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張愛玲談學英文

By
on
2007-06-09

張愛玲談學英文

文/zen

(zen按:第一張圖是學生時代的張愛玲,很清純吧?後兩張就眾人皆知,不用多介紹了。)

說起張愛玲,其小說之盛名,放眼華人圈大概無人不知曉。

張愛玲生於一九二○年的上海,原名張煐。張愛玲家世顯赫,祖父張佩綸乃清末名臣,祖母來頭更大,是清末重臣李鴻章之女。父親張廷重是典型的少爺,母親黃素瓊則是標準的新女性。

年方二十三時,張愛玲就發表了驚艷世人的《沉香屑-第一香爐》與《傾城戀》。從此迷倒無數眾生,影響了無數華文創作寫手。印證了張愛玲說過的一句話:「成名要趁早。」(語出《張看》中的<天才夢>)

然而,光靠這些個小說,其實並不能養活自己(從來要靠寫作出版養活自己就很難),更別說有些時候張愛玲還得養活其他人等。

除了寫小說之外,張愛玲還替英文刊物《二十世紀》寫過一些散文,像是<中國人的生活和時裝>(後來由張愛玲譯寫為中文,更名<更衣記>),還有<中國人的宗教>、<洋人看京戲及其他>。這幾篇對於中國人的宗教、戲曲和衣著,做了簡單扼要而精采的闡述,文筆之好論點之精采,非常值得一讀,簡直專家。更厲害的是,這些散文當初是用英文發表,後來才由他自己改譯寫成中文。

甚至,張愛玲還翻譯了不少東西,例如「愛默生」的文章。另外,張愛玲也曾經有意自行翻譯其中文小說(如《金鎖記》)為英文,最後因故未能翻出。

張愛玲除了小說寫的好外,散文寫的也是一級棒,英文散文雖有中文氣,但仍是上品。

令人好奇的是,張愛玲的中英文為何都這麼好?

原來,張愛玲自小便接受英文教育,早在中學時期就在校刊發表英文作品,大學念的也是英文系。不過,光從求學里路不足以說明其英文之好,張愛玲的英文,一半是環境好,一半卻是苦讀出來的。

對於學英文,張愛玲或許方法與他人無異,但對於學好英文之餘,也能窮通中文,張愛玲則有其獨到見解。那就是從寫作入手。張愛玲曾說對他弟弟談到學好英文的方法,張愛玲說:

要提高英文和中文的寫作能力,有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一篇習作由中文譯成英文,再由英文譯成中文。這樣反覆多次,盡量避免重複的詞句。如果你常做這種練習,一定能使你的中文英文都有很大的進步。

對於這套學習方法,知名比較文學學者劉紹銘先生也大為推崇,直說「這是大行家的話」。

雖然張愛玲的生活和教育環境原本就有利其學英文,但主要還是靠上述方法苦練而得。當前許多台灣孩子環境比張愛玲小時候更好,英文也多半學的不錯,但中文底子卻差掉了。再不然,也不曾好到如張愛玲可以英文對外國人發表文章,其談學好中英文的方法雖然簡單,但卻精準而實在,可以兼顧中英文學習,還可以練出一手好文章,非常值得參考借鏡!

標籤
相關文章

15 Comments
  1. 回覆

    嘻嘻哈哈白

    2007-06-10

    晃了一下
    這邊還真能讓人好好充電和增加知識呢
    很棒的報台!!
    我喜歡^^

  2. 回覆

    裕文

    2007-06-10

    大大何ㄅ妨效法先賢
    將文章譯成英文
    中英對照
    自益益人

    • 回覆

      Zen大

      2007-06-10

      版主回應
      您說的甚有道理
      只可惜小弟我英文甚差
      再者 工作滿檔
      手上積欠的稿子都寫不完
      真要翻譯此文為英文 恐怕我肚子不保
      甚為抱歉
      2007-06-10 22:52:11

  3. 回覆

    朝雲

    2007-06-11

    我總覺得兩種語言
    是會抵觸的
    張愛玲的英文﹐總在不經意處﹐拘泥於一些中文的表達方式
    或許是因為她的中文太美了﹑美得連她自己都無法放棄
    而英文總歸是無法展現出那種美的吧(笑)

    • 回覆

      Zen大

      2007-06-11

      版主回應
      這部分我沒有談太多
      中國人寫英文 英文再好 一定有中文氣 因為那是文法英文 沒辦法比上人家的生活英文 但也不是錯 就只是彆扭 語言是約定俗成吧
      當然 您說的那個部份也是有的 就是語言太出格了 所以一讀就可以感覺到作者個人風格
      語言自有不可通譯的部份 不過 這種對翻 還是不失為一種好學習方法就是
      2007-06-11 10:12:39

  4. 回覆

    gypsyho

    2007-06-11

    受教,受教,謝謝提點。^^

  5. 回覆

    10.艾爾莎

    2007-06-11

    中文與英文目前都是很重要的語言
    在讀英文的時候,我都忘記自己會中文
    我覺得這很重要
    我學音標學的很痛苦
    甚至因為音標天天在哭著要放棄英文
    後來發現其實不需要音標,英文也可以有一種規則性的發音
    文法因為多次的練習,底子還不錯
    但是中文對外國人來說…就不容易了
    一個字…很多個音,很多個意義
    象形 指事 會意 形聲 假借 轉注
    有人說外星人的文字需要靠會中文的人來解讀
    所以我還是都很以我會中文為傲呢

  6. 回覆

    流跡天海

    2007-06-14

    我想我會試著去作!

  7. 回覆

    安娜

    2007-08-23

    最近有關語言的熱門話題…無論中文或英文, 臺灣都在開倒車. 是遠憂也是近慮. 既然大家都沒有那種&quot自然而然學好兩種語言&quot的環境. 那至少也得先把自己的母語學好.
    在此我以自身的學習經歷舉證,一但中文學的好, 學習英文或其它語言時,會省很多力氣.
    中文一直是我就學時的強項. 國中時一至兩天就要跑圖書館借書來看. (無形中閱讀的速度也變飛快.) 最保守估計…..我至少看完館藏的1/10.
    我國三時唸放牛班(自願選擇),那一年英數理化免修. 到畢業我都還不知道英文是什麼東東.
    高中唸商職…對話,聽力式的簡單英文才逐漸變的有意思起來. (但比起一般艱澀的高中英文…商職英文真像幼稚園教材)
    出社會10多年後我再重回校園. 專科主修應用英語第一名成績畢業. 馬上接著考上二技仍主修英語.開學兩週後我覺得從書單和授課教師那判斷這學校無法滿足我的求知慾. 自動辦退學後我來到美國.
    兩種語言看似不能完全貫通但彼此卻互有絕對關聯.(在大腦語言區塊的開發)
    我要再三強調:先奠定母語的基礎後,再學其它第二或第三語言都將不會有太大問題. 態度決定一切!
    換言之…只懂火星文…那就等著當外星人的鄰居吧!

  8. 回覆

    www.yentzu.idv.tw

    2007-08-27

    >> 張愛玲除了小說寫的好外,散文寫的也是一級棒,英文散文雖有中文氣,但仍是上品。 令人好奇的是,張愛玲的中英文為何都這麼好?
    真的嗎?這恐怕要經過「行家」(真正的行家,不是像余光中那種)鑑定才能算數。
    想請問,張愛玲的英文散文哪裡可以買到?我的朋友都說張連中文文法都不通耶!
    >>中國人寫英文 英文再好 一定有中文氣 因為那是文法英文 沒辦法比上人家的生活英文
    不是的。有中文氣是因為他們英文文法和句法的掌握能力不足。有些如某大教授/大處長 根本就是以「不通」來冒充「曲折」。
    在外國出過好多的書的林語堂英文夠好吧?如果你能到開明書局去買一本他在「國內」出版的 Secret Names,你大概就能明瞭,他的真正英文程度如何。
    簡言之,他的英文沒有「中文氣」,但也沒有「英文氣」—- in other words, that’s not English.

    • 回覆

      Zen大

      2007-08-27

      版主回應
      你說的那個林語堂….
      就是我說的中文氣 劉紹銘也是大概如此意見
      中文有文法阿 哇 我真是受教了……
      還有 為何我寫的要行家鑑定(但劉紹銘應該算是行家了 可參考他寫張愛玲的專書分析)? 而你的中文文法不通 只需要一個朋友(難不成是余光中)說不通就不通了 再者 中文有文法這件事 恐怕是有 但絕非英文或歐美邏輯語言式的文法
      至於張愛玲的英文散文 得要去特殊圖書館翻那些當初刊登他文章的英文刊物才有了 似乎並沒有專書可買
      用英文文法解釋中文文法 雖可 但中文並非邏輯式語言 無法窮盡
      每個語言都有其特殊之處 攙或在所難免
      那個寫接骨師的誰ㄚ 也說過類似的 譚什麼的….
      還有 我想 林語堂寫的是英文 頂多你說他寫的不是英式/美式/奧式/加拿大式/印度式(等大英國協或白人盎格魯薩克遜式)英文 而是中文式英文 難到 那不能是英文嘛? 那新加坡人怎麼辦?
      又 語言是工具 搞什麼基本教義派? 如果說要是英文 那要追溯哪個時代為正統? 早年莎士比亞時代 連拼音都沒固定 後來有印刷書之後 才日漸固定 又說個什麼?
      還有 你說的那些什麼的 同樣只是個印象 毫無論證 就能下好大一個結論 那不是英文 真是 受教佩服阿…….
      什麼是英文 什麼不是英文 這問題 太大也沒有解
      但你的立論背後 顯然是盎格魯薩克遜白人寫的才是英文正典….
      2007-08-27 12:13:43

  9. 回覆

    www.yentzu.idv.tw

    2007-08-27

    新加坡人寫的常常是所謂的 singlish。
    下面有個網頁有有關張愛玲的英文:
    「在他的夢裡,耐寒的梅花,傲霜的菊花,耐寂寞的空谷蘭,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反倒不如較低賤的品種隨波逐流,禁不起風浪顛簸,害蟲咬嚙,不久就沉淪淹沒了,使他傷感得自己也失足落水……」
    這顯然是沒校訂好的中文。語法上看,改成如下,意思會較清楚,讀者閱讀也較不會中斷:
    「在他的夢裡,耐寒的梅花,傲霜的菊花,耐寂寞的空谷蘭,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都禁不起風浪顛簸,害蟲咬嚙,不久就沉淪淹沒,反倒不如較低賤的品種能隨波逐流,這使他傷感得自己也失足落水……」
    「在他的夢裡,耐寒的梅花,傲霜的菊花,耐寂寞的空谷蘭,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反倒不如較低賤的能品種隨波逐流,個個禁不起風浪顛簸,害蟲咬嚙,不久就沉淪淹沒了,這使他傷感得自己也失足落水……」
    那個英文「譯文」也有同樣類似的問題。可能是校訂,可能是譯者雖然也是美華人,英文還不如文化基因完全能融入西方文化的傳統美國人之故。
    不要太相信那些有名者。余光中解英文就常常解錯,楊牧就更不用談了—–李敖對他們的批評是有道理的。
    張愛玲英譯《海上花列傳》
    數白欖 http://www.blogger.com/profile/14992367882473626092
    張愛玲英譯《海上花列傳》( The Sing-song Girls of Shanghai )到手,一來兩本,其中之一已經馬上飄洋過海,日內應該會送到大小姐手中。
    最 初發現的是三份手稿,據王德威在前言說,第一份是 “full rendition of the original in sixty-four chapters” ,另外兩份是改稿,後來由南加洲大學一位學者合併為一,但仍被視為 “unpolished” ,未能附印。夏志清、劉紹銘等於是請來中文大學的孔慧怡教授( Eva Hung )加以潤飾,終於由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出版。關於手稿以至此書的詳細來歷,有心人可以參閱王德威在書裡的前言,孔教授的後記,和○四年六月、八月及○六年 三月《明報月刊》所載張錯和蒲麗琳的文章。
    可惜的是,書無校記,無法分辨哪些地方是張的原文,哪些屬孔教授的修改,孔最多只是在自己加的 註解後署名──張愛玲不知要不要偷笑,自己的未刊稿命運竟然跟曹雪芹遺作如此雷同,傳抄添改原貌不再。諸位學者都厚道,沒有多談與洋人出版社洽談的經過, 我卻隱隱覺得,所謂原稿「未能附印」,需要整理,只能是不識貨的洋人的意見,不會是學者們本來的意思。斗膽說句或許會得罪人的話,我相信大部份會買這本書 的中國人,都希望那一份 “unpolished” 的手稿,也有見天日的一朝……有沒有可能跟台灣的出版社談談呢?已經錯過了一部《紅樓夢》,中國人,還要再錯過嗎?
    當然畢竟興奮,誠心禮拜過後,急不及待先讀張愛玲的 Translator`s Note。怪怪的總覺差了一點甚麼,不心息拿她自己寫的中文〈英譯本序言〉比對,原來如此──隨引兩段在下:
    「在他的夢裡,耐寒的梅花,傲霜的菊花,耐寂寞的空谷蘭,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反倒不如較低賤的品種隨波逐流,禁不起風浪顛簸,害蟲咬嚙,不久就沉淪淹沒了,使他傷感得自己也失足落水……」,英文版(極有可能是先寫好了英文再譯中文,就像《怨女》── The Rouge of the North ,中文譯名原作《北地胭脂》──因此不說「寫成英文」)是 “In his dream, he sees chrysanthemums, plum blossoms, lotus flowers, and orchids tossed by the waves and plagues by pests. These flowers, which weather autumn chill or winter snows, rise above mud or withstand loneliness in empty hills, fare worse than the less highly regarded varieties and soon sink and drown; which so distresses our author that he totters and falls in the sea himself” ,意思是完整,但那些中國人亙古熟知的意象變得支離破碎,花的氣質各自配對不上,行文也少了一份詭異;「亦步亦趨仿效《紅樓夢》」是 “closely modeled on …” ,略嫌平淡,缺乏神情;還有「……會使外國讀者感到厭煩,……唯一的功用是引導漢學研究者誤入歧途,去尋找暗含的神話或及哲學」是 “…would only serve to mislead the stud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looking for underlying myths and philosophies” , “mislead” 開門見山說「誤導」,將負面講成正面的「引導漢學研究者誤入歧途」則暗藏辛諷兼具幽默,兩者有微妙的差別,當然是中文精采得多,以張對語言的敏感,不會意 識不到。
    中文版行雲流水,一貫的冷然,淅瀝瀝有敘有議。這篇英文讀起來平板了些,找不到張愛玲在中文世界裡揮灑自如的語言活力。當然這是寫給洋人看的,平板些未嘗不可,反正他們又會明白多少?這樣地道的一部小說,最初且是方言。
    粗 略一翻,倒是地名人名取意譯而非音譯非常有味道,張的才華在這裡盡顯,相信翻得不亦樂乎──〈對現代中文的一點小意見〉特別可見她在小處逐字逐字琢磨中享 無窮趣味。姑且數數白欖:鹹瓜街,Salt Melon Street ;祥春里, Lucky Spring Alley ;慶雲里, Auspicious Cloud Alley ;趙樸齋, Simplicity Zhao ;洪善卿,Benevolence Hong ;周雙珠, Twin Pearl ;周雙玉, Twin Jade ;阿巧, Clever Baby (哈哈哈);羅子富, Prosperity Luo ;黃翠鳳, Green Phoenix ;錢子剛, Vigor Qian ;朱藹人, Amity Zhu ;朱淑人, Modesty Zhu ;沈小紅, Little Rouge ;王蓮生, Lotuson Wang ;張蕙貞, Constance Zhang ;癩頭鼋, Lai the Turtle ……如此如此,就是把酒談人名,已經可以談上好幾個日夜。嘿嘿,我還未找到「打茶圍」是怎生譯法呢。
    數著數著,有股勁兒來了,《紅樓》的人物,又可以怎麼翻呢?誰來跟我玩?(未看過《紅樓》英譯本。宋淇先生曾就 David Hawkes 的譯文寫過一本《紅樓夢西遊記》,我認識的啤妹也做過研究)。
    朋友問,張愛玲你最愛哪一本?嚇了一跳,點答!?每一本(篇)都是最愛──不過有一本最最愛,脫離同系列的友伴,獨在案頭佔著專享位置:《紅樓夢魘》。

    • 回覆

      Zen大

      2007-08-27

      版主回應
      《紅樓夢魘》這本的確不錯
      其實 大家的文章 不能用平凡人的文法圈住
      否則 詩人的詩 多半不合文法 對吧?…
      中文更是講意境的……
      與其說信學者教授 不如說是解其推理
      更信其文章程度背後所反映的水準
      畢竟事有專精 我也非什麼英文高手
      只是 今非昔比 過去時代不若現在時代隨便就移民拉 雙語教學啦…. 能寫一手好英文又還能好中文如張愛玲 恐怕放眼當前華語世界 該是沒有 有也是等量齊觀的大師了
      不能說那樣的英文不好
      2007-08-27 14:11:27

  10. 回覆

    www.yentzu.idv.tw

    2007-08-31

    > 詩人的詩 多半不合文法 對吧?…
    中文世界或許如此。只不過我不認為那些人夠資格稱為「詩人」。
    至於在英語世界,我還沒看過一首不文法完全不對的詩,雖然Robert Frost說過You can be a little ungrammatical if you come from the right region of the country

    • 回覆

      Zen大

      2007-09-01

      版主回應
      我說過 中文不是邏輯式語言 因此 本來就無文法 是西方語言學來了之後 才將中文放入文法
      所以 新詩無文法 並不算錯
      至於英文乃至拼音文字之詩 也不盡然有文法吧?
      但是他們創造了許多俗諺成語 進而被延用 成為文法體例承認的東西
      語言本來約定俗成 文法必有例外之處 也不盡然是錯
      2007-09-01 14:56:23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