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忠義武勇的現代昂揚~關聖忠義與現社會安定的關係

By
on
2006-11-09

忠義武勇的現代昂揚~關聖忠義與現社會安定的關係

文/zen

(這篇是zen今年去投稿那個忠義文學獎,本想硬掰,後也覺頗有道理,不過可惜只入圍複選,沒能出格中選,是落選文一篇)

十七世紀啟蒙主義抬頭、科學實證主義興起,宗教退位。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革掉了歐洲封建階級與傳統舊習。十九世紀工業革命,進一步把農民逼出土地,趕入城市,成為身無長才的勞動工人。二十世紀更爆發了兩次世界大戰,死傷無數。極權法西斯主義一度席捲歐洲,無人能敵。整個歐洲政局動盪不安,社會陷入長期混亂。

經歷諸鉅變的歐洲社會,一直在尋找重新整合社會秩序的元素。彼得杜拉克在《經濟人的末日》、《工業人的未來》兩書中說,極權法西斯為禍雖深,但就其根本,能快速成功的原因在其承諾了美好新社會秩序的降臨,讓長期處於脫序狀態的歐洲社會人民,如癡如狂。亦足見偏差的價值共識,會將社會文明帶往何等可怕的光景。

二次大戰後,西方社會兵分二路,一以民主與資本主義作為新社會的核心共識,一以馬列共產主義計畫經濟為新社會核心共識,各自追求好社會。直到二十世紀末,共產國際敗亡,民主與資本主義逐漸勝出,成為新共識。由此足見,價值共識對於凝聚社會秩序,扮演何等關鍵角色。

反觀中國,辛亥革命,革掉了兩千多年的中國封建,制度轉入民國,思想上西潮日興。一時間傳統傳統禮教、文化價值,成為人人喊打的舊東西。近代西方民主和科學伴隨著船尖炮利叩關中國。晚清屢戰屢敗,給社會秩序帶來莫大的傷害。人民雖恨清帝之不振,但對列強器物、思想、精神,既不了解,也未必信服。執政掌權者更因利益糾葛與傳統勢力而難以接受。因而,西潮雖猛,一時半刻間尚難以被中國人民、社會所了解,更別說接受了。百餘年中國現代史,就在新舊東西交會間的衝突與交融中,風雨飄搖,在浮在沉,撐了過來。而這期間,維繫凝聚動盪的中國社會,不至於崩解,很重要的一股力量,正來自於俗民社會。

價值共識與社會秩序

天地運行,需合四季之法。萬物均有定期,莫可偏廢。人生於世,亦需合倫常義理而行。是以聖人出,制禮作樂,定五常八德,以為社會關係之本。社會學認為,社會秩序的維繫,靠的是人(能動者)擁有並且願意持續遵守共同的價值觀(價值共識)。禮樂五常八德,就是古中國賴以維繫社會秩序的價值共識。這份價值共識的建立,必須在每日的生活實踐中,一點一滴的累積信任。待時間夠久,自然內化到文化價值信仰系統之中。然而,一但價值共識遭外力逼迫而迅速瓦解,禮崩樂壞,則世道紛亂,民心不知所從。

每當朝代更替,中華民族之認同或土地產生危機時,關聖屢次被請出,擔任凝聚社會共識的重要代表。南宋、晚明君主,再三追謚關聖,均在世局動亂之際。直到清雍乾之際,以「忠義仁勇關聖帝君」為定稱。將關聖的地位推升到天神,就此鞏固。其地位追比孔子,被人民尊為武夫子、山西夫子。

關羽,字雲長,本字長生,河東(山西)解人。後遇劉備、張飛,三人寢則同床,恩若兄弟。後隨劉備從軍參政,守下邳城,行太守事。建安五年,曹公擒羽以歸,拜為偏將軍,禮之甚厚。刺顏良於萬軍之中,解曹操白馬之圍,曹操封為漢壽亭侯。然羽曰:「吾極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劉將軍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終不留,吾要當立效以報曹公乃去。」及羽殺顏良,曹公厚賜,然羽盡封其所賜,拜書告辭。攜兄嫂,過五關、斬蔡陽,奔劉備。追隨劉備,釋黃忠取長沙。劉備自立為漢中王後,拜羽為前將軍,決漢水淹七軍降于禁,戰沔水決死戰而斬龐德。

世局紛亂、社會動盪,傳統/舊價值觀亦多遭受挑戰,甚至瓦解。無論是制度(如朝代更替,廢帝建民主國)、思想或文化皆然。此時,必須有足以銜接新舊秩序的價值興起,而這價值觀既能夠適用於新社會,輔助新社會建立秩序;又能夠被人民大眾所接受者。關聖屢次在中華民族存亡興廢的關鍵時刻,走馬上任,擔當起亂世中安定社會秩序的力量。就其本,在關聖生平及後人追謚字號「忠義仁勇」裡。

陳壽的《三國志》,對關羽描述的篇幅不多。但卻字字有力,頗有所示。與劉備張飛恩若兄弟。困曹營,面對曹操厚賜,誓以共死,不可背之。足見關羽對「義」的看重,傾一生之力,貫徹持守。刺顏良於萬軍之中,決漢水淹七軍降于禁,戰沔水決死戰而斬龐德,則是關羽「勇」的表現。「義」與「勇」,正是維繫傳統中國社會中下階層的核心價值,更是風雨飄搖的現代中國,最需要的兩種價值觀。關羽遂成為彰顯「義」與「勇」的代表性人物,成為當今最多中國人供奉的男神。而「義」,更是維繫中國社會秩序運作諸價值中的根本。

義的考據

「義」,古通誼。「義」原有二意,凡威儀字正作義,仁義字作誼。孟子說:「義,外也,非內也」,不從己出、不為我固有者,均可稱義。如義肢。義又為「外」而與「內」相對。如義父,以內外之分有別生父。聖人定五倫,「朋友以義」,後世稱交友之道與朋友關係為「友誼」。有一說法認為,「義」是超德行的表現,能達到比一般社會價值觀所稱許的原則還要高的境界,才得稱為義。放到人際關係的脈絡來看,「義」之德行,便為指稱「人為關係的道德律」。

關聖之義

那麼,關聖的「義」,指的又是什麼?黃華節在《關聖的人格與神格》裡說,「關聖所代表的,義不是『仁義』的義,而是『義氣』的義。」不過筆者以為,關聖的義,既指義氣的義,亦是仁義的義。

怎麼說?聖人曰「仁義」,「汎愛眾,而親人。」筆者以為,仁乃內蘊,而義為外彰。孔子曰仁,卻莫名抽象、無法盡數其質。然而,仁義仁義,義毋寧為抽象無可名狀之仁德的外在實踐。仁為義之根源,理論基礎;義為仁之彰顯,生活實踐。兩者互為表裡,不可切分。有仁德而無行止,不過空談其仁,為假仁假義。仁的生活實踐正是「義」。也就是所謂的「義氣」。

然而,「義氣」又是什麼?「義氣」非屬君臣、父子、兄弟、夫婦,而是專指朋友的一種交友之道,是社會倫理的實踐。舉例來說,做事光明磊落,對人慷慨大度。樂於助人,富俠義精神。濟弱扶貧,救人於危困之中。對朋友則推心致腹、親如手足。禍福與共、肝膽相照。生死不相負、富貴不相忘。急人之急,為朋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見利而不忘義、見色而不貪淫。

說了那麼多關於「義氣」的定義,「義氣」並非說說就算,而是得在生活實踐中不斷接受考驗,並且一再持守,才得稱上。像關聖與劉備張飛交,恩若兄弟。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均是義氣的極至表現。關聖一生,以「義」為生存之道。陳壽的正史《三國志》中,或僅以簡潔的三言兩語帶過。然而在令關聖聲名大噪,廣為婦孺所識的《三國演義》以及無數平話、小說、戲曲裡,則有十分精采生動的描述。

桃園三結義中,「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身在曹營心在漢,「但知劉皇叔去向,不管千里萬里,便當辭去。」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萬軍之中維二皇嫂回。這些演義、平話、章回小說,莫不是關聖仁義義氣的最佳佐證。說書人為何願意如此推崇,黎民百姓愛聽、相信、尊崇,都是原因(以現代的話來說就是有市場需求,有需求就有供給)。

忠義精神與社會秩序

前文有云,社會秩序的維繫,在於人民的價值共識的取得。而社會秩序的良痞,人際關係的維繫順暢與否,佔關鍵性地位。古代封建中國的人際最高指導原則,毋寧為孔子所說的五倫,「父子主恩、君臣主敬、朋友以義。」

時代更易,現代社會,講求民主平等。封建崩解,倫常亦須重新詮釋,不可一昧守舊因循。君臣早已過古,父子亦講究朋友般交往。現代社會諸般社會關係,均轉化為朋友般的模式。因而朋友以義,換成白話來說,就是要對得起朋友,仗義疏財。「義」,不過在過往一直是古中國維繫民間社會秩序的核心價值觀,更因其特質符合現代社會,而成為當今世界人際關係的最高指導原則。而「義」的最佳典範,當然非關聖莫屬。

百年中國現代史,經辛亥革命、國共內戰,兩岸三地,分而治之。西潮日盛,而民莫不知所宗。關聖的忠義精神,實有助於匡正國局,導正民心。行事為人,就業處世,以義行於天下,則眾人莫不相從,莫不敬佩。如今世到混亂,百廢待興,人民不知所從,倡言關聖忠義,以關聖忠義武勇作為社會黏和劑,將有助人民內化「仁義」、「俠義」、「義氣」精神,創建以「朋友以義」相交為基礎的良好市民社會,凝聚符合新時代社會秩序所需的價值共識,以作為更美善好社會的根基。

關聖忠義精神的興衰,對於當前社會秩序的維繫,有著極為根本而關鍵的影響,應極力推而廣之,使社會重新導正,五常八德得以運行不已!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