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臺灣兩代之間的決定性差異--飢餓感

By
on
2006-12-09

臺灣兩代之間的決定性差異--飢餓感

文/zen

偉大的父執輩與驕縱的二世祖--臺灣的兩代之間

我們絕大多數人的父執輩在我們這個年紀的時候,都已經立業成家,克勤克儉,想方設法的努力讓他所愛的一家子能夠溫飽。這群人書或許讀的沒我們多,衣服穿的沒我們漂亮,料理沒吃的我們講究,但卻扎扎實實的開創了一個讓我們得以安全長大的家,也造就了台灣經濟奇蹟。

至於我們這一輩,就像大戶人家的二世祖,養尊處優的長大,從小要什麼有什麼,爹娘疼,長輩愛的,沒吃過什麼苦,順順利利的求學唸書長大。沒想到,換我們出社會之後,卻意外的變成一群吃不了苦,挫折忍受度極低的草莓族。有些會讀書的繼續ㄍ一ㄥ在學校裡念研究所博士班裝上進(但你問他們未來要幹麻,不知道!),剩下的就只好硬著頭皮出社會。

出了社會進了公司,一不如意,便Fire老闆回家吃自己(的爹娘),當個單身寄生BoBo族,反正正值壯年的父母房也買了,車也添了,家裡更是電視冷氣冰箱電腦樣樣具備,再加上父母從小也寵慣了,想說孩子聰明只是還缺歷練,也就沒多去管。

父執輩在世界的崛起-世界體系理論還是飢餓感?

世界體系理論說,上一代是因為全球產業分工的結構性轉移,臺灣剛好卡到位,搶到從日本淘汰下來的代工製造也可做,才創造出像高爾夫球、網球、自行車,甚至情色用品等製造業世界第一的MIT臺灣經濟奇蹟。尤有甚者,說上一代已經把下一代的錢都賺光了,或者說現代已經進入高度資本主義社會,一切都已經被瓜分完畢,所以我們這一代沒有人生目標,沒有理想,甚至沒有錢賺,其實不是我們的錯。

或許吧!但我以為,把我們寵壞了的父執輩有責任,但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我們自己。我們的父執輩多半長成於戰後赤貧,無論是國共內戰戰敗被迫遷台的外省掛,還是多住了三百年(中間被日本人殖民了五十一年)的老地瓜,共同的特徵就是窮。百廢待興、一窮二白,有碗白飯吃大概會跪下來痛哭流涕,那種從生命深處發出的飢餓感,迫使他們有縫就鑽,有洞就爬,只要能不餓死,再少錢再剝削再不符合勞資法規定的工作都搶著做。因為家裡有老父老母還有呱呱墬地的孩子要養,看過戰爭看過餓死慘狀的他們,知道生命的脆弱,知道歷史的無情,知道唯有被剝削,才能求生存。

沒想到就這樣撐著,竟然給他們等到了一個機會(上述的全球產業分工的結構性轉移),政府拼命成立加工出口區,大搞計畫經濟(不過當初的目的大概是希望復興基地趕快富,好賺錢買軍火反攻大陸)。一個中美斷交也沒嚇到父執輩,再來一個中東石油危機也沒事,還造就了一批批往中東去做生意的新貴,甚至從此越錯越勇,就這麼硬起來了。臺灣人民百姓拼死拼活的幹,終於富起來了!

孝子,孝子,孝順兒子!

富起來的父執輩,除了那少數大富大貴之外,絕大多數其實也僅供溫飽再多一些,這群父執輩又把全部所得上繳父母(因為傳統的孝順觀念還深人心),下栽兒女(因為他們捨不得下一代再像他們那麼苦那麼難了)。

沒想到,父執輩們的好意,卻無意間奪走了人類向上幾個很重要的特質-飢餓感以及挫折忍耐力。先說飢餓感,父執輩由於從赤貧長大,真正嚐過吃樹根的苦日子,家徒四壁,有一餐沒一餐已經算幸福,沒得吃根本是常態的事都有,可是他們就算喝水,也撐下來,長大了,而那股吃不飽的飢餓感內化成為生命本質的一部分,不斷驅動著他們再往前衝,再努力再努力,因為他們不想再回到過去那麼苦了。

等到他們富了,看著新生無助的我們,想起過去的自己,捨不得我們那麼苦,剛好自己也有能力,於是更決心自己要更努力,讓我們有好日子過,給我們以物質的豐盛,沒想到,這永遠要什麼有什麼的滿足感,卻無形間奪走了我們向上的動力。試想,一個從小要什麼有什麼願望永遠能夠被滿足的孩子,會覺得自己有必要靠自己去努力什麼嘛?反正爸媽都會買給我,不是嘛?

我們的父執輩是全方位的寵壞了我們這些二世祖。從服兵役役期越來越短,教改教材越改越簡單,大學窄門不再窄,人本主義說不準打罵,吃飯穿衣打掃房間先有媽媽後有菲傭,孩子的手機、身上的行頭永遠比父母的流行又貴,孩子都不知道出國遊學幾次學會幾國語言了,父母卻連去當墾丁都沒有過?凡此寵孩子行徑,舉國上下,從理論到生活,罄竹難書!!!

一個快餓死的人你給他一碗飯吃,他會跪下來感謝你;一個天天都大魚大肉的人你給他一碗飯吃,他會覺得你在開玩笑。我們這一代出了社會後,就變成了後面這種人。因為再家的二十幾年日子裡,當個消遙的伸手牌,過著二世祖的好日子,突然間出了社會要當個小基層,賺那個兩萬三,一大堆人都瘋了,認為回家給父母養還比較划算(臺灣中上階層的家庭的孩子,一個月能夠花的真的超過剛出社會賺的,如果父母稍微溺愛一點)。這種在飽足感底下長大的二世祖,根本就不會有想憑著自己力量去努力或完成什麼的動力。

或者,有些還是有目標和理想吧(可能是透過書籍或媒體上看來的一些成功典範),再加上自認是天之驕子(書讀的多,才藝班也上過不少,電視媒體看過不少簡化過的肥皂劇版成功學,日子又過的好,自以為聰明能力強<--這種臭屁年輕人真的很多),覺得畢業出社會公司就該給他的好工作,好讓他一展長才,替公司賺大錢,順便完成自己的夢想。沒想到現實距離理想竟然如此遙遠,出社會後百般不順,從沒吃過苦(頂多暗戀告白失敗或聯考落榜)的二世祖,完全不知道如何處理挫折感,自暴自棄的不少,怨天尤人的也有,獨缺自我反省的。然後就躲回家去了!

甚至我根本就覺得,檯面上那些宏觀學術研究也是在寵孩子(整個世代性的),替他們的不願吃苦,無法突破困境,開創新局找理由(誰說父執輩做代工我們就要做代工?誰說文化創意產業有未來我們就不能做紡織?<--臺灣最賺錢的紡織公司年終獎金十三個月,股票市值五十幾元),無論是人文主義也好人道主義也行總之各種學說紛紛出籠,就是不能打孩子罵孩子要鼓勵孩子稱讚孩子也就罷了,甚至說都是萬惡資本家的錯,跑到成本更低的地方去生產商品了,丟下這一大堆人沒工作(是沒聽過中國有句古話傷人無祖國嘛?<--最早的全球化觀點),所以二世祖失業(或只剩一些爛工作)是結構性的,不是他們的錯。

真的是這樣嘛?爲什麼上一代能夠從事開創性的工作,到了下一代卻被教育要成為組織的一份子(人類進入組織社會也不過一百五十年),好像畢了業無法在大小組織裡有份白領階級工作就會活不下去了?就得退縮回家給父母養(或者躲在學校裡進修)?爲什麼我們這個世代失去了開創性的企圖心?沒有辦法跳脫框架去思考去開創自己的前途?爲什麼要在社會理論家經濟學家的詮釋下過活?

因為我們的生命本質裡沒有那種迫切到非得去滿足的飢餓感,我們不覺得飢餓,也沒有非得想要努力的理想和目標,更對於突破現狀的開創性思考(所謂藍海策略)一點概念也沒有。說穿了,我們就是一群被父執輩寵壞了的二世祖,我們整個世代就好像企業家第二代(而且是那種不成材的),只等著畢了業進到父執輩安排好的框架去過日子(因為我們成長的過程中父執輩一直這樣灌輸我們),結果沒想到我們出了社會,過了幾年,父執輩為我們打造的美好溫室被結束冷戰逃出鐵幕的三十億新興資本家給打破了,他們迅速複製我們父執輩成功的模式,在一夕間搶走了我們的未來,而被搶走一切的我們只能茫然發呆,毫無應變能力。有啦,很多人開始怪起那些人(只有很少人想著如何走出不一樣的路)。

如果他們可以我們不行,要不就是我們吃不起他們願意吃的苦,要不就是我們想不出辦法解決已經發生的困境,開創屬於我們的新局面(事後諸葛的認為父執輩運氣好,真的只是運氣好卡上世界體系分工的位嘛?真的都是結構性因素而沒有施為能動性不足嘛?),光是找理由當藉口說是不會改變現狀的,而我們現在(特別是那些溺愛我們的父執輩)在做的就是這些事情-->拼命找理由替我們推卸責人,卻不設法輔導或鼓勵我們改變思維邏輯,記取這份極度的不甘心,吃下這份挫敗感,放下身段,學會吃苦,迎頭趕上,看看能否開創出屬於我們的未來。明明我們這些二世祖明明就受過如此多的教育,怎麼一點用都沒有?

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再不景氣都有人成功,爲什麼人家可以我們不行?爲什麼人家在找方法我們卻在找藉口?或許這才是我們真正輸掉了未來的原因。

這一切跟世界體系無關,跟大環境景氣好壞無關,跟臺灣該搞什麼產業無關,跟政府無能無關,跟中國也無關,一切的一切,只跟自己有關!

想奪回自己的未來的想法是錯的。未來從來就是我們的而且都沒有被固定,只能自己去創造,別再癡心妄想那些父執被錯誤的善意了,沉溺只會害了我們進取向上務實解決眼前困境的決心。沒人想當三國演義裡的阿斗,但事實是我們一直樂不思蜀,你說該怎麼辦才好?

P.S.順道一說,那些曾經站起來卻又跌倒而且再也站不起來的上一代,除了極少數,其他的都是因為過去的(往往是太容易)成功,讓他們失去了吃苦耐勞或者用過度沉溺物慾以至於飢餓感,因此沒辦法放下身段,從頭拼起。只要這世界上有人從和你一樣(甚至更慘)的情況中重新站起來(絕對不順利),就代表這個社會向上流動的管道還存在,只是你願不願能不能拼一拼!真的抱著必死的覺悟的話,難道還真的讓你闖不出一條路來?那或許是上帝想用你的例子,來幫助後面更多你不認識的人吧!

標籤
相關文章

11 Comments
  1. 回覆

    shawyu

    2006-12-09

    如果照你所說,
    台灣兩代人的生存方式有著決定性的差異,
    上一代有飢餓感,我們沒有,
    那麼我們這一代人賺錢的方式和工作倫理,
    是否也應該跟上一代有所差異?
    現在已經不是流血流汗做粗工的時代了,
    我們追求的幸福,跟父祖輩追求的不一樣,
    就算要吃苦,吃的也不是一樣的苦,
    想要模仿王永慶白手起家,
    恐怕也沒那個環境了。
    這樣算是在幫草莓族辯護嗎?
    我想應該不是。
    凡存在必有理由,
    痛罵草莓族並不能讓他們變成鐵金剛,
    還不如靜下心來,
    用新的邏輯去思考,
    幫他們找一條活路,
    反而是比較實際的。
    要草莓族拼可以,
    拼什麼?怎麼拼?為何要拼?
    這些問題必須先解決。
    物質環境的改變會導致思想和道德上的改變,
    很多在過去理所當然的事,
    在今天的社會裡已經變得荒謬,
    如果不顧今天社會已經改變的現實,
    一心想要回歸到傳統的路子上去,
    或許是更大的荒謬。
    這就像有了汽車以後,
    不去利用汽車的好處,
    反而責備這些駕駛不像過去人力車夫那麼努力工作,
    每天跑得兩條腿都快斷了,
    多麼吃苦耐勞,多麼樸實!
    請問這種復古想法的意義在哪裡呢?
    別的行業的趨勢變化我不敢說,
    但是台灣學術界的競爭是越來越激烈了,
    要多媒體教學、發表期刊論文(甚至要國際期刊)、出書、開研討會、負責行政工作……
    在大學混飯吃絕對不像以前那麼容易,
    一本萬年講義可以用一輩子,
    比起來那些老教授才真的是逍遙自在呢!

  2. 回覆

    LAUREN

    2006-12-09

    問題從華麗之處微起,
    解答自荊棘叢中誕生。
    這文……讓我百感交集;可想到的話卻祗有短短兩句。

  3. 回覆

    zen

    2006-12-09

    shawyu
    我想說的和你回應的 有那麼一點差距
    我覺得我並不是在怪或者責罵草莓族
    而是試圖找出另外一條詮釋解析草莓族之所以如此的可能性
    就如學術界的例子有些人會以過去的教授比現在好當來回應 但相對的 過去的人能夠擠身教授的方式管道和能力也都比我們這代少吧?
    他們不會生下來就有父母百般呵護 可以上安親班才藝班 有加較有….. 相反的 許多人還得半公半讀 再者 或許在過去那個時代 萬年講義的教授是安全的 可以躲避學術警察(威權囉) 然後再往前看一點 民初時代到戰後那麼多大師 如果以這算老中青三代 中生代其實所擁有的社會環境是最糟糕的
    我想說的是 富裕社會長大的草莓族 被擁有許多知識技能…..但卻沒了自主性 沒了啟動夢想勇於競爭開創新局的魄力和決心 是因為沒有了如上一代的飢餓感
    世代間的比較是很複雜的 是從赤貧爬起來當一個萬年老教授容易還是從富裕社會爬起來當一個多功能新教授簡單 恐怕是很難簡單的說明清楚 他們有著不可共量性….

  4. 回覆

    欣耘

    2006-12-09

    我也很喜歡你寫的這篇,
    其實不只是台灣的兩代有這樣的隔閡,
    在國外亦然。
    最近從一個國中生年紀的小孩身上,
    看到很多未來職場工作的前途隱憂,
    發現現在小孩子對工作條件非常挑剔,
    如果不是心裡最想要的就不願意去做,
    就算別人好心幫忙求了個打雜位子,
    也看不上眼~看得我都為她著急!
    又或者是近代大陸冒出來的暴發戶第二代,
    在國外念書開的是賓士車,撞了還逞威風,
    到處炫耀自己多麼會敗家...
    能夠appreciate所得的一切,
    而且不計較多寡都盡力去做,
    真的是草莓族這一代青年中,
    難能可貴的美德...
    我必記得你文章裡提的這些事,
    警醒自己不要奢侈揮霍。謝謝!

  5. 回覆

    zen

    2006-12-09

    其實 我這文章寫的不夠全面
    我本來的確有打算拉開去談
    因為不只臺灣 所有富起來的社會 幾乎都有這個問題
    像美國父母寵孩子 還有日本 在日本這方面的反省和改進的聲音有一些 例如漫畫裡面開始用過去那些主角的下一代出來 然後探討下一代如何在父執輩創造的黃金盛世下去超越與克服
    二世祖問題很值得去談阿 中國歷代很多二世祖也都不長進 甚至被旁系/外戚給奪了權的都有
    富裕社會裡的貧窮 是精神的貧窮 是毅力的缺乏 是擔當的軟弱
    是吃苦的不耐 因為在成長過程裡這些都被偉大的上一代所架構的家給擋在外面了 等到我們走出家門出了社會 才發現原來吃不了太多苦啊 當然並不是說教養孩子非得在丟回貧窮裡去 而是如何不斷激發孩子去對世界問爲什麼的好奇心(而不是say no的禁止)透過孩子的好奇心把對知識和世界的飢餓感激發出來 再透過一套延遲享樂獲得(可參考別急著吃棉花糖) 幫助孩子建立挫折忍受度 開創一條富裕社會下卻擁有健全心靈的下一代

  6. 回覆

    shawyu

    2006-12-11

    草莓族的確不是現在才有的產物,
    而是古今中外富裕家庭都會面臨的問題,
    「富不過三代」就是因為從第二代子孫就開始變成草莓族的關係吧!
    最近在看一本書,提到「界線」的重要性,
    家長要替孩子建立「界線」,
    教導他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不要過度呵護,
    什麼事都幫他們準備得好好的,
    反而會讓孩子對生命失去熱情和好奇心,
    因為一切都唾手可得,
    那麼人生還有什麼挑戰性?
    不過,文學史上有非常多的經典作品,
    卻都是草莓族創造出來的,
    不是草莓族也很難當詩人啊!
    (我看屈原就是史上第一個草莓族 :P)
    講起來我還應該感謝他們,
    不然我怎麼有飯吃呢?!

  7. 回覆

    zen

    2006-12-12

    草莓族通常都會有一個自己十分熱愛(當卻不能拿來賺錢)的興趣
    就像時下很多富裕青年們 喜歡一些有的沒的
    但這其實是可以轉化為生產的
    只是這群人不覺得有必要 因此就為藝術而藝術的只做自己喜歡的
    就像很多大學者也都是繼承了龐大遺產因此能夠衣食無缺的專心做研究 只是這種人畢竟是極少數 而且通常出身書香世家的二世祖才有此福分 其他絕大多數….就只是普通草莓族而已
    你看的那本書所說的準備的好好 那就是飽足感 讓孩子失去了飢餓感 然而飢餓卻是引發認識世界的好奇心的關鍵阿
    然而絕大多數父母在孩子進入愛問為什麼的年紀後 一味打壓禁止 甚至嘲笑 如果能夠用提醒或者重複孩子問話的方式去引導孩子自己思考 就能夠將這份好奇心保留下來 成為往後讀書思考的重要啟發

  8. 回覆

    shawyu

    2006-12-12

    呵呵,
    我覺得小孩子的個別差異很大,
    愛思考的就算被打壓也不會停止思考,
    反而可能會因此而更加反叛,
    不喜歡用大腦的再怎麼激他也沒用,
    有的人甚至乾脆自認白癡也不覺得難過。
    雖然如此,
    家長還是起碼要做到循循善誘,
    才是負責的表現。
    打壓禁止小孩發問,
    其實是表示家長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問題,
    孩子需要教育,
    家長更需要教育啊!

  9. 回覆

    zen

    2006-12-12

    通常兒童社會化過程會出現問題
    多半是父母與重要他人出現問題
    不知道怎麼教是一種 亂交才是更嚴重
    其實 孩子到不一定要父母怎麼教
    身教才是最重要的 否則說一套做一套 孩子還是會學做的那一套
    孩童各別差異的確有影響 但這很可能是再更早年的時候 究造成的 當然 另外一些先天或不明原因也可能 但這些人是少數 教育不就是要幫助那些絕大多數普通甚至中下的人也能夠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嘛
    簡單說除非腦袋嚴重受損 否則孩子是可以透過一套方法循循善誘的 只是 有些孩子開始的比較慢(特別是年尾生的,詳細可參考皮亞傑的理論) 另外家中排行也會影響到教育成果 同一種模式教老大成功教老么未必能成功
    總之 這一代出身富貴缺乏飢餓感的不太能用放任自流的方式教育 多少都必須進早引導孩子能夠自主思考 並且自己找出認識世界的方法

  10. 回覆

    Newons

    2006-12-12

    看了整篇,讓身為草莓族的我非常感慨,想贊同,又好像是為自己的無能找藉口,想反駁,卻又找不到能夠反擊的立足點。
    同時也贊同shawyu的說法,我本身也是學教育的,看看現在社會中,許多年輕父母根本不懂如何管教子女,只知道給他們吃的飽、穿的好就好了,在品德教育或是生涯規劃上,非常的貧乏。
    在我身邊就有這種人,都大學生了,連報告都需要父母幫忙操刀,反正未來的路照著父母的安排就對了,有這種父母,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 回覆

      Zen大

      2006-12-12

      版主回應
      Newons
      有您文末說的這種父母 絕對是孩子的不幸
      真的,特別是當這種人年過三十四十之後
      沒有處理問題的能力 沒有面對挫折的能力 沒有自我反省的能力
      沒有面對現實的能力 沒有面對自己的能力 要怎麼面對人生面對這全球化的激烈挑戰?
      讓自己學著去飛 去吃苦 去承受社會的一切打擊 琢磨出屬於自己的優勢/磨去軟弱或嬌慣 未來才可能有辦法承受人生的嚴厲….
      了解自己的無能是很重要的 我自己其實也是 我寫出這一切 其實就是反省 也是自我反省 不代表我都做的很好 人本來就不完美 但知道怎麼作可以改善 就不要在縱容自己活在舊的錯誤裡面
      或許離改變很遠 但開始絕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加油囉
      2006-12-12 23:17:08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