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區

【小說創作】朋友的死神(一)

By
on
2007-03-06

【小說創作】朋友的死神(一)

文/zen

某天傍晚,許久不見的國中時代好友來電約我喝酒,我說我不能喝,朋友說沒關係,他心裡悶,他只是想找個人陪他喝酒,自己一個人喝酒太悶,怕醉的快。

我在電話裡問他怎麼了?他說一言難盡,見面再聊,於是約定了時間地點後,下了班用過餐後,依約趕赴聚會。

我們約在中正紀念堂附近的Source,這家店我曾經來過一次,中式裝潢的PUB,是那種五百元喝到飽的店。酒當然不是太好,客人也不是太多,或許這樣更適合朋友今天的心情。

雖然我不能喝,得白白浪費五百元很心疼,但畢竟是好朋友,難得找上門又擺明有心事,身為朋友的我當然義不容辭,要陪陪朋友聊天。

依約時間到了Source門口,等了一陣子,抬頭仰望天空,青清澈澈的,月亮星星都看的清楚,應該是很舒服一個晚上。突然覺得為何不在家窩著看電視,偏要來這裡,畢竟年紀大了,身體不堪過度喧囂的電音,再加上菸酒不分家的慣例,PUB裡煙霧瀰漫,從小就對香菸過敏的我更是一進夜店就發作個沒完。想到朋友需要陪伴,隨即把自私的想法給拋在腦後。

說起來,我和朋友也好久沒見了。國中時候我們不同班,但卻非常要好,忘了怎麼認識的,但我記得以前週末下午都要留下來上輔導課,中午的時候我們就會偷溜出去買週六出刊的週刊漫畫,下午的時候則在教室裡偷看。感情好到後來我也跑去和他補同一個補習班,就是廝混玩在一起的死黨。

但是後來我離開家到北上唸高中,就只剩下逢年過節回家才會找他出來玩。而朋友也很義氣,每次只要有回家,總是騎著摩托車戴我到處跑,看我需要去哪裡作什麼,就帶我去。後來我們家搬回老家,才逐漸疏遠了。

直到上研究所後,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考到我隔壁學校,於是又熟了起來。

不過,大概是人生的道路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差異了,選擇理工科的他和文科的我在能夠聊天的話題上越來越少,對於人生的觀念也越來越不相同。研所畢業後,他選擇繼續攻讀博士,而我則出社會工作,於是似乎才真正疏遠了。

朋友很努力,唸的雖然是本土博士,但靠著努力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硬是在畢業後找到了一個私立技術學院的專任教職,這在博士滿街跑的理工科系來說可真是難如登天,不僅如此而已,朋友進了學校後更加倍努力,發揮他從小樂於助人,與人為善的精神,積極經營學術活動,頻頻發表論文,先是和國內重要的大老一起合作發表(實際上當然是朋友負責做研究,大老一起掛名而已),後來逐漸被國科會看上其研究實力,每年都能拿到研究經費,過沒幾年順利升等副教授,不到四十歲就升等教授不說,甚至還轉到知名國立大學任教,帶領重要研究團隊,手下跟著他的研究生博士生不計其數,不可謂不風光。

如果只是這樣的成就,那朋友也不過是名大學教授而已。其實除了學校教職,朋友在33歲那年研發出一種特殊布料,並成立公司專門販售。這種布料冬暖夏涼不說,還十分能夠承受衝擊力,若全身包裹,效果可比防彈背心,甚至就好像全身裹上了安全帽。然而材質極輕,也能夠剪裁作為日常生活服裝。

後來這,款布料快速風靡全世界,各國軍隊、警察、運動選手、消防員、工地工人等從事危險工作的人都紛紛,並逐漸普及到機汽車客運司機,最後被LVHM集團看上,開發出許多時尚商品(並替各國政要開發全身防彈西裝、禮服),可以說當今世界,有錢人和從事危險專業工作人士都採用朋友所開發的布料,而朋友透過這布料所賺得的權利金,和販售這款布料的各種衍伸性商品讓他大發利市,如今富可敵國不說,在全世界的聲望更早已超過比爾蓋茲,各國政要莫不尊為上賓,人人敬重。年輕人個個搶著進他的公司或研究團隊,台灣也因為朋友所研發的布料,擺脫十幾年來的不景氣,國民平均所得在短短三年內突破三萬美金,成為明符其實的先進國家。

腦袋裡還在胡亂想著朋友的豐功偉業,不遠出開來了一台賓士,從車上下來了一名西裝筆挺,略為發福的中年男子,稍一仔細看,認出是朋友,兩人相視而笑,大概朋友也認出我了。

「抱歉抱歉,遲到了一下。剛才本來要過來了,臨時又被研究生給拉住耽擱了一下,怎麼樣,好久不見,看你氣色頗好,現在在哪裡高就阿?」朋友下車後一邊往我這邊走,一邊說著。

「還不就老樣子,在公司混口飯吃,餓不死也吃不飽,不像您大教授的,成天上報,又是傑出青年,又入圍國際學術大獎,可風光了。」我嘴巴上雖然不無嘲諷,但心裡是真的替朋友開心。

「就是這家店嗎?看起來會不會太過……」朋友抬頭看看Source,似乎感覺和自己的一身行頭與身分不相稱。

我連忙開口說:「沒關係拉,大教授今晚就委屈一下吧!你也知道我上班族領那死薪水,家裡還有兩個老的兩個小的,開銷很大,一個月零用錢不過三千塊,每天都帶便當,這家店喝到飽只要五百,你不是想喝個飽嗎?正好阿。」

朋友似乎有了想法,不打算進這家店了,「都是老同學了,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喝酒吧!我知道你不喝酒,還替我想的找了這家喝到飽的店,果然是老同學。不過我實在不習慣這家店,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請你,你就別在意錢的事情,我們換一家店,我司機還在,讓他帶我們去Mint的,我們兩個好好的喝幾杯敘敘舊。」

「Mint!那不是台北最高檔的夜店嗎?聽說一位難求,我們現在這樣過去,會有位置嗎?聽說每到週末,在外面排隊等進場的人排到101外面去耶?!」

「沒問題,Mint我是熟客了,常常去,他們領班Peter和我很熟,況且我們今天又不訂包廂,坐巴台好好聊聊,我想Peter會給我這個薄面的,不用擔心,走吧走吧!」朋友一邊說,一邊把我往他的賓士後座推,我半推半就的上了賓士,黑頭車緩緩發動,往信義計畫區駛去。

說到Mint,剛出社會時曾經陪過一個老闆去過一次,那次是陪老闆去應酬後,剛好週末,老闆慣例要和他的社交網絡聚會,我厚著臉皮開口說要跟,老闆和我年紀差不多,剛好又是校友的學長學弟關係,平常對我也頗照顧,大概他也不好回絕吧,於是就爽快的答應了。

那次真讓我見識到Mint的奢華,店裡熟男慾女,情慾菸酒和音樂光影交錯,簡直酒池肉林,我望著老闆與其社交網絡佔據著店內最好的包廂,一群小開和一群美女們互相喝酒敬酒划酒拳的,於我實在格格不入。當晚沒待多久就藉口溜了,看到那滿桌洋酒飲料,不知道這一晚下來要價多少錢。

後來沒多久我也離開了那家公司,從此不但沒再去過Mint不說,連信義計畫區一年都沒去過幾次,轉眼十幾年過去了。信義計畫區如今已非過去的荒煙漫草,百貨公司國際辦公大樓五星級酒店捷運信義縣板南縣等等,四通八達好不熱鬧,是全台灣最奢華頂級的場所。

「我說,我們有十年沒連絡了吧?」朋友上車後主動開口寒喧。

「是阿,自從我研究所畢業,搬離學校之後,差不多十五年了吧。時間過的真快阿,一轉眼我們都中年了。每每在報紙上讀到你的消息,很替你開心阿。但是我不想讓人誤會,好像你飛黃騰達了我才找上門,於是雖然有幾次很想打電話跟你說聲恭喜,但總是吞了下去。」我一面環視賓士內部的豪華設備,一面訝異車子性能之好,一面說著。

「你太見外了!我們可是十三歲就認識,一起騎腳踏車闖世界的好兄弟耶。能夠接到你的電話和祝福,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認為你是那種攀炎附勢的人?」朋友一邊說,一邊點起煙來。

「大教授您當然可以這樣認為這樣說,可是我一個小上班族的,我知道自己的份量。雖然從前我們朋友,但後來各自有了生活,從彼此的生活裡退出,選擇各自打拼。如果因為你有了成就我便仗著過去的情誼硬是要求重新介入你的生活,即便你不介意,你週遭的人也會介意。更何況,我很有自知之名,不會去攀附不該攀附的富貴。」我一口氣說完,覺得不太對,連忙補充說,「我不是說你攀附富貴,你是靠自己的努力成功的,這些是你應得的。我是說我自己,不會想去占朋友的便宜。」補充說明完,心裡似乎放心了一些的鬆了口氣。

「你真的太見外了,真的不用這樣的……」朋友一邊說,車已經緩緩到了101。

「主任,101到了,您和您的朋友要在哪裡下車?」年輕司機回望朋友說到。

「阿明,這邊放我們下去就可以了。對了,我今天和老朋友見面,會多喝兩杯多聊兩句,我會自己叫車回去,你不用等我們了,等下你就可以先走了。」朋友一邊開門,一邊跟司機說著。

「謝謝主任,那等下我就先回去了。主任慢走,祝您和您的朋友玩的愉快,主任晚安。」司機帶著真誠的微笑對著朋友說完後,也轉頭抱點頭微笑示意。

然後朋友和我就下車了。

「走,走吧!我們下去吧!」朋友一邊說,一邊領頭帶著我走下樓梯,往Mint方向前進。雖然我十幾年來沒再去過Mint,但偶爾還是會陪老婆小孩來101和附近逛街,其實是還記得的。不過我不想弗朋友的興,於是跟在他後面走著。

走下樓梯,看到不少中產階級裝扮的男男女女排成一條人龍,來源似乎是Mint方向。我看了看,對朋友說「這麼多人排隊,我們真的能夠進去嗎,真的沒有問題嗎?」

「沒問題拉!」朋友笑著回答我,好像我問了一個再蠢不過的問題。

我們走到入口處,看到兩名保鑣還有一道用紅線圍起的柵欄。等在最前面的一對年輕情侶,不斷哀求著保鑣,但保鑣卻不為所動。此時,看我朋友趨前向保鑣打了個招呼,說道:「這位是我國中同學,我們今天晚上想來喝兩杯聊聊,沒問題吧,Paul,我朋友很擔心進不去啊!?」

高壯威武的黑西裝保鑣(似乎叫Paul的)裂開嘴微笑說:「教授,您真是在開玩笑,我們Mint怎麼會不歡迎您和您的朋友,請進請進。」Paul對朋友說,邊拉開紅線,並叫來一位服務生,交代他引領我們進去,然後開口對朋友說,「教授請進,教授的朋友也請進,祝您們今晚玩的愉快。」

「對了,等一會兒還會有教授的朋友要來嗎?需要替您準備包廂嗎?」Paul又體貼的追問。

「不用麻煩了,今天就我和我的老同學兩個,我們想坐巴台喝幾杯聊聊天敘舊,不想被打擾。」朋友對著Paul用種熟客才有的親暱但帶點教授的權威說著。

「沒問題,那我待會就請服務生帶您到私人吧台,您和您的朋友可以好好敘舊,絕對不會有人來打擾的。」Paul恭敬得體的對朋友說著。

然後我們在服務生的引導下進去了。

只是我彷彿從身後聽到排在最前面等了一晚的年輕男女向Paul叫嚷著什麼,但由於音樂太過大聲,我也聽不清楚。

一進Mint,看朋友四處寒喧打招呼,短短一段路走了將近十分鐘才到。讓我見識到朋友在社會上的份量,頓時覺得自己身上這一身隨便和這裡非常不合,連要被誤會成朋友的司機或隨從都很難,因為剛在車上我看到司機阿明穿著一襲合身西裝,模樣煞是俊秀英挺,比起我這中年小男人強不知幾百倍。

我心想,那是朋友的世界,我不便干涉,我是他的老同學老朋友,於是就專心的走,終於好不容易到了私人吧台,坐了下來。

由於事先朋友已經交代過,所以這裡除了專屬調酒師,半個人都沒有,是比包廂還要隱密且高級的空間,只有像朋友這樣的社會賢達才有辦法使用,目的是為了保障Mint最頂級的客人隱私。

「其實,今天是我生日。」朋友坐定後緩緩說道。

我一聽完,腦袋隨即轉了一下,恍然大悟的想起,連忙補上「生日快樂,生日快樂,你看我都忘了你生日了。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彼此生日時都會寫寫卡片,送送小禮物,如今轉眼都四十了。真快!」我不無尷尬的堆起笑容說著。

「沒關係,真的,誠如你剛在車上說的,當初我們各自選擇了自己的路,已經不是生活上的朋友,忘記我的生日很正常,我也不是要你幫我慶生或要跟你討句生日快樂才邀你的。其實,今天找你來,除了想的好好過一晚,還有些話想跟你說。」

「其實我也擔心這樣很突兀,可是我左想右想,最後只想到你,理由正如你剛在車上說了,因為我也認為你不是那種為了攀附權貴才會來找我的人,所以我很放心,信得過你,所以才找你。」朋友依舊表情安靜,緩緩的說著。

「其實,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的死期。」

從朋友口中聽到死這個字,我嚇了一跳,連忙接口說:「你是在開玩笑吧,好端端的幹麻在生日的時候提死,是不是怪我沒記得你生日,是的話我跟你賠罪,也不用這樣詛咒自己阿?!」

「不,不是開玩笑的,我也沒有意思開你玩笑。正確的說,應該是今天可能是我的死期。」朋友的安靜,這下變成詭異了。

「你讀過歌徳寫的《浮士徳》嗎?」朋友問我。

「讀過阿,說一個老教授和魔鬼簽契約,換得世上的知識,」我接口說,「怎麼囉,提起《浮士徳》來了,我記得你不是個會讀文學的人啊?!難道是這幾年轉性了?」

「是啊,是轉性了。不只歌徳版的《浮士徳》,全世界和魔鬼與死神有關的書或資料,我都找人蒐集,甚至還在義大利有座古堡,專門存放這些資料。」朋友隨手拿起酒保調好的B52轟炸機,一口氣喝下。

「別喝這麼急,我們都一把年紀了,酒喝這麼猛不好吧!」我連忙勸酒。

「小林,等下你就先出去吧!我和朋友在這裡喝酒,別讓任何人進來,酒我自己會弄,老闆說的話你就說我交代的。ok?」朋友對著酒保說。

「好的,教授,那我先告退,您慢用,我就在外面,有需要您再叫我。」酒保恭敬的鞠了個躬,緩緩退了出去。

「什麼事情這麼神秘,連酒保都不能在?」我帶點揶揄的口氣對朋友說。

「其實,我也簽了魔鬼契約!」

朋友緩緩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這句話,但空氣中突然凝結成冰。

「什麼?什麼魔鬼契約?你在說什麼?今天又不是愚人節?到底怎麼一回事?」我不安、疑惑,看著對面這個有點白頭髮、略為發福的老朋友,對他今晚邀約還有一切的神秘感到不耐與不安,「你到底怎麼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把話說清楚!」

「別急,我正要開始說,你不要急,今晚找你來,就是要跟你說這件事。」

標籤
相關文章

20 Comments
  1. 回覆

    JANE.C

    2007-03-06

    Cool!
    魔鬼…死神…
    已經迫不及待想看下一集啦!!

    • 回覆

      Zen大

      2007-03-06

      版主回應
      謝謝
      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2007-03-06 23:19:50

  2. 回覆

    水月

    2007-03-06

    寫的很好!
    非常期待您的續作!

    • 回覆

      Zen大

      2007-03-06

      版主回應
      謝謝 還很粗 只是初稿 下午有了點子 臨時想抓了下來的 架構有了 先把他們寫出來 之後再查補資料了
      2007-03-06 23:20:34

  3. 回覆

    菲菲

    2007-03-06

    精湛的筆觸,細膩的文采。
    好文!
    PS. 文中用一、二…分隔,是小說文的用法?
      或者是新規定?還是您獨特手法?
      菲菲對書寫小說,非常的有興趣,渴望向您求教。

    • 回覆

      Zen大

      2007-03-06

      版主回應
      您太客氣了 這真是一時興起之作 不要嫌棄就好
      一二三 是我做的分段 通常會用123 我剛好選了一二三而已 呵呵 就是用來分段的
      小說 沒有規定吧 就愛怎麼寫怎麼寫
      我寫小說的資歷菜到只有一些沒完成過的稿子(沒耐性寫完) 希望這個可以寫完 不過大概只有中篇左右(一萬五到兩萬字) 但也很難說 可能加油添醋 就變成五萬字了 但其實這是個討論嚴肅話題的小說 只是不知道怎麼被我寫的好像不嚴肅去了
      2007-03-06 23:38:21

  4. 回覆

    日光

    2007-03-07

    看到小說,阿,難怪我越來越&quot廣&quot(指身體面積),因為一個故事拖太久了。這篇(一)喚醒了我完成我那個還有20段故事的念頭。

    • 回覆

      Zen大

      2007-03-07

      版主回應
      呵呵 那你加油 我還有很多故事連一都沒有
      2007-03-07 08:49:38

  5. 回覆

    任我行

    2007-03-07

    嗯嗯~還好不是用太嚴肅的筆法啦,這樣的筆觸輕鬆自然又帶著詭異氣息,好像在看日劇的感覺~不囉唆、不拖拉、節奏緊湊、一氣呵成的感覺,好棒,也來說聲加油:))))))

    • 回覆

      Zen大

      2007-03-07

      版主回應
      謝謝
      2007-03-07 11:07:31

  6. 回覆

    笛子與橘子糖

    2007-03-07

    這位兄臺
    寫小說是要負責任的喔~~~
    一定要乖乖的把它寫到結局才可以喔~~~
    真期待故事的續集
    加油加油!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我會盡力的
      只是我實在是手上卡的工作太多
      但我會把他寫完的
      2007-03-08 00:32:07

  7. 回覆

    Cloud‧林

    2007-03-07

    順著【我】讀下去,順暢的到了最後的句點。
    期待後續:)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謝謝
      2007-03-08 00:32:23

  8. 回覆

    La

    2007-03-07

    有趣,
    不過捷運信義縣–>線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正在挖 民國一百年左右會完成
      我的設定其實是在近未來
      所以到了故事發生時 已經有了信義線 可能也已經有了環狀線囉
      2007-03-08 00:33:07

  9. 回覆

    回聲

    2007-03-08

    如果時間點是民國100年,依照通貨膨脹指數,應該不會有500元喝酒喝到飽的店。
    哈哈~~來亂的!等待精采續集…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不 其實關於通貨膨脹
      近年來家樂福沃爾瑪等量販店的崛起
      某種程度來說壓抑了物價上漲
      起碼今年民國96年 這家店還是五百元喝到飽囉
      2007-03-08 15:00:47

  10. 回覆

    優格妹妹

    2007-03-08

    我覺得ZEN你可以放更多的主觀情緒進去這整篇文章,泛指勾勒出男主角心裡真正的想法與感受,而不只是輕描帶過,因為我讀這篇小說,有種讀劇本的感覺,好像感情少了那麼一點點,自己像個路人甲,在打聽裡面這兩個人的動作與消息,卻沒辦法跟著入戲...ZEN的筆路一向客觀冷靜,現在嘗試不是自己forte的小說寫法,可以想見你對自己的要求以及用心呦!(ps不同意也拜託ZEN不要不歡迎我再來逛逛喔)

    • 回覆

      Zen大

      2007-03-08

      版主回應
      謝謝你 說的蠻有道理的
      2007-03-08 18:37:2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