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旁觀他人痛苦,界線在哪?

By
on
2007-05-28

旁觀他人痛苦,界線在哪?

文/zen

關於新聞媒體記者的倫理學議題,其中最引人爭議的一項便是,如果你正巧碰上事件的發生時,旁邊除了你在沒有別人,而且你若不幫助他,他將會死亡。

身為新聞從業人員的你,到底是應該善盡本分的記錄事件的發生,好在媒體上再現真實(因為這可能是個大獨家),或者放下手邊的工作,放下媒體人的身分,回到人本身,以人的身分對其進行人道援助。

不是新聞從業人員大概很難想像這樣的兩難困境,特別是再加上如下一個設定:假如你忠實紀錄事件的發生(即便是看著某人死去),那麼你將獲得大獨家,讓自己的新聞從業生涯爬上高峰。相反的如果你放棄紀錄,著手人道援助,那麼不但沒有任何獎賞,還可能被公司開除(因為你沒有進到好記者的責任)。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作?

這是個很有趣的倫體學議題,可以加入許多變化形式來探討。

例如,你碰巧遇到的事件當事人,是你生平最討厭的人或正好是你家人或愛人時,恐怕都會對你的選擇,造成影響。

《幸福的結局》(麥田)一書,談的就是這樣一個議題,只不過作者還加入了一些讓故事讀起來有趣而且懸疑的設定,讓人不至於認為這是本要探討嚴肅人性議題的小說而拒絕閱讀。

小說從女主角(法國人)獲得眼角膜捐贈後,便常常看見一個日本男人的身影。但身邊其他人都說沒看到,只有女主角看到。

女主角聽說,接受器官捐贈者,常常會連同捐贈者的性格或者記憶一同承受下來。女主角決定追查捐贈者的個人生平,找出不斷出現在他瞳孔裡的男性。

結果,聽說這個男生是個日本人,而且已經回到東京。於是,女主角放下工作(和不倫戀人),從法國遠渡重洋來到東京,一心找出這個男人-夏樹。

女主角當然找到夏樹了,甚至還愛上了這個男性。而夏樹也因為女主角擁有過網戀人的眼角膜而愛上他。兩人沉溺在一起了好一陣子,女主角才知道原來夏樹以攝影為生,和捐贈給他眼角膜的女生相戀多年,不曾交談,靠的就是攝影記錄其身影和心情。

直到有一天,這個女生說他想飛,於是從樹上跳下來,夏樹為了成全她的夢想,即便看著她從樹上摔落,而且仍然有機會被救活,但卻拿著攝影機不斷的拍攝,直到她死去。

一直留在女主角眼角膜上的夏樹,其實就是她生前最後看見的光景。因為據說,人的眼角膜會記下生前所看到的最後一幕。

女主角在得知夏樹殘忍的旁觀他人之痛苦後,非常不能忍受的回了法國。然而,最後兩人還是在一起,因為女主角反覆思索之後,才知道夏樹的愛之深……

故事本身我覺得不怎麼樣,漏洞百出不說,作者刻意使用法國人作為背景,想談一些日本「外人」的問題,以及以外人的眼光看待日本社會裡一些自以為自然但卻不合理的社會風俗,但卻犯了許多錯,特別是把女主角設定成熟知日本文化風俗不說,還把日本特有的不倫,搬到法國人身上來用。雖然法國人實際上是怎樣我並不清楚,但這樣寫出來的小說,沒有半點法國味,反而很日本。而我不懂的是,這樣的故事主題用日本人來處理不行嗎?為何一定要選法國人?

其次,小說最後讓兩個生者在一起了!我認為這點也和夏樹很愛捐贈者的表現矛盾,如果那麼愛,似乎不可能這麼容易就再接受一份感情。如果沒那麼愛,似乎不能說明夏樹的旁觀情人之痛苦的合理性(沒那麼愛的話,夏樹不過是個可怕的執著於攝影的變態,因為一來他不是媒體記者,二來此人是他宣稱最愛的女朋友啊<-至少我的感覺)。

不過,這些小說中的小瑕癖,還是不影響這個深刻問題的提出:旁觀他人痛苦的界線到底在哪裡?做為人,看到痛苦在眼前發生時,究竟何時該出手相助而何時該旁觀?

更多的從書中延伸出來的感想是,絕大多數人如你我,其實不過都是旁觀他人之痛苦者。原因在於現代社會媒體發達,要得知世界之所有殘酷不義太容易,如果沒有防衛機制,有效消除我們對於殘苦所激起的行動感,人們將疲於奔命而且被無窮盡的悲傷與虛無主義壓垮。只是,當防衛機制幫助我們有效化解悲慘事件在我們心中所造成的影響的同時,卻實際的把我們變冷漠了!因為媒體上所上演的遠端的悲慘我們都過濾掉了(不至於完全過濾,每個人會建構一套屬於自己的篩選機制,接受某些願意付出行動的悲慘事件),發生在日常生活中的微不足道的悲慘,則毫不留情的被我們給稀釋化解了。

如何一方面接受媒體源源不絕的巨大悲慘,同時又保持悲天憫人的心情,並且不只是嘴巴說說還能實際不斷的付出愛與關心給這些悲慘事件中的主人翁,這是現代人的兩難,也是每個人都需要學習的功課。某種程度上來說,你我都像那獨自看見悲慘事件發生的媒體記者,該忠實紀錄還是著手干預,有賴於你的智慧選擇!

延伸閱讀
蘇珊宋塔格,旁觀他人之痛苦,麥田
辻人成,幸福的結局,麥田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克萊兒

    2007-05-29

    這個故事的起頭
    好像電影&quot見鬼&quot喔….
    &quot見鬼&quot倒是安排的不錯..(我覺得)

  2. 回覆

    傻姐

    2007-05-30

    許多時候
    在做抉擇時
    須要的是&quot勇氣&quot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