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我聽你在放屁!

By
on
2006-09-22

我聽你在放屁!

文/zen

書名:放屁
作者:Harry G.Frankfurt
譯者:南方朔
出版社:商周

放屁、說謊與鬼扯,你知道其中的差異嗎?

鬼扯的人,無論聽者或說者都知道,這是胡說八道。鬼扯的原因很多,窮極無聊、替自己找台階下、彭風打屁,不一而足。鬼扯是一種欺騙性的誤語,但卻非關說謊,尤其是藉著虛偽的語詞或作為,來談某人自己的思想、感覺或態度。鬼扯必定設計或意圖用來欺騙的,而這種誤語是蓄意的。易言之,它乃是一種盤算過的誤語。

作者在書中舉了一個例子,想像有個演講者在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日聲嘶力竭的宣稱:我們偉大且被賜福的國家,那些開國元勳在神聖的引導下,為人類創造了新的開始。

這些話當然是鬼扯。這個演講者並未說謊,因為只有他意圖讓聽眾相信他自認為假的事情時,他才是說謊,亦即重點在於我們的國家是否偉大,是否被賜福,開國元勳他們是否神聖引導,是否他們真的為人類創造了新的開始等。但演講者其實根本就不介意聽眾如何想這些問題,而另外,也沒有任何人會介意演講者說這些話的動機。

至於說謊,則是說這明知道對的事情是什麼,卻為了某種原因和目的,說了和真實不服的言論。聽者由於不疑有他,或不知其說謊,因而接受;或者因為識破其說謊而不被影響。

至於說話像放屁的人,既不關心真假,也不在乎對錯。一切只以自身利益為依歸,滿嘴荒唐言,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更別說聽者會相信)也無所謂。嘴巴說著沒有意義的語言,就好像從嘴裡排放無意義的熱氣,因此被稱為放屁。就好像屁股排出的熱氣一樣,只是排氣,雖然用嘴巴,但所做的還是排氣,不包含任何意義,因此被稱為放屁。

「放屁式語言」的普遍性與傷害性已經嚴重破壞現代社會秩序的建構,作者感嘆「這個時代忠於事實已不再有意義,人們用忠於自己來代替。」於是,在我們的文化裡,「放屁」成為最突出的特徵之一,太多的人說話像在「放屁」。放屁,比說謊更可怕!放屁,才是真理的最大敵人!

林火旺在推薦序中說到:現實社會中,廣告、公關及政治領域,充滿了「放屁」最典型的範例,因為在這些領域中充斥著虛假。「放屁」包含虛假的成分,但是它不是「說謊」,這兩者最大的差異是,放屁者根本不關心真假。說謊和說實話的人都必須確信真假,才能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但是放屁者對真假根本漠不關心,因為他只在乎他想要達到的目的。以政客為例,政客只關心自己的名位和利益,說真話有利,他說真話;說假話有利,他就說假話。因此即使政客嘴裡吐出來的都是公理、正義的言詞,心裡的盤算卻是自己的好處,他雖然沒有欺騙人民的意圖,但是他也完全不關心是非對錯,所以他所說的話,根據作者的定義,就是放屁。

作者感覺目前社會放屁的情形比以前多,原因是民主社會的公民認為自己是「主人」,當然對任何事情,尤其是國家大事,都要表示意見。但是沒有人是全知全能,因此有些人的意見常常違反真實或無關真實。換句話說,民主社會常常出現對自己所知不多、甚至一無所知的事情高談闊論,這難道不是放屁? 以我們的社會為例,不只政客天天放屁,人民何嘗不是如此?

如果你是藍營的支持者,你會說「陳水扁是台灣之恥」;如果你是綠營的死忠派,你會說「馬英九是無能、偽善」,好像陳水扁或馬英九是你天天共事的人,你非常瞭解他,所以你對他的人格、動機一清二楚,你的評論就是正確的結論。但是如果根據作者的邏輯,一般人以為自己最知道自己,其實不然,我們不一定真正瞭解自己,那麼我們怎麼可能真正瞭解別人呢?當我們咒罵那些我們只在媒體才能看到的政客,好像在咒罵一個熟悉的朋友時,不是在放屁嗎?如果我們不能完全瞭解自己,當我們即使摸著良心說:「我」認為如何如何時,這不是也在放屁嗎?

如果我們每一個人在表達意見之前,都先想想自己有沒有在放屁,相信我們的空氣一定會比較清新,我們的心情也會也較愉快。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