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來看星爺的厲害之處吧!

By
on
2007-05-17

來看星爺的厲害之處吧!

文/zen

書名:我是一個演員-周星馳文化解讀
編者:陳婉瑩
出版社:南方日報

印象中第一部看的周星馳電影,是九品芝麻官,某一年高中月考結束後,和學弟們一起去電影院看的,好像是二輪片。

周星馳的電影,想要沒看過大概很難,台灣有限頻道每天固定放送,甚至培養出一批死忠影迷,可以把星爺電影裡的台詞場景動作如數家珍的背誦出來。

相對於星爺的這些搞笑電影,想必台灣許多電影人很看不起吧(除了酸葡萄心態,和西方理論賣弄,認為悲劇勝過喜劇外有沒有創新一點的理由?)。但是以一個市井小民如我來看,幸好有星爺(和通俗港片),讓可憐的台灣人除了飽受藝術電影苦毒外,還有另類選擇。可以試著理解自己腳下的土地。

台灣導演拍的電影,某種程度上也是東方主義下的產物,拍給那些熟捻西方電影理論的外國影評人觀賞的,至於台灣市井小民,社會最底層的那群人,只想看電影消解緊張的生活壓力的人,只好選好萊塢和香港電影。看國片,恐怕看不懂惑沉悶無聊還是其次,萬一看懂了之後那深層的悲哀,恐怕才是更令人望之卻步的。

一個健康的創意產業市場應該是雅俗並存的(雅是指高雅、經典,而非搞怪藝術,俗是指通俗加點低俗,或者看似低俗實則通俗),但台灣的創意產業,無論哪個領域,都長期被假高雅給綁死了,弄的俗民大眾毫無藝文休閒活動可從事,於是陷入縮小循環,市場日小,再不然就被全球化下的跨國創意產品大舉入侵。

消費全球性的創意商品並沒有不好,只是一個社會如果沒有在地力量,以在地眼光詮釋在地市井小民,建立出一個個的樣版人物(如魯迅的阿Q,差不多先生),這塊土地的認同難以凝結是小,人們無法找到參考團體做為借鑑,甚至鼓勵自己向上的深層缺乏更是嚴重。

舉凡一個國族想要成為想像的共同體,都需要能夠詮釋自家優缺點的文學藝術,愛爾蘭有王爾德、喬伊斯、葉慈,英格蘭有莎士比亞、歐威爾還有無數偉大藝術靈魂,台灣有過陳澄波、楊逵,但卻彷彿不曾有過,至於當代,更沒有人能夠替台灣市井小民寫出引發集體共鳴的藝術創作,好好的告訴我們為什麼是「台灣人」(喔,也不能說都沒有啦,林懷民的雲門算是一個,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後殖民的台灣,文化精英只透過西方理論眼鏡來評斷台灣這塊土地,凡符合西方進程的就視為正確,不符合的就被視為錯誤,我們永遠隔靴搔癢的在認識自己。例如我們有很多出版品大談英格蘭人愛爾蘭人荷蘭人芬蘭人日本人德國人義大利人美國人中國人甚至韓國人越南人丹麥人蘇聯人的性格特徵,卻找不到一本具公信力能夠告訴我們什麼是台灣人的「台灣人論」。

扯太遠了.

若放眼全世界,最適合拿來攻錯的不該是美國人芬蘭人日本人,而是香港人,同為華人,同樣經歷殖民統治,同樣是島國(姑且稱之),同樣地窄人稠,同樣生活壓力大,同樣有著龐大的草根群眾。

香港人很幸運,他們有一群敢於拋棄西方大理論政治正確的藝文工作者,從事通俗市場(或許這是英式殖民的特質,市場力量高於理論力量),讓香港電影硬是在全球化衝擊下挺了下來,而且近幾年終於開花結果。

(你說李安是台灣的,我說李安是美國的乃至全球化的,就像王建民也未必是台灣的,他們或許有才能,但沒有制度的保護和提煉,才能大概只會被壓榨殆盡)

其中最雅俗共賞(好不容易終於撐到雅也賞)的,要算是星爺。星爺出身貧困,中學畢業後和梁朝偉一起去報考無限,但梁朝偉考上了星爺沒有,後來再考,終於考上。畢業後被分發去主持兒童節目四年,由於表現不俗,被提攜上來拍電視劇(曾經跑過金庸劇的龍套)。後來被李修賢看上,拍了電影,從此走上電影路,拍了四十幾部電影。

關於星爺的遭遇談過的人太多,這裡就不多講,書裡也有,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

我只想講一點,也是從諸多論者的觀點延伸出來的,不過是很早年我在看星爺的時裝片就有的感想,星爺的無厘頭作風,把一向以文以載道、立德、立功、立言做為人生最重要目標的嚴肅中國人解放出來了(放大來說,就是跳過五四以降的文必言道的正經八百,直接晚清現代性中剛浮現卻被打壓下去的各種光怪陸離,因為五四,華人從此只能正經八百不能光明正大的插科打葷搞怪搞鬼。因為周星馳,華人從此擺脫嚴肅的悲情意識,可以用更幽默戲謔的方式看待自己的人生,即便是悲的),我認為星爺的表演建立的市井小名形象,除了肯定了草根的力量和合法性外,從此華人們可以認真但不用太認真,可以骨子裡認真,但表面上卻是嬉笑怒罵,心態上做法上是積極向上的,但行為表現上卻要有點弔啷噹,在乎中的不在乎。

更重要的是,一向沒有幽默感(或者不能公然行之)的華人給解放了,也把華人從現代性的悲劇中給解放了(當然從結構來看,是因為搭上1980年代以後港台經濟起飛,政治緊張關係鬆綁),星爺的電影中所豎立的市井小民形象,給離開政治經濟大歷史後強調市井小民社會史的眾多小老百姓們,一個投射/認同/參考的典範,講出了許多市井小民沒能力靠自己講出來的話。但卻又不是用令人難以承受的西方學術理論,而是那麼真實的生活。

當我去過香港後,我發現香港電影拍的就是香港,完完全全的以香港現實生活做背景,台詞場景人物描寫就都是活生生的香港。

不像台灣的國片,對白講的是中文,但卻一點都不生活,故弄玄虛到讓人難以忍受,像名牌的冷調高雅,高雅但卻讓人難以承受。

周星馳的電影不管你喜不喜歡,評價如何,但周星馳的「人生不上進,那跟鹹魚有什麼兩樣」的工作態度,是每個人都應該了解的。除此之外,周星馳的電影的階段性還有其文化意涵,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在此書中讀到,更有星爺本人自己的一些詮釋,據他自己說,他不懂什麼前現代後現代,但他知道在電影裡面要放入「情」,我想,正是情讓香港電影活了起來,而只放入「悲情」等描述情的理論/概念的台灣電影之所以無法被廣大閱聽人接受,其背後邏輯應該不言可喻。

周星馳電影是值得一看再看並且感到驕傲的,就算電影為了顧慮市場而未必盡如人意,但演員在市場侷限中盡其所能的誠意表演,卻是不能抹煞反而更令人敬佩的。

台灣電影有點像現在的張藝謀了,想通過東方主義搞出一些歐美人可以接受的東方,自以為雅,但究竟誰雅誰俗,我想這是個很有趣的歷史弔詭,有興趣台灣香港中國電影乃至周星馳還有華人自我形象的人,不妨都讀讀這本書(其實這書有點老了,2005年的,不過還是值得推薦,好像有香港版,喔,不是台灣出的那一本,這書共同作者是李歐樊,李教授可是對星爺推崇備至)。

標籤
相關文章

14 Comments
  1. 回覆

    筱玉

    2007-05-17

    好棒的評論。

  2. 回覆

    古嘉

    2007-05-17

    講得好!

  3. 回覆

    shawyu

    2007-05-17

    我從高中就開始迷周星馳,那個時候他的電影是大家嗤之以鼻的,想不到過了十幾年以後,卻變成哈佛大學課堂上研究的主題,真是風水輪流轉呀!我總覺得像我這樣的老牌星迷才應該來開課談周星馳,學者們欣賞的都只是後期的他,但是我卻認為前期的他精彩得多!(我自己是把「威龍闖天關」當作前後期的分水嶺)

    • 回覆

      Zen大

      2007-05-17

      版主回應
      那你就講講唄
      2007-05-17 21:06:28

  4. 回覆

    airambier

    2007-05-18

    台長
    同意
    百分之一百同意

  5. 回覆

    Coffee

    2007-05-18

    周星馳的電影被哈佛大學作教材?真的嗎?

  6. 回覆

    shawyu

    2007-05-18

    據我所知,起碼有兩位哈佛東亞系的教授在課堂上討論過周星馳,也播放他的電影給學生看,例如「功夫」。其實這沒什麼稀奇的,通俗文化的研究近年來相當熱門,成龍、李連杰、張國榮、鄧麗君都可以在課堂上討論,連「康熙來了」和芙蓉姊姊都可以拿來分析,星爺更不用說啦!

  7. 回覆

    閒情逸致

    2007-05-19

    我有個六歲的女兒,她看功夫時可以笑到前俯後仰,星爺的魅力可見一般^^

    • 回覆

      Zen大

      2007-05-21

      版主回應
      就算不看文字聽不懂 星爺的肢體語言也夠嗆的了
      2007-05-21 00:27:47

  8. 回覆

    喀擦.米

    2007-05-21

    台灣也有我爸阿~~~
    我外婆過世了。90睡夢中,喜事。下禮拜告別式,忙~
    我換了一個嶄新的工作,你一定想不到是什麼,哈~
    男友交到最後一個了,有機會你要請我們吃大餐喔~
    還有阿~我有一個大學同學很會寫作,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有跟他聯繫上,說不定如果有出版計畫的話,你可以幫得上他的忙,你人最好了對不對,嘻嘻…

    • 回覆

      Zen大

      2007-05-21

      版主回應
      你爸很搞笑嘛?
      他不是大學教授
      而且還是所長級的?
      不都很嚴肅的?
      我看到你msn暱稱了
      90是喜事了…….
      何時要請吃喜酒?
      新工作在台北嗎?還是在家?
      你朋友要出書 我可以提供諮詢拉 不過不保證能夠ㄠ到出版社…..
      2007-05-21 00:52:04

  9. 回覆

    悠悠

    2007-05-21

    台灣導演在國語和台語間迷失
    還找不到如何形塑台灣人的個性啦
    文雅的台語得老一輩找
    火星文是年輕人最愛
    台灣國語不一定得粗俗
    你的評論超棒
    我是隨便說說^^

  10. 回覆

    小米‧飛蝦

    2007-05-26

    無意間來到這裡,
    對你的這篇評論有很深的認同。
    我以前是學社會學出身,從小很喜歡星爺,
    現在投身電影學院學習電影導演 …
    關於雅與俗的問題是我常常在寫劇本時會面臨的掙扎…
    你的評論讓我想到了前兩週參加系上學長姊劇本開題時,其中一位老師對於台灣電影的評論。
    他說:「當攝影機持續固定不動超過可忍耐時,觀眾會失去耐性想踹攝影師。台灣的侯導演拍的悲情城市,拍的是大時代的大事。但現在很多台灣導演,拍的卻是個人周遭的小事,也學著用長鏡頭、把攝影機固定在一處擺拍,讓人看不下去。」
    姑且不論他對於台灣電影究竟瞭解多少,但我還滿認同他所說的話,這是台灣現在電影面對的問題。
    在強做高尚、追求藝術、重視畫面構圖與光影色調的情況下,似乎許多敘事已經被拋棄了…但觀眾買票進電影院,就是想要看一部好看的電影,體驗一個好故事。敘事才是電影導演需要重視的!
    拉拉雜雜胡亂扯了一些無關連的想法,請見諒,只是真的看了你的文章後,有很深的感觸。

    • 回覆

      Zen大

      2007-05-26

      版主回應
      很開心您能來留言
      更開心您也是社會學出身
      還攻讀電影
      我認為 社會學訓練正可以提供連結個人焦慮與公共議題 幫助人找出敘述好故事的方法 這個故事 在微觀來看有趣活潑 宏觀又能發人深省
      不知道您讀過微物之神沒有 此書推薦您 對於未來的電影戲劇生涯 肯定能有所助益
      也相信您絕對有能力拍出叫好又叫座的通俗電影
      通俗不等於低俗 雅俗共賞的基礎在於先能俗者皆通而後品味高雅 好比狄更斯
      2007-05-26 21:48:24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