道阿文對於棒球很熱衷,練習也很盡力,雖然才高一,但已經被選為正式選手。可是阿文有時候太求好心切了,急躁的個性讓一些隊友難以適應。

「建銘一定有靠關係,不然教練怎麼可能換掉我!這真是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阿文越講越生氣,又哭又氣的。

阿文媽媽看著阿文,越廳也越生氣。

但阿文媽媽氣的不是教練,而是阿文。他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安慰孩子,但又不願意讓他因為這一時的安慰而錯以為他的看法是正確的,都是別人在找他麻煩。阿文媽媽是個明理的人,他知道阿文碰到挫折或失敗時,有怪罪別人和推卸責任的缺點。

阿文一邊哭一邊罵,彷彿等著母親的安慰和認同。然而,阿文發現媽媽卻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在一邊陪著。

過了半個多小時,阿文的情緒終於冷靜了下來,咒罵聲也轉弱了。這時,阿文媽媽幫阿文到了杯茶,拉他坐了下來。開口說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這是個重大的打擊。新來的教練或許有他的考量,因而對於守備位置坐了一些修正。當初你們隊上找這個教練,不就是因為他很有名,而且擅長提振球隊戰績嗎?你有試著從球隊的角度去想,教練為何要做這樣的變更嗎?」

阿文對於母親的說法,似乎有所不滿,但也提不出反駁。因為他的確只考慮到自己能否留在球場上,而沒看見教練的球隊守備調整,不只是針對他。而且教練也說是暫時性的,想要多看看其他球員的可塑性。然而自己卻因為被換下場,一時被怒氣衝昏頭,便想也不想,就衝了回家。原本想跟媽媽抱怨,再去教練理論。沒想到這時卻被母親輕輕一問,弄得自己啞口無言!

「每個人碰到挫折時,難免都有負面情緒!特別像你還是個正義感很強的熱血青年。然而,如果你衝回家邊哭邊罵時,我就陪著你數落教練,責怪他的做法。你認為對於解決問題,看清楚問題有任何幫助嗎?」

「大概……沒有!」阿文小小聲,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著。

「是啊,而且若我不明就理的就認同你的情緒和哭訴,然後跑到學校跟教練理論。即便替你爭回了位置,你又如何能夠讓其他隊友信服。再者,若我事事如此順著你,你一有不如意我就替你強出頭,你將搞不清楚是非對錯。心想反正不合我意,回家找人相挺便可。長久下來,你可能成為橫行霸道的小霸王,你知道嗎?」

「沒….沒那麼嚴重吧?」

「想想你們班上的小明,你們不都很討厭他。看不慣他平日胡作非為亂欺負人,但回到家卻又一付乖寶寶模樣。在學校和人挑釁,無論打贏打輸,都回家哭訴是別人欺負他,而他的父母也不分青紅皂白,就跑來學校把另外的同學還有老師都臭罵一頓,讓大家很受不了?」

阿文想起平日小明的所作所為還有他父母的縱容讓他越來越惡劣,再想想自己剛才的舉措,有點不好意思的傻笑了起來。

「聽說他也很認真練球,教練願意給他機會,不管最後結果怎樣,身為球隊的一份子,做人家學弟的,你應該替健銘感到開心。建銘只剩下這一年了,你還有兩年。隊友互相切磋學習,才是媽媽樂意見到的。如果你恃才傲物,自人為球技比人強,空有球技卻沒有氣度,不能欣賞其他人的能力,那可不是媽媽樂見的!」

「嗯!」阿文聽完媽媽的話,覺得很有道理,體會到媽媽的苦心,也對自己的任性和衝動感到很不好意思。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