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從社會發達程度看台灣出版總量過高問題

By
on
2007-02-18

從社會發達程度看台灣出版總量過高問題

文/zen

zen按:此文不久後會進行修改,題綱為–淺論臺灣圖書出版量過剩問題,綜合各家意見與zen後來再找到的一些論點並統合切入點從出版品過剩問題切入。

*

台灣檯面上的文化精英/出版領袖每論到出版,總愛標舉一年出版四萬本書。一來自傲台灣出版蓬勃,社會多元分化;一方面卻又以此為台灣出版大崩壞之元兇。

對此議論,我長年倡言反對,但人微言輕,說儘管說,但卻沒人理睬。過去我從幾方面駁斥過ㄧ年出版四萬本書並不多。

一、出版社總量。台彎約有五六百家主要出版社,其他多為個人/財團法人/政府單位/學校機關所附設之出版部門,並不以營利為目的,一年或出版不到十本書,但數量龐大,約有千家)。

二、基本出版類型量。筆者以為一個國家越成熟多元,所需要的出版類型量就越多。例如台灣是全球電腦大國,因此電腦工具書之出版數量遠比歐美日其他國家比例高,但當文化精英偏窄的認為讀書就等於讀能夠文以載道之書時,自然忽略了像電腦書這種工具書所佔去的龐大市場。還有

三、台灣的特殊社會文化地位。曾受中國美國日本等強國殖民影響,導致對於文化接收的幅度大,翻譯出版範圍廣,亟需與國際接軌,書稿來源豐富(例如中美日三國經典,台灣出版界皆不可偏廢的出版了不少)。另外,台灣做為補教填鴨考試大國所延伸的特殊出版類型也是,考試補習風氣強盛,讓參考書/教科書出版現象活絡,也佔據ㄧ定數量的出版佔比,這在歐美非填鴨考試國家是相對薄弱的出版領域;另外當然還有租書店武俠/言情小說/漫畫的高出版量也是被文化精英詮釋出版現象時所忽略的

對於檯面上論點常以人口數除以出版量,我有不同的見解。若以數量論,那是否人口不到兩千三百萬的國家,都不用搞出版了?再者,由於網路發達,布洛格寫作與網路書店興起之故,雖消費繁體字書之主要市場在台灣沒錯,但有六百萬華人的香港(香港中文書店中之圖書絕大多數均來自台灣,但台灣仍有許多出版社/經銷商無意經營此市場)和擁有三千萬海外華人的全球(以筆者過去在網路書店的經驗,海外華人透過網路購書是一塊仍可開發的龐大市場,原因海外華人經濟狀況好,即便外文能力再好閱讀母語創作之需要仍不可少),也都成為繁體出版的母群體,若再加上大陸文化菁英,繁體書的閱讀人口母體應該在六千萬而非兩千三百萬。

雖然母體分散,但透過網路與配送科技的改良,已經不再像過去般困難。因此,繁體書市場仍然大有可為,至少比內需市場就只有四千七百萬的南韓(台灣文化精英最愛拿之比較的市場)大得多,也只有日本市場的ㄧ半。

至於文化精英還很愛談的ㄧ個問題-不讀書,我以為除了出版界,大概沒有哪種領域的業者會把業績不好歸咎於消費者不使用商品而不致力於開發能夠吸引消費者之商品。

近年來網路閱讀興起(註一),紙本閱讀沒落肯定會削弱某些類型的出版力道,但這是時代變遷之勢所必然,也是每個社會都會有的問題,即便如歐美日等出版大國擁有令人欽羨的高閱讀佔比,也是其出版人乃至相關單位攜手努力所創造的,生產者還老是以不讀書做為不消費的理由甚為可悲,讀者不是不讀書,可能只是不買書,不讀書和不買書之間還有一大段距離,畢竟台灣租書店密度之高,而租書店之業績之好,也都是愛讀書的証明。無奈文化精英是看不到那些大眾文化竄流的力道。

在此,筆者又擬提出第四種解釋,那就是社會發展程度,當一個國家的發展程度越高,文化娛樂消費費用越高,對於出版品的購買費用支出佔比越高,再加上社會多元分化,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特殊閱讀興趣/喜好,導致分眾市場多元化,因而該社會所需的基本出版品數量升高。

舉例來說,台灣作為已開發國家,對於文學、趨勢觀察、商業、生活風格(這是近年來相當興旺的文類,由於從解嚴開放後再加上台灣經濟起飛,人民尋思娛樂休閒生活的提升,讓出版不再只是文學閱讀,有各種各樣新奇古怪的好玩有趣的東西都可以出版)、各類學習、學術出版的需求日盛,也都會墊高基本出版量。以學術出版為例,台灣雖僅有兩千三百萬人,但高等教育中科系眾多,每科系均有其教科書、經典最新重要作品之出版除本土之外還有大量翻譯(相反的歐美日等國便少翻譯出版台灣或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學術出版品/教科書)。

由於台灣是文化後進國,再加上文化代工心態,因此各類圖書直接引進經典翻譯不少,以及近年來本土創作亟思出頭,還有坊間普羅大眾所需的B級出版品,大陸圖書引進成本相對低廉,台灣社會特殊文化現象(補習->參考/升學考試用書;電腦大國->電腦工具書;租書店->武俠/言情/漫畫)等諸多現象匯流,使出版總量高居不下,這時乃台灣人民追求文化精神生活的展現,並非出版大崩壞之前兆。

出版界該做的是降低劣質B級書(例如直接在大陸地區籌組工作室,製作三本抄ㄧ本的B級文稿),提升現有B級書文稿素質、滿足消費者需求,放下台北觀點的文化菁英心態,翻譯書的確能有二十萬冊的暢銷市場,但很可能反應的是都會需求。閱讀的城鄉差異,階級品味差異在台灣出版界仍是個有待檢討的議題。

以家妹為例,他所熱衷閱讀的小說類型,是檯面上文化精英所視為不入流甚至不看入眼裡的租書店小說,然而這個市場有多大,相信文化精英也不(想)了解。

如何深入剖析出版分眾市場,多了解俗民普羅大眾閱讀傾向,而不是只看著少數一級出版社出版的翻譯書/中文創作,以偏概全的認為這就是全台灣的出版狀況,或許才能夠更深切的掌握台灣出版現況以及未來走向!

註一:關於出版量的增多,還有一點我在正文裡書寫裡沒提到但很重要的是–網際網路的興起。如果我們比較臺灣年度出版數字與網際網路崛起的年代,再比較這幾年台灣文化精英談論網路書寫的風氣,還有一批批從網路崛起的暢銷作家(以及更多的B級作家)不難發現,網路的崛起對於總出版量的增加的影響(若再加上無數無法以傳統紙本書模式出版的網路出版的話,那數量可能以百倍計),這個趨勢不只對臺灣,對美國也是。在美國,僅一年就可多出兩萬多種新書是從網路而來,可見網際網路作為第五個解釋因素,是相當有力而且應該被納入的。

若從網路興盛以及所培養出的眾多暢銷網路作家反推所謂閱讀風氣不盛就知道文化精英守舊的紙本閱讀觀是非常反智的,他們假設只有閱讀經典(需要較高文化解碼能力之書籍)或紙本文字書才夠格稱為閱讀,其他越讀漫畫大眾普及書以及直接在網路上閱讀網路連載小說並不夠資格被稱為閱讀。

(然而這卻是浪費許多時間在網路衝浪的鄉民們所一直在做的事情–閱讀,從過去閱讀bbs的主題版,網際網路的重要網頁,到現在閱讀人氣部落格上的連載或文章,這些為何不能被文化精英稱為閱讀,我以為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些行為無法直接換算成可貢獻到他們口袋裡的金錢吧!)

一個事件不該只是單一成因,而是多元決定的,詳細分析趨勢成因,比因襲守舊的胡扯老觀點要務實(例如如何將網路上龐大閱讀風氣化成可收費刺激經濟),而且能夠找出未來發展方向。

標籤
相關文章

25 Comments
  1. 回覆

    peggy

    2007-02-18

    我覺ㄉ你超棒ㄉ
    真ㄉ好會看書ㄉ精隨
    >3< 我要好好ㄉ學習囉

    • 回覆

      Zen大

      2007-02-18

      版主回應
      謝謝
      你過獎了
      我只是ㄧ直讀 然後就有了ㄧ些想法而已
      2007-02-18 20:41:13

  2. 回覆

    brahms6

    2007-02-18

    新年快樂!沒想到大過年的你還憂心出版界….
    這篇可讓我們轉貼化成天下嗎?部分內容zen大你之前在我們那說過了,現在算是系統性的整理。
    zen你說的其實都現象觀察與推理。我則導入:力量問題。
    你說你人微言輕,已經暗暗突顯:在出版界力量多寡,大廠/小出版之間的關係問題。
    道理,你猜幾個文化精英與大老會不知道?如果真不知道,那還真夠昏庸的,我猜想,大老之所有可以成大集團,一定有人幫忙蒐集資訊與情報,包括她們也在業界呆這麼久,zen人微言輕都還能看到,則手上握有鉅資者,昏庸就是跟自己的錢開玩笑。
    我的猜測,是局勢對彼有利,便慣性的不想改革。
    音樂界或電影界,很多時候是已經伸頭一刀,縮頭一刀,只好西進,今天柏林影展,台灣僅兩部參展,兩部都得獎。我倒覺得很悲哀,多數台灣人根本連名稱都說不出來是哪兩部。
    你第四個原因,提到社會發展程度。我有一點點不太完全同意。
    原因在於內容把持問題。
    今天如果出版商有多重選擇,她們會願意走你說的路子試試看﹔但是如果是一個心態:反正你們不看我,還能看誰?
    類似兩大黨現在轄持各自選民一般─你不投我,還能投誰?
    像流行音樂,技術快速讀破成數位化而後網路化,後門大開,您就看到張學友吻別已經成為神話。
    因為聽眾突破單線供應的限制,取得她們的生存方式,市場,也就被聽眾行為帶到一個新境地─現在,出唱片很多時候是為了演唱會服務。
    當然連美國也是一樣,於是美國音樂開始思索全盤數位化的出路。
    如果出版,從生產到通路,都能夠有嶄新表現,甚至最後能出現一個通路跟諸如誠品抗衡。
    我想砸這麼多錢的成品,就會吃不消,而後被迫改革。
    老實說,台大一帶,如果誠品願意當龍頭,把附近的獨立書店串起來合作,將會是一鼓什麼樣的出版通路?
    但你覺得有可能嗎?

    • 回覆

      Zen大

      2007-02-18

      版主回應
      此文可轉
      倒不是大過年如何 剛好在讀書 心有所感 遂為之
      草稿而已 回台北後再來修
      我說的社會發展 指的是多元分化的小眾佔去一定的出版量 切的點只是談出版
      關於大老們知不知道 知道也不知道吧? 他們的心裡 只有前五十大出版社才會被視為出版社吧
      我說的b級書 這些人或許知道 但不知道其嚴重
      除非在大型書店第一線做過 每天上書補書下書才會知道其比例與背後的意義 因為這些書的媒體曝光度很低 可以說幾乎沒有
      公館的串聯 很可悲 除了大老畫地為王把持之外
      小的卻是文人相輕 誰也不服誰 所以要串聯很難
      再者 誠品似乎是其他書店排擠的對象 只是因為大 不得不然 所以 要串連其正當性和合法性都難
      但獨立書店長久來說是會串聯的 需要被逼到一定程度的時候 需要有眾望所歸的領導人的時候 需要很多天時地利人和 所以 慢慢等
      2007-02-18 22:28:34

  3. 回覆

    朵拉

    2007-02-18

    的確是很精闢之見解,我也很同意,為何台灣出版業不清楚事實,而是一昧認為國人是不愛看書呢??
    不過若不是我嚴所有接觸過相關領域之文章的話,我也不會清楚棝中道理,但願出版業能多理解市場需求,而非以偏概全啊!

    • 回覆

      Zen大

      2007-02-18

      版主回應
      是 以偏概全的原因很多
      前面的朋友也提到過 從權力的角度來看
      而我以為 反正檯面上的是既得利益者 他們不被影響 所以沒差 可以繼續說跟實際狀況不合但卻有利自己論述開展的文章
      其實說這些 倒不是想給那些大頭看 反而是這些經營次級出版品的出版社 因為市場第一個淘汰的是這種體質不好的
      2007-02-18 22:09:05

  4. 回覆

    You know who I am

    2007-02-18

    Hey~從訪客名單看到你的拜訪
    怎麼會來?

    • 回覆

      Zen大

      2007-02-19

      版主回應
      胡亂閒逛就會發現新世界囉
      2007-02-19 00:16:24

  5. 回覆

    社頭人

    2007-02-19

    Dear Zen,
    宏論!不過你的「理論」重點在哪裡?
    1.「ㄧ年出版四萬本書並不多」?
    2.文化精英忽略大眾文化?
    3.出版界應設法滿足並提升大眾文化的需求?
    4.民眾不買書,而不是不讀書。
    以上皆是?
    總之,你好像在說,大崩潰是大出版社、出版集團的崩潰,而不是台灣出版界的崩潰。不過我們大家談崩潰,其實也是在談出版秩序的崩潰,也就是大出版社、出版集團的崩潰。當然這是一種解釋,從你看法裡也可衍伸出:根本不會崩潰。
    為什麼會崩潰?你認為這些自認為「大聯盟」出版社、出版集團嚴重忽略大眾文化的需求,而大眾文化的大眾,書源主要來自租書,而少自購書。可是這些大聯盟很多也是專事「大眾文化書籍生產」的公司。
    社經發展和出版量當然有關係,問題在於相關程度為何?其次,基本規模還是滿重要的,譬如香港的規模就很難蓬勃發展出版業,這和印刷技術其實相關性很高,以後Print on demand發展成熟,所謂的基本規模限制將會被打破。
    你的論述可惜缺乏紮實的數據,否則會更有力。
    不管怎樣,情勢的轉變,已使台灣出版界將不再可能賺easy money了,嚴酷的競爭即將開始。
    多寫哦!

    • 回覆

      Zen大

      2007-02-19

      版主回應
      抱歉 因為ㄧ時興起而寫 手邊沒有資料可參考
      先就論點而寫
      主要來說 我還是想說一年出四萬本書並不多
      至於大聯盟的崩解 我倒是沒有ㄧ定要談
      那是個長遠來說才可能發生的問題
      我只是想說 這四萬本若細拆開看
      就會知道它有它存在的道理
      並不算多 即便有部分書籍品質較差但那也是出版者的製作文題(三本抄ㄧ本)而非讀者 市場因為有需求所以才有供給 如何提升大眾所閱讀的B級書是精緻化這四萬本書的重點(當然提升指的是用淺白文字書寫 減少無謂的抄襲)
      至於租書店和讀書不買書 我以為只是提出反駁文化精英的論點 所謂不讀書是不成立的 不買書是因為大眾讀者用另外的方式消費(租書) 再者 精英所謂不讀書所說的不讀符碼密度較高的(紙本)書(網路上的同人誌和創作繁多,這些書每天都有人讀,還有網路上的盜版漫畫小說文稿等等) 這是精英的偏見 並非事實
      2007-02-19 07:38:07

  6. 回覆

    五餅二酒

    2007-02-19

    謝謝您來過我家!
    新年快樂!
    通常我對每一位文字創作者的創作,沒有也不捨有任何意見。
    篇篇都值得尊敬,畢竟是您的創作。
    只是,自己出書,也會有困難?

    • 回覆

      Zen大

      2007-02-19

      版主回應
      自己出書 現在有印書小舖和秀威國際
      前者是幫助個人出版 後者是pod
      在台灣 出書不難 但出版很難
      因為出版代表書出了之後 要能普遍的鋪到書店
      並且告知公眾 這點很困難 個人出版很難將書鋪進書店(特別是連鎖書店)
      所以 有其困難度
      2007-02-19 11:45:55

  7. 回覆

    優格妹妹

    2007-02-19

    你說的沒錯,海外華人直接從國外向國內訂書是很風行的ie先查網路再請朋友從國內買來?直接跟書局聯絡並請他們寄來,比如說我同事最近買了24本準備分給教會青年閱讀的書籍,亦或是國外的圖書館,好比我現在居住的奧克蘭市,都有很豐富的中文書櫃-可以想像嗎?最近我就拼了好幾本寫的一點也不怎麼樣的”一頭擦了口紅的豬六部曲”這種不怎麼樣的書都能在紐西蘭的市立圖書館裡住下來,真是讓我嫉妒死了!不過相對的也表示,書籍的流通量之大,真是不可小覷~

    • 回覆

      Zen大

      2007-02-19

      版主回應
      是阿
      我自己因為工作和在教會的關係
      結識不少海外華人 從這些人的身分屬性和閱讀購書習性反推 覺得這是個很大的市場
      可惜這個市場也少被人了解 更別說經營
      以前是因為運輸通訊不發達 但現在有網路 運送費用也比過往便宜不少 實在應該致力開發海外華人的中文圖書銷售 這是很驚人的市場阿
      2007-02-19 15:01:54

  8. 回覆

    .一抹。浮雲.

    2007-02-19

    嗯…有同感.
    過於氾濫有時只是濫竽充數而已….
    謝謝來看我喔!!很高興認識您^^ by 一抹浮雲

    • 回覆

      Zen大

      2007-02-20

      版主回應
      謝謝
      也歡迎你常來玩
      2007-02-20 06:52:19

  9. 回覆

    林仲秋 SUNNY BOY

    2007-02-20

    活在人群中.潛伏在文明中之藏鏡人修行者(人微言輕者:zen)
    <( ̄︶ ̄)> 同梯的.您並無孤掌難鳴ㄜ.really

  10. 回覆

    五餅二酒

    2007-02-21

    謝謝您經常到我家逛逛。
    出書,還是會進行,半百那年自己印製,
    在教會辦出書會,當成禮物送給朋友,
    想來應該不錯….
    秀威國際?可以查到資料?
    印書小舖?可以查到電話?
    他們會有特殊要求?
    我能與誰討論呢?
    shirejun@gmail.com 您願意提供資料給我?

    • 回覆

      Zen大

      2007-02-21

      版主回應
      秀威國際和印書小舖網路上應該都可以查到電話和連絡方式 直接寫信去提案(出版企劃案) 是比較可能的方式 再不然 上國家圖書館的isbn網站 用裡面的出版社搜尋引擎 應該也可以找到資料
      2007-02-21 10:01:42

  11. 回覆

    古嘉

    2007-02-23

    之前去聽演講時,也聽到某幾大出版社頭頭在喊出版量過高。
    不過,他們一邊喊書出版量太多,自己卻又拚命出書,
    不希望別人做的事,自己卻停不下來,當然維持著他們嫌太高的出版量。
    說來諷刺,我算過出版社的營運費用後,
    得到的結論是──他們非得拚命出書才行。
    之所以會大喊出版量太高,是希望壓低對手的出版量,讓自己更好生存。
    如果說,現況如此,那麼也不可能減量了。
    再說,我覺得問題不在於出版量大,而在於市場太小,
    應該還有隱藏著的可能市場是沒被開發到的。

    • 回覆

      Zen大

      2007-02-23

      版主回應
      近幾年有幾個集團都開始總量控管與減量了
      例如城邦今年宣示要減四分之一
      另外 圓神每年推的書不多 但都很能賣
      其他還有時報 大塊 天下雜誌 天下文化 也是如此
      至於出版社的營運費用相當難評估 所以 不過 的確有以書養書的現象 不過 出版社有很多非零售管道是很難實際了解銷售狀況的 這些 很能動手腳
      至於市場太小 我不以為如此 一來是出版太過都會/布爾喬亞情調 二來是閱讀還沒被普羅化/去文以載道 三 公部門對於出版基本量的承載力代低
      (歐美日成熟市場之所以能夠先出精裝再出平裝 在於精裝書以非個人/非零售為主要考量 我相信例如日本精裝書市場並沒有比台灣大多少 但她們尊重專業 例如學術精裝書可以賣到六七千塊日幣一本 這是臺灣出版市場不能的部分)
      大頭們都是大老心態 沒什麼好期待的 期待下一代吧
      2007-02-23 16:31:34

  12. 回覆

    古嘉

    2007-02-24

    嗯。只是大略算一下而已。
    我說的就是以書養書,似乎尤以人事成本比例高的出版最危險。
    出版太過都會與布爾喬亞,到底是市場小的因還是市場小的果?
    誰來讀書?誰來買書?這是我一直想問的。
    畢業前的年輕人比較沒問題,
    無論教科書、參考書、書店的書、租書店的小說漫畫,他們都是客源。
    但是,已經不準備考試的人呢?有多少還能維持看書的習慣?
    舉個例子來說,推測zen一星期的閱讀量,很可能大於
    (我的大伯父+大伯母+二伯父+二伯母+叔叔)去年一整年讀的書。
    台灣學術類的書,老實說,
    除了該門領域的學生和教授,有多少人在看?
    若非改版,半數也從學長姊或二手書店來;
    更何況,許多大學教科書是直接進口的原文書。

    • 回覆

      Zen大

      2007-02-24

      版主回應
      世代是個問題沒錯 但卻也是最好解決的問題
      現在的中高齡有閱讀習慣的 以軍公教和中高階主管階層為主
      其實在你問誰來閱讀的同時 還應該問 閱讀什麼?
      專業閱讀/考試升學閱讀一直很穩定 因為市場就那麼大 只要精準的出版(知道成本效益在哪 例如我貼那篇羅曼史) 再反向回推成本 不難獲利 難的是很多不知道讀者在那裡的B級書(這些書偏偏又長長跟風 追隨暢銷書 例如 名字都很像)
      如果是娛樂 現在分文學非文學(生活風格) 非文學類在臺灣其實也這幾年才稍具規模與程度 所以 還有很大開展空間(需要靠企劃編輯的能力讓書變的可讀性更高) 文學的轉向 很明顯轉向類型小說和翻譯小說了 華文本土創作的被閱讀或許不少(但多僅止於過往的名家 而且以圖書館租借為主) 但購買量比起過去大幅下降 但其實我一直不贊成隱地的觀點 因為那那種是過去戒嚴時代 文學可以說是少數被允許出版的文類 導致寡佔市場 後來市場開放 再加上時代轉變與翻譯作品的引入(這個現象其實和職業運動的全球化/全球轉播 後的開展很像 整個文化展業其實變成單一市場 以歐美日先進國家為象大聯盟的一軍 我們這種大概是二軍或三軍 只有非常優秀的 才被賦予資格擠身大聯盟競賽 而讀者由於長期被媒體的全球單一市場行銷模式給佔滿了選擇書訊來源 再加上先進國家的類型文學蓬勃 所以 華文本土創作相對就變成弱勢 再加上過去的榮景與如今的落差所造成的相對剝奪感 以致於有隱地式的標準文化精英慨歎 這個是我比較不能茍同的)
      至於年輕世代我以為網路若納入閱讀來看 現代年輕人市有史以來最積極接觸閱讀的人(連我妹那種高職畢業的普通女生 每週在網路上閱讀的網路小說/類型小說同仁誌數量 大概也有三五本書的份量) 所以 關鍵在於如何讓免費的網路閱讀轉為可獲利的商業模式 讓出版市場的營收不至於因為網路與其他因素衝擊而造成閱讀卻無需付費的現象大量產生 進而造成出版業的衰退
      2007-02-24 18:31:24

  13. 回覆

    古嘉

    2007-02-25

    年輕人原本就是在不分收入和階級之下,最喜好閱讀的一群人。
    也像zen說的,問題就在能不能將之轉為消費的問題。
    就算以往網路閱讀沒這麼發達的時候,閱讀也不見得需要消費。
    向同學借書、向圖書館借書、到書店看書,都是不用花錢的。
    就像我可以有點自豪地說,
    我讀過那二、三十本言情小說,沒有一本是用買的,
    多半是我國中時代在念放牛班時,
    同學主動借我讀的(因為她們希望和我聊故事),
    我們都用在學校的時間偷翻,平時藏在抽屜夾層或廢紙箱裡。
    不過,我自己在讀的書,還是會自己買。
    國中是因為同儕沒書,高中是因為獨來獨往,大學之後是有付費自覺。
    有位台灣的高中職讀者跟我說,她讀我的第二本書,讀了三次;
    但是,她並沒有買書,她的書是向朋友借的。
    另外也有香港的讀者跟我說,他讀的書是圖書館借的,書店沒賣。
    我小舅則說,他找過許多大學的圖書館,
    幾乎都有我的書,而且常在出借狀態;
    根據希望我的書能賣得更好的私心,他對這種狀況是有些不滿的。
    但我們總不能強迫讀者買書吧?
    另,付費電子書,目前有聯合在推,
    但似乎解決不了閱讀無需付費的問題。

    • 回覆

      Zen大

      2007-02-25

      版主回應
      現在的電子書還是困於紙本的形式
      是錯誤的路線 那種只適合辭典工具書
      對於一般意義的書籍 應該有另外的收費模式出現
      或許線上音樂是一種模式 但還有待開發
      或許未來網站作為出版媒介 透過上網閱讀並收費的方式部分取代購買/擁有式的消費模型
      其實網路的興起正在挑戰近代資本主義以降財興勃的所有權/專利與智慧財產的觀念 未來會怎麼走還不知道
      或許 將來作品只是幫助作家出名 獲利必須從另外的地方來(演講 讀書會 之類的 我也不甚清楚 還要觀察)
      或許研究同人經濟圈是個不錯的借鏡 因為他們的文本閱讀幾乎不需要花錢購買 但他們購買其他東西
      精英文學不會消滅 或許暫時萎縮 畢竟歷史來來去去 誰知道下一步會如何 但我知道的是 下一個十年精英文學的創作者必然肩負起更大的社會責任 或許這些人無法透過作品獲得足以自給自足的經濟機處 但文學獎評審 寫作班/文藝營/文學社團指導老師/甚至學校兼課老師 演講等等 都是出路(也是推銷自我作品的管道) 問題在於這些作家能夠/願意和市場接軌的程度有多少 再者 能有多少作家可以在商業運作邏輯下依然堅持的寫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這並非不可能 狄更斯辦到了 歷史上還有無數作家也辦到了)
      文化產業正在一個非常關鍵的轉戾點上 未來是擁有最多閱讀人口的世代(網路取代電視媒體成為新一代領導媒體的趨勢不變) 網路基本上是靠文字閱讀的 如何有系統性的組織出夠水準的文本利用網路特性販賣或推廣 將是未來作家不可逃避的責任(臺灣不也有人在做 但似乎太綑綁於過去平面的既有概念而不能有大突破)
      話說回來 租/買間的比例關係 不知道能否大概推算出來
      其三 我比較相信 未來精英文學該走的是長銷路線 作家讓自己的作品透過網路或部落格經營 一直持續不斷的讓新的讀者加入 雖然或許無法爆大量 但卻細水長流 這也是這類文學該扮演的角色
      另外 應該改改文人相傾的那種小家子心態 現在的敵人不該是自己人 而是世界上廣大無邊的其他產業吧
      2007-02-25 12:36:4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