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陳水扁和第一家庭對台灣民主法治的貢獻?!

By
on
2006-12-29

陳水扁和第一家庭對台灣民主法治的貢獻?!

文/zen

國務機要費鬧的沸沸洋洋,引發的政治風暴之大,讓台灣島陷入相當兩極化的藍綠對決。支持綠色的就被化約成支持貪污,反貪污的則被污名化為破壞國家秩序等等。然而當這一切進入司法程序,電子媒體再也找不出議題建構的收視引爆高點之後,我卻覺得,陳水扁其實對於臺灣的程序民主的建立和法律部門獨立性的建立,有所貢獻。

就說倒扁的順利展開與和平落幕,還有一切在自由民主國家才能夠充分享有的言論自由權,在這次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下所展開的相關活動都能夠順利的被展開並且完成。對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世代或許覺得沒什麼,但對老一輩的人來說,這的確是威權體制解體後的另一次民主的高峰。

臺灣的黨外運動推倒了威權國民黨,然而上台後打著愛臺灣的本土綠色政權卻也用行為印證了權力使人腐化這句話(姑且不論其中的複雜性,但比起這些人尚為執政以及還在爭取民主的的時代,的確是已經等而下之的不少)。

如果說臺灣的第一波民主化是由少數知識份子民智開化後,看不下去威權體制進而跳出來(有的或許是被迫)反抗,進而獲得了一定的酬傭(人民支持給予一定的政治力量),那麼這次倒扁或反貪污則是廣大人民集體的覺醒,這次不再是社會精英或知是份子,而市廣大的普羅百姓不分階級城鄉甚至黨派的起來反對貪腐,反對會讓國家沉淪的腐敗勢力(老實說我以為兩黨都有,這是臺灣政治的常態,假清高就太噁心了)。

人民決心在合法的選舉之外,發動社會運動,告訴執政或者在野的政治人物,只要你們太過分的偏離了執行國家運作的合法權力,還是會有草根力量起來抵制。這是一種人民的勝利,也是臺灣民主朝程序正義之路邁進的一次進步(從黨外運動到如今臺灣的民主不過20年,能有這樣的成績老實說已經很好,畢竟不能要求許多不了解民主法治精義的人更精準的使用民主程序來決定政府團隊或人民代表,這需要時間,美國也搞了兩百多年)。

另外,我以為是司法的獨立與崛起。越來越多的司法人敢投身去查辦一些政府官員的案子。這在威權時代根本不可能。像我這樣一個父執輩都在法院工作數十年的人來說,二十年以前的法院和臺灣司法系統是什麼德行,我很了解,外人或檯面上的人要假清高就去假吧,但這幾年來,檢調單位的確能夠無懼政治勢力著手去辦一些大案子。或許大家不太了解,檢察官在司法系統中的地位相當低,既非如法官般的終身職,也沒有法官所得到的保障大,還可能因為過於公正的查辦案件此後被貼標籤,過著從此無法升遷,甚至每年輪調的悲慘生活(相反的法官的輪調必須徵詢其同意)。

我國中同學的老爸就是在司法系統還相對腐敗的時代的優秀檢察官,當年我從父親口中聽說不少這個檢察官為了堅持其正義所遭受的屈辱(不斷輪調)和(黑道)威脅,試問如果你有家人孩子,若沒有夠強的信念,是否很容易就在強大壓力底下屈服了?

我以為外界在近乎不關給事的責怪檢察官無能辦案不公選擇性辦案屈服於壓力的同時,又有誰為這些人的家人小孩著想,為這些人最基本的人身安全生活穩定不用每年像逃難般的搬家著想(看過木村拓哉的Hero嗎?最後他不也被留放到邊疆小島)。檢察官也只是人,他們不是聖人,會恐懼會擔心會害怕會屈服於壓力會放棄堅持正義並非全然是被收買,還有更深的更為人性的軟弱與無奈。

然而近來看到檢調不斷大動作查辦許多官員的案子,我以為長此以往,臺灣的司法檢調系統可以更加獨立並且起來。媒體和人民應該多給鼓勵和掌聲,不要讓這好不容易起來的苗被社會的口水給淹沒了。批判別人不是都很簡單,但身處其中真是如人飲水。對於那些長期不健全的部門若能有改革就應該給予掌聲和鼓勵,用善的能力引導,別用潑冷水的方式鼓勵(所以我很討厭電視上的名嘴就是這樣,只用一張嘴說一堆不關己事不用去真正承受痛苦的話)。

所以我以為陳水扁和民進黨層出不窮的貪污事件現在來看對臺灣很傷很痛苦,但長遠來看卻是好的,結果這些人發現不能再像過去威權國民黨那樣想要拿就拿,人民和司法以及社會其他部門都會跳出來監督,或許力量還不是那麼成熟,但的確在茁壯。只要你們越貪污,就越茁壯。臺灣的民主有很大一部分或許真的要感謝現在執政的人,但社會也選他們執政了,而他們也拿了不該拿的,也夠了,從此人民決定要拿回自己的。

至於藍的,也別以為那些厭惡綠色貪污(當然不能化約為凡綠皆貪,就像威權國民黨時代也還是有好官員,但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化約和二元對立)就等於支持國民黨(就像我看到郝龍斌就職時竟然說清廉國民黨,我差點沒吐出來一樣,國民黨要是清廉就不會輸掉政權了,國民黨會清廉簡直是笑掉人家大牙,至於相信國民黨清廉的人,大概都被媒體或政黨洗腦了),人民(此段以下指的是中間選民)只是不得以支持一個反對綠色的勢力來制衡其腐敗,並非真的認同國民黨是清廉或可被信賴的,那只是一種不得以的權衡,等二次政黨輪替後國民黨若以為又奪回政權又可以像過去威權時代為所欲為,那就錯了,人民還會再跳出來支持一個反國民黨的政黨來制衡。如此反覆不斷之後,兩黨都將在人民的選票下有所約束,臺灣的民主也將走向程序民主。

(這其中我以為要感謝李登輝執政十二年時巧妙的將軍隊國家化,從威權藍色政權手中將軍隊還諸國家,否則若軍隊還在某個政黨手中,的確是很可能在第一次選輸時,發動軍事政變,臺灣沒走上最慘的第三世界民主化道路->反對黨勝然而卻被軍事鎮壓,只是走上了反對黨崛起執政但卻貪污,這還有救,期待二次政黨輪替以及選民素質的提升,用人民力量制衡政黨,並且逐漸將執政的決定議題從傳統的政治轉向生活政治->誰能搞好食衣住行育樂誰就當政,而不是誰是什麼省籍就投給誰)

另外,最近綠色用負責國務機要費之檢調的國族認同質疑其辦案公正,我以為很可悲,特別是臺灣的政治人物幾乎都出身司法,難道不知道專業是和個人的價值觀切割的嗎?韋伯所說的免於價值判斷(價值中立)與價值涉入,前者說的是研究人員在從事研究時必須免於價值判斷,後者所說是一個研究者多半會從是自己有興趣的研究(但不會因為自己有興趣所以就在研究時持主觀價值來干擾研究進行)。

我以為,一個專業的司法從業人員也都有這樣的基本素養,再者,一個法治國家的執政團隊更應該相信我國的成文法夠成熟到不足以被一個檢察官給惡意操弄而看不出來,所以這樣用個人國家認同(生於台灣為必要認同臺灣,不生於台灣也未必不認同臺灣都是可能且應該尊重其存在的情況)來間接批判其專業的可信度,這不是用政治干預司法,但卻是用民意干擾司法,實在不太妥當。

發表了這篇,或許有人以為我支持藍了。過去的文章,則被認為是支持綠了。這實在很可悲,一個國家的公民對國家重大政治經濟社會議題發聲,就算有其論述建構的政黨偏頗性好了,就得被化約等同於某個政黨嗎?我以為很可悲。臺灣人應該放下用貼標籤的方式來看待人們的思想或政黨傾向,否則藍綠對決永遠無法化解,好好的朋友或家人也可能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弄得烏煙瘴氣。

我沒有支持藍或綠,不容否認我的南部出身以及所謂臺灣人(也就是三百多年前就來的漢人)身分和生命經驗讓我更討厭藍色政黨,但未必說我支持現在的綠色政黨(或許我贊同綠色政黨中的某些理念如非核家園,更因此我厭惡那些為了錢而主張讓核四繼續蓋下去的藍色政黨而且永遠不可能支持藍色政黨,但也不代表我就會支持綠色政黨),人不是非得二選一吧?!

我更厭惡許多人拿著媒體建構的議題設定來質問對某些議題的看法,那些已經是被高度化約而且預設好選項,只要一選,馬上就可以吵起來。我從來不選擇預設好的選項,我願意花更多時間解釋我的論述(如果有人要聽),但也僅此而已,切莫因為我的答案聽起來好像比較偏向哪邊,就直接把我給分類了。

所以我討厭某些台語教會就義無反顧的支持綠色,也討厭某些國語教會裡的牧師如此推崇藍而貶抑綠,身為一個神職人員,牧養上帝之羊的人如此行實非表率。耶穌不也說凱薩的歸凱薩上帝的歸上帝,為何還有些牧師如此熱衷替政治人物宣傳或背書?有這個時間在講台上批判/嘲笑某些政黨,還不如去多傳福音,牧師您不知道台灣還有97%的人不信主嗎?

標籤
相關文章

11 Comments
  1. 回覆

    咖啡海

    2006-12-29

    可能因為唸的是人類學,對於討論這種大型社會的體制問題我總是覺得自己有點格格不入,認為小國寡民的社會總來得簡單些。
    但是,幾年的台灣人類學田野經驗告訴我,「司法」對於台灣人來講還沒成為「公平」與「正義」的代名詞。
    「事情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我不便多做說明」,的意思往往是,「準備進入走後門程序,我不便多做說明」。
    「我相信檢調會還我清白」,意思是「檢調會站在我這一邊,只要我肯付錢。」
    這是過去時代的弊病,現在也還在上演,司法體制能給人多少信心我不知道。
    紅衫軍時期我的語言交換加拿大朋友問我,「為何台灣人對於司法沒有信心?審判的工作應該交給司法,難道要像古代一樣公審嗎?」
    我只能痛心的回答,台灣人對於司法沒有足夠的信心。
    在最近幾個大案子之前,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刑事訴訟法」,有多少人真正懂得「檢察官」與「法官」的差異,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警察」與「檢察官」工作上的差異,有多少人完全理解「法務部」與「司法院」在政府體制中的功能與差異?
    不要說別人了,我自己也是在當兵時受海巡專業司法訓練才比較清楚整體法律的運作,這也是我當兵最大的收穫。
    西方社會的民主制度除了民意本身外,司法扮演著重要的制衡角色,但是台灣的司法體系目前也有同樣的功能嗎?我期待但我質疑。
    第一家庭弊案對於社會最大的意義是,因為這是總統的案件,備受矚目,所以藉由這個機會,台灣社會正在經歷一場法治教育。讓整個事件告訴台灣社會司法程序怎麼進行,整個司法體制又是怎麼一回事。
    在這之外,也應該請教育當局思考一下,怎麼讓台灣的法律教育深耕。以前高中「三民主義」課程只會喊喊口號。現在的公民教育課程難道就有讓學子們在步入社會前就理解法律在社會的意義與樣貌嗎?我還是質疑。
    台灣,還是得進步的!

  2. 回覆

    艾魯

    2007-01-02

    台灣的教育不會帶學生參觀法院。
    法院…離沒去過法院的人太遙遠,也太陌生。
    在高中體制下,必須等到上大學後學生才有機會(商管居多)碰觸到法律概念與條文。
    這是台灣教育的漏洞,最貼近生活的不教(三民主義佔幾分?應該是跟國文應用文差不多悲慘級別的…)。搞的學生知道故宮裡面有一顆菜跟一塊肉,卻連自己住的地方有麼值得向他鄉人介紹的都說不出來。法律、法院、檢調當然更難以讓人了解。
    在政黨、名嘴、地下電台大洗腦的同時,我看不到教育當局對此有何反應。未來頂多是又納入課本了事吧…

  3. 回覆

    zen

    2007-01-02

    也不能說沒教(公民就是社會科學濃縮)
    只是因為不考所以沒人在乎
    在國外 基礎教育中的社會科是從你家你所居住的土地開始教起 慢慢往外擴散到鄉鎮縣市國家世界
    也就是教你如何透過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來定錨
    中國則喜歡反過來 由上對下 由國家民族教起

  4. 回覆

    小樂

    2007-01-15

    恩 恩

  5. 回覆

    liago

    2007-01-15

    社會的進步與安定,靠的是中間偏左中間偏右那一塊,最不可理喻的是極左極右那一塊,不管支持的對象表現再壞就是支持到底,也不管對手表現再好就是反對到底,說他們是愚忠也罷,冬烘先生也好,廿年前如是,廿年後亦復如是,悲哉!哀哉!還有一種怪物,在經濟上是自由派,在政治上却反而是保守派,如此這般雌雄同体,嗚乎哀哉!

  6. 回覆

    zen

    2007-01-15

    經濟自由派卻是政治保守派的
    或許正是臺灣獨特的歷史脈絡使然

  7. 回覆

    回聲

    2007-01-16

    台長說的,也都是我想說的,但絕大多數報紙或電視台,幾乎都在為深藍或深綠發聲,越是能激化政黨對立的新聞、越是聳動無恥的言論,媒體越愛炒作。於是,失去理性溝通,也失去社會教育。台灣,在偏激中沉淪…
    「反覆的政黨輪替後,臺灣的民主也將走向程序民主。」雖然有期待,我卻沒你樂觀。我覺得,只要媒體專為藍綠政客服務,台灣永遠都在內鬥,看不到清明的未來。

  8. 回覆

    zen

    2007-01-16

    新聞是娛樂業阿
    特別是電子媒體的本質
    本來就無法成為報導什麼真實的媒介
    這兩天我在讀麥克魯漢的認識媒體
    蠻有趣的 或許你可以翻翻看
    據說 電子媒體的某些節目之所以盛行
    是鄉下那些人愛看
    我相信時間日久 若人民水準提升
    或者下一代習慣以網路作為訊息接收地後
    相對能降低電子媒體的影響力
    應該會有結構性的轉變
    畢竟 厭惡電子媒體惡行惡狀的人越來越多了
    雖然中毒者也不少 例如說話動不動就說…動作….很奇怪的中文 聽了很想死

  9. 回覆

    Zen大

    2007-02-12

    版主回應
    很好玩 您的網站
    不只是藍綠色盲
    是現代社會根本就無法看清事件運作
    這是媒體社會的本質
    資訊那麼多 那麼氾濫 誰能有空仔細去觀察了解
    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個領域都有人出來從事草根媒體 充分報導所發生的事情 然後串聯 有朝一日成為抵抗主流媒體的另外一種聲音 或許有可能
    2007-02-12 12:23:18

  10. 回覆

    茱莉亞

    2007-02-12

    看見大家在這篇裡的討論,不禁讓我想留言一下!
    原因無非是因為~
    第一、我曾是個中學公民教師,而這個議題反應的正是公民教學的核心價值所在;
    第二、我仍學習法律中(其實我比較喜歡說成”法學”) ,很認同"法學教育的良窳確實關乎一個現代國家的運作是否步入制度化,而非屬人治"(甚至還有”法院是我家開的”這種荒謬事)這樣的觀點。
    到目前為止,我還是認為國家的治理依賴一項好制度的建立雖然很費時,但是就整體來說卻還是比依賴人治,這樣高度不確定的方式來得可靠些!
    不過,這也提醒我似乎也該好好重新思考與架構中學公民教學的核心價值所在,這事件值得好好思考的重要問題!
    希望我們在這項議題上意見可以有所交流與觀點分享囉!
    謝謝大家啦~

    • 回覆

      Zen大

      2007-02-12

      版主回應
      我把社會觀察類抓了出來
      這樣似乎比較有趣
      看來因為讀社會學的關係
      每天看新聞都看的氣呼呼
      有一肚子話想說
      2007-02-12 21:44:5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