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銀行是財團/資本主義的彈藥庫嗎?

By
on
2007-01-08

銀行是財團/資本主義的彈藥庫嗎?

文/zen

這兩天力霸集團掏空案鬧的狒狒洋洋,中華商銀前擠滿了擠兌人潮。

企業家掏空臺灣,已經不是第一回。但銀行爆發如此重大的擠兌風波,卻是我短短三十年的人生裡的第二次(上一次是中興銀行),可見政府根本不在乎如何防堵企業集團間的任意超貸以及企業掏空臺灣的問題。不過,這次的擠兌潮讓我想到的是銀行所擁有的可怕力量。

簡單說,銀行是靠槓桿操作來獲利的一種恐怖行業。靠的是危險平衡,把以少數的錢做基準,四處借貸放款,並且將存款人所存進銀行的金錢當作資本(是誰允許這套遊戲規則的?又存款與貸款間是否有一個對價關係?又由誰來監督?),再貸款出去。銀行就在這樣不斷的放款收款放款收款之間,以槓桿方式將事業規模推升的越來越大。

然而,問題來了。萬一銀行不是獨立機構,而是隸屬於某個企業財團時,財團是否會將銀行當作自家的金庫,任意超貸借用金錢?反正核准借貸是銀行,而銀行又是自家人開的,也沒什麼不能核准的,不是嗎?

若碰上有意掏空的企業家,利用企業投資之名,行超貸之實。再把超貸的錢匯出海外(許多臺灣的生意人都選擇債留臺灣,然後捲起大筆金錢跑到大陸/美國去享福,光憑這點臺灣的政府實在就應該和大陸建立對等的正式關係。否則只是不斷縱容惡質商人掏空臺灣躲到大陸去),結果受傷的還是小老百姓。

當電視裡播放著那些焦集著錢領出的慌張臉孔,我反而看見那些銀行員工不久的將來都將失業。存款人把錢領走了,換家銀行存就是。至於領不到錢,那也不可能,因為有前車之鑑(中興銀行)。政府是一定不會讓銀行倒的。政府不敢讓銀行倒(這算什麼自由經濟?)

正因為政府的軟弱無能,更讓黑心商人能夠為所欲為。反正政府會收爛攤子,只要能夠打通某些關節,就能夠順利的把錢往外送。因此掏空臺灣的事情其實,不只大企業做,中小企業其實也很努力著。

當大家正忙著擠兌的同時,我倒想起那些跟中國商銀貸款的貸款人們。如果銀行真的倒閉了,就從此不用償還貸款?對她門來說則是天外飛來一筆橫財阿!

話說回來,擠兌風波其實揭露的是資本主義經濟體制的脆弱。這個看似富裕的體制,是靠莫名的信任所維繫的。當人人都相信銀行因此把錢存進去所以銀行能夠運轉,當人們都不相信銀行而要提款時,銀行的槓桿應聲而斷,因為不可能有足夠的現金可供提領。也就是說,當信心瓦解時,我們引以為傲的經濟制度也將土崩瓦解。

假設,整個社會因為天災或戰爭造成人民集體對所有銀行產生不信任,紛紛要求提取存款,最後的結果則是經濟體系的崩解。因為所有的銀行加起來並沒有那麼多現金可供提領,除非加印貨幣。如此一來,造成通貨膨脹,最後人民雖然拿到錢,但卻毫無價值可言(這也是為何黃金如此重要)。

過度強調發展的經濟、看似富裕的文明,其實卻是建立在非常虛無飄渺名,為「信任」的基礎上。偏偏信任是臺灣社會正在一點一低流失的社會資本。難怪《聖經》說地上的財寶是必朽壞的,水一沖就沒了,蟲來就咬爛了,真是很有道理!

政府若不能建議一套有效的社會安全網,防堵財團企業掏空臺灣、債留臺灣,任由他們這樣魚肉人民。這樣的政府最後也是會崩解的。

這次政府的信心喊話完全無用,再度證明臺灣國家機器公權力毫無威信,人民寧可相信自己手上的現鈔,也不願相信政府。對人民百姓來說,國家機器不過是跟企業財團掛鉤的既得利益份子,根本不可能幫人民百姓伸冤解套。說實在的,這也是臺灣社會的悲哀。

沒有公權力和威信的國家機器如何凝聚社會共識?如何讓人民百姓信任?如何國家事務運轉?在這寒冬之際發生如此經濟醜聞,實在可悲。恐怕又有許多人不能安穩的過個好年了!

末後我同要還是要呼籲,那些在東森力霸集團內任職的我的基督徒弟兄姊妹們!站起來對抗這醜陋的資本家吧!別再沉默的放任這些不公義的事情發生了!

標籤
相關文章

12 Comments
  1. 回覆

    艾魯

    2007-01-08

    問題在於,這種集團設立的銀行對自身老闆的資金需求難以抗拒,造成逾放。
    這又是典型的管理者的抉擇,只要管理者沒有盡該有的行業本分,就很容易讓企業因為這種

  2. 回覆

    zen

    2007-01-08

    所以 如何制衡銀行 管理銀行是很重要的
    畢竟銀行說穿了是透過人類的誠信機制所設立的
    若人便的不信任銀行,那會很可怕
    看看中興銀行 中信銀行 再來中華商銀
    臺灣二次金改已經問題一大堆…..
    肯定銀行貢獻之餘 是否也應該限制銀行的無止盡擴張和魚肉百姓?
    金管會根本就是個大黑洞吧…..
    不過我覺得 歸根節底 是臺灣社會養出一群沒有價值信念 凡是以錢為尊的短視人種 沒有願景 沒有理想 沒有大我 沒有社會 只看著自己的利益…..企業家精神 可不是說這種人的

  3. 回覆

    艾魯

    2007-01-08

    因為資金最多的也是那些財團,所以要遏止這種歪風也有困難。畢竟這些往來放貸依據都是集團內部進行,外人要查出來通常也只能等公司內部洩密或著是經營出問題。
    除非立法規定相關體系的銀行與企業間往來放款金額在某一定上現或是特定期間超過多少就必須報經金管會備查,不過這樣是否有缺點仍有待討論。
    金管會不接手的話,存戶的錢頂多就保有一百萬…基層民眾會死更慘而已,我財管系的同學說理論上的確不應該接管,但是實際上金管會會接管也不讓人意外。
    不過這下子公家銀行又多一間…

  4. 回覆

    zen

    2007-01-08

    大前研一就曾經在日本呼籲 該倒的就讓他倒
    畢竟 這才是自由經濟的做法
    不過 在臺灣很難 讓他倒 連股市都有護盤基金了
    說到底 最後還不是由人民吸收所有負債
    悲哀…..

  5. 回覆

    影子

    2007-01-09

    結尾的呼喊讓人很感動
    但是認真的來講也很無力
    大前的純粹自由經濟說法看起來很有道理
    不過如果有十幾萬一生財產蕩然無存的個人流落街頭
    再連結上後面更多的陷入困境的家庭
    其中造成的社會問題
    恐怕不是國家會受得住的
    雖然我絕對相信金管會絕對不是為了這個理由接管力霸
    不過 如果力霸真的倒了,那其間造成的社會和政治效應也夠瞧了
    我覺得很不爽的是,金管會好像永遠都在擦屁股
    怎麼平常不好好管控這些銀行呢?
    我個人的想法和這篇很接近http://www.coolloud.org.tw/news/database/interface/detailstander.asp?ID=121610

  6. 回覆

    冷泉泡腳

    2007-01-09

    我也贊成大前研一的看法,金融管理,最重要的還是「機制」。把資訊公開,讓市場去選擇,去淘汰。
    現在的問題似乎是,即使存款戶知道某家銀行「有點問題」,旦因為銀行出問題後,反正國家都會救,存款不用怕,就會有人繼續把錢放在信用堪虞的銀行,也讓這些壞銀行有上下其手的空間。
    明明存保保障的是一百萬元以內的存款,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為了一點點的利差,把數百萬、數千萬的錢放在這種銀行呢?
    我對基隆碼頭退職工人是同情的,因為他們的錢不多,那麼一點點利差也的確對他們有很大的誘因,再加上同儕效應,一群人存那裡「大概不會錯」的假安全感與金融知識的一知半解,讓他們成為受害者。
    但是對那些坐擁鉅資,鎮日調渡資金的人來說,我覺得這些人吃定了政府不敢讓銀行倒這個弱點,幾天來擠退了二百億左右,這些人就藏身其間,國家拿錢去補這些人時,是不是也該公佈一下前幾名的存款大戶姓名,不要只對外說基隆的退職工人,拿他們當擋箭牌。
    這些資金大戶的名單如果公布出來,恐怕是另一個震撼吧。

  7. 回覆

    zen

    2007-01-09

    保護主義式經濟總是保護那些有辦法吵鬧的利益團體(弱勢其實也是
    ) 最常見就是無法因應社會變遷結果乾脆要全社會一起陪葬式的保護主義
    政府縱容銀行財團惡搞 人民對惡質財團沒有認識那是因為缺乏資訊
    但社會精英 國家機器難道也沒有認識嗎? 這些人通通偷被收編了
    根本就不敢跳出來說出問題所在(不過就算說了,也未必會被重視)
    這些人就是利用人同情弱勢的這一點 盡是搬出那些弱勢的例子來博取同情 堵人之嘴 結果縱容財團 然後犧牲小老百姓

  8. 回覆

    zen

    2007-01-09

    早上看了新聞 金融重建基金還剩四百億
    如果 再倒一家銀行 我看政府拿什麼去賠擠兌
    又 金管會罰力霸…240萬 真是太好笑了
    三百億對240萬 難怪這麼多人甘冒風險大搞經濟型犯罪
    罰責和獲利相較之下 差太多了
    你看那個偷運鈔車的警衛如果被抓到和王又曾 誰判的型重?
    難怪馬克思學派認為法律本來就是鞏固既得利益者
    當共產政權垮台 左派日漸蕭條全球化日漸勃發的現代社會
    少了一個制衡財團的聲音 世界似乎真的越來越朝單極化發展
    國家機器也只會跟財團勾結 真的很可悲
    然後還看到新聞 健保局要改制公家單位
    突然多出一千多個公務員 真是夠了
    國庫又要多賠出兩百億
    怎麼一天到晚操作人民要愛臺灣的國家機器 自己卻不斷惡搞?

  9. 回覆

    Keane

    2007-01-09

    Zen:怎麼一天到晚操作人民要愛臺灣的國家機器 自己卻不斷惡搞?
    其中的道理很簡單:即台灣並不是他們的
    而是屬於老百姓的 所以當然呼籲人民愛台灣 否則還有誰會愛?
    我曾在某上市金融機構工作過 發現裡面很多老闆的所謂親信幹部 都在幫老闆做人頭幫他大逃稅 老闆只需施以小惠 沒骨頭的員工還很感激其關愛的眼神呢 其中某些核心份子更是神秘而喜孜孜地幫老闆長期做五鬼搬運的事情
    其實如果並沒立即脫逃的打算 淘空的工作是日常慢慢滴水穿石地搬運的
    和我交情很好的同事對此情形有些不安 畢竟我不斷灌輸她關於企業(尤其是上市企業)的社會責任及萬一發生淘空案對國力的殺傷力的觀念 不過一旦涉及鼓勵他保留某些證據時以保護自己時 他就以需要這份工作為由 立刻站在老闆那一方了
    我想結果就是要等到有一天出事了 這些人才會驚醒吧 因為受不了這種同流的感覺我離開了!
    後來其中某些最沒專業倫理的同事轉進了什麼銀行呢? 答對了:就是中興銀!(所以會垮是不是意料中的事呢?)
    因此寄望內部的揭密 難度很高 稍微了解一下美國的恩隆案 就很清楚了 事發前即使內部有具正義感的高階幹部勇於揭密 還是被CEO壓抑下且被Fire掉離職 這還是發生在崇拜正義英雄和講究專業倫理的美國社會呢 事後再表揚她也只是亡羊補牢(但比無視好一點)
    像力霸的例子是 一直以來財物槓桿遊戲玩得太大了 超過了信貸的正常循環 出事不是只是早晚的事嗎? 況且這財團父子的無道德形象 一向以來不是都很鮮明嗎? 所以這次只是政府太官僚太無能而己 否則他們應該是有耳聞才對
    因此雖然效果有限但我最希望台灣社會能逐步建立起:各領域的專業倫理(決策者若想做太過違反專業倫理的事 會遇到或多或少的阻力或潛藏風險 那麼總會三思而後行 而自己堅持專業倫理的好處是:這個專業才能維持下去)
    一旦深植人心 就會在某個關鍵時刻 只有一個人也好(有機會掌握證據者) 提前發現問題並勇於揭露
    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嚴重到快淘空社會的程度(完全杜絕是不切實際的願望).
    PS:抱歉每次在zen這裡就變得囉唆起來.

  10. 回覆

    zen

    2007-01-09

    不會阿 多說一點好 畢竟很多是我這種外人不了解
    專業倫理這東西 在台灣社會似乎是完全不存在的
    在西方 特別是德國 則早在前工業社會就有自發性的行會組織 來彼此約束 臺灣雖然也有公會 但比較像是聯誼會 沒有約束力
    橫向移植制度的最大問題就在於 西方制度是從傳統和文化中沉澱累積完成的一種結晶 但我們這種不同文化傳統的社會 卻因為後殖民心態進而全盤西化的接收西方制度 但沒了內涵 於是全然運轉不起來
    除了建立專業倫理 我想很重要的是從小的道德教育的落實吧 不過其實我覺得很困難 人們都以一些自身小我利益為藉口 拒絕了建立道德或倫理價值觀的可能性
    老實說 這些掏空公司的大老闆還不是最可惡的
    畢竟他們有能力把公司搞這麼大 也是一種才能
    (只是走歪了) 最可惡就像你說的那些 狗腿 替老闆幹掏空工作的那些下層 我真不知道他們腦袋裝大便還是什麼 這樣公然替老闆作弊 最後事發 也只會被踢出去當代罪羔羊而已 那些執行者就是老闆的防火牆不是嗎?
    小老百姓的不潔身自愛 出了事就示弱 找理由找藉口 推卸責任 沒事時就狐假虎威 真的很惡劣
    除非內心有一套高於金錢的價值信念 並且甘心去守 否則 人很難不被金錢和權力給迷惑

  11. 回覆

    佛說

    2007-01-10

    這是一樁超完美搶案,奸商、昏官領銜主演,由全民納稅錢買單,製造天下太平的假象。
    沒良心的人太多了,台灣金融、股市肯定還有「連環爆」,早點退場比較好。

  12. 回覆

    zen

    2007-01-10

    退場 我已經很久沒進場了…..
    再者 所謂退場 你除非退出世界 否則 這樣一個資本主義單面勝利的世界 你要退到哪去
    最近有兩本書 境外共和國和經濟殺手的告白
    頗可以作為此一案例的參照閱讀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