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牯嶺街隨想-跟我說愛我

By
on
2007-01-13

牯嶺街隨想-跟我說愛我

文/zen

寒冬日暖的午後,天瑟瑟的,空空的,冷風刮面,一個人,走在70年代的牯嶺街上,兩旁民家讓人想起遙遠而美好的過去(即便不曾參與都彷彿歷歷在目),這時候,若可以選一首背景音樂,對我來說,那就是「跟我說愛我」(無論是多年前的蔡琴原唱還是去年白色巨塔裡的阿桑翻唱,都一樣棒):

曾在門外徘徊 終究進得門內
這不是一場夢 只求時光你別走

但願它不是 一個結束的開始
緊握住這一刻 譜成了永恆的歌

春風吹呀吹 吹動樹枝頭
抖落一地愁 煩惱不再有
心跳的節奏 是無言的交流
彷彿你已開口跟我說 愛我
http://mymedia.yam.com/m/610466

淡淡的、輕輕的、柔柔的、暖暖的,似乎又摻點甜甜的哀傷,漫步在這條長長的牯嶺街。

慢慢的走路,慢慢的說話,偶爾回頭看看身旁的那個人,安心的繼續並肩前行。

往哪裡走,向哪兒去,這些事,一點都沒關係。只是那樣輕輕的走在寒冬日暖的午後,彷彿不帶一片塵埃,就那樣走進紅塵俗世的另一頭裡,或在遙遠卻又靠近的你我的記憶裡。

有一點滄桑,有一點不捨,有一點憂鬱,滲一點華麗,內裡又點綴幾許哀愁,但卻是暖暖的、滿滿的,堅定的…….

好像隨時會結束的夢,卻意外的不斷綿延著,似醒似夢,亦醒亦夢,那淡淡的慢慢的盈滿胸口的,是一種所謂名為愛戀的思緒正在升起嗎?

彷彿打開那門,進去、出來,便回到了70年代,那個泛黃卻神采奕奕的年代,令人不忍再離去,於是放棄了進去。但終究,只能在門外徘徊,進不得門內。因為這不是一場夢,時光他終究會走。還沒開始,就註定了結束。

看著樹上殘著的葉,飄阿飄的飄進那無法進入的門後……

任風起,風揚,風歇,風止,卻抓不住一點什麼,只能任風來去。唯一能抓住的,就是這個午後片刻,你和我一起走在這街上的記憶。一開始,就注定會成為永恆。是否能譜寫成如「跟我說愛我」般的情歌,或許要再問粱弘志。

走著走著,回頭看看你,煩惱竟也被風刮去、吹散,因為你,已開口跟我說:「愛我」。

下列為蔡琴原版:
曾在門外徘回 終究進得門內
這不是一場夢 只求時光你別走
但願它不是 一個結束的開始
緊握住這一刻 譜成了永恆的歌
春風吹呀吹 吹動樹枝頭
抖落一地愁 煩惱不再有
心跳的節奏 是無言的交流
彷彿你已開口跟我說 愛我..
曾在門外徘回 終究進得門內
這不是一場夢 只求時光你別走
但願它不是 一個結束的開始
緊握住這一刻 譜成了永恆的歌
春風吹呀吹 吹動樹枝頭
抖落一地愁 煩惱不再有
心跳的節奏 是無言的交流
彷彿你已開口跟我說 愛我..
http://mymedia.yam.com/m/891842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潔若米

    2007-01-20

    蘇怡華在房間的書櫃翻閱著
    與關欣在醫學院曾有過的回憶
    CD唱盤播著阿桑的”跟我說愛我”…
    我是因為白色巨塔
    對這首歌分外地有感覺
    我也很喜歡這首歌的意境
    特別適合靜夜裡回憶的時候
    我覺得 現在要聽到一首
    讓人產生共鳴以及感動的歌曲
    好像愈來愈難了

    • 回覆

      Zen大

      2007-01-21

      版主回應
      你寫的場景很讚耶
      我也是因為白色巨塔 不過 無論哪個版本
      都很好聽
      能引起共鳴的東西都越來越少了
      不只是音樂
      或許 這就是所謂的高度資本主義社會吧
      2007-01-21 00:56:1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