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企劃編輯-有用的創新想像比專業知識重要

By
on
2007-01-22

企劃編輯-有用的創新想像比專業知識重要

文/zen

出國逛書店,增長見識多

每次出國,一定不忘在行程裡排入逛書店,或甚至邊走邊看,碰到書店就進去逛,有時一逛就是一下午。

出了國逛書店,除了能夠掌握該國的文化水準外,就身為一個出版產業從業人員的我來說,真是長了許多見識。即便看不懂內文,但光是看封面設計、內文版型、圖片、字體、字級、行距、天地、章節安排、紙張、蝴蝶頁,甚至從版權頁和出版社名稱等等,都能夠學到許多寶貴的知識。

另外,看書店如何裝潢,書櫃如何安排,動線如何規劃,書區如何劃分,新書、暢銷書、長銷書、冷門書如何配置、行銷等等,也都能獲得許多有用的知識。

也就是說,在國外逛書店,看得比較多的是人家的選題、企劃、行銷,書的文字內容反到看的少了(一來是相對時間少,二來是未必精通該國文字)。

然而筆者以為,跳多以文字為核心的書籍觀,對於未來的企劃編輯是一種必備的技能。

專業編輯人,放下文以載道

漢文裡的「書」這個字,還是有著太多文以載道,必須開卷有益,彷彿有助於經世濟國的學問思想才足以被書所刊登出版,許多文化精英常常不自覺的感嘆起眼下市場上盡是一些不入流的出版品,更認為暢銷書有不少等而下之的東西。這些想法或強或弱,但背後似乎蘊藏著幾千年傳統中國士大夫思想。

筆者以為,身為讀者,自然可以有其對書的浪漫想像,但身為專業出版從業人員,特別是企劃編輯/叢書主編,對於書則應該抱持著免於價值涉入的態度,放下「文以載道」,才可能開發出更多富創意而又值得一讀的好書。

周浩正在其《編輯道》一書中提到,當初遠流在規劃實用歷史系列時,曾經找過不少學院內的歷史學教授,希望這些學有專精的教授貢獻所長,但卻被以近似「歷史不是這樣子搞」的理由給回絕了。後來遠流這套叢書只好繞過學院教授,從其他地方尋找寫手。至於成果如何,自然不用我多說,這套叢書堪稱臺灣出版史上最成功的書系之一。

當初拒絕遠流的這些學院教授,內心裡就是抱持著士大夫的「文以載道」觀。認為歷史是嚴肅的,不可以被那樣子被用、被寫、被傳遞。類似的例子還有去年大紅於中國的《品三國》及作者,也被大陸當地某些學者批判認為歷史不該以那種方式來書寫或說應用。

在歐美,不少學術界大師都會投入自己專業領域的入門讀物之撰寫。例如天才物理學家費曼,例如2006年最火紅的《橘子蘋果經濟學》等等。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科普書與社科普書的編寫手法,日益精采。傳遞專業知識,但卻不流於說教。在日本甚至有學術Mook,甚至每門學術專業或研究主題都有「圖解入門」(近兩年來翻譯引進台灣的也不少)。

就說圖解好了,臺灣某些出版社也自行開發,但其結果卻不太像圖解,只是將學術教科書中的圖給放大,刪掉較多文字而已(圖解系列的精髓在於用大量簡單扼要的圖片,幫助再現/掌握某件事務/觀念的核心想法)。

筆者以為出版先進國之所以能夠提出這些令人讚嘆的圖書企劃,重點在於出版領域的專業自主性夠高到足以和其他社會領域專家相等,與文以載道脫鉤。例如,出版社的企劃編輯能夠設計出一套說服學院教授投入參與的叢書,而且在叢書進行中,編輯能夠主導文稿的撰寫編排形式,不受教授學術權威的壓力做出有違出版專業的妥協。

出版企劃不用受制於文字衛道人士的(有形無形)壓力,進而框架住自己,認為書必定得放置大量(且最好是有教化意義)文字才行。唯有突破這樣的框架限制,企劃編輯才能真正的將書當作思想載體來使用。

筆者以為,放下文以載道,是成為專業企劃編輯不可少的一環。放下文以載道並不是從此出版品都只有不入流的聲色犬馬,而是讓圖書作為一種思想載體能夠有更廣博的無限可能。

放下文以載道,正如愛因斯坦所說的「想像比知識重要」。文以載道正是制約臺灣出版人的「知識」,解開這個「知識」框架,才能夠讓無限的創意想像蓬勃發展,才能夠深耕出版,設計出兼具美學創意與專業知識的優質出版企劃案。學術出版社能夠提出有別於硬梆梆像磚頭都是字的教科書;文學出版社能夠提出夠貼近當代讀者所關切之議題的創作書寫成品;生活風格類出版社則更能駕馭其主題。

企劃編輯:溝通作者與讀者的橋樑

筆者以為,出版人(特別是企劃編輯/叢書主編)是「幫助作者凝聚思想精華,找出讀者有興趣/能接受的閱讀形式,將作者的思想有效且大量的傳遞給目標讀者的一種專業人士。簡單說就是讀者和作者間的橋樑。有至於出版事業的朋友,都應該加強「企劃編輯」的能力。

在歐美一些出版先進國,優秀的企劃編輯能憑著其對某個主題的精采企劃書,邀約知名暢銷作家投入撰寫,甚至在撰寫過程中不斷與作者互動討論,傳遞讀者所希望/樂見的閱讀形式。等收齊稿件後,再透過排版封面設計等載體規劃,讓一本書成為更吸引讀者目光的「文化商品」。即便是文學創作也不例外,更別說琳瑯滿目的優質非文學類圖書。

由企劃編輯向專業作者提案的好處是,編輯能夠邀到認同自己企劃案的作者。當作者認同編輯所企劃的出版構想進而投入寫作時,在寫作的過程中自然會時時考量企劃編輯的規劃,在寫作過程中就其所遭遇的困難/思考和企劃編輯溝通,無形中增加了企劃編輯和作者間的合作默契,也在一次次的溝通中增加了企劃編輯在作者心目中的專業感。好的圖書企劃案應該是由企劃編輯所構思,然後以企劃編輯為核心來開展。

在臺灣,(某些知名/暢銷/學院)作者對於「書籍出版」,似乎仍擁有某種無上主權,大聲告訴編輯「不準動/改我的稿件」、「原稿校完稿直接出就可以」的作家仍有人在。

然而,編輯是一種專業,應該建立起足以和作者對等溝通的自信/專業,告訴作者/文稿提供者,或許在內容上,作者的專業度或許高過編輯,但在文字/圖片編排形式上,也就是如何讓讀者有興趣閱讀的設計規劃上,編輯的專業度卻是遠超過作者(當然面對敏感的作者,措辭要婉轉)。

若非要說企劃編輯的專業是什麼,那就是站在讀者的角度,替讀者把關,思考讀者希望以什麼樣的形式,來閱讀/吸收某種類型知識。這一點專業的建立,是企劃編輯所應該努力的。在臺灣,編輯之所以無法被某些作者給尊重,或許是因為臺灣仍然是大量仰賴翻譯出版的出版後進國,對於自製圖書企劃,尋找、開發潛在寫手的專業企劃編輯還不成氣候,無法與專業領域/暢銷作家分庭抗禮!

身為企劃編輯,應該每天不斷的思考:「如何編出一本讀者有興趣讀的書?」並且回頭進入自家社會環境中,尋找可能出版的題材。古人有云:「落花水面皆文章」,同理可證,可以設計成書的題材也是遍地皆是。如何從一個已經被做爛的出版次領域,推出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企劃,才是編輯企劃的功力,也是臺灣出版人未來應該多加著墨的地方。

企劃編輯應開盡可能的放開自己的想像力,找到足夠經濟規模的利基市場,思考有用的創新形式,找出「別人沒想到過的」(許多暢銷書/作家都是開啟一個新文類的首創之作)、「別人做不到的」、「別人不想做的」(例如群學深耕社會學出版,提出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學術書設計質感)、「別人已經做,但你能做的更好的」(例如遠流Read It系列中,波特萊爾的巴黎的憂鬱,把公版書的製作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遠超過眼下任何譯本)。

平日多逛書店圖書館汲取靈感,多和同業交流,多參考學習同業之中的優秀作品,出國多逛書店,多吸收國外出版人的編輯企劃觀念,注意社會熱門議題,不斷研發創新,善用新瓶裝舊酒,創造/再造經典(這經典不必然非得是硬梆梆主題,食譜、旅遊、時尚、言情小說等各種出版次領域皆可),是臺灣出版人想要打開華文市場,切入亞洲市場,甚至進軍世界市場非得磨練不可的技藝。

標籤
相關文章

10 Comments
  1. 回覆

    sora

    2007-01-22

    如何編出一本讀者有興趣讀的書?我們出版人應該時時刻刻以這句話為標準來思考才是!做別人沒想過沒做過的,不一定要找簡單的、或是拿別人抄做過的話題再來做。其實最近我認為台灣出的書也越來越精緻,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如何將市場放眼世界,不是嗎?

    • 回覆

      Zen大

      2007-01-23

      版主回應
      是阿 先做亞洲吧 我希望我能為此貢獻心力
      話說回來 你的書會不會出日本或韓國或簡體字版?
      2007-01-23 00:17:10

  2. 回覆

    古嘉

    2007-01-23

      曾經讀到一本科普書的後記,非常有趣。當中的作者寫完書,很怕讀者不懂,便去問身邊的人:「你覺得,我寫的書一般讀者能懂嗎?」他會這樣問,就是因為看過太多他的同業寫的書,覺得很枯燥(雖然他看得懂),不足以提起一般大眾的閱讀興趣,也就無法將科學推廣出去。
      「我又不是一般讀者。」被他問到的人,都這麼回應他。因為作者是該科的大學教授,周遭認識的朋友、同事,都有一定的背景知識,也很難說得出到底這本書能不能被大眾理解。幸好,或許是這位作者頗有自覺,我讀他那本書並不覺得困難。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後來遇到了好的編輯、好的中文翻譯。
      雖然不是編輯,卻很能夠想像,如果遇到一個字都不能動的作者會多頭大。我認為編輯應該和作者充分溝通、分析利弊得失,提供作者完善的建議;我相信,多數作者能夠理解編輯的苦心,會修改稿件配合編輯的要求。(所以,我覺得,善於溝通是好編輯該有的能力之一。)
      很認同「企劃編輯-有用的創新想像比專業知識重要」的觀點。在選書上,編輯的視角愈大、興趣愈廣、認識的人愈分散在不同行業別與不同身分,愈能創造各種新鮮的、有創意的書系。(近年文學書愈讀愈少,老是在看其它各式各樣的書,更覺得視野的重要。)

    • 回覆

      Zen大

      2007-01-23

      版主回應
      我是覺得 在臺灣 優秀的中文創作文學書企劃編輯似乎頗缺 再不然很可能就是受制於文以載道的意識而難以開展發揮
      例如日本文壇許多經典創作 當初也都是出版社的編輯拿著企劃案去找作家寫的 好處文章裡已經提過
      但在臺灣 中文文學創作還是比較被動的站在專欄文章集結以及作者自行決定創作題目 完成後交稿 另外還有文學獎的作品出書 這些都太過生產者導向 當然不是說不好 只是要提出讓讀者能夠有興趣切入的鋪陳格式 是編輯應該在作者從事文字創作期間不斷和其溝通 使其了解的
      這還不是最重要
      如何能夠培養出具備視野的企劃編輯 掌握時代脈動 抓出社會關切的議題 邀請名家寫成小說或文章 讓文學與社會能有更多互動 而不僅止於個人生命史的創作 幫助臺灣中文文學創作者的取材選題切入能夠更與社會貼近
      我是唸社會學的 因此相信藝術是可以也應該反應社會的 否則狄更斯的書不會如此流傳千古 能暢銷也叫好是可能的……
      當然 這兩年有一些不錯的突破了 像大塊的walk系列 寶瓶 麥田推出的文學書在質感上也多能令人滿意 但那些老字號的 雖洪範偶有佳作 但其他的 可能要更努力一點 載體很重要 這是媒介 我希望我們的編輯們能夠越來越強 越來越棒 未來能有團隊企劃出能夠行銷全亞洲的優質文學創作企劃案 (像張大春的春夏秋冬系列,就實在是令人期待)
      2007-01-23 12:34:15

  3. 回覆

    回聲

    2007-01-24

    雖然有十多年媒體經驗,也該算是資深編輯了,但對出版業、雜誌業,幾乎全然陌生哩!我很高興離開固有領域,重新探索平面媒體以外的文化事業。你的網站與老貓學出版,是我看過寫作最深入、收穫最多的,謝謝。
    這篇「企劃編輯」破除我許多迷思,例如逛國外書店重點、放棄文以載道等,也讓我對編輯專業有更深刻的認識,希望能早點參悟編輯精髓,成為出版界的生力軍。

    • 回覆

      Zen大

      2007-01-24

      版主回應
      你過獎了
      老貓的功力深厚
      是業界可敬的前輩
      能有他十分之一就好囉…
      倒是您,聽起來是進了出版業拉
      恭喜囉,這行頗有趣
      對於企劃編輯這個專業角色
      我的確是認為破除文以載道比較能夠讓書變的更活潑生動好讀且不失深度
      深度不一定就得硬梆梆的很無趣……
      不過 或許某些人不以為然吧
      這也是各有堅持,無所謂絕對對錯
      加油了
      2007-01-24 22:57:54

  4. 回覆

    日曬的11樓

    2007-01-27

    學長這篇寫得很好啊!
    我有事想請學長幫個忙, 由於我想接一些翻譯案, 不知你能介紹群學的編輯給我嗎? 謝謝!

    • 回覆

      Zen大

      2007-01-28

      版主回應
      群學的編輯嗎? ok
      我把你的email直接給劉老闆 再請他跟你聯絡(你再email告訴我你要給哪一個email,順便寄個履歷給我) 雖然群學的老闆似乎會在這裡潛水 不過還是先寄給我
      不過那邊很嚴格 你得有心理準備….
      不然 你問萬學弟也行 他最近有幫老闆翻譯
      2007-01-28 01:29:40

  5. 回覆

    sora

    2007-01-28

    站長
    我不知道會不會出耶,可是我很想~~但是這個是由我的出版社決定的吧!

    • 回覆

      Zen大

      2007-01-28

      版主回應
      外文版的洽談 一般的確是委由國外 但如果 出版社本身就沒有洽談外國版權的能力(頂多只有談談大陸版) 又怎麼替你決定
      只是在版稅部分 多半是簽和出版社對分 其實如果你不介意 或許可以問問版權代理商 或者問問日本方便從事出版的朋友吧 把書給他們看 然後翻個一章日文版 再寫個企劃書的 試試看 把書當作日本新書來向出版社推薦看看
      如果成功了 我相信你的中文出版社應該樂見才對
      畢竟臺灣人很崇外 如果有了個外文版 特別是美日或歐洲強勢語言版 搞不好還可以反行銷臺灣市場
      2007-01-28 19:47:30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