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社會學的診斷性格

By
on
2006-12-08

社會學的診斷性格

文/zen

(圖片為社會學動動腦,群學出版社,這裡買得到: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93006)

過去當被問到社會學是在念什麼時,我從最早的區別和社會工作的不同,到後來給出了明確但抽象的研究社會真實、社會秩序與現代性這樣一組答案(聽的人大概會被一堆概念給虎住,然後乖乖住嘴,當然如果對方還不死心的問下去,還是有答案可說拉)。

不過,我覺得在研究對象和研究方法日益跨學科整合的現在,要明確的去劃分某個學科的研究對象和內容實在不容易,例如歷史學、人類學、文化研究、社會學這幾們學科,就常常很混淆,像歷史社會學到底是該歸屬於誰,若屬於社會學家,那難道歷史學者就不能(或不會)自己做歷史社會學的研究嘛?似乎也沒人有什麼正當性的裡有阻止,對吧?

至於研究方法或方法論的學科邊界就更模糊了。雖然人類學者可能多半用田野調查、民族誌中的參與觀察法或文獻回顧法,社會學中也有固守量化統計學派的研究,然而像紮跟理論這種新一點的東西,似乎是大家都搶著用,再者所謂參與觀察法社會學者也用,相對的人類學者也多少會來點統計佐證吧(大概吧,雖然我每次讀人類學的作品或論文就實在佩服其建構社會真實的敘述能力)?!

後來我想到學科的性格上去(這個要歸功咖啡海大大給我的啟發,詳見左側留言版),用學科性格來區分,似乎有點意思。咖啡海大大認為他的人類學思維讓他寧可選擇「站在觀察者的角度來看事情,維持土著的聲音」,而我發現自己的社會學訓練,常常不由自主的展現「診斷性格」,更在對社會真實的描述上,常常不自覺的加上應然的理解(或者說改革性較強,說起來就是主觀拉,但後者這點很可能其實只有我這樣)。過去並不特別認為有什麼不對,也很自然的用這樣一套方法評論解析認識世界。我忘了是曼海姆還是紀登斯(還是兩個都有)說過,社會學的診斷特性,而這的確是遠比前面提到的用方法論或者研究對象/內容/學們來替學科的主體性下定義/分類,或者去堅持自己的學科主體性的好切入點。

難怪某些念社會學的對社會有種格格不入而且自我邊緣化的感覺,因為解讀社會現象的同時,似乎已經把那個診斷性格給放了進去(而且常常是十分內化而不自覺別人並不會這樣的)。相當有趣,或許將來有人再問我社會學是在念什麼,我會把診斷社會病理學與社會真實的建構這些元素給加進去也說不定!

P.S.群學是嚴復(沒錯就是翻天演論那個)替社會學取的中國名字,至於社會學,應該是日本名字直譯過來(經濟學,美學還有很多某某學的中文名稱都是假借自日本的,不過至少Sociology還有個中國名字,不像經濟學可能要叫貨殖學才夠中國囉)

P.P.S.對這主題有興趣的,可參閱 紀登斯的 社會理論與現代社會學(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第一章社會學家是做什麼的?與第二章關於社會學前景的九個觀點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