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隨筆記

大二五天菲律賓行-啟發我思想覺醒的一次旅程

By
on
2007-04-27

大二五天菲律賓行-啟發我思想覺醒的一次旅程

文/zen

大學時,修過系上羅四維神父(神父喜歡學生叫他老闆)兩門課。一門是大二上時修的亞洲學生研討會,修畢後必須於寒假前去越南胡志明市五天,和當地的越南學生進行交流訪問。大二下隨即我又修了一次類似的課,但課名似乎不太一樣(記不得了),修完後暑假則前往菲律賓進行五天的亞洲學生交流訪問。

羅神父的課幾乎都是討論課整個學期的課,就是討論規劃寒暑假期間的外國行。從準備英文報告的選題,報告研究到撰寫,還有訪問行中的表演活動等等,看似和社會學教學扯不上關係,看似非常輕鬆,是很營養的學分,但是歷年來修過老闆課的學長姐都表示獲益良多,從老闆的課上,彷彿有什麼東西被啟發了(我以為是Learn how to Learn)。

我自己的思想覺醒,也和這兩門課有很大的關係,在課程中,老闆從來不告訴我們什麼道理、學問、知識內容,他引導我們自己去思考、研究、探索,他講他個人的經驗,講很多有趣的事情,講什麼是教育(詳細我忘記了,但大意是說教育是一種引導把學生裡面有的東西給引導出來,是引導而非給予)。

老闆除了上課的方式很特別外,其人品學養更是令人佩服。老闆講了關於自己的大半輩子,他的思想總是那樣的簡單卻發人深省,特別而不隨波逐流,奉獻自己,成就許許多多的人,虛懷若谷,笑的那麼溫暖,屢屢起發了當時的我。

這些課程訓練的影響和發酵,其實是越後期越明顯的。

關於這整年的課程,有很多值得書寫的。過去學生時代,也還常常跟朋友聊起越南行和菲律賓行,但隨著畢業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忙於工作和生活,有點遺忘了。直到這兩天,不知怎地,菲律賓行的某些場景又浮上我腦海,其中特別有幾幕想記下來,跟大家分享。

提到菲律賓,台灣人的印象大概就是外勞菲傭的出口國吧?!對於菲律賓人的印象,大概就是黑黑小小的假日期間聚集在公園大學校園內的非我族類吧!?

原本我也以為,菲律賓人都只有黑黑小小的,都很窮,結果去了一趟菲律賓後(當然這是十多年前的經驗了),讓我了解了所謂「菲律賓化」這個字眼真正的意涵。菲律賓,大概是最早經歷所謂M型社會的亞洲國家。

早年菲律賓由於政府治理得當,再加上美國殖民,因此擁有相當好的先天基礎,在戰後發展快速,成為亞洲重要的經濟體。然而,後來隨著貪污政權的上台,導致行政效率不彰,政府空轉,再加上亞洲四小龍的崛起,佔據了菲律賓的地位,菲律賓迅速沒落(簡單說台灣要預防兩極貧富分化,應該參考菲律賓的經驗,而非美日<-這正是一種後殖民思想作祟不是嗎?)。

然而,有錢人還是很有錢,只是窮人沒落了。

如果只是從書本學習知識,那大概就是這樣了。

但是,那年暑假實際的菲律賓行,讓我大開眼界,大感震撼,看到了一個貧富兩極分化的社會具體實踐起來可以變成什麼樣子,那印象讓我永生難忘。

我們的訪問行程,是到菲律賓一所相當有名的天主教私立學校,該校在全菲律賓有十幾所分校(是非常頂尖的學府),參與該次訪問行程的有台灣、韓國、日本和菲律賓等國的學生(都是天主教學校)。韓國和日本先不說,菲律賓的學生除了該校區選出的學生外,還有從其他校區選出的學生。

先說這些菲律賓學生的差異,若是我們所參訪的校區(在馬尼拉,是本部)的本地學生,清一色上流社會,每個人都十分有錢(都有車,學校太大,不開車得走非常久),有氣質,而且並不若當初我以為的菲律賓人都黑黑的,反而全都是白皙的菲律賓人(當然也有黑的拉),氣質相當好,還有公子哥,像美國人,或者說,好像所謂的ABC(只是比擬啦)。

至於其他校區來的學生,有一些很活潑頑皮,有一些則非常的有自信。我還記得有一個男生,總是在玩鬧。有一個女生,講起英文來像連珠炮(我大概到第三天吧才適應了),非常的有自信。

(後來我總是在想,有多少在菲律賓非常有自信的大學畢業生,畢業後卻因為國家經濟實力不振,得外出賺取微薄的基本薪資,這些人不也是大學生嗎?不也過過美好的大學生活嗎?不也被啟發了思想嗎?想到這裡,我覺得台灣的大學生根本不該去歐美日遊學,而該去欠發達國家擔任志工【至少去做貧窮旅行】<-歐美日先進國家的大學生都是以此培養國際觀,順便給自己危機教育,還有訓練獨立性格)。

總之,學生形形色色很有趣,學校超級大。

菲律賓行給我幾個印象:

第一,是關於我們從台灣去的學生(也就是課上的學生)。很慚愧的發現,出身富裕國家的年輕人,從那時候起就是不懂得感同身受,不懂感恩,只會抱怨的傢伙。不懂國家的差別,不懂得尊重文化差異(虧我們念的是社會系)。我還記得那次去一大群人,成天抱怨吃的很差(在菲律賓的日常飲食很簡單,似乎只有一肉一飯,我記得甚至連去肯德基點炸雞都有附飯),甚至有學生就寧願不吃,認為難以下嚥,我認為很失禮,超級沒禮貌。

我是乖乖的坐在餐桌上,把飯給吃完了。好不好吃是其次,但是入境隨俗,人家地主國就是這樣吃飯生活的,來這裡就是要體驗不是嗎?難道來這裡當大少爺?我自己對於富裕社會的小孩的愛抱怨,從很早就感受到了(這些人現在有些大概也變成抱怨網路世代的主流階級了吧)。

第二件讓我感到訝異的是,馬尼拉的交通那簡直是無政府主義。還記得要回去時在機場的路上,我看著沒有劃線的四線道大馬路,原本往返各佔一半道路,到了最後,不知怎地竟然有一方全面佔據四線道,把大馬路當成單行道了?!難怪人家都說馬尼拉交通差。

第三是貧富差距的懸殊,該次的訪問行程有一天是City Tour,由當地學生開車帶我們出去玩,我們去了馬尼拉最大的shopping mall(還有其他地方,類似九族文化村的)。那時候台灣還沒有shopping mall,馬尼拉這個mall的規劃很驚人,除了有像香港太古廣場的mall,還有百貨公司和飯店。我並沒有走遍,因為第一次逛shopping mall實在是震懾於廣大。

我發現mall裡簡直是另外一個世界,全部都是名牌精品,價格則和台灣無異,和當地市井的物價有著天壤之別不說,每個出入口都有警衛荷槍實彈的駐守,太髒太醜看起來太窮的,不准進入(聽說有開槍射殺過,說的是當地那些學生,說的理所當然的樣子)。

這才是真正的一個國家兩個世界的M型社會吧?而且還是十多年前的菲律賓(或許現在改變了我衷心期盼現在沒有那麼的貧富分化)。

然而這還不是最震驚我的,最震驚我的,是在當地學生開著廂型車帶我們四處參訪的路上,我看見了讓我終身難忘的一幕(我不知道和我隨車同行的台灣學生有沒有人看到)。

我看到一對姊弟(或者年輕母子),穿著破爛,總之,是一窮二白身無分文的赤貧,女生看起來很年輕,約十出頭歲,手裡抱著一個小嬰孩(再大一點),跪在路上,就著路面不平所造成的積水(那陣子有颱風,下雨頗多),用路面的積水替小孩洗頭。

看到此光景,我整個人鎮住了(但當地學生似乎以為再習慣沒有),無法離開其視線,或許很容易就能夠看到彼此更慘的非洲飢民的照片,然而那是全面貧窮的非洲,如果都窮或許就習慣了,但是我卻是開車私家車帶外國學生出遊的路上,看到這巨大的貧富落差,我告訴自己要狠狠的牢牢的記住這一幕,不可以忘記,這一幕是啟發我思想覺醒的關鍵,我了解了社會學/左派/批判理論之實踐的意義和目的,我希望自己的存在,至少不會成為剝削的助力(能否幫助更多窮人我還不知道辦不辦的到)。

如今我似乎是渺小了,因為出社會融入社會去而渺小,但這啟發我的一幕,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人生而不平等,還有社會貧富差異的慘況。

所以,其實我不認為台灣有媒體所說的那麼窮,那麼慘,那麼貧富分殊,至少台灣目前還沒有警衛荷槍實彈站在門口趕人。

我們比較像是享受慣了但卻家道中落而不肯努力向上的富家公子,只會抱怨卻沒有開創前景的能力(上一代不就從赤貧中創造了經濟成就?然而富了的上一代不肯再吃苦,富裕以後才出生的下一代,則更不知道吃苦是什麼,視享樂為理所當然),這才是最可怕的吧。

標籤
相關文章

7 Comments
  1. 回覆

    gdankimo

    2007-04-27

    不用在菲律賓看到,台灣就有
    在某速食店門口等人,看見一台名牌車停在門口,使用免下車服務,車上是一對母子。(似乎趕去上課後輔導,語氣不耐)三分鐘後有一台載資源回收的三輪腳踏車停在前面,駕駛下車,後車箱跟著兩個小孩,和父親一起把要回收的紙杯拿上車。
    文中三個小孩幾乎一樣的年紀,你會覺得是同一個世界嗎?
    我也不知道我學的能幫助這世界什麽..感嘆

    • 回覆

      Zen大

      2007-04-27

      版主回應
      不不 不一樣的
      資源回收車 至少他能想辦法工作
      我看到那是全面性的赤貧
      更何況 十幾年前的台灣 還是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
      2007-04-27 11:57:29

  2. 回覆

    小娘

    2007-04-27

    貧窮很可怕,對我來說曾經度過貧窮的日子來說,餓肚子的生活促使我向上爬!也許貧窮讓人會更有力量~~~^^&quot好像是這樣啦!

  3. 回覆

    Yasmin

    2007-04-27

    台灣人的國際觀狹隘,眼裡只有歐、美、日,其他國家在大部分的國人眼裡,都是難登大雅之堂的,更別說是藉由觀光,去反省和警惕的!
    台灣的大學生,唉!更別提了,國際觀和競爭力,連第三世界的國家的大學畢業生都比不上!
    去貧苦國家做旅遊或增長見聞,這一代的台灣大學畢業生,喜歡吃喝玩樂勝過清貧生活吧!
    懶的動腦筋自己規劃行程,外文能力欠佳又不自知,只知ㄧ股腦丟給旅行社,參團當少爺,你能期待國家未來不會變成第二個”菲律賓”?
    之前因為工作之故,我經常往來於世界各大都市,多半是國籍航空不曾飛抵的航點,也曾在馬尼拉和許多非洲外站停留時,看到當地的人民生活,是我們完全無法想像的。
    台長的結尾那一段,寫的很好!

  4. 回覆

    哈特

    2007-05-04

    我跟你
    到底是不是同一個班級唸出來的呀?
    這些經歷與過程
    我完全不知道哩
    可見大學混得多誇張@@

    • 回覆

      Zen大

      2007-05-04

      版主回應
      修的課不一樣囉
      2007-05-04 10:28:08

  5. 回覆

    優格妹妹

    2007-05-05

    ZEN 說的沒錯,我知道紐西蘭有高中生到落後國家做義工,好比印度,也看過很多書裡面寫到作者怎麼帶自己到亞洲國家見識見識當地學風之盛,藉此鼓勵孩子向上的例子,就是養尊處優的他們也發現了貧窮環境怎麼造就人才的事實,不得不帶自己孩子去親身體驗人家的努力,警惕活在富裕環境的自己(或者其他本國青年)
    我沒有去過菲律賓,但如ZEN 描述的一般,他們雖然窮,過去的優良教養背景還在,所以多數菲律賓人都還蠻有教養也顯得很有文化氣息,跟我一起工作的許多菲律賓人都很有氣質唷
    很羨慕ZEN 見識過真正的貧窮,我也希望自己有幸能夠親眼見到,也許不能改變大環境,至少能藉由體驗更加珍惜自己所有...
    我喜歡這一篇,內容對我來說很受用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