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on
2006-09-24

寬恕

文/zen

每個人應該做的,是竭力面對自己的問題;而非監督他人的靈性發展。

懂得這點,談寬恕,似乎比較可能。

如果一個人只能看見別人眼中的針,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又怎麼可能看透自己靈性發展的侷限,以及待改進之處?

面對自己的問題,改變看世界的態度;所謂改變並非要求環境變成合我們心意的樣子,而是我們學會用不同的方式看待既存的世界。

耶穌說,要愛你的仇敵,若有人打你的左臉,連右臉也給他打。接納那些我們討厭的人,用神賜給我們的力量,去愛這些我們討厭的人。愛不是一種情緒或感受,而是一種行動的方式。接納與關愛是面對仇敵最好的方式。就像神在我們還是罪人時,便愛了我們,把福音給了我們,等待我們悔改歸向主。神只是預備好。然後,等待。祂並不干預我們的選擇。選擇得由我們自己來做。

明白自己的價值者,比較懂得如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有很多時候,這世界上出現的問題和罪惡,並非做這些事情的人是邪惡的緣故;而是這些人的心因故被扭曲而尚未得到醫治。像是媒體刻意污名化某些犯罪的嫌疑人,幫他們貼標籤。若是青少年,大概不脫中輟生、智育成績低落、單親家庭等等因素。殊不知,正是這些孩子的心受了傷,變得扭曲,無法以正確的態度回應世界,才犯下了錯。人們應該做的是幫助這些心被扭曲的孩子,而非責怪定罪或視為邪惡。

有時候,人的確會做出很難原諒的邪惡之事,就像文化大革命,就像納粹集中營,就像白色恐怖等等。但人若只看得見別人犯的錯,將會活在黑暗深淵裡,難以自拔。

「為什麼那些人這麼恨我們?」

「為什麼那些人和我們的意見不一樣?」

「我們這麼好/對,他們怎麼可以不贊成/這麼壞?」

如果凡是只能化約成正反二元對立式的思考,他們(和我們意見不一樣的)是壞人;我們(和我們意見一樣的)是好人,而壞人都該死的話,恐怕不會有和平,只有無止盡的紛爭。美國之所以遭來九一一,很大的原因正是美國在戰後五十年間,在世界上橫行霸道,四處樹敵。非我族類(不贊成我的),我就摧毀。才導致這場悲劇的發生。

回頭看台灣近來的政爭,倒扁的是反貪污,但挺扁的卻是支持本土。這兩個意見底下的根本訴求,完全不同。一個是市民階級厭惡貪腐政權;另一個卻是人民害怕威權政權復辟。

回頭向歷史請益,了解那些和我們不一樣意見的人,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和方式看待問題,導致雙方的結論有了差異。

真正的受害者,往往是最願意原諒的那群人。遲遲不能原諒的,反而是那些能夠從分裂中獲得利益者。報復解決不了問題,唯有寬恕才行。但前提是,犯錯者已經認認真真的反省了自己的錯並且道歉,而非因著環境的變遷,去歷史化的不承認這件事情的存在。德國與日本在二戰這件事所獲得的評價兩極,正是如斯原因。國民政府無法被某些人民接納,其原因也和日本類似。

過去的錯誤不該被遺忘,但被記憶,並非要懲罰還在世上的人,而是學習去避免過去的錯誤,追求一個不再有如斯惡行的世界。就像有些納粹集中營的生還者,願意原諒德國。記住仇恨,並不能改變什麼;記住歷史,才能避免錯誤再發生。關鍵就在於寬恕。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