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區

【小說創作】朋友的死神(二)

By
on
2007-03-13

【小說創作】朋友的死神(二)

文/zen

「31歲那年,我進學校教書。你知道我畢業的學校不算好,當初費了好大的勁,才擠掉許多國外回來的洋博士,在私立技術學院爭取到助理教授職位。我想除了我身段夠低,人脈夠廣外,不在乎待遇又年輕也是本錢吧,否則以我畢業的學校根本不可能卡到教職。」朋友緩緩的說了起來,我轉向他,看著他那黯淡無光的臉。

「你也知道學術圈不好混,比Paper數量,還比發表刊物的權威性,為了爭那些點數,年輕老師搶破頭的爭研究計畫。我幸運的從指導教授的關係那邊,分到一個奈米研究三年計畫,做奈米布料開發。」

「我的研究計畫是試圖重組分子結構,製造出既輕薄又保暖還具有防彈功能、耐撞係數高的耐米高分子纖維布料。然而計畫展開了十個月左右的時間,我的研究卻毫無進展。我每周除了系上的十二學分課程外,其他時間全耗在實驗室了,幾乎以實驗視為家。」

我聽到這,插了一下嘴:「你本來就是那種完美主義性格,對於完成目標有非常強烈的執念。可是至少你是個助理教授,而且還很年輕,也算是成就了,何必對自己那麼嚴苛?」

「不,你不知道!事實上,當時可以說危機重重。系上的課重的我喘不過氣來,實驗毫無進展,眼見繳交年度報告的期限將至,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朋友轉過來看著我,接著繼續說。

「這個三年期研究計畫,第一年若沒有任何進度,就會直接被砍掉,預算將併回老師主計畫那邊,另做他用。」

「錢還是其次,如果這個計畫做不出任何結果,不但給老師丟臉,自己也沒面子。彷彿在跟學校說,你們果然聘錯人了。」

「其實,那時候學界也等著看笑話,看這個學校竟然放棄那麼多學經歷比我更好的博士,選了我這個土博士。」

「當時我可為外表風光,但內心愁雲慘霧。因此每天除了必要,幾乎足不出實驗室,拼命的絞盡腦汁。」

「就在研究毫無進展,而第一年度報告書撰寫期限迫在眉睫之際。有一天半夜,突然有個身影,出現在我實驗室。」朋友正了正身子,繼續說到。

「我還記得,那天正好是我生日,我帶的研究生幫我慶完生後,我一個人散步回到實驗室。走在諾大的校園裡,想起我那間狹小的實驗室,簡陋的設備,已經32歲了,賺沒幾毛錢,女朋友若有似無,看起來一點成家的機會都沒有。好不容易擠進學校,爭到一份研究計畫,手下帶了一群研究生,看似風光,實際上卻一事無成。」

「等我走到實驗室門口,竟然發現裡面的燈亮著,機器也開著,好像有人。」

「我心想,不太可能吧!剛才和研究生們分開,沒人說要回來做實驗阿!再說她們那群小夥子哪有這麼認真。」朋友笑了笑說。

「該不會是有小偷吧?可是小偷怎麼會看上這間破爛的實驗室,就算要偷,也要去那些奈米電子工程研究室比較值錢阿?」

「當時雖然心裡諸多疑惑奔竄,還是壯壯膽子,伸手去開門。而且我直覺門並沒有鎖。果然沒錯,手一碰到門把,竟然就自己開了。我往那再熟悉不過的實驗室探頭一望,卻看到一個陌生的身影。」

「那個人約莫有185公分高吧!一頭俐落短髮,眼光銳利,一身的黑西裝,腳蹬黑色皮鞋,膚色黝黑,看得出包裹在西裝裡的是練過的身體,十分威武,有種深遂的霸氣,令人懾服。猜不透年紀,看起來像三四十歲。正專注的看著我的實驗器材。」朋友一口乾了威士忌,一邊說到。

「說來好笑,當我看到實驗室裡有一個陌生人,盯著我的實驗器材看時,我當下第一個反應竟然就開口質問,『你是誰?』並且接連丟出了一串問題,『你在做什麼?那個很脆弱…..』甚至還叫了起來:『不要亂動我的實驗器材?弄壞了你賠不起的!弄壞了我的人生就玩完了。』

「當時我心裡完全想著實驗器材,如果被眼前這個陌生人弄壞,之後的實驗怎麼辦?人生該怎麼辦?夢想該怎麼辦?」

「完全沒想到,萬一對方單純只是歹徒,只是守株待兔的等著我回來要搶劫我(或獨自回到實驗室的研究生),而且手上有武器的話,我這麼大嗓門,不早就被掛了?」朋友看著我,玩著手上那杯不知道什麼時候倒的波本威士忌,似笑非笑的繼續說到。

「所以,那個人到底是誰?」我雙言直視著朋友,追問著。

「你別急,別急,就要說到他的身分了。」朋友又倒了一杯威士忌到杯裡,喝了一口。

「那個黑衣人看到我站在門口,便放下手上的東西,朝我走了過來。『你…你…到底是誰?來這裡做什麼?』我對著無視於我的質問的黑衣人,也只能用軟弱的聲音拋出問題。」

「『別急著知道我是誰?你不會想知道我是誰的。』黑衣人帶著自信的威嚴說著。『而且,說起來我只能是你的朋友,替你帶來智慧和財富,你應該感到開心才對,不要這麼害怕囉!』黑衣人用自信威嚴的態度繼續拋出輕浮的話語。」

「『為我帶來智慧和財富?』我不解問。」

「『是阿,我知道你正為無法突破的實驗而感到困擾。正巧,我手上有你需要的東西,有了這份東西,你的實驗便可以順利進展,大舉超前進度,開發出你終極夢寐以求的奈米布料。』黑衣人說。」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我開發奈米布料的事情?如果你有這樣的技術,為何不自己發表?這背後巨大的利益可能的權力,你不可能不知道吧?』我反問他。」

「『因為我不需要權力,也不需要金錢。相反的,我樂意給你權力、智慧、金錢、聲望,以及所有你渴望的東西。至於智慧,我要多少有多少,最起碼比起你們這些學者專家多多了。所以我樂得出賣智慧給你們換取你們所渴望的一切……』黑衣人愉快的笑了,輕鬆的說著。」

「『你說你要給我權力、金錢、智慧,那你又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我對於黑衣人帶來的話語,感到不安、迷惑,但卻又十分渴望他說的是真的。」

「『喔,沒什麼,其實你需要給我的東西很少很少,少到幾乎看不見,而平常你也根本不在乎,大把大把的浪費著。因為你認為那東西你要多少有多少,但那東西正好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就想到來跟你談條件。我給你你需要的奈米布料開發技術,而你給我你每天都在浪費的東西。各取所需,豈不美好?』」

「黑衣人越說越有自信,因為他看見我臉上那動搖而逐漸渴望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表情,知道自己的交易就快成功了。」

「『那,你究竟要什麼?』我放棄抵抗,決定相信他說的是真的,無力的問著。」

「『沒什麼,只是你的一點時間罷了!』黑衣人覺得很滿意,自己能夠快速切入正題。」

「我對黑衣人提出的交易感到荒謬,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在耍我,越聽越煩悶。突然想起,會不會是我底下的那群研究生知道我實驗做不出來,故意找人來耍我?於是我像洩了氣的皮球,突然覺得一切都落了空,沒好氣的問到:『時間?你要我給你時間?時間要怎麼給?你又要怎麼拿?』」

「『你根本就在耍我吧?說,是誰派你來的,再不說我就要報警了!』我自己越說越生氣。」

「黑衣人發現自己提出的交易條件不能馬上被我了解,甚至有所誤解,於是只好趕快又放軟語調,說到:『我並非耍你,如何取走時間,我自有辦法。』」

「『也對,我突然在你生日的晚上現身在你實驗室,告訴你我擁有你研究了將近一年都毫無進展的關鍵技術,又說只要你付出一點時間就能換到,難怪你會發飆。抱歉,是我沒說清楚,讓我們從頭來過。』黑衣人帶著和藹的口氣說著。」

「聽到黑衣人的緩頰,讓我的怒氣稍微緩和了下來。但我還是將信將疑,於是開口問到:『你究竟是誰?』」

「『對,對,應該先跟你自我介紹。抱歉,因為我看到你一時太開心,就顧著想跟你分享我為你帶來的大好消息,於是忘了跟你說我是誰,讓你誤會了。』黑衣人此時的身段變的更加柔軟,彷彿只要我願意再回到交易條件上,什麼都好談。」

「『其實,我是死神。』黑衣人突然又換回嚴肅的表情。」

「你可以想像,當我聽到他說他自己是死神時,感到多麼荒唐吧?」朋友對我說。

「畢竟剛才才跟我提了一個荒謬的交易,好不容易看我怒火稍平,竟然又提了更荒謬的話。要是你,你也會覺得這肯定是有人安排來耍自己的吧?」朋友又對著我說,彷彿要求我認同他。但我什麼也沒說,只是單單的注視著他的眼睛。因為我了解,如果這是耍,今天他就不會找我來坐在這裡聽他說這段故事了。我只接口說:「恩,我在聽,你繼續說。」

「但其實,我並沒有再度發火。相反的,我的好奇心被點燃了。我當時心裡想,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誰,在玩什麼把戲,死神?我還魔鬼哩死神?!於是,我略帶輕蔑的開口說道:『您好,死神先生,我現在知道你的身分了。不知道你找上我究竟有什麼事情?』」

「黑衣人看到我搭腔的方式,誤以為我相信他了。於是開始說起交易內容。」

「『其實,我來找你,就單純只是想報你一樁划算的交易。你賣一點時間給我,而我把手上這份奈米布料開發技術給你。我非常有誠意,連合約都準備好了。只要你點頭答應,我馬上就把這份資料給你。』黑衣人心情愉快的說著。」

「『可是,我怎麼知道你手上這份資料是真是假?』我開始覺得好玩,於是決定融入遊戲中,陪這黑衣人玩一玩。我心想,既然有人大費周章的想耍我,若我不配合上當一下,豈不太不給面子。萬一要是得罪不起的人,那就糟糕了。」

「『對,對,你提的問題很有道理。』黑衣人似乎覺得我完全進入狀況了,於是繼續對交易條件提出說明。」

「『不然,這樣好了,我先把一部分的技術轉移給你,你先試試看,如果覺得有用,然後我們再談合約,如何?』黑衣人彷彿覺得自己提出了個好條件,十分得意的對著我說。」

「『好阿,那你把資料留下,我試試看,明天你再來找我。』我有點想玩但有更想打發他走的說。」

「『不用,不用,不用明天,這很快,我剛趁你去慶生的時候,已經把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你馬上過來,按著這份資料操作。』黑衣人開心的說著。」

「『剛好這份資料可以分成兩大部分,我先給你第一部分,你現在馬上做,沒有問題的話,只要簽了合約,就可以拿到第二部分的資料,拿到後你可以馬上接著做,反應很快就會完成,你夢寐以求的奈米布料明天一大早就能問世。』黑衣人一口氣對我說明完,開心的笑了。」

「我也開心的笑了,不過是一種終於要結束的輕鬆感。於是我走向他,取過一份文件,靠近我的實驗器材,按著上面的指示操作起來。」

「沒多久,我心裡那嘲笑的想法就被不斷跑出來的突破性成果給淹沒了。我一方面感到開心,實驗竟然順了起來;一方面感到惶恐,覺得自己努力了將近一年毫無進展,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黑衣人竟然掌握我生命中渴求的關鍵技術,而且還如此大方的給了我。於是,我對黑衣人的態度從嘲笑、輕蔑、無所謂,轉變為期待、害怕、恐懼又無奈。」朋友繼續往自己杯裡倒酒。

「『怎麼樣,我的資料很有用吧?』黑衣人語調高昂的說著。」

「我故作鎮定,最後掙扎著說:『可我怎麼知道這份技術是潔淨的?萬一這是其他和我一樣正在研發奈米布料的實驗室的研究成果,到時候我豈不身敗名裂?』然而在發問的同時,我早已經知道答案。關於自己研究的奈米布料,當時全球各實驗室都毫無進展。」

「現在想想,當初全球精英都一籌莫展的研究主題,我一個博士畢業生、菜鳥助理教授竟然也趕跳下去做,真是好笑。」朋友看著我,用一種一點都不輕鬆的表情說著。

「『當然沒問題,這資料絕對沒有發表過,來路絕對沒有問題。』黑衣人說,『關於這些部分你不用擔心,我合約裡有註明,要是你用了我提供的產品無效,我是不會跟你收費的。剛剛也只是為了取得你的信任,才故意給你第一部份的技術。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你認為我是別人找來耍你的,對吧?』黑衣人彷彿洞悉我心境般的把話說白了。」

「『好啦!總之,產品試也給你試過了,有沒有效你自己清楚,你到底要不要買?不要買我要找別人去了,你不要搶著要的人可是多的很。』黑衣人說。」

「我知道黑衣人說的沒錯,他手上這份資料,不管哪個實驗室都會想要的。因為誰拿到這份資料,誰就能解開關鍵技術,生產出奈米布料,如此一來,將有源源不盡的財富和權力…….」朋友不知是陶醉在過去的美好裡還是有點醉了的說著。

「『好,我買了,你說的合約在哪裡,可以拿給我看嗎?』我鼓起勇氣,跟黑衣人提了合約。」

「『爽快喔!不錯、不錯!不過我做生意向來不急著簽合約,我的原則是公開、透明,既然你知道我產品有效,那麼我來跟你說明一下合約主要內容,如果沒有問題,我們再簽。』黑衣人表情愉悅的說著。」

「『首先,要恭喜你,只要先下這只合約,你等於賺得了全世界。而你所需要支付的代價其實很少,就是你的時間。想想,你每天埋首實驗室,人生全都賠在這毫無未來的實驗裡,不如把時間給我,我就把這份資料給你,如此一來,以後你就不用在浪費時間在實驗室裡,有大把時間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何樂而不為?』黑衣人彷彿童叟無欺的誠實商人般的表情說著。」

「『再者,碰到我你算運氣了。我這人開價絕對公道。我算過,如果你靠自己研發,在一切都沒有意外的狀況下,大概還需要再花掉九年年時間,才能取得我剛才給你的那份成果。至於第二份資料的成果又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開發出成品,這部分需要再花你十年時間,第二部分則是成品的商品化和普及,需要五年時間,我總共就要你支付這24年的時間,怎麼樣,很划算吧?給我24年,我就把全世界一夕之間交給你。』黑衣人感覺自己即將大功告成,十分開心。」

「當時我一心只想著趕快拿到第二份資料,根本不在意他說的幾年又幾年。馬上就答應黑衣人了,這些時間還是我事後回頭去看合約才知道的。」朋友靦腆的笑了,但我卻越聽越毛骨悚然。

「『好,我簽了,合約在哪裡?趕快拿給我簽阿!』我急著對黑衣人說。」

「『別急,別急,不差那一點時間,你很有誠意,這份產品我賣給你了。但我還要再跟你確認一次,你確定要把24年的時間賣給我,沒錯吧?』黑衣人突然慎重了起來,對著我說。」

「『沒錯,沒錯,趕快把合約給我吧!』我不耐又急躁的對黑衣人說。」

「『喔,合約已經簽好了阿!就在剛才我重複問你的時候。』黑衣人說」

「『現在,資料是你的了!』黑衣人一邊在說,我已經一個箭步跑過去從他手中搶下了資料,跑道器材邊接著後續反應,完全忘了黑衣人的存在。」

「『對了,忘了告訴你,你原本的壽命是64歲,我拿走了24年,所以,在你40歲生日那天半夜12點,我會來收取你的靈魂。喔!對,為了答謝你的爽快,所以我多送你一天,你可以過完40歲生日,我才會來收你的性命。』黑衣人開心的笑著對我說,然而我卻什麼都聽不進去,整個人只盯著眼前的反應。」

「正當我專注的做著實驗時,彷彿聽到黑衣人聲音越來越稀薄的說著:『人類的靈魂真是太好收買了……』」

「當我正回頭問黑衣人他說什麼時,才發現黑衣人竟然已經不見了。」朋友終於說完,也喝掉了一瓶威士忌,直衝著我無奈的笑著。

「所以,今天是你的死期?你該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我疑惑不解的看著他問。

「你覺得我像是會開玩笑的人嗎?」朋友看起來不知道究竟有沒有醉,突然嚴肅的回了我一句。

標籤
相關文章

8 Comments
  1. 回覆

    日光

    2007-03-13

    請問這個故事分成幾段呢?

    • 回覆

      Zen大

      2007-03-13

      版主回應
      不知道 不過預計一千字左右一段
      五段一集
      原本我想寫一萬五到兩萬字
      現在已經有了一萬二
      所以可能會直接寫到五六萬吧
      然後再回頭改 修飾增補擴充
      寫好玩的 希望3/20之前可以寫完
      2007-03-13 20:21:00

  2. 回覆

    回聲

    2007-03-15

    我個人覺得,兩個人的對話太單調,朋友的死神(二)可以轉換場景,回到十多年前的實驗室,這樣可以更活潑,穿插更多其他情節。
    哈哈~~個人淺見。而且我知道你會修改,初稿與成品本來就不同。

    • 回覆

      Zen大

      2007-03-15

      版主回應
      呵呵 我也覺得二很無聊
      看來應該把二改成三
      中間在插點東西才是
      感謝提醒
      2007-03-15 17:06:08

  3. 回覆

    優格妹妹

    2007-03-16

    寫的這麼真實,都讓我不免懷疑:zen 真的只是文科畢業的嗎?把另一位男主角理科的研究生涯描述的合情合理,讓我驚豔 😉

    • 回覆

      Zen大

      2007-03-17

      版主回應
      看起來好像不同人會讀出不同感覺
      寫的近大概是因為身邊很多唸工科的朋友吧
      也是太了解學術生態
      2007-03-17 05:34:48

  4. 回覆

    優格妹妹

    2007-03-17

    應該這麼說
    我喜歡二的主要原因
    是它寫的很〔真實〕
    少掉一裡面的不自然成份
    對我來說
    有這樣的流暢度就算成功了
    不過話說回來
    我只是個生手
    也沒有寫小說的經驗
    ZEN還是多參考別人的建議啦
    回聲說的也有他的道理啊:)
    加油

    • 回覆

      Zen大

      2007-03-17

      版主回應
      我會好好想想該怎麼改的
      不過 原先預定完成的日子恐怕要大幅延後了
      得去趕工作的東西
      2007-03-17 21:33:1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