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終於開始對大學報帳找碴

By
on
2006-11-24

終於開始對大學報帳找碴

文/zen

最近從國務機要費到首長特支費鬧的狒狒洋洋,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惡習再加上模糊不清的制度放送下所造成的扭曲報帳文化。雖然說這個議題的被挑起,原本是政治鬥爭與清算,但其附加性的社會效果,卻可能是正面的。

讓那些本來就該一筆筆審核清楚的帳,不再因為「麻煩」、「囉唆」等不成理由的理由自我合理化成可以胡亂報帳,長遠來說,若能有效改革保障文化,將可以替人民省下許許多多納稅錢。

下面轉貼一篇來自中時電子報的報導。看那些貴為大學教授的傢伙們(而且都是台政大的喔),碰到最近的查帳,有多麼的理直氣壯於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而不知檢討,這些人非得被鬧上媒體,才會表面悔改吧我想。

針對下列提到的大學報帳文化,只是冰山一腳。大學教授拿國科會或者政府相關補助研究計畫費用,任意購買私人物品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明明自己和學生吃飯,可以報研究聚餐;明明是買私人電腦,可以說成研究計畫使用;明明是買和研究一點關都沒有的私人藏書,好一點的報研究計畫用書,更常見的是要求書店開立為「影印」(而且只要寫影印一批),總之大學裡的許多研究計畫的報帳核銷程序非常支粗糙隨便,再加上教授治校,國立大學的行政人員在教授面前的身分地位常常都是矮了一截,更便宜了這些教授。

其實,這些教授很多都是學有專精而且貢獻卓越甚至人品高尚,只是他們完全沒有領會到,這些研究計畫的經費來源,是人民納稅錢,他們也完全不覺得公款私用,有任何不對。因為這是學校裡面長久的傳統,更可能是這些教授在擔任研究助理時,就已經是這樣搞。

大家更心知肚明,國科會研究計畫對私立學校教授來說有多難申請,而對台政大教授來說則是一種變相加薪。研究計畫提案比研究結果所需要交的報告還少,這些研究計畫都是給教授的補助費。

一般人以為大學教授薪水頂多十來萬,但一些理工學院教授的研究計畫動則上千萬上億,這些錢的核銷,都是非常隨便粗糙。甚至荒謬絕倫,絕對不亞於首長特支費。湊發票買發票甚至跟大學附近相熟的影印店購買/討要收據報假帳的狀況多的不得了。

最常見就是利用影印費報帳。不管到哪裡消費,最後都可以用影印費報銷。筆者曾經在書店打工時,看到一個非常知名的人文科學教授,出過不少書談弱勢築群權利的教授,買了一大批書後,要店員幫他開影印費一批。而且據說該教授這樣的做法行之有年。

總之,看看下面的報導,就知道大學教授裡面有多少也是很無賴的。世人實在不須對教授有太多太高的道德幻想。內行人都知道,學術界有多麼髒。

現行的報帳以及公物財產申報辦法的確有非常多的問題。但不思索制度改革卻只鑽制度漏洞,享受慣了突然要嚴查,自然很多人心生反彈(而非自我檢討),這也難怪,既得利益者的嘴臉都是這樣的。

當年我最後選擇離開學術圈,也是對於這些頂著高社會地位光環的教授的言行不一致,感到失望(不過筆者也必須說,還是有看到嚴守操守的好老師,至少我的老師就是)。

筆者想對媒體界先進喊話,想要挖教育界的弊案,扯破那些為人師表的假面,追這個報帳文化的確是不錯。不過,臺灣現今的報帳文化有點像變相合法的養廉費(合法貪污),也有點像康熙朝時代的大臣貪污之嚴重,如果真的深入追查下去,可能會動搖國本,檢調或媒體真的有這個魄力辦下去嘛?

那些當初上街頭反貪污的人民百姓們,若用同一套報帳標準檢視自己的行為,可以說都沒有拿過不義之財/公司文具/利用公司影印機偷印私人物品…….,反貪污在臺灣/或說華人社會,是個很難的文化議題,白搭便車的問題太深入了,除非從教育著手改造,否則很難根除已經成為天性一部分的白搭便車。

莫後再說一點首長特支費問題吧。這筆錢很好用,特別是不用單據核銷的部分。舉例來說,首長都會把正規薪水存起來,先從特支費不需要要明細報帳的部分花起。畢竟當到首長級,可以說是24小時工作的,行程滿檔,很難說哪一筆開銷沒有和公務有關。所以說你說要怎麼查,怎麼分界才算沒有違法,實在太難!這個制度漏洞當初就是保障國民政府時代整個權力精英的集體貪污,只是號稱清廉的民進黨上台後也換了身分就換了腦袋根本不願意改掉這麼好康的東西。

其實這無關黨派,而是關於人性中的貪小便宜,要改革得從心靈教育還有修正制度做起。

若從制度面來說,馬英九可能是有錯的,但卻是無辜的,因為那是整套既定制度運作流程下不可被挑戰或過問的環節。特別是貴為首長,有誰會去過問這些小事。問問大老闆出門花銷哪個不是秘書打點好好的。所以這是一整個制度的問題。但錯了就是錯了,真被抓出來用制度或法律談,這些的確是不法,也只好想辦法看能否就是改善長遠的報帳文化弊端吧!

不過我希望,也能有檢調來查察高等教育裡的研究經費的報帳問題!拜託了檢察官大人們,只要辦幾個台政大的教授,相信所有人往後都會乖乖報帳,這樣可以替人民省下多少血汗錢啊!

-----
國務機要費、特別費風暴也掃到大學?不少國立大學教授發現,校方近來對教師研究經費核銷細節吹毛求疵,連「喝幾瓶礦泉水」也要報清楚。詢問原因,都是因國務機要費風波,會計單位要求須謹慎;學者表示,簡直令人抓狂。
一位台大教授說,國務機要費案爆發後,研究案核銷程序比以前複雜許多,甚至到了「找碴」的地步。如「影印費」核銷,以前只要把影印店收據貼在憑證上即可核銷,現在沒那麼簡單,不但要有單據,還要清楚註明「五W一H」(五個為什麼、怎麼做的):在哪影印?印什麼?幾頁?幾份。這位教授表示,核銷單據報出後常被學校退回來,來來去去,讓他抓狂。
影印費核銷都變麻煩
台大另一位教授說,以前請研究人員吃飯,只要寫「花三千元,在那裡吃,共幾人」就好,如今甚至要註明吃了什麼?喝多少瓶飲料?項目很細,要一一比對,簡直找麻煩。
做研究買書也被刁難。政大一位老師說,以前購買研究用書,只需清楚告知書名、出版社、出版年份等基本資料。現在校方要求把英文書名翻成中文,還要教師明確答覆該書與研究主題關聯性為何。「學校百般刁難,到底還要不要我們做研究阿?」這位政大教師諷刺地說,以後如果出差申報計程車費,恐怕要具體寫車號、車行名稱、司機年齡與性別、有無提重物上車了。
審計單位被指為刁難
台北大學一位教授表示,有些學者一次拿到兩、三個研究計畫,研究助理又來來去去,對帳工作會很辛苦。過去會計人員可能有些彈性,如今幾乎不能。有些老師以前用計畫經費買的書,事後習慣歸為己有,從來不會被追究。如今審計部要求,以後這些物品都要具實報為學校財產,所有權屬校方,也讓不少教授跳腳。
某大學校方透露,國務機要費爆發以來,國立大學會計人員有點人人自危,報帳程序常請示上層審計單位,得到的回答都是愈仔細愈好。清大會計人員說,最近對帳確實嚴格些;台大會計室表示,核銷都依法進行,並沒有「更嚴格」。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阿楨

    2007-04-29

    連「叫瘦」都為難的報帳
    看來得和「借錢給他人」一樣
    都要假定有去無回
    別再用報帳來陷人於罪了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