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從旅遊工業談臺灣景氣復甦的可能性–臺灣需要整合者

By
on
2006-12-15

從旅遊工業談臺灣景氣復甦–臺灣需要整合者

文/zen

旅行,對於長於後工業社會的一代來說,是多少摻雜著「消費主義」的「文化工業」。無論是住遊、自由行還是從前的包套行程,總是和「旅者的凝視」和對「空空的再結構」(從前旅遊之際按圖索驥的準備行程,到到達之後的印象印證以及回來之後的回憶感受)脫不了關係,而且通常是一種「消費主義」的施為方式進行。身外異文化的外來闖入者,無論你多麼熱愛所到之處,幾乎只能以消費的方式,訴說你的崇拜與迷戀。因為你無法居住生活與當地的社會脈絡,建立一條親密而綿長的社會連帶(不過,不光是旅行時所到的空間如此,現在在自家社會裡也多半如此)。

在傳統俗諺的積極鼓勵(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以及當代科學的正面支持(如追求新經驗、自我實踐)下,旅遊工業茁壯發展。其實我以為是好的,至少比起煙囪工業來,它溫和親切而且對於人性的啟迪,有著不可抹滅的貢獻。不是說旅遊工業皆無可批判之處(還是有的,明年書林文化會推書《旅者的凝視》【我忘了是LASH還是URRY寫的?】一書,就會談到許多關於旅遊的批判),只是相較於大規模破壞生態,破壞人類品味的煙囪工業而言。

對我自己來說,我也盼望所居住的這座島,在累積了夠多的優美景「點」和店舖之後,能夠有更強力的整合者出現,鋪設旅遊工業所需的基礎建設(如優質的公共運輸系統、道路規劃、標誌牌、服務),讓這些優美景「點」配合特色店舖和四散的藝文活動,串連成線/呈現。就說台北吧,公館師大週邊的書店咖啡店唱片行小吃店們(再加上電影院、台師大校園、夜市)就可以連結成一個圖書藝文區(台師大則可以成為舉辦藝文活動的空間),迪化街、永樂市場、大稻埕、大瀧洞可以成為民俗台北區(萬華龍山寺也是),西門町可以成為台北新宿,購物狂買區如東區(敦化/復興南北路之間與忠孝東路)、信義計畫區、南京西路商圈(接連中山北路可從二段到北美館士林官邸->又一個好景點被惡搞亂經營已顯破敗之相,直連到士林夜市在跨向外雙溪故宮,一直進天母商圈)、天母的異國情調區(如小樽),松山車站五分浦、光華商場(台北秋葉原),還有戶外休閒區如淡水+北投、烏來+新店碧潭、深坑到九份路段(->有十分寮瀑瀑、平溪等景點,再直進九份金瓜石),士林陽明山+金山(這三者均有溫泉),三峽+鶯歌,富基漁港,基隆夜市+和平島……然後,再透過都市交通動線的規劃,各式藝文活動的安排,打造出週末三天兩夜的優質文化台北遊。

例如香港客最愛的台北行程可以是週五下班飛台北,來個三天兩夜遊,先是下榻飯店,然後是一整夜的敦南誠品購書行程。逛完書店,可以殺到復興南路吃清粥小菜(很近),回飯店休息。隔天早上時間自行安排(例如補眠),中午選擇臺灣特色餐廳(例如牛肉麵店、台菜、校園商圈附近的優質小吃等等)用餐,或下午與晚上安排兩項藝文活動(一或為空間消費如進公館商圈喝咖啡逛書店,一或為到兩廳院之類的空間看表演),或安排下午一項,然後殺往溫泉區(陽明山、北投、烏來),第三天一早則在台北近郊活動。中午後回到市區。

(上述當然是我外行人的膚淺想像,但我的核心想法是,台北各區空間的特殊性正在形成,各區內的店家應該合作成立類似街區組織,共同經營空間,將點連成線。政府部門或可由文化局與建設局合作,在特定街區展開長期的封街活動,廣邀街頭藝人與中小型團體甚至學生團體進駐表演【費用或由商家贊助】,延長遊客滯留期間,例如簡單生活節其實不必非在華山藝文特區圍起來辦不可,公館師大商圈,抑或者天母商圈,都非常適合)

臺灣要產業轉型,勢必得大幅提升內需產業的世界競爭力,讓亞洲居民成為臺灣的消費人口。否則在臺灣人大舉外移(美加與大陸),以及少子化的影響下,消費人口逐年下滑,產業勢必萎縮(除了產業發展應該重新調整以人口縮小為設計外,擴大市場範圍也是一種方法)。

臺灣要轉進文化創意產業治國,必須先發展內需產業的創意化/美學化/設計化,並從基本教育做起,讓人民百姓普遍提升美學涵養,對於文化/美學/設計消費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並且提出一定程度的改善。例如,台式美式早餐(如美而美)其實獨步全球,雖是台式洋食,但經過多年的深耕經營,其特色並非不可向亞洲國家輸出(甚至對歐美反輸出),但就其內容能力有餘,對於品牌經營和店舖形式還有服務動線等規劃,卻難以打動高要求的歐美日。其他像台灣小吃也是。

也就是說,臺灣其實有很多世界級水準的東西,但因為經營者沒有能力或不願意,無法將其開展成世界級的產業(珍珠奶茶出去了,但還有更多東西可以出去,只是太多台灣人認為困難,再不然就只想經營同文同種的大陸市場)。再舉例如腳底按摩,臺灣如此興盛,但在國外大開分店的,卻是將腳底按摩引到日本去的日本人。為何如此?因為日本人有能力吸收各國文化元素後將之精緻化並融入日本美學元素再重新產出,成為「日式-」,然後反傾銷到全世界。如果台灣沒有辦法在食衣住行育樂的民生工業上升級深化經營,而認為只靠提升政府公佈的十三項文化創意產業就能夠帶動臺灣內需產業復甦的話,則又是一項腦殘政策(只是這項政策相當有效的收買/呼巄了一群文化精英,讓他們停止思考)。

臺灣的未來不可能建基在需要成熟內需市場的競爭之後才能端的出去的文化創意產業上的,因為那些產業臺灣都弱的非得動用保護政策才能不免滅亡了(當然各領域裡還是有精英),再者這些產業幾乎共享一群樣本數極小的消費社群,若無法擴大市場規模(將亞洲甚至世界納入),搞什麼產業升級都是白搭。

搞SHOPPING MALL、比購物,我們做不過香港上海東京的,因為購物所販賣的是全球化通行的普同性商品(世界級名牌),而且我們的服務水準或公共空間的規劃也遠不如這些城市。臺灣要利用本身的景觀優勢和美食小吃為基礎投入觀光,並左以強大的觀光社會基礎建設,才能替內需產業創造一個對全球市場訴說品質的機會,才有機會振興內需產業,並培養出更龐大的消費市場,甚至帶動人口回流。

老實說,臺灣的都市真不是人住的,各種無政府狀態大行其道,汽車橫衝直撞,這種環境若非洽公,我想很少有人會愛來旅遊。除非愛上臺灣的文化,而這才是臺灣要重新向世界發聲的唯一機會。

未來該怎麼走?我們的社會似乎缺乏通盤思考整合並能夠有效執行的團隊(無論是個人或企業)。如果有企業敢於做巨型綜合投資,進行整個區塊的總體營造改建(將食衣住行育樂用善意的動線空間規劃統包起特色,創造出規模經濟),一定可以創造出很可觀的經濟效益。

延伸閱讀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1626108/3/1261272068/20051121114824/

根據這篇報導的分析,台灣實在有觀光立國的條件,如果能夠更多配套和深耕經營的話,以台灣過去的成就要創造一個亞洲大市場應該不難.

標籤
相關文章

12 Comments
  1. 回覆

    咖啡海

    2006-12-15

    可能我的城市旅遊經驗還太少,所以對於這篇文章沒法提出太多回應。
    不過,台灣的經濟的確需要有「跨界」的能力,將過去原本想像不到的組合催生出來。
    但沿著ZEN兄的脈絡,會覺得台灣人必須先告訴世界「台灣人怎麼活著?」或是「台北人怎麼生活?」除了複製與抄襲,台北究竟有什麼別於其他城市之處?這才是觀光客所關心的!
    ZEN兄所安排的行程其實就我所聽到的,已經有人這樣在做了。一些香港觀光客,常常週末就飛來台北,體驗香港沒有的人文氣息。
    站在華人的市場來看,台北本身就是一個華人文化成功與資本主義結合的實驗室。而今,台北更發展出其他華人所沒有的藝文氣息,政府當局應該重視這一部分,積極開發才是啊!

    • 回覆

      Zen大

      2006-12-15

      版主回應
      的確香港有人都是這樣做 我以前常遇到
      所以我也只是既有市場舉例 因為我想說的就是
      不見有人針對既有市場去包裝深化 畢竟香港年輕人的亞洲旅遊能力是非常強的 看她們飛東京像到廣州一樣 就知道利害
      所以 更應該包裝 更何況 她們對於台北藝文的需求 真的是台北的獨特利基
      2006-12-15 16:39:36

  2. 回覆

    影子

    2006-12-19

    又是一篇好文,煩請再度不吝借轉貼
    個人意見:
    其實不只旅遊業,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各部門
    都需要整合者吧

  3. 回覆

    Brahms6

    2006-12-19

    Zen您好,經過影子的轉引,觀賞到大文。有幾點想法與您分享。
    我先自我介紹,我跟影子都是化成天下BLOG的版主,http://www.wretch.cc/blog/ccindustry
    您文中一直提到文化創意產業,正好是本版最高的宗旨。
    其次,探討空間與旅遊,我自己倒想到的是台灣的三立﹔三立現在除了甚麼『第一味』跟『偶像劇』(這是她們刻意推動的招牌)以外,事實上她們也花很多篇幅與心力在台灣的美食與風景旅遊上,有些人覺得本土化蠢,愚民,可惜,本土化也可以轉化成為四處探訪台灣的力量。不扯到政治了。
    三立四處吃走,也包括其他電視台者,其實僅鎖定內需市場,就是給台灣人看的。我自己很喜歡看日本電視,自稱受日本教育長大的,我注意到她們特別來台灣出外景著節目,也就是來台灣找好吃的,日本人很有意思,過去我在東吳,附近是故宮,常看到日本人拿一本書或地圖,四處問人,這就是日本人的旅遊方式,日本人是照書在玩的,電視也是照書在拍,自然人看了電視節目後,跟著書來台灣。所以台灣除了日本旅遊書以外,對日本人實際上是未知數,而,這一塊剛好就是三立電視台等長久經營的內需市場。前鎮子,也聽三立的人說,她們本想把偶像劇跨國拍攝,拿去日韓,但是卡在一些版權金過貴的問題,事實上,她們忘記自己手上還有一項終極武器─旅遊節目。
    至於閣下提到關於台灣發展文創產業的事情,所謂保護主義,台灣很奇特的是,高度的開放,事實上在其他影視產業已經如此,甚還有人沾沾自喜,甚至文化是幫助外交的….,在日韓中都實行文化娛樂保護主義時(惟強硬度不同),台灣高度開放,走的是逆反了路子,這當然跟台灣與美國高度友好有關,但是一定會造成跟鄰國完全不同的文化模樣,而我手上也有些統計數據,就自己比自己的話,台灣文創業大多內需遠高於外銷。
    另,關於美學教育,我也聽不少人說過,這是需要非常長期的,就眼下各國文創已經虎虎生風的條件下,美學教育實在遠水就不了近火,除辦活動外,官方的心態會比較傾向於產業升級、促進產業發展的思維,好像,跟各為講求美學創意、提升鑑賞力的思維差很多….

  4. 回覆

    zen

    2006-12-19

    對於文化創意產業,我的基本態度就是大方向對了,經營細節態度和方式都有所偏差,或許可以說是摸索期,因為台灣搞慣代工了,習慣短視近利……有一點時間去摸索嘗試錯誤,也很好
    三立其實是很聰明的做市場切割然後經營,我很看好他們長遠的發展
    的確本土化因為太被政治給操弄,導致台灣某些人十分厭惡,雖然發展本土特色本來就是放眼全球的唯一方法(歐美日無不如此,更有人戲稱全球化是美國化,或過去人們說現代化其實就是西化,這些都是證明)
    沒有本土的美學文化飲食生活型態的貫徹包裝並且向外推廣的文化,能有什麼創意?就像學界有人說,你一個外國人出國唸英美文學或西方哲學,能唸的比西方人好嗎(即便有也是鳳毛麟角,這也是為何許多外文系學生出國後來都唸比較文學而且做東方文學研究,唸不過人家吧)? 同樣的道理,搞文化產業,這些文化掮客式的文化精英(到西方先進社會取經回來的第三世界權力精英)搞西化搞的過西方人嗎?(姑且不論創意,光看市場規模,產業分工制度等等),當然搞不過,你不把本土的東西昇華提煉到一種境界,並且先在自己內需市場去嘗試然後到鄰近的亞洲市場去嘗試,一開始就想搞全球市場,不是腦袋壞掉嗎?
    再者如我所說 人民沒有美學教育 不懂文化消費有價 甚至都還沒走入日常生活的美學化這一塊,要他們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的忠實消費者很難,那麼一方面要教育普羅大眾,另一方面就是積極拓展亞洲市場,把亞洲華人納入臺灣的內需市場裡(韓國就是這樣一步步練習操作的,日本則已經是成功典範,香港是另一種)
    臺灣 其實有很多其他亞洲社會所沒有的優點的,例如包羅萬象的中華各族之生活方式飲食文化 故宮所能開展的廣度和深度 還有民主生活…..再加上好山好水,完全有其走出產業美學化的利基 偏偏就壞在移民社會的短視近利(只想賺錢)
    談文化創意產業,我以為得先從內需產業的創意化美學化設計化做起
    唯有當我們的一切都提升到一定水準之上,讓內需產業也具備國際級競爭力,才有未來 因為現在是全球化社會 所謂全球化 也可以視為並無外銷 只有內銷 所有產品和服務都是內需 只是看你的國界打算劃的多遠(像日本無懼大陸開放永久免簽證給台灣不就是看好台灣市場,甚至已經把臺灣看成日本內需市場的延伸了?我大概的意思就是那樣) 當然政治弱勢的台灣是更辛苦些 但拼起來也更有意思不是嗎?

  5. 回覆

    Justblue

    2006-12-19

    所言甚是。要發展旅遊前,若能結合insider and outsider 的觀點加以細心規劃,應能實現!

  6. 回覆

    shawyu

    2006-12-19

    「你一個外國人出國唸英美文學或西方哲學,能唸的比西方人好嗎?」
    要照這種邏輯,台灣人根本不用出國唸書了,
    試問除了中文以外,我們有哪個學門能強過人家?
    我想,出國唸書的意義不只是在追求「唸得比西方人好」吧!
    言歸正傳,
    不妨看看日本的例子,
    他們很早就開始追求全盤西化,
    由天皇帶頭,向西方學習,
    能抄的就抄,能搬的就搬,
    結果卻能夠和傳統融合,
    開創出屬於日本獨特的文化。
    如果一開始就因為害怕失去自我而綁手綁腳,
    日本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雖然我並不喜歡日本文化,
    學者也批評他們是「複製的文化」,
    但至少他們走出了自己的一條路。
    台灣人在怕什麼?
    我們有什麼好損失的?

  7. 回覆

    zen

    2006-12-20

    我說那個念不過人家 是很務實的說的
    特別是像我這種念社會科學的 僅懂一些英文 徳法義拉丁文皆不懂
    再加上文化隔閡 要趕得上 真的得很努力
    我也認為日本很值得學習 所以也是常常取經之
    臺灣人喔 唉 政治還是大於一切吧
    不夠強大的市民階級以及不夠獨立(甚或被收買)的文化精英/意見領袖 都是無法好好替社會思考的大腦

  8. 回覆

    shawyu

    2006-12-20

    我的想法是:
    不要自暴自棄,
    縱使唸不過西方人,還是要唸,
    否則台灣的學術永遠不會進步,
    對外面的世界永遠是無知和漠然。
    漢學界那麼多外國學者,
    你說他們真的唸得過我們嗎?
    可能研究了幾十年的中國文學,
    寫文章時卻會犯一些台灣小學生都不會犯的錯誤,
    但是這能抹煞他們對漢學的貢獻嗎?
    我覺得未必。
    以中文為母語的人,
    往往會藐視那些外國學者的中文程度,
    可是回頭想想自己做的研究,
    真的強過人家嗎?
    真的比人家深入嗎?
    我想在其他科目也是一樣的,
    台灣人的英文可能永遠不會比英美人士好,
    但是在某個特殊問題的研究上,
    卻可能有比他們更精闢的見解,
    回國以後,
    把這些成果傳授給下一代的台灣學生,
    這樣就已經夠了,不是嗎?
    在學術領域,「專精」才是真正重要的吧!

  9. 回覆

    ZEN

    2006-12-20

    念當然還是要念
    但若有輕重緩急時
    我以為顧本是很重要的
    把發揮留給下一代吧
    或許例子舉的不好
    但我的意思想說的是
    短時間不可能趕上西方流行或娛樂工業
    要想辦法從自己有的別人沒有的地方出發
    作成讓全世界都有興趣的東西 進而擴大經濟規模

  10. 回覆

    shawyu

    2006-12-20

    這樣是不是有點短視近利啊?
    感覺上跟過去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差不多,
    文化是需要長時間紮根的,
    一味趕流行、搶鋒頭,
    風潮過了以後台灣怎麼辦?
    還是說後現代社會的經濟文化教育本來就該這麼搞?

  11. 回覆

    zen

    2006-12-20

    沒有短視近利阿 是要有利基
    有利基的發展未必是短視近利
    我剛看到大前研一在M型社會的臺灣專訪裡提到
    日本這個國家善於模仿已經一千多年了
    赫然想到 真是有道理 難怪他們那麼擅長將其他文化的東西融入日本之魂 這叫什麼
    有點像中體西用 難怪日本人這麼快就懂得將外來文化化劃入日本 有一套熟練的方法阿
    我以為 這套方法就是我們所要學的
    如何將元素透過中華文化融合出新的 既有本土色彩又能有全球共鳴的東西
    說起來 很多日本人都有這種意識在努力著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