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文學獎不停,到底行不行?!

By
on
2007-02-01

文學獎不停,到底行不行?!-臺灣文學獎的知識社會學考察

文/zen

(本文將發表於2007.3份幼獅文藝,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一提起文學獎,連平常不讀書的人也知道的,大概就屬諾貝爾文學獎了。特別是公元兩千年那一屆的得主,竟然還是中國人-高行健,更是被中外媒體給捧上了天,一般市井小民想要不知道都很難。再來,大概就是時報文學獎和聯合文學獎了。

在國外,一個作家的作品能得文學獎,是對其創作的莫大肯定。甚至對於推動圖書銷售也有一定的加分作用,例如諾貝爾文學獎、法國的鞏固爾文學獎、英國的布克文學獎、美國的國家圖書文學獎等等,不一而足。像諾貝爾文學獎,根本已經是就文學創作終身貢獻獎了。

早年臺灣文學獎的確不多,以兩大報文學獎馬首是瞻。後來,文學獎越來越多,各大專院校都推出自己的文學獎不說,自從2000年台北市成立文化舉開辦台北文學獎後,各縣市文化局也都陸續推出自己的文學獎。然後,文學獎就如雨後春筍般的在臺灣這塊小島上冒出來了。

臺灣近年來崛起的文學獎獎項繁多,延伸出不少新興現象,例如獎棍、球員兼評審、評審趕場等等,似乎逐漸圍繞著文學獎形成一個文學獎場域。

文學獎有三級-終身/傑出成就、新人賞、活動徵文

傑出成就獎

廣義來說,文學獎可以分為三個等級。

最高等級應該算是「終身/傑出成就獎」。最有名的莫過於諾貝爾文學獎,世界各國均有自己的文學終身/傑出成就獎。

這類獎項的參賽資格與方式均與競賽類文學獎不同,多以團體組織或名人推薦為主。參選對象,亦多以「書籍」或者寫作經歷的考量為主。

臺灣最有名的傑出成就獎當屬「中山文藝獎」,其次就是各縣市文化局所設立的傑出成就獎。例如鳳邑獎(高雄縣文化局舉辦)、南瀛文學獎等。

新人賞-政府機關+民間團體

其次是新人賞,也是文藝青年口中最常談論的文學獎形式。這類文學獎有固定單位定期舉辦,主辦單位大抵可分為政府機關(又分為中央/地方)和民間團體(主要由公益團體/基金會、報社、出版社、企業基金會發起)和高中與大專院校的校園文學獎(除明道文藝的全國學生文學獎外,其他均限定在校生參加)。舉辦目的不盡相同,活動簡章中均有詳細說明。

政府機關主辦的有像倪匡科幻獎暨國科會科普獎(國科會)、長篇小說創作補助專案(國藝會)、台灣文學獎(國家台灣文學館)、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台灣文學獎,各縣市文化舉舉辦的地方文學獎等等。

民間團體舉辦的有像時報文學獎、聯合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自由時報)、福報文學獎(人間福報)、梁實秋文學(中華日報)、國語日報文學牧笛獎(國語日報);忠義文學獎(以彰顯關公節義精神)、彭邦楨詩獎(紀念詩人彭邦楨一生為詩所奉獻的心力)、宗教文學獎(財團法人靈鷲山佛教基金會)、法律文學創作獎(台北律師公會),寶島文學獎(台灣文學協會主辦)、耕莘文學獎(耕莘文教基金會);奇幻藝術獎(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溫世仁百萬武俠小說大獎(明日工作室),皇冠百萬大眾文學獎(皇冠文化),「乾坤詩獎」(乾坤詩刊)、信誼幼兒文學獎(信義文教基金會)、九歌少兒文學獎、九歌新人培植計畫(九歌),九歌30長篇小說獎,「浮文誌新人獎」(尖端)、「人狼城短篇推裡文學獎」(木馬文化),以及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等等。

新人賞早年最有名的當屬「時報文學獎」、「聯合文學獎」,近年來則以自由時報的林榮三文學獎最為有名(原因無他,獎金最高嘛!)。

徵文活動-機關行號,人人可辦

最等而下之,也是數量最多,稍有名氣的創作人就不會投稿的各類「徵文活動」。徵文活動多半是公司行號為了推廣活動或行銷所辦。例如出版社為了促銷某本新書,打出寫書評或讀後感便可投稿參加。這類比賽多設有寫作主題、文字限制(多半在2000字以內),競賽文體以散文和新詩創作為主。

臺灣的文學獎:宛若繁星般的眼花撩亂

小小一個臺灣,區區方圓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小島上,每年舉辦的各式文學獎/徵文比賽之多,絕對足夠讓有志於文學創作的青年(或中年甚至老年)從年頭寫到年尾。文學獎不怕你來參加,就怕你寫不出那麼多文章!

甚至網路上出現了專門蒐集整理文學獎的網頁,像是世界華文文學資料庫(http://ocl.shu.edu.tw/ocl_award/html/explor.php)、風情萬種文學網(http://www.525.idv.tw/bbs/cgi-bin/forums.cgi?forum=33)、文學創作者(http://www.yon.com.tw/)等等,上述網站均有熱衷文學獎的網友提供各項最新文學獎的徵獎以及開獎資訊,甚至討論起文學獎投稿或一般媒體報刊投稿注意事項。

坊間甚至有人推出了像「搶救文學獎大作戰」這樣的文藝營,教導有志投稿文學獎的青年朋友創「作注意事項」。或者,如文藝青年間長年私底下流傳著的小道消息,積極參與文藝營是找出文學獎寫作方向的風向球。

附帶一提,由於四海都有中國人(中港台以外地區約有三千萬華人),這批廣大的華人,亦有文學創作之需求。因此,遂有以海外華人為訴求之華語文學獎的出現。主辦單位或限制參賽資格為海外華人者,均歸屬此類。像是國際華文散文創作比賽(新加坡國際廣播電台與武吉知馬瓊崖聯誼會)、新紀元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海外記實文學大賽(星星文化)、青年文學獎徵文(聯合出版)、新世紀華文文學獎(世界日報)等等。除了極少數限制非海外華人不得報名外,其他都開放全球華人報名參加。

自成宇宙的文學獎世界

為何舉辦文學獎?-顯功能說:提倡寫作風氣、挖掘創作新秀

為何小小一個臺灣需要這麼多文學獎?不是人人都說臺灣閱讀風氣低落,文學創作沒人讀嗎?為何文學獎卻是一年比一年多?甚至拿出百萬獎金?

筆者以為,各個主辦單位檯面上的理由-提倡寫作風氣、挖掘創作新秀(以出版社主辦的文學獎為主,例如皇冠百萬文學獎),乃至提倡主辦單位宗旨等等顯功能雖然提供了幾種合理的解釋,但其實還有一些較不為人知或不好明說的隱功能。

為何舉辦文學獎?-隱功能說:消化預算、文化資本的賦予以及經濟來源的提供

累積文化資本

文學獎最為人所默會的隱功能,莫過於文學獎所提供的文化資本,得文學獎幾乎成了新生代創作人進入「文壇」的入場卷。而且,一個創作新人若在最短時間內得的獎越多、獎項越大、越難得者(通常獎金越高越難得,例如早年的時報、聯合文學獎,近年的林榮三文學獎、皇冠百萬文學獎),獎的價值也就越大,得獎人因獎而能獲得的附加價值(社會聲望、地位,未來投稿報刊的稿費)也就越高。

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翻翻爾雅、九歌、洪範、麥田、寶瓶、印刻裡的「純文學」叢書,或者讀讀編的文學雜誌(例如你手上現在這本《幼獅文藝》或《聯合文學》、《印刻生活誌》),裡面每一篇文章的作者簡介裡,幾乎都少不了作家的得獎經歷。

新興作家累積文學獎資歷,越來越不是為了圖書銷售,更像是幫會切口,一種門票。如果你有某種文學獎得獎人的資格,便能在文藝場域裡取得一席之地,得獎越多,彷彿能夠得到場域裡的資源也越多。例如報社雜誌的邀稿變多,投稿刊登機率變大,甚至連稿類都增加了;還有可能晉升成為文學獎評審;進入報社副刊或文學雜誌擔任編輯/主編;在寫作班、文藝營裡可以卡一個講師的缺等等。

近年來,臺灣中文文學出版品銷售數字上得了檯面的,依舊是那些四五年級的中壯生態作家(例如蘇偉貞、張大春、舒國治),其他五六七年級生,僅偶有佳作(像九把刀、張惠菁),對於台灣文學閱讀市場的市佔率/影響力日薄西山(創作圈內對此議題,自有一套詮釋)。

賺取誘人獎金

另外還有一個更實際的理由,那就是文學獎所提供的誘人獎金。比起毫無一技之長的人想要發財只能簽樂透,懂得搖筆桿的文藝青年(或中年/老年),可以仔細考究各家文學獎的要求,審度評審的口味,參加搶救文學獎大作戰之流的文藝營,想方設法撰寫能夠獲獎的文章。

甚至以此為業,終日留連於難度較低的文學獎,靠獎金維生。這類人俗稱獎棍,靠文學獎獎金過日子,主要來自大專院校中文創作系所學生,甚至有人靠文學獎的獎金買房子、結婚、繳學費等等。

筆者不想介入這背後複雜的道德論述,我以為之所以許多創作人會走上獎棍之路,是因為能夠發表有稿酬的創作園地日少,圖書銷售成績太差,版稅無法糊口,又放不下身段去做非創作類的工作等等,理由不一,但都頗堪玩味。

消化政府預算

另外,文學獎有一項較不為人知的隱功能,就是政府單位消化預算,作為施政政績,贏得口碑與公信力等等。

創造就業機會

一個完整的文學獎,在對外公告之前,必定經過詳細的企劃、提案、規劃與安排,編製人力負責。等到文學獎正式對外公告徵文後,必須有專人處理收件參賽作品的分類、彌封送審。邀請評審,處理作品評審流程。最後,最後公佈決選名單,舉辦頒獎典禮,準備獎品、獎金,舉辦頒獎活動,邀請得獎者與評審等等,也都需要投入相當龐大的人力物力。

筆者曾經在另一篇談文學獎的文章中,整理出一個文學獎完整的運作流程:

文學獎企劃案的規劃與成形->企劃案的製作與討論->編列預算->提交組織開會->通過文學獎企劃案->向各大媒體公告文學獎->公開徵文->收件->評審(兩階段制)->公佈頒獎->結案與延伸(主辦單位:集結出書、存檔或販賣。得獎人:集結出版,獎金落袋,光環加身)。

項項都需要人力物力財力,一場文學獎下來,費時費力又花錢,沒有一兩百萬,辦不起一個像樣的文學獎。這些錢則發給了無數的參賽者、評審、負責人員,讓許多人得以賺取生活所需,也算是一種刺激內需的貢獻。只是,每場文學獎動則一兩百萬,一年保守來說百來場跑不掉,這些錢是否真的能夠活絡臺灣疲軟的經濟或如諸多文學獎所說的提振寫作風氣,實在是有待更為明確的檢驗標準來考核!

參不參賽的智慧

臺灣未來肯定會有更多文學獎誕生,筆者衷心期盼,這些文學獎真的能夠提振寫作風氣,而不是淪於少數有創作天份,但卻逃避市場競爭者賺取生活費的場所(筆者並不反對文學獎作為一種入行門檻或入場卷的說法)。

那不但浪費了創作人的天份,也浪費了無數納稅人的錢(畢竟不少文學獎是政府單位辦的),更間接打壓了一些有志於創作的新人(每年在一些大型文學獎中總可以看到一些知名創作人的入圍或得獎,間接佔去了新秀被獎肯定的機會,這些文壇老人難道還需要獎的肯定嗎?我想,金錢的落袋為安可能是更實際的參賽目的),那才是令人惋惜的事情。

參賽不參賽,正考驗著無數創作者的智慧!

標籤
相關文章

10 Comments
  1. 回覆

    2007-02-02

    一直默默讀著您的文章,只是對於「獎棍」這樣帶著貶責意味的稱呼,不太能夠認可。就我而言,也曾得過一個小小的文學獎,除了能夠稍為平緩經濟上的窘迫,另方面最讓我高興的是來自於創作的肯定。所以說是獎棍,我不是很認同…不過有些人的確是如此…但以偏概全的說法,會傷了不少創作者的心,就像你說的,我們這些有志於創作的年輕新秀,只是透過文學獎追逐一段認同的過程。畢竟,寫作是孤獨的…另外,就我自己而言,我一面打工一面支撐課業,對於天賜甘霖自然感謝,卻也不是賴以過活的…你說,創作者的得獎經歷會為創作者提升不少社會地位,我想是沒錯的…至於那些知名創作者的得獎或入圍,我並不覺得遺憾,因為對自己而言,那是必須努力並且突破的障礙。不能因為自己力不足,就要怪路不平吧…我是這麼想的。

    • 回覆

      Zen大

      2007-02-02

      版主回應
      獎棍泛指那些得了非常多基層文學獎的職業參賽者 而且還不斷重複的寫投這種有把握得到的獎項
      進而….
      並非像您這種……
      是我文章脈絡不夠清楚(也可能是本文原本的一些註解沒放上來) 所以沒能讀出這個差異
      讓您以為只要參賽投稿 就是獎棍了 真是抱歉
      我做了一些修定補充 讓意思更完整一點 非常感謝您替我看出問題……避免誤傷無辜
      2007-02-02 00:38:46

  2. 回覆

    shawyu

    2007-02-02

    還有一個國家文藝獎喔,
    這麼大的獎,怎麼漏掉了?

    • 回覆

      Zen大

      2007-02-02

      版主回應
      那個太複雜了….
      我省略了….文章所列 都是舉例而已
      要看詳細的文學獎清單 可以看我其他幾篇談文學獎的
      2007-02-02 01:13:17

  3. 回覆

    古嘉

    2007-02-02

    邀 zen 來看一篇最短篇〈寫作者分類制〉: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thankfish/3/1267223396/20060407214200
      個人認為,得獎本是好事,但變成獎棍的,有部分的確是在逃避市場檢驗機制。講簡單一點好了,那些書賣得超好的新生代作家,雖然得過獎也不會是獎棍。就拿 zen 舉的九把刀當例子,他得過的文學獎只有兩種,彰化縣磺溪文學獎小說獎,還有可米瑞智百萬電視小說獎;可是他寫過的書快破四十本了,也有不少死忠的讀者。
    【名詞定義一下】
    A. 文學獎得獎者:參加文學獎比賽得獎者,因為任何理由皆可,為中性、客觀的表述詞。
    B. 獎棍:鑽研各類文學獎的意識型態與常見評審群後,投其所好而寫出沒有風格同一性的多篇作品,重複參加各種文學獎,並多次得到相同的獎項。通常,獎棍為了投文學獎比賽而寫的創作篇數,遠比自發性創作篇數多,因為他們的寫作目的往往在於得獎。
    C. 寫手:熱中於文字創作且寫作不輟者。部份亦熱中於發表,希望有機會晉升為公認的作家。
    D. 作家:對於寫手的美稱,通常比寫手多出的資歷是出書;亦有人將得獎過的寫手稱為作家。
      所以,桁不必緊張,您雖是某個文學獎的得獎者,但離獎棍還有太大一段距離。還有,文學獎是進入所謂文壇的一種方法,卻不是唯一的方法。

    • 回覆

      Zen大

      2007-02-02

      版主回應
      你的分類很清楚耶
      大抵上也是如此
      我在另外一篇談文學獎的裡面寫道(本來這篇也要寫的)
      成為作家有兩條路
      一是得獎 一是暢銷 也就是一條是讓文化精英或者既有體制裡的在位者評選 另外就是交給市場
      當然 這是指為了靠寫作糊口的前提
      2007-02-02 13:03:01

  4. 回覆

    yuner

    2007-02-02

    鯨向海寫過一篇談文學獎的
    內容著重在參獎者的心態描摹
    或許他是談一種普遍心理
    但卻有人跳出來對號入座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ufb00953/3/910113/20020513185520/
    一來一往相當熱鬧
    讓人見識文學獎之於這些圈內人
    果然糾結著愛恨情仇
    鯨向海原文網路我找不到
    有興趣的可見他散文集

    • 回覆

      Zen大

      2007-02-02

      版主回應
      下次我找散文集來看看
      不過我寫了 這是知是社會學的推論
      不想過問那些太過細節的文人相傾
      臺灣這麼小 有什麼好鬥
      鬥來鬥去也走不出去
      將來能夠稱的上華文文學創作的 臺灣也只不過到五年級生吧 六年級以後的 檯面上的 似乎都太過聰明 檯面下努力的 或許將來有黑馬
      但那也與我無關 反正我也不是文壇人
      至於文化界的封鎖這件事 挺妙 到處都在發生
      祇是程度多寡而已
      2007-02-02 16:30:26

  5. 回覆

    2007-02-06

    謝謝zen、古嘉的解惑,稍稍明白了。我也認同「文學獎是進入所謂文壇的一種方法,卻不是唯一的方法」這句話。:)

    • 回覆

      Zen大

      2007-02-06

      版主回應
      每個人對於文字 都有自己的理想/想像/堅持/目標
      文字是種工具 承載思想 表現思想 建構思想 主要不脫描摹解釋預測世界三大範疇
      而如何描摹解釋預測 則有賴為文者的運筆構思
      於是某些創作方式被稱為文學 另外有一些則是科學 社會人文科學 新聞…..
      堅持你想走的文字之路 多和你的讀者溝通 多了解這世界需要什麼文字 我以為是很重要的
      哲學裡常問一個問題 我以為很可以作為當前台灣中文創作者思考的問題:
      如果風吹過森林裡 吹動樹葉 但沒有任何人聽到
      那麼 到底有沒有產生聲音?
      2007-02-06 08:48:32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