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誰來分析臺灣未來出路?

By
on
2006-10-28

誰來分析臺灣未來出路?

文/zen

每隔一陣子,出版市場上就出現一本外國大師級作者所寫,探討他們自家社會當前困境與未來出路的作品。

像暑假時候出版的《下流社會》還有最近的《M型社會》,談的就是日本社會中產階級的衰退,貧富日益懸殊後的社會現象,以及可能的解決之道。

作品內容或許見仁見智,但喊出的概念絕對令人難忘,精準的擊中現在人內心最焦慮的困境,以至出版就攀上暢銷排行榜。

反觀國內的文化精英,除了會在報紙上批評那些個熱賣的翻譯書的論點中的小瑕疵外,卻沒能看見哪個人起來,寫出一本擲地有聲的書,告訴我們,關於類似的遭遇,在臺灣的情況以及可能演變。

並不是說就真的沒有人探討這些問題,只是,多流於純香草化(專業化)且片段,謹守著專業分工,沒能跨入大理論層次,提出一個足以解釋台灣社會變遷的概念。

去年的美學的經濟一書,副標題說是對台灣社會變遷的微型觀察,或許是因為專欄集結,也更可能書中論點都是從國外作品歸納借用(似乎是第三世界國家共同的悲哀,僅能以西方理論之眼鏡看自家社會,總顯得彆扭),而內在核心依歸是盼望臺灣能夠再創產業升級,朝美學設計體驗生活產業發展。

的確,這個方向並沒有錯,書中也點出了不少當前台灣社會變遷的重要現象,但僅只能部分解釋,且偏重美學經濟的頌揚。然而,美學經濟的發展,可不是在制度面做建設或思想面提供一些大方向就夠了,還必須訴諸最基本的教育,從根基做起。回頭看奠定台灣人民美學意識的教育或生活環境,我想以現在的談法再十年,也很難普及化的落實美學經濟。不過,此書的出現,已經是難能可貴。

在臺灣,要像大前研一那樣,由一個社會主流社會變遷現象,反窺全社會各次部門的變遷,然後再提出其觀察甚至解決之道,對於專欄來說或許太過苛求。然而,臺灣那麼多拿獎學金出國念了世界第一流名校的經濟學社會學政治學…..博士們,卻也沒見這群學院人提出什麼雅俗共解的概念來闡釋臺灣當前社會變遷。早個十幾二十年還有一些(雖然未必成功,但至少努力了),近年來,學術人越來愈純香草化,關心的多是自己的研究領域。至於俗民大眾,特別是中下階層,彷彿被揚棄了(當然也可能是我的偏見)。

(我自己覺得,臺灣寫不出深刻社會現象解析的文章,有很大一個原因是各種統計數據的不完備!但不只非文學類作品該討論社會變遷,文學作品那些文人作家也該投入才是,在臺灣幾乎看不到具有社會【非政治】批判/反省意識的作家,甚至能夠流暢表現臺灣俗民文化與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文學作品都極為少數,看得到的都是一些讀不懂的文學獎作品,要不然就是賣弄西方文學理論的作品。有像村上春樹能夠因為沙林事件而寫出《地下鐵》這樣的巨著的作家嗎?)

———–

在面對全球產業結構的轉變,資本家為了尋找更低成本的製造工廠,開始捨臺灣往東南亞大陸印度等地而去是不可逆轉的趨勢,聰明的台灣企業主,更是大舉遷移到同文同種的大陸。

看似避免了某些產業的沒落,然而,大批外移到中國大陸的臺灣白領階級,更是迅速造成台灣本身的中產階級瓦解。

臺灣中產階級的消失,與美國和日本不同。臺灣的這些中產階級,多數是外派到大陸,雖然長年駐大陸,但戶籍什麼的都還是掛在臺灣,繳稅什麼可能也都還在臺灣,然而內需消費卻極度萎縮,反而都到大陸去了。

換個角度來說,臺灣有了一大批(約七十到一百萬)長年外派的中產階級,臺灣的政府稅收或舊的經濟指標帳面上或許看不出來這個變化,但從2002年臺灣內需市場的逐年萎縮,到台灣各內需行業的長期衰退,便知道中產階級衰退問題,在臺灣也開始發酵。

不僅如此,臺灣近十年來國民平均所得一直停留在一萬三千美金左右,然而,試想,這是在大批中產外移大陸,還有產值遠超出一般產業平均的電子產業員工所創造出來的假象,也就是說,實際上生活在臺灣本島的絕大多數人,並無法達到平均國民所得一萬三千美金。一萬三千美金折合台幣約四十餘萬。就以我待的出版產業來看,有多少人月薪能夠超過三萬?更別說其他非電子產業。

簡單舉兩個例子,想說的是,即便在社會變遷的現象上和其他社會發生類似的結果,但原因卻是極不相同的。例如,臺灣已出現如《奢華正在流行》和《便宜是好事兩》書中所談到的彈性消費,大前研一所說的M型社會和三浦展所說的下流社會以及更早的單身寄居時代還有像少子化、高齡化、晚婚、單身女新貴、C型人生等等社會現象,但實際上這些現象的成因,以及後續效應,卻不盡相同。

再舉一例來說,臺灣的單身女性晚婚趨勢看似與美國(如慾望城市、艾莉的異想世界所闡述的高專業高所得但缺乏愛情的單身女性)很像,然而,臺灣的婚姻市場,在消費市場上的影響,更看似雷同。然而,卻有著一個極為不同的變項影響著後續發展,那就是臺灣男性能從東南亞輸入的外籍新娘。

當臺灣因著教育普及女性學歷能力逐漸趕上男性,女性意識抬頭,兩性逐漸平等後,臺灣的中下階層男性在婚姻市場上逐漸找不到適合的對象(女性擇偶條件和要求隨著自己的能力、眼界和學經歷的提升而提升,但男性只是被動面對這個女性意識的抬頭,某種程度上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於是往買賣婚方向發展。

因此,男性的婚姻需求還是能夠被解決,但卻連帶引進了數十外的外籍新娘,這群人來是東南亞各國,尤其引入的家族關係、語言風俗生活習慣教育理念宗教信仰…….,從來不被執政當局與主流媒體或主流文化精英所重視。他們默默的在臺灣生活、工作,彷彿不存在的一群人。問問現在的中小學老師,現在的班級中,混血的比例是否又逐年升高的現象。

這又讓臺灣的少子化問題,變的和日本不同。日本的少子化,基本上還是日本人與日本人婚配後的生育率將低所導致,然而臺灣的少子化問題,其實遠比帳面數字上要複雜(雖然臺灣少子化問題其實已經成為全球最嚴重,因為台灣目前的生育率已經是全球最低1.2人,而這還得感謝五六十餘萬外籍新娘的增產報國),然而臺灣無論是政治、教育、社會文化,都沒有做好面對這人口結構巨大衝擊的準備。

混血並沒有好或不好,大多時候反而更好。但我想僅點出一個問題,當這些母親來自東南亞的臺灣下一代長大後,如何面對母親那邊的親族,而母方的親族與台灣間的關係,將會是影響台灣未來社會變遷的重要干擾變項。

隨便舉個簡單的例子,卻因為社會提出的解決方法不同,便衍伸出孑然不同的新問題和發展方向。而當這些新問題和發展方向不是先進國家社會所有的時候,臺灣的文化精英也同樣不關心。

所以我們的社會寧願花大錢蓋高鐵,花大錢替國營事業和機場改名,而不願意把你家旁邊的馬路鋪好水溝蓋修好……

換個角度來看,台灣文化精英和決策者領導人在解讀自家社會現象時,是看著外面世界,用外國人的眼睛在看臺灣的。要這些人用臺灣的眼睛看臺灣怕是牠們出國念完書後,早就忘了有些人甚至連中文都不削說了起來(少數標榜自己很棒的學者便堅持要用英語教學,學術無法本土化的應用來解決自己生活土地上的問題者再高明的學術都是廢物)。他們在乎的是文化母國,先進社會,在乎的是美國怎麼說,日本怎麼因應…….

上述也僅只是臺灣複雜社會變遷中一個不為人注意但卻勢必成為重要趨勢的點,其他還有很多例如原住民問題,生態崩解問題(臺灣島過去為發展工業,以成為生態廢墟),現有教育制度無法應付臺灣試圖轉型美學經濟的人才需求(本該接手的社會教育現在來看也遠遠不夠,這可是個大商機),再者,所謂美學經濟短時間內能夠解決的,也僅是少部份人的問題,如何從更全面宏觀的角度去思考臺灣在新全球分工下所該扮演的角色,實在很重要!但文化精英們都在奪權爭名,有誰關心過台灣人民的未來?

我自己很想去寫,但卻連養活自己都很困難的時候,難免心有餘而力不足.更讓我氣憤那些做領高薪的學院教授只顧著生產無用的學術論文……卻不盡自己身為社會大腦的責任義務。

普羅大眾更是神奇的一群人。一方面意識到台灣趨勢向下感到焦慮,一方面卻又沉迷消費和媒體八卦,毫無面對問題了解問題解決問題的決心和勇氣。放任媒體追逐八卦,對於真正影響我們未來的各種政策辯論和社會議題毫不關心,流於表象的寄託美學經濟成為台灣產業的新救世主,凡是說韓國怎樣怎樣(想想這句型從美國能,日本能,臺灣為什麼不能一路轉到韓國……),臺灣人空有危機意識,只會感到焦慮,但解決的辦法就是尋找情緒宣洩出口(倒扁),卻不正視真正會讓臺灣向下沉淪的關鍵性原因(->臺灣在全球產業分工角色的轉變)。

去指責政府貪污無能,並無法解決問題(雖然也很重要),因為破舊還必須立新,現在政治最大問題就是,破舊之後並無法立新(在臺灣是立更舊的勢力和讓舊有的既得利益者重新上台,這群人其實若當年沒有被輪替下台,臺灣還是會面對產業結構轉型的經濟衝擊,他們是僥倖躲過,卻還自以為過去是領導有方!!荒謬的政府和無知的百姓一起矇蔽自己的眼睛,不願認清真相)。

話題扯遠了。

舉了上述幾個例子,是感嘆當臺灣的出版界不斷不斷從歐美日引進探討社會變遷的重要作品時,卻沒能看見有本探討臺灣當前困境變遷與未來的書來幫幫台灣人民解決焦慮,只會上電視耍嘴皮子賣老屁股,真是無言!

臺灣的文化精英,請別再到處搞演講、上電視,賣老屁股了,回家好好寫書,研究台灣的社會變遷問題,告訴我們這些無知的老百姓,未來該何去何從好嗎?

標籤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回覆

    薛西

    2006-10-29

    我想的跟你說的應有共通之處
    就是我覺得啊
    我們的知識精英/社會缺少的不是知識也不是實踐
    而是”如何實踐”&”實踐的方法”
    這種”技術性”的東西
    劇場是這樣
    電影是這樣
    整個社會看來都是這樣
    題外話
    最近在讀陳光興的《去帝國–亞洲作為方法》
    收穫良多

  2. 回覆

    sora

    2006-10-29

    我沒有賦予自己如此重大的責任去解決社會上的重大問題,但是我告訴自己永遠抱著謙遜學習的精神,讓自己除了不要成為這個國家與社會的包袱之外,也能從我身邊開始做起。

  3. 回覆

    zen

    2006-10-29

    sora
    絕大多數人當然是從獨善其身做起
    我想順便點的是那些在檯面上口口聲聲說愛臺灣
    或者只會批評不能建設的文化/社會精英
    對了 我想替你的書寫個簡單的導讀推薦給一家長合作的刊物 屆時可否給我幾張書中介紹之書店的照片(我會註明是作者提供) 給編輯參考
    你的書昨天我看完了 很棒 唯一要說有什麼缺憾的話 就是點居多 較難串成線或面 若能在最開頭有張大地圖 或有個更能抓住臺灣讀者的問題意識
    或許更能夠吸引讀者 像鍾芳玲的書天堂和書店風景 除了介紹書店 也會把相關的文化歷史等資料帶進去
    不過,還是很讚就是
    期待您之後的作品囉……

  4. 回覆

    sora

    2006-10-29

    Zen,謝謝你的建議,之前的企劃裡有好多想要加入,可是老實告訴你一件事,我從日本回來時是6月底,這本書8月底就上市了,嗯,應該算是很快吧,所以所想加入的東西最後就沒放進去了。所以在新書發表的時候,我就在會場上加入了一些我本來想放在書裡的東西,像是日本出版界簡單的介紹,幾間大型量販書店,還有我收集的一些書店特有的送給讀者包書的紙書套等等。
    不過不管如何,還是希望台灣的讀者能除了去東京吃喝玩樂外,多學習日本人愛讀書的這一點,雖然最近這幾年不像從前,比起台灣的人還是愛讀書的多了。

  5. 回覆

    Mr愛丁不拉

    2006-10-30

    台長,
    拍拍手,你寫得太好了。
    國內的社會科學學者,迷信量化(數字),沒有內涵作為基礎,怎能寫出好的東西?
    除了消失中的男性中產階級之外,知識份子也在消失當中,許多學者到政論節目用嘻笑的方式發言,卻看不到知識份子的良心,實在是令人感慨。知識份子在台灣似乎沒什麼有力的聲音。
    我也從事出版業、念社會科學、宗教信仰和您相同。有空歡迎到我的新聞台走走。

  6. 回覆

    shawyu

    2006-10-30

    前幾天看了一篇余英時的文章,
    談知識分子的邊緣化,
    主要是在講中國的政治風暴造成的問題,
    跟你的文章沒什麼關連,
    但我覺得有意思的是,
    他把知識分子和學者這兩個概念分開,
    前者是受過高等教育,
    並且關心社會,積極介入實際層面
    (大概是像zen這樣的人吧);
    而後者則是關在象牙塔裡研究學問的人。
    這兩個身分當然有可能重疊,
    可是我想,如果強迫要求學者去做知識分子的事,
    他們未必做得好,反而會惹得一身腥。
    大量生產無用的學術論文,
    原本就是學者的職責所在,
    而這批人架構出來的玄之又玄的理論,
    到頭來也未必無用,
    看你怎麼定義「用」罷了。
    我自己唸文學,
    很早就被灌輸要排除「有用」的這種想法,
    精緻文化本來就是無用的,
    一個社會必須民主富裕開放到一個程度,
    才會出現一票無所事事的閒人,
    還有一堆不知今夕何夕的蛋頭學者,
    至少我珍惜這一點。
    p.s. 美國也有買賣新娘的問題,
    不過他們從俄國、東歐那邊進口。

  7. 回覆

    zen

    2006-10-30

    其實我自己也從來把高學歷或學者和知識份子分開的
    至於這篇文章之所以要這樣順著既定的脈絡去寫
    是因為那些檯面上的學者 有不少自我標榜為臺灣的公共型知識份子 然而真正的公共型知識份子 在美國是像丹尼爾貝爾 這樣的人才是 而不是上上政論節目就算是了
    能夠有無用的閒人階級當然很棒
    不過 或許我念社會學吧
    怎樣就會偏到社會去…..
    我覺得美國的買賣婚相對於臺灣的狀況來說
    不那麼嚴重的一個原因 是美國本來就標榜自己是文化與種族鎔爐 建國認同的依據是美國的生活模式 而非哪種民族文化
    和建基在漢人(語)/台(人)語中心的臺灣要引進東南亞異文化異種族的混血新一代會發生的問題 又不太一樣
    美國是個移民社會 因此不若臺灣的衝擊性
    不過 或許這也是個好機會 讓臺灣轉型成移民社會
    能夠多元包容吸納東南亞的廣大國家力量做為臺灣人口的後盾 其實頗不錯 只是臺灣政府和相關單位 特別是教育和社會福利系統對於這塊沒能建立有效全面的制度…..

  8. 回覆

    zen

    2007-01-05

    我這兩天也在讀去帝國
    此書對於匯整去年一年我自己對於教會與出版界還有台灣社會現象中的後殖民意識的思考頗有提醒作用(雖然此書的文章有一些當初都讀過了) 之後再來借用陳的論述談一談我的想法 可能要拆寫成好幾篇文章(希望我有時間可以弄)
    陳光興的書 正好回應我自己的提問 果然還是有臺灣的知識份子從自家的角度去修正西方理論進而混雜應用 而非全盤皆抄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