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新聞轉貼)歐美小說 版權費2年漲10倍

By
on
2006-12-20

歐美小說 版權費2年漲10倍

Zen按:

照這種操作趨勢玩下去,臺灣的文學出版將會走上全面性的代工不說,出版社編輯也越來越不用腦,只要有資本,敢搶暢銷書版權,敢砸大錢作廣告,就夠了.誰還想培養本土作家,誰還想寫能夠反應本土文化的東西.然而沒有本土的東西,誰來讓普羅大眾認識這個社會.往好處想是越來越國際化拉,不過看起來出版業微薄的毛利,又都貢獻給了國際大廠,似乎和流行時尚產業沒啥兩樣.而且未來,窮人要搞出版也難了.都是大財團挾大資本在玩.

2006/12/20 07:10 記者:記者陳宛茜(聯合新聞網)

自「達文西密碼」、「追風箏的孩子」、「風之影」接連創下破20萬本的銷售佳績後,歐美翻譯小說版權費三級跳,兩年內飆漲十倍。如今熱門的歐美翻譯小說,光是台灣一地的版權費便要價兩萬美元以上。

日前天培文化以近25000美元,搶下美國暢銷小說「Water for Elephants(暫譯「大象的眼淚」)」,創下台灣購買翻譯小說版權費新高點。上周多家出版社競標愛爾蘭驚悚作家約翰‧康諾利新作「The Book of Lost Things(暫譯「失物之書」),競到兩萬美元以上的高價仍相持不下,最後經紀商以企畫案決高下。

沾上暢銷榜 3000美元

業者透露,近三個月來,至少有四、五本在歐美暢銷的小說,以兩萬到兩萬五千美元的高價賣出台灣版權。

皇冠總編輯盧春旭表示,兩三年前,再熱門的歐美翻譯小說,一、兩千美元就可以拿下台灣版權;現在只要跟英美暢銷排行版沾點邊,身價便3000美元起跳。

投資600萬 賣出5000萬

相對於暢銷書的龐大商機,上萬美元的版權費,對出版社來說是值得投資的賭注。以「追風箏的孩子」為例,木馬文化以5000美元拿下版權,不到一年便賣出20萬本。等於以不到600萬的成本(版權加印刷加行銷),創下超過5000萬的營業額。

出版社競標版權往往沒底價、也無規則可循。天培文化發行人蔡澤松形容參加競標的過程像「瞎子摸象」,得標要憑豪氣和運氣。近年版權競爭白熱化後,經紀商多採兩階段競標,第一階段先讓出版社喊價,再憑各出版社出價定底標,再開始正式投標。

版權萬美元 行銷砸百萬

暢銷翻譯小說成本高、風險也大。一本版權金兩萬美元的小說,若賣不破一萬本,註定血本無歸,不少業者因此捨得砸更多的錢在行銷預算上。據業界估算,目前版權費在一萬美金以上的小說,行銷預算達台幣百萬以上者比比皆是,出書如一場豪賭。

相對於「外來和尚」,本土小說的身價顯得相當「平民」。目前本土小說的製作加行銷費用約十萬;也就是說,光一本歐美暢銷小說的版權費,便可出版七本本土小說。

本土小說 銷量難破千本

為什麼出版社還肯逐西洋捨本土?業者透露,除了極少數暢銷作家如侯文詠,本土小說的銷量多半無法突破千本,連回本的機會都沒有。而當愈來愈多出版社加入西洋暢銷書的賭局,本土小說家分到的出版籌碼將愈來愈少,台灣小說的前景教人擔憂。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LAUREN

    2006-12-23

    不曉得為什麼,在下對這樣的趨勢反倒是興奮起來了。
    這是否表示,「外面的人想進來,裏面的『應該』走出去。」
    要走出去,要以國際普遍認可的語言寫作;要走出去,需要多瞭解台灣島之外的人在想什麼;要走出去,有必要去理解那些外貌同我們殊異的人為何關心哪個或這個;要走出去,有時也代表我們去穿穿他人的鞋子。
    反正,台灣的出版市場很小,客觀上就賺得不多,雖然金錢不能代表一切,卻能有效限制我們的視野與實際生活……不如,走出去!
    說不定,哪天你或是我,能在國外的網站上,看到與版主上述類似的文;有人想幫我們的作品做代工。

  2. 回覆

    zen

    2006-12-23

    文字是種篩選
    如今國際出版的通用語言是英文
    但要用英文書寫有其困難(即便是華裔美/英人)
    再者 台灣的出版選題其實仍相對落後於先進國家許多
    (跑一趟國外書店就知道了,台灣那種出版的泛道德化還存在很多人心裡,瞧不起非文學的士大夫心態還是很框架出版的選題)

  3. 回覆

    古嘉

    2006-12-27

      私以為,LAUREN的說法,有幾點尚待商榷。
      首先,我們不能要求華語創作被國際普遍認同,但也不應因此捨棄華語創作。語言是思考的方式,除非英語熟到也成為母語,不然,用英語創作實在是阻礙了思考,更破壞了直覺情感。捨棄習慣的華語而就不熟的英語,無異於砍掉自己的腳趾頭硬塞進他人的小鞋子裡。砍了腳趾頭跑步,還會贏嗎?
      其次,要作者做跨文化的理解而迎合歐美文化,根本就是邯鄲學步。我們既然不是歐美人,又生活在台灣,再怎麼觀察也不容易猜透歐美人想什麼,要迎合不容易。有時候,就算我們自己弄一些東方主義的東西去討好歐美,也不一定會猜對。不是沒作家試過以迎合的方式打入歐美文化圈,張愛玲就試過,結果大慘敗。
      再來,作家寫作的初衷,往往不是為了擺個好看的東西給外國人看,違反物之本質做行銷是不會有好成果的。基本上,出版商都有一個認知,知道本土的文學創作只能做長銷書,國外的暢銷書引進來則很容易變暢銷書。如何依合適比例分配兩者,踏實地進行運作,才是出版商該考量的重心。
      最後,走不出去的另一大原因是台灣政經上的弱勢。因此,我們當然也就不應該以「我們台灣出版的書能走出去」的虛榮當出版核心,要求作者寫這寫那的。實際上,很多書可能被介紹到國外了,但是行銷通道卻出不去,有可能是太遠管不到(或者是力量太小管不到),也有可能是行銷資金投入太多怕回收不了,於是出不去。別說到歐美了,就算到香港大陸都不見得通暢,這點就不是語言或是中西文化認知的問題了。
      個人淺見,請包涵指教。

  4. 回覆

    zen

    2006-12-28

    古嘉的分析是很有道理,不過也未必沒有突破的可能性,但必須整體大環境能夠跟得上
    例如,中文世界的重新被國際社會接納是個很重要的關鍵時機,例如法國有一些不錯的華裔作家用法語寫作,也就是說,至少那個土地相對於英美習慣資本主義操作模式的出版市場來說,對於華語文學的接受度應該比較高,但鑒於過去臺灣仰望美國的心態,若要出版外語版本,似乎先看美國,但我以為先看中國越南泰國韓國日本法國甚至東南亞才是正確的,也就是說,要進軍世界級,得先在亞洲級市場訓練,我以為好練亞洲級與世界級市場的是未來的澳洲,因為她們為了國家未來的關係,希望打入亞太,另外再加上香港和新加坡 也就是說,若華文作品被翻譯成英文出版不要直接挑戰歐美市場 應該先到新加坡香港澳洲加拿大等次級市場練身手 慢慢再往世界級市場推升 如今的圖書出版世界就像全球職棒一般 在各國優秀的選手才能升到美國小聯盟去 然後再逐步邁向大聯盟 更何況文化的銷售和國家本身的生活模式是否被青睞也很重要 例如臺灣喜歡美日歐 所以會大量引進 但美國人喜歡(或在乎)臺灣的生活方式有多少市場,想起來就小多了,頂多喜歡古中國 ,所以翻譯像高陽二月河金庸的小說似乎可行,但其中的文化隔閡又太大 也太不東方主義 外國人未必消費 這是現實的困境 但寫當代社會議題 又寫不過西方 除非臺灣能發展得像日本一樣 走出自己的東方特色資本主義 並成為世界強國 那麼世界其他國家就會想來看看其現代性經驗 就會想翻譯其當代文學(但即便日本出版如此發達 能被歐美接受的也是受歐美影響的村上春樹)….
    再論就太長了,古嘉的分析很有道理 但我的想法就是 這就正是臺灣文創業想要提升轉型最必須面臨的挑戰,未來的市場都是世界級的 無論你開小吃店網拍 搞設計時尚建築還是文字工作 挑戰都來自是全世界 大聯盟等級的對手也是跟你競爭同樣一個消費者的口袋 或許者也是臺灣純文學沒落 消費力大減的原因之一 預算有限 自然就先從世界級消費起囉…..除非 臺灣的作家更懂得品牌經營 有時候 東西賣不出去 不是東西不好(因為這時代產品品質其實差不多) 而是行銷的無法深耕 一點淺見回應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