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京都事

我的京都夢(七到八)、祇園、京都御所與京名店

By
on
2006-12-15

我的京都夢(七到八)、祇園、京都御所與京名店

文/ZEN

七、祇園、京都御所與京名店~花見小路、一澤帆布、麻小路

吉水的早晨,蠻舒服。清爽、安靜、明亮。老闆給了我最好的房間。從窗戶看出去,可以看到吉水的日式庭園。蕭條中帶著禪意。

吃完早餐,學妹說身體不舒服,要我早上自己去逛逛祇園、花見小路、一澤帆布、知恩院等円山公園週遭。他要在房間休息。中午再跟我會合,去皇宮附近。今天下午要參訪京都御所。

所以我就一個人下山。先從円山公園逛到知恩院。知恩院的南三門,也是非常雄偉壯闊。而且由於地處山坡,因此從下面仰望,更覺氣勢非凡。而從上方俯瞰,也頗有一番風味。

知恩院簡介(www.chion-on.org.jp
知恩院建於平安末期,創始人為法然上人,在京都的寺院中規模最大,為淨土宗的總本山。1621(元和7)年修建的三門為日本最大的山門。主堂能容3千多人參拜。

知恩院內有一口重70噸,高3.3公尺的大吊鐘,為日本之最。還有人行在上能發出吱吱聲響的「鶯鳴廊下」走廊,狩野派繪製的繪畫,以及巨大的飯勺和巧匠左甚五郎留在房檐上的「忘傘」等著名的七個不可思議的典故。知恩院每年除夕夜由17位僧呂齊力撞響院內的大鐘,鐘鳴渾厚悠遠,響徹古都京都的夜空,已經成為除夕夜不可缺少的節目。

另外,知恩院有所謂的七不思議:
傘:一位工人在建寺時遺留在大殿正面東側的樑上,至今仍置於該處。
貓:某一畫家繪在方丈走廊一木板上的貓像,據說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會看到貓的正面。
雀:傳說在方丈「菊之間」的房間紙門上原繪有一麻雀像,因畫的過於逼真,以致真的飛走,如今只餘一畫痕。
大杓子:超大型的杓子,也是在大方丈走廊的屋樑之上。
木棺:在知恩院山門的二樓,是當年建寺工頭的夫婦的木棺。
瓜生石:在知恩院黑門前,傳說有黃瓜是從這塊石頭上開花結果長出來。
鶯聲走廊:在大殿到大、小方丈間的一走廊上,木板的鋪設有特別計算過,凡走過都會發出類似鳥叫的聲響,據說是為了避免類似忍者的人潛入而設置的機關。

早上的知恩院,遊人頗多。還有中學生的戶外修業旅程。看來地利之便,果然可以吸引不少遊客。我在院內胡亂逛了一陣。之前已經逛了太多付費參訪的寺廟,因此,不想花錢入內參觀。而且我還有重要的一澤帆布和花見小路行程,所以很沒氣質的隨便逛逛就閃人了。

一澤帆布(京都市東山知恩院前上ㄦ)

一澤帆布,大概是京都最知名的名店。一澤帆布原本是製作送養樂多和報紙工人用的帆布袋,後來老店新生,以其高品質和堅固耐用,重新進行造形設計,後變成京都名店。可以說是日本名牌。而且全國只有京都一個門市。據說旅遊旺季時,還可能賣到全店缺貨因而休業不開門。

一澤帆布的款式、顏色並不特別花俏華麗,以單一色作為包包手袋主色。頂多僅在相同色系上作身淺搭配。一體成型,感覺渾然天成。車線用的非常初厚色,給人牢固的感覺。顏色選用也是,盡量以陳穩牢固為訴求。然後會在包包側邊,來個大大招牌logo,一眼就能認。後來我在東京地鐵上,也看到不少人揹。

一澤帆布可上網訂購,甚至如果店裡面的款式你都不滿意,或是有其他需求,店家都可以替你量身訂造。製作完成後再配送給客人。算是相當貼心的服務。

當然我是淡季到訪,幸好沒碰到例修。便跑進去逛了。店內各式帆布包頗多。從超大旅行袋到小巧揹袋都有。由於時間尚早,遊人不多。店內似乎只有我一個男生。逛起來頗不盡興。最後再三比較之下。挑了兩個書包型背包(後來一個自用,一個送人)。價格不便宜,兩個買了我兩萬三千元日幣。平均看的上眼的,都要在九千到一萬多日幣之間。而且只收現金。是相當性格老店。

祇園與花見小路

買完包包,繞回祇園。昨天雖然有進花見小路,但只是吃飯,然後就趕著走了。學妹真不愧是念社會學,又主攻旅遊與文化研究。不自覺間總會流露邊緣性格,不喜歡去遊人眾多的一級觀光景點(不過去太多次可能也是原因,要我同一個地方去個七八次我也會煩),喜歡找一些偏僻小店或冷門名物。所以他很抗拒去祇園,再加上剛好身體不舒服,就叫我自己去逛。

只是,早上的祇園有什麼好逛的?店家要開不開,多半都還在準備。名產店逛起來就少了那麼一分觀光氣。太過冷清。花見小路上,也沒有入夜的繁華。雖然接近中午的花見小路,冷清中也別有一番風情。走起來也舒暢。但是總不是京都所刻意希望營造給遊人的那種古都華麗氛圍。

花見小路刻意營造保留的京都舊夢,從石磚路、日式建築、天空線的遼闊,正在準備開業的料亭師父,還有三三兩兩準備上工的藝妓、遊人。那種接待客人前的準備,華麗之前的安靜,頗有味道。

整體來說,逛起來還是挺開心。而且時不時就可以聽到口操台灣腔國語的自住行遊客(我自己當然也是),拖著行李、拿著地圖、指指點點,甚為有趣。而且我發現,幾乎都是女生,沒什麼看到男生結伴來玩的。

京都御所

京都御所在京都御苑(http://www.kyotogyoen.go.jp/)之中。京都御院佔地遼闊,東西約700公尺(西宮門大路~大宮大路)、南北約1300公尺(一条大路~二条大路),像北京紫禁城,是古時天皇居住範圍。後來日本天皇遷都東京,京都御苑逐漸觀光公園化。御苑周邊成為京都市民休閒遊憩的重要場所。而其中的京都御所,則是天皇居住地。

我門到達御所周邊時,已接近參訪時間。然而由於趕搭公車,想說到御所周邊再找東西吃,並沒有吃午餐。然而御所周邊實在太遼闊,光是找最靠近我們要參觀的御所大門,就花了老半天。最後,實在來不及講究午餐,隨便找了家家庭餐廳解決。

這種家庭餐廳,大概才是一般京都人外食的店。沒什麼裝潢簡簡單單備有雜誌、漫畫。許多上班族都自己來吃飯,然後邊吃邊看漫畫,完全在自己的世界裡。吃完便走,整家店客人不少,卻相當安靜。不像台灣的餐飲店到中午,人聲鼎沸。兩者相當不同。隨便吃完中餐後,就趕往京都御所集合門口。

京都御所簡介
京都御所位於京都御苑內,南北長450公尺,東西寬250公尺,約11萬平方公尺。北朝時期的光嚴天皇於公元1331(元弘元)年定此為皇居。自南北朝至明治期間延續500餘年。現在的御所為公元1885(元弘元)年重建。
京都御所除春秋兩季的開放期間外,參觀需事先向日本宮內廳申請。

京都御所的正殿叫做紫宸殿,清涼殿則是天皇日常生活的場所。御所內頗寬敞舒適,處處給人優雅的皇族氣息。還有古時停放天皇坐乘的御車寄。御所內的御池庭風景如畫。雖是寒冬到訪,也頗幽靜。

御所的講究,不在華麗的裝潢或者絢爛的顏色,更不是空間的浪費鋪張,而是一種整體環境的細膩協調舒服自在,雖居皇宮御苑,卻沒有霸氣壓身,只覺高貴。千年古城的講究,輕輕鬆鬆的凝結在看似不起眼的花草樹木園林山水天地間。

逛完御所,我們還在御苑內隨處晃了一下。不過實在太大,沒多久就走出御苑了。然後,無意間發現了紫氏部的舊居,學妹還和負責人聊了一下。但是,參訪費太貴了。我們沒有入內參觀,只在外面逗留一陣便走了。

隨後還逛了出雲神社,是供奉天照大神的地方。有點破舊、並不豪華,石碑建築頗多。我們喝了附近的著名泉水。真的非常甘甜。有許多居民大桶小桶的來裝水。想想自己住的台灣,哪有在市區內有泉水可喝的?在南部,甚至飲用水都要到賣水機要買,真是天差地別。

麻小路(www.asakoji.comhttp://www.kyoto-wel.com/shop/S81288/

在御所周邊逛了一下午,接近黃昏時,學妹說想去在二条城附近的神泉寺。我沒意見,就轉車過去了。而在往神泉寺路上,發現京都名店麻小路(京都市中京區御池通堀川西入豬熊角【這是什麼鬼地址?】,075-8415000)。學妹顯的非常興奮。

麻小路顧名思義,專賣麻製品。小到杯墊、大到道窗簾什麼,非常講究。設計上京味禪意十足。簡單素樸卻非常高雅大方,是送禮自用好選擇。不過,這家名店在台灣似乎還沒什麼人知道。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逛逛。

神泉寺似乎來頭頗大,但是對我來說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整體建築群以大紅和石磚為主體的日式神社。唯入內有一座小湖,後方湖上有一小龍頭小舟,似乎可在舟上用餐。但價格驚人非萬元不能成行,看看就好。

晚餐,在四条河源吃了摩斯漢堡。因為我們兩個都筋疲力盡,且身上所剩金錢不多。雖說是在京都的最後一晚,但想想也不必因此就去吃什麼超級大餐(更何況前一天已經去吃過上七軒的豆腐料理專門店了)。吃完晚餐,我又去書店逛了一圈,然後穿越超大而黑淒淒又空曠的円山公園,回吉水休息睡覺。

八、路人甲告別京都

最後一天,沒有安排行程。

學妹倒是頗忙。先要陪我去京都車站,然後趕去參觀桂離宮(我因為時間來不及所以放棄,還把多出來的名額讓給吉水老闆,但是老闆,還是沒有打折,真是小氣)。參觀完之後再趕回京都車站接他父母,繼續他的京都行程。結果學妹前前後後在京都總共呆了十五天。

先是退房。下山之後,早已是滿手戰利品的我,哪裡也不想去。於是,呆在祇園的星巴克,寫札記、看路人。雖說都是連鎖咖啡店,但玻璃櫥窗看出去的風景,卻是大不相同。再者,就連咖啡館裡的萬千百種人生,都和自己家附近常去的連鎖咖啡館不同。雖是連鎖,但只要有心,還是可以找到差異。

約莫中午,我們搭100路公車到京都車站。在伊勢丹百貨十一樓吃了午餐。我點了一份握壽司套餐,十個,僅費1000円,算是便宜又大碗且頗好吃。畢竟,我原先以為這是美食街阿,食物應該不怎樣吧!或許日本的百貨公司美食街競爭激烈,不像台灣隨便什麼難吃又貴的,照樣人聲鼎沸。

吃完飯,就和學妹告別了。學妹趕著去桂離宮參訪。沒什麼太過離情依依的。反正約好將來一年之中,總會到日本玩個一兩次,再相約見面就好(結果2005年底,我去了東京。兩人又跑去神樂坂南青山晃了一天)。

突然落單的我,還有半天多的大把時間,但卻哪裡都不想去。於是把百貨公司逛了一圈,到地下街的三省堂好好的把關於京督的書翻了幾翻(少說有好幾百本,歷史、地理、旅館、建築、風景、散文隨筆,無奇不有)。在京都車站附近晃了晃,跑到頂樓看京都全市的風景。

京都高樓不多,車站算是最高的建築了。從頂樓放眼望去,一片平房建築。天空線超級乾淨,相當舒服,有種登京都車站而小京都的感覺。

最後,我搭三點的特級電往關西機場,約四點多一些就到機場。在機場內也是胡亂鬼混發呆,等候回家班機。結束了八天七夜,非常浪費時間,毫無效率,沒玩到什麼知名景點,但卻滿滿戰利品的行程,回家了!

我不是什麼文豪,不會因為去了京都就寫出《金閣寺》等名著;也非京都達人,寫不出十條超值划算的《京都的走法》;更沒有林文月幸運,可以公費到《京都一年》,甚至連《門外漢的京都》都談不上。最多,只能算是路人甲的京都碎碎念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