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我的頭銜是什麼,真的一點不重要!

By
on
2007-02-08

我的頭銜是什麼,真的一點不重要!

文/zen

平常寫字維生,偶爾碰到新的合作對象,總是在第一次交稿後,問我:「頭銜打算掛什麼?」

後來想想,這五六年來,也沒停過寫字,寫的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正確來說應該是沒寫出過什麼了不起的東西(無論就品質或銷售量來看都是),因此攀不上作家、暢銷作家這些名,絕大多數時候,頭銜都是「文字工作者」,一種很奇怪的頭銜,但大家也都這麼約定俗成的用了,在一個以寫作維生但沒得過什麼大文學獎或者沒把書賣上暢銷排行榜以前,頭銜是用不上作家兩個字的。

至於問我會不會很在乎非得要掛作家,我自己是無所謂。但以我自己寫的一些文章的屬性來看,和作家攀不上關係,比較和「評論」(書評)、「觀察」(出版)有關係。

不過,基於上述相同的理由,再加上我輩分不夠、資歷不夠、市場知名度不夠,寫書評我從來不敢自居為寫書評,頂多就是導讀、介紹,而實際上我也的確是寫導讀起家的(研究所時代,開始寫博客來網路書店的每週導讀,這工作還是毛遂自薦要來的)。

後來寫論文的關係,收集了不少資料,另外寫了一些出版觀察,投了幾個單位,承蒙刊出,一直寫到如今。不過,因此說我是出版觀察家,連我聽了都覺得不好意思,不過就是非常獨斷的說說出版界的一些現象,更何況無論是書評家或者出版觀察家這兩個頭銜,在臺灣還真沒人能擔的起,更何況是我?!

雖然這兩個領域我都出過文集,毀譽參半,賣的當然不理想,主要是我想有個紀念,順便往後碰到同業可以送送,當作一種名片,也紀錄一些基本的想法。小眾之小眾,而通常供這兩種文稿的人的背景,大概是本土作家、媒體主筆與資深出版人。而我一來不同他們混,二來矮這些人好幾輩,講的也都是主觀偏見,非檯面出版社/書籍的一些現象,人微言輕,也都在小刊小報發表。

有一次,逛書店遇到一個在華梵教書的老師(以前書店打工認識的),問我現在在幹麻?我就說寫寫字。又問起我在哪寫?我就說了一些刊物。對方很客氣的說那些他不太碰,意思就是小報小刊物,平常不看那些刊物的(甚至沒聽過)。

更何況每天每天以生產文字維生的人何其多,到處都有文章掛名,這些個虛名讀者頂多認得幾個天王,其他誰是誰誰在乎,文章抓了就看,看完就算,誰還去記某某文章是某某人寫嗎,那不累死人了!

也許是我拗,也許是剛好喜歡,選了兩個冷門中的冷門當主攻(書評導讀與出版觀察,肯定比純文學創作冷門),就這麼做了五六年,錢沒賺到什麼,名也沒有,就只是能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至於東西好不好,我想是見仁見智,但也的確有好有壞。

其實我喜歡小刊小報,稿費雖然低了點,但不用去跟人搶大刊大報擠破頭,去攀混那些圈子,很累。

再回頭說頭銜,剛開始寫稿賺錢的時候,我很認真想過一個頭銜-「符號編碼員」,可是當然是不可能被採用拉。只是我真的覺得這個很傳神。因為我不覺得自己是創作,我只是生產一些中/媒介性的文章,讓願意看的人省去從龐大紛亂的母體中去找出自己想要的東西,透過一些文字的介紹,剔除一些廣告商業的天花亂墜,把書這種西盡可能的呈現原本的樣子(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贊同我寫的,也不是篇篇都寫的好),因此這是一種符號的再編碼,我本身會直接介入的狀況並不多,因此我挺喜歡這個頭銜的。

其實我也還有過一些頭銜,例如研究生、碩士、主筆、經理、特約編輯、特約主編、特約企劃編輯等等,但其實我不是很喜歡,也不在乎。現在沒了,也落得輕鬆,因為我喜歡我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工作,還有工作真正的任務和意義,什麼暢銷作家、知名作家、文化評論家、專業書評家、出版觀察家我都沒興趣、無福消受,也自覺承受不起。

至於董事長、總經理、CEO、經理、主任、科長、組長、總統、部長、次長、秘書長、主編、總編、校長、教授、博士(PHD)、醫生(Doctor)、……我也一點興趣都沒有,雖然我知道很多人追求這些名位,但說真的,不是矯情,名位與我如浮雲,勉強要說,我還寧願麥克多一點(其實也是夠用就好),當個小人物/nobody,其實才開心自在。

下次再問我頭銜,我還是「文字工作者」,但如果可能,直接用我的本名/筆名就好,乾淨清爽,人來這世界有名字已經很夠了,不需要那些名位頭銜來襯托什麼!

ps.有個頭銜基督徒我承認,如果有人願意在我發表的文章後面掛我是不反對,不過也請不要要求掛在哪聚會,教會大小一點都不重要。主耶穌在世時的絕大多數時候,不也只是拿撒勒的木匠而已。重點不是頭銜而是做了什麼事情吧!

標籤
相關文章

10 Comments
  1. 回覆

    古嘉

    2007-02-09

    我在你那篇閱讀書單的留言回應那裡,
    是稱你為文化工作者的。我覺得這個稱呼不錯。
    雖然你不需要頭銜,還是可以考慮一下這個,文化工作者。

    • 回覆

      Zen大

      2007-02-09

      版主回應
      呵呵
      似乎比文字工作者寬廣一些
      也不錯 下次如果有單位有需要
      就給這個看看
      2007-02-09 11:40:00

  2. 回覆

    茱莉亞

    2007-02-09

    推~文化工作者!
    這篇寫的真好,我也認為掛什麼頭銜實在不是件重要的事!

  3. 回覆

    andeli

    2007-02-12

    很~~阿們 下面這句話
    重點不是頭銜而是做了什麼事情吧!
    頭銜容易給人主觀的既定印象

  4. 回覆

    端木异

    2007-02-18

    臺長的這個性格我喜歡,倒真是名副其實的zen

  5. 回覆

    林仲秋 SUNNY BOY

    2007-02-20

    1.「文字工作者」,乾淨清爽。
    2.人來這世界有名字已經很夠了。
    I love your 1. and 2. so much………..
    cool zen……….

  6. 回覆

    飛小魚兒

    2007-03-08

    就說你的文章太多,我得慢慢挖寶啦!
    頭銜是虛的,自己是真的。
    做自己,才是王道,才是真正的快樂。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關於文章多 我會反省的
      但可能只會變本加厲 如果我真的培養出了寫小說的習慣 也擠出每天寫小說的時間的話 呵呵
      2007-03-08 02:14:27

  7. 回覆

    飛小魚兒

    2007-03-08

    唉呀呀,別反省啦,不然大夥兒的福利就會變薄喔!
    啥?只會變本加厲?好樣的,就用力變吧,變成,言請小說文字工作者,哈哈。言情,沒啥不好喔,小魚怎樣也言情不來,就只能,搞浪漫。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我也很想寫言情阿 如果真能成功 就好了
      因為我文章硬梆梆 超理性
      2007-03-08 19:39:08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