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解開知識份子殞落之謎

By
on
2006-11-18

解開知識份子殞落之謎

文/zen

書名:知識份子都到哪裡去了
作者:法蘭克•富里迪
譯者:戴從容
出版社:聯經

文化權威、文化精英與知識份子

在人類過去社會裡,具有高學歷、專業人員、大學教授、科學家、作家身分的文化精英/文化權威,是產出知識份子的重要(但非唯一)來源。這群人掌握知識、懂得文化神髓、了解道德價值、重視思考獨立、具有生活品味。在「絕對」的時代裡,這些文化權威所宣稱的事實/觀念,就是真理,他們是立法者,一切真理權威由他們頒布。

其中一小部分脫胎於文化權威的文化精英,不畏社會主流意見和既得利益者權勢的追尋真理,決不選邊站,甘願潦倒的做永遠的反對派,世人尊為知識份子。這群人毋寧是社會的大腦,思考著社會這個超級有機體的最適未來,發出提醒,避免文明觸礁!

知識份子還是文化掮客?-知識份子的迷思/迷失

隨著法國大革命而來的社會轉型,強調自由平等的獨立個體觀興起,傳統英才教育沒落,教育普及,再加上理性化和世俗化的崛起,科學發達,取消了傳統從宗教而來的絕對價值真理,不再相信有客觀知識的存在。

再加上現代社會分工逐漸複雜,知識由統一走向瑣碎化、專門化,再沒有任何文化精英有權宣稱自己是真理的代言人(就算如此宣稱也未必有人信服)。如今,文化精英的權威地位不在,逐漸從真理的頒布者淪為詮釋者(包曼),擔任起替社會大眾介紹各種真理、價值,以供選擇的文化掮客(布迪厄)或知識工作者(杜拉克)。

解開知識份子殞落之謎

文化精英身分在過去與現代社會間出現斷裂,關鍵在於宣告絕對真理的權威的喪失。富里迪認為,知識份子在現代社會殞落的關鍵因素是「凡人崇拜」與「社會的弱智化」,導致教育、文化和藝術不斷媚俗並降低水準。

例如,作家不能寫太難的書(否則會被斥為沒有市場,讀者讀不懂);政治人物不關切社會長遠發展,只在意民眾在乎(卻不一定是最重要)的議題;教育不再是人才篩選器,反成為宣揚假性平等的最佳工具(因此教育內容越來越簡單,把學生當白痴教,或者說,受完教育後的學生大部分依然相當弱智);文化淪為生意,包裝成商品,在市場上批發、販售、消費,消費者選購適合自己的那一份,知識被當作產品,是可操作性的產物,不再是人類智慧的結晶。

看看市場上流通的文化商品、博物館美術館展出的藝品、電視電影播放的節目清單,各大電子媒體上名嘴(就是現代社會文化精英/知識份子形象的代言人們),每天都針對社會重大時事都發表了什麼言論,便不難了解富里迪寫作此書的背後的憂心!

如今的文化精英不去捍衛自己的社會角色,不去維護真理價值,提升普羅大眾素質,反而迎合「凡人崇拜」,助長知識相對主義化,把人民百姓當白痴,大搞媚俗、訟揚大眾,拉低文化水準,社會逐漸弱智化,好確保自己文化掮客的位置。

社會大腦不再運作

富里迪的擔憂-知識份子都到哪裡去了?-不是沒有道理的。文化精英拋棄操守(也就拋卻了成為知識份子的可能性),濫用文化權威的象徵價值,迎合媚俗,只求保住權位。雖則這些文化精英可以富貴榮華,但卻將以葬送社會未來作為代價。

文化精英從廟堂之上被拉了下來,不再神聖、絕對,也不再高高在上雖然是好事,但卻也一併丟棄了成為知識份子後的重要責任。現代社會遠比過去更需要知識份子的存在,若無法有效建立保障知識份子獨立思考並對社會發言的機制,人類文明的未來將十分令人擔憂。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