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喪禮的社會意義

By
on
2007-02-24

喪禮的社會意義

(2002/4/13)

zen按:這篇文章寫於五年前,如今看看覺得頗可一讀,僅貼於此(大概也可以看出我五年來文筆幾乎沒有長進的驚人事實)

今天,是淑女老師(我大學分組課任老師,當年本系採小組教學,約十人一組,由老師帶領,攻讀會一連串擋俢的必修課:社會統計–>社會研究法–>學士論文撰寫)的告別式。從小,就沒有太多與死亡告別的經驗。由於祖父的早逝與我出生的太晚,除了曾祖母的喪禮外,沒有參加過其他至親的喪禮。原因並非沒有人死亡,而是有缺席的經驗。對於至親好友過世的經驗太過缺乏也太過模糊,以至於對死亡這件事,常常思考,但卻沒有什麼感覺。
雖然今年過了25歲後開始慢慢經驗到身體的老化,而開始認知到,自己總有一天也會死的事實。但是,這僅僅仍然只是一種模糊的感覺,無法被具體化。
我這25年的人生中,雖然有許多不相干的旁人過世但是與我有「社會」關係的只有五個。
第一個是曾祖母,當時還小,沒有太大的感覺。
第二個是高中所參加的長老教會的青年團契中,一位弟兄的父親。由於太過生份也沒有太大的感覺。因為他是死於意外,只覺得很惋惜,沒有真實的悲傷感。
第三個是大學團契學長的祖母。因為學長的頑皮好動所造成的一些意外,讓我見過這位溫柔的祖母幾次,也了解這位祖母對學長的愛。然而,我也沒有參加其公祭。
第四個是我的姨丈,也是死於意外。這本來會是一個可能,可能讓我認識死亡的經驗。但是,因為我對他喪禮的缺席,導致於我對於姨丈的死亡,沒有真實感。
至於第五個,就是淑女老師。淑女老師是我大學中社會研究法、社會統計的授課老師。由於輔大社會系是採小組化教學,所以在淑女老師的門下,受教了兩年。大四學士論文那年,老師出國進修。所以轉由其他老師指導,這是後話。
對於老師的言行舉止,一直以來,都有些疑惑。我承認老師是個好人,也很照顧同學。但是在一些課程以及行為上,就不是太能夠了解。
直到參加告別式,看到淑女老師附在儀式手冊最後的見證,才知道,原來老師在很久以前,就得了癌症。這個變項(恕我這樣描述)的發現,讓我過去對老師一舉一動的疑惑,都重新解讀,也開始了解,有了原來如此的感覺。
試想,當一個認識到自己生命盡頭,不時承受著巨大的肉體痛苦的人。自日常行為中偶爾的分神,這十分正常。但由於當時並沒有其他人知道老師的病,所以自然產生了許多誤解。至於一些技術性的課程,老師也許覺得在他有限而不知道何時會終結的生命,有更重要的東西想要傳遞給我們。也難怪聽說,老師在於生命教育的方面,頗有見地。
原來如此。許多的疑惑解開了(這樣的解讀只限於我進入輔大社會系開始,至於之前的老師,我不認識)。雖然仍然還有很多疑惑。但是又有何彷!老師認為自己已經完成了他此生的使命,平靜安穩的回到主的懷抱中了。對於生命來說,這或許是更重要的事。
參加老師的告別式,讓我對喪禮這個儀式,有了更深的體悟(或許這冥冥中是老師最後的教導)。
在公祭的時候,我突然體認喪禮的社會意義。喪禮是一種將死者所有的社會關係-無論於公於私,朋友同事,至親好友,或者是一些立場相異,甚至敵對的人-在同一個時間內,聚集在同一個空間中,通通兜攏在一起,由活著的人彼此相互見證死者死亡這件事實。並將之提昇到社會事實的成面。
喪禮讓生者可以體認到死者的社會性死亡。讓至親好友接受,這件事實的重要方式。並且藉著喪禮的舉行,讓生者與死者正式的告別。而公祭與儀式,這是讓所有仍然生活著的人,接受、了解死者的死亡,並且一舉將死者的社會關係進行轉化、提昇、遺忘….
我忽然體認到,參加喪禮的重要性。原來喪禮對於死者與生者雙方都有十足的重要性。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於我們這些仍然活著的人。藉由將生者聚集在同一個時空環境中,一起建構一個穩固而真實的集體記憶。讓我們藉由彼此,確認來、接受死者的死亡。並向社會/生活世界以至於各個社會系統宣告,死者之社會角色的終止與重今以後的轉化。這樣的儀式,更隨著死去之人的社會地位與名望的增加而增加。想想看,若一個受愛戴的總統在任內死去,若沒有一個相稱的喪禮與儀式,社會與人民能夠接受其死亡的事實嗎?生者親自參與這個告別的動作,有著一種關鍵性的力量。讓生者認清體認死者死亡的真實性。
以至於,有些死於非命或者失蹤者,會有一些尚存人間的傳說出現。
而無法見到死者,親自與之告別,也會產生同樣的困惑。而且,這樣的困惑,會隨著生者與死者之間的社會關係之親密性的強弱而改變。更為嚴重者,生者由於無法在一個儀式中,一同與所有的社會人,告別死者,與死者結束或轉化社會關係,將有礙於於生者與死者的告別與記憶轉化,甚至最為嚴重的,會令生者無法接受死者這個死亡的事實。因為他並沒有接受完整的儀式,來告別、結束、轉化其社會關係。
也正因為如,此讓我深刻的體會到參加死者的喪禮,對於死者與活著的人都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特別是參加那些你所憎恨/喜愛者的喪禮(而且會因為恨/愛意的增強而增加),對於這份恨/愛意的轉化與消解,將會提供一個重要的出口。否則,這份沒有辦法宣洩的恨/愛意,將會伴隨著你一輩子而無法消除。而對你的社會生活造成許多困擾。

標籤
相關文章

10 Comments
  1. 回覆

    ∽埋名∽

    2007-02-24

    死亡會隨時出現,所以要好好珍惜當下
    了解死亡,就能學會如何活著
    死亡前的痛處,在失去聽覺的那一刻起進入夢境而排除痛楚
    一切有如美好幻境
    我窒息過,卻沒死過,所以不知道遁入虛無的滋味
    不過如果人不會死,又如何明瞭生命的可貴
    ︿︿

  2. 回覆

    You know who I am

    2007-02-24

    我每天都會有幾分鐘花在思考生死
    如果我媽咪突然過世了,我該怎麼辦?
    如果我妹妹突然離開了,我該怎麼辦?
    會想著自己以後是怎麼死的,會有很多的問號
    看完你的文章我得到一些啟發

  3. 回覆

    老辜

    2007-02-25

    Zen:
    向你拜個晚年。我的blog 在樂多,並非天空部落。
    每天總會逛逛你的新聞台,發現你很適合當個職業作家,產量驚人,内容豐富。
    我覺得你的很多文章可以編輯成書,當然最好能夠集中焦點或主題。
    我的新書(歐洲摩登)預計四月初上市,目前正加緊趕工。屆時,也再度成爲獨立出版人。
    何時推出新書?十分期待!

    • 回覆

      Zen大

      2007-02-25

      版主回應
      恭喜即將出版新書
      我這個台的文章雜了些
      主要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的文章穿插
      還有一些是應各種媒體版面需要所寫的
      也有朝出版方向規劃 只是出書時文章的選擇會再從中挑選或者重新組稿
      另外還有一些專書撰寫的文稿沒有刊登與此
      其實我比較把新聞台當作和網友/朋友同好交流想法的地方 畢竟寫某些文章一己之力有思考上的侷限
      在這裡能直接得到網友的閱讀意見 最終在組稿出刊或出版前還可以將大家給我的啟發容納進來 我以為甚好
      目前來說 主要這裡貼的就是各類書評 出版觀察 心靈小語等類目是有出刊出版計畫的 其他的文章則是寫寫想法 當然也不是不能整理成可出版的企劃案 不過我比較不急(例如食之源 社會觀察) 這還需要比較大的整理
      感謝辜老師鼓勵和指正(網頁連結已修訂)
      新的一年我會繼續努力的
      2007-02-25 11:21:37

  4. 回覆

    ^_^

    2007-02-25

    Zen兄…看來您算幸運的哦,看過的死人不算多,我則和您相反,看過的死人不少於幾百人以上,中外人士都有,在台灣看的死人則是一片哀淒,親屬多數都是哭得稀哩嘩啦的…而美國人死則較沒有哀淒感,反倒像相聚會,親朋好友還可以把死者生前的糗事說出來,大家笑成一團…,死亡是沒有任何人避免得了的,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用開心些的儀式呢?個人還是較喜歡西方式的告別法…。

    • 回覆

      Zen大

      2007-02-25

      版主回應
      大概因為我還年輕吧
      參加過的喪裡前後加起來四場左右
      不過隨著年紀變大 我也開始有心理準備了….
      2007-02-25 11:09:55

  5. 回覆

    聿馬狂飆

    2007-02-25

    往者已矣
    來者可追
    參加親近人的葬禮感觸尤深
    參加年輕人的葬禮感嘆良久
    參加父母的喪禮悲痛交加
    若參加的葬禮多了
    就會漸漸麻痺

  6. 回覆

    梅子

    2007-02-25

    我覺得喪禮是給大家好好說再見的機會,老實說我自己對喪禮反而沒有特別感覺。我到目前參加過我阿嬤、外婆、同學、一些親戚、還有我的貓咪的喪禮,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無情的人,在大家哭慘成一片,我反而完全無動於衷。或許是我一點也不重視這些形式上的東西,我覺得喪禮是用來安慰在世的人用的,我也會害怕失去,但一但失去之後,我反而可以坦然接受。

    • 回覆

      Zen大

      2007-02-25

      版主回應
      我參加喪禮也不一定很哀傷(我想得看自己與亡者的社會關係吧 如果是直系血親如父母大概很難不哀傷)
      但我覺得 喪禮與婚禮的社會功能都是一樣的
      向社會宣告這個人的社會關係已經改變
      喪禮是實際互動的社會關係的結束或停止
      婚禮則告訴大家 這兩個人以後是夫妻了 別的男女不可以靠近
      並透過一個公開儀式 一口氣改變人的社會角色 有點像成年禮 好幫助當事人過度到該扮演的角色上 是種非常重要的社會儀式
      2007-02-25 12:40:13

  7. 回覆

    Zen大

    2007-02-25

    版主回應
    謝謝你的評語
    大概是社會科學本科的影響
    分析性深入骨髓
    要感性都很難(不小心就分析起感性了)
    歡迎常來玩
    2007-02-25 14:29:56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