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納粹法西斯崛起的一九三三年-一個哲學家的思索

By
on
2007-06-11

納粹法西斯崛起的一九三三年-一個哲學家的思索

文/zen

書名:一九三三-一個猶太哲學家的德國回憶
作者:卡爾.洛維特
譯者:區立遠
出版社:行人

每隔一陣子,台灣出版界就會推出一部反省德國法西斯的書。書可能是德國人自己寫的,可能是猶太人寫的;可能是小說、可能是史學作品,更多的時候是回憶錄或自傳,這些書有其共同之處,就是幾乎全都完成於一九四五年德國戰敗之後,除了接下來我們要談到的這部《一九三三-一個猶太哲學家的德國回憶》。

這份文稿寫成於一九四一年,作者是大名鼎鼎的卡爾.洛維特,至於寫作動機,還蠻市儈的,原先是為了參加美國哈佛大學為了學術論文資料收集而舉辦的文學獎(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日之前與之後我在德國的生活)而寫的,至於為何要投稿這個文學獎,乃是當時流亡日本仙台的洛維特正好獲得前往美國的機會,希望能夠賺點獎金,替他的新大陸之行籌措一些費用。

這個徵文活動首獎有五百美金,最小獎有二十美金。我們大名鼎鼎的洛維特的稿子,最後似乎連最末獎都沒中,恐怕是文稿中太多哲學論述和徵文活動本身題旨不合,遂不錄取(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篇稿子頗可以給有志於文學獎創作的朋友們一些借鏡:千萬搞清楚徵稿條件,例如該徵文擺明說了不要「對過往進行哲學沉思」,偏偏洛維特開口閉口就是黑格爾、海德格、存有,自然難以入選)。

每次我讀這類猶太裔德國人寫德國法西斯的猶太迫害,就會想到台灣的二二八,兩者實在有太多相合之處。

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台灣回歸中國,台灣同胞雖經歷五十一年日本殖民統治,但就回歸當時的文獻來看,當時台灣同胞是熱烈歡迎中國的,非常渴望回歸祖國懷抱。也就是說,雖然台灣經受日本殖民統治,但基本上在國族認同的考量上,是接受中國。

然而,二二八事變的發生,卻讓自認為回歸中國的台灣人感到挫折不解困惑與背叛,怎麼我們的祖國,對我們做出了這樣的事情?接下來,臺灣人就此被打壓了將近四十年之久,整段歷史空白,臺灣人退出軍公教以及知識圈思想界,拱手將文化思想發言權讓出,無處可去的臺灣人只好鑽入經濟領域,竟也闖出一番成就,創造了台灣經濟奇蹟。但我相信,當時台灣人心理所想,恐怕和這些歷世歷代住在德國,甚至早已拋棄猶太信仰和猶太認同,歸化德國,自認為是德國人,但卻突然在一夕之間,被一個突然崛起的法西斯政權宣布說,你們不再/曾是德國人,你們是猶太人,緊接著,奪走所有德國裔猶太人的公民權利、財產,甚至人身自由。我相信,這許多德國裔猶太人更多的是不解,以及被背叛的心情。

歷史似乎都是成雙成對的出現的,事件本身雖然獨一無二,但卻有相似事件可供參考比較。德國法西斯政權所發起的反猶太運動和迫害,某種程度上可類比於國民政府曾經假二二八事件之名,對原本自我認同為中國人的台灣人進行迫害打壓。雖然台灣沒死上六百萬人,但卻被打壓了數十年之久,導致主體性全然喪失,任由中國、美國、日本國族/文化主體性進出台灣人的心靈,建構他們所渴望的台灣後殖民現代性意象。

洛維特這本《一九三三》,有點像他的前半生自傳。從出生、家庭淵源,到少年求學生活談起,第一個高潮落再他一九一四年自願參戰,最後受傷被俘,點出一九三三之前的洛維特(或廣義的說像他這樣的德國裔猶太人)其國族認同是德國、是日耳曼,壓根不曾想過自己是猶太人(直到希特勒無情的宣告為止)。證據就是,年少時的他是那樣的熱愛德國,甚至自願從軍。

後來因為戰俘交換計畫,洛維特得以途經瑞士遣返回德。然而,這次回德,是洛維特第一次感到被祖國背叛。因為,為祖國而戰的他因傷被遣返回德後,非但沒有受到熱烈歡迎,還被德國枯燥嚴苛的官僚規定搞的差點病情惡化。

等到總算安頓好後不久,德國也於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了,而洛維特則進了大學就讀哲學,師從現象學大師胡塞爾。只是胡塞爾並非當時絡維特所能承受的起,於是洛維特找上的當時還在擔任講師的海德格指導其論文,從而結識了海德格。

《一九三三》雖然因為過多哲學思考而沒有獲獎,然而此書的偉大成就之一,正式在這些哲學沉思特別是對海德格的哲學和為人的探討。

早在一九四一年,洛維特寫成此稿之際,便從海德格的《存有與時間》中,甚至從海德格習慣的穿著(一種納粹軍服的變體),推論出海德德此人的法西斯傾向,還有當時積極替希特勒提供哲學論述基礎等種種跡象推斷,海德格的法西斯崇拜是真實而不可否認的,並非外界所替他維護辯解的說法。

當年不少知識分子認為海德格之所以親納粹是不得以,是為了保全更多人,為了阻止納粹更加瘋狂,但洛維特的文稿說明了這種辯解不過是學院知識分子的一廂情願。海德格其實是徹底擁抱納粹的極右派思想家,而且不僅思想擁抱,連生活習慣都徹底擁抱。

在本書中,我們看見一個敏於哲學的知識份子,如何以賴其哲學思考,駁斥任何企圖以高言大智隱藏其真實意圖的惡劣行徑。

除此之外,此書談到在法西斯政權底下的人類思考邏輯竟然可以任由執政掌權者扭曲而不覺有異。例如當納粹宣佈清除德國中一切猶太元素之初期,法西斯政權保留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曾經替德國上戰場之猶太裔人除外之條款,而所有洛維特得以接觸之德國人(絕大多數都是擁有博士學歷之知識分子),竟然都各自發展出一套套自圓其說的理論,向洛維特說明為何納粹政權之區別有理。

然而最可笑也最可悲的是,當納粹法西斯政權再一次宣告,連曾經替德國上戰場立下軍功的德國裔猶太人如洛維特者也得被驅除時,所有人的心靈,又自動矯正。

洛維特舉出這些,並無意嘲笑這些德國人,更深的指控是對人類心靈的軟弱和無知,因為這些人是如此真誠的相信他們自己所建構出來化解外在環境之不合理的思想,而不曾想過是外在環境錯了。

這就是後來曾經被廣泛探討的「威權人格」(阿多諾曾為此寫了一大本書),然而,威權人格不是日耳曼人的獨特特質,所有的人,在碰上法西斯政權時,絕大多數人都會自行發展出一套接納外在環境之論述,進而避免與環境對抗而造成自己的生存困境,除了極少數擁有真正的知識份子獨立思考心靈者除外(例如自由中國的雷震,例如德國牧師潘霍華;前者是外省人身分反國民黨法西斯政權,後者是日耳曼人身分反納粹法西斯)。

身陷歷史泥沼中的絕大多數平凡人如你我,都是會發展出一套令小我暗合於大我的自我合理化理由,好比當年絕大多數日耳曼人全都接納了納粹迫害猶太人是正確的一般,絕大多數外省人也都默許了國民黨威權法西斯將本省人隔離出軍公教官僚系統,使其不得碰觸權力。除了被壓迫者和少數擁抱獨立思考的良心外,絕大多數既得利益族群都是默認惡行肆虐的。

說這些,不是要誰承擔起歷史的罪過,而是希望人們永遠記住這些歷史的悲劇,並盡力防堵法西斯政權的復興,別再有這些殘酷的壓迫出現。

標籤
相關文章

12 Comments
  1. 回覆

    shawyu

    2007-06-11

    自由中國應該是雷震創辦的,傅雷沒來過台灣吧?

    • 回覆

      Zen大

      2007-06-11

      版主回應
      抱歉 又寫錯
      頭昏阿 三更半夜寫稿果然是這樣
      已修改
      感謝
      另 今年九月以後 有要上哪任教嗎?
      2007-06-11 11:22:28

  2. 回覆

    shawyu

    2007-06-11

    我打算年底畢業,目前正在趕論文,還沒開始找工作,七八月會去某華語中心教外國人中文,增加一點教學經驗。

  3. 回覆

    Brahms6

    2007-06-13

    首先要跟zen大更正的是,德國沒有法西斯,德國只有納粹。法西斯是義大利用語,當然現在被人普及到通稱集權主義。但是納粹玩的可比法西斯深沉,以致於幾十年後,縱使德國官方道歉亡國,還是有德國人,乃至於外國人對納粹哲學心醉神迷。
    希特勒是要建構一個日耳曼仙境,一個強人社會。它所鍾情的哲學,音樂。隨便言談就可以講幾個小時,難怪他去義大利訪問時後,對德國哲學毫無興趣的義大利人睡了一片。
    至於納粹與228,我覺得是兩回事。
    我們覺得納粹殺猶太人好像是1930-40年間的歐洲回憶,事實上不只如此,納粹殺的是非日爾曼人,所以有色人種跟斯拉夫人都殺,其實希特勒岡上台後通過特別法案,我記得連精神病或殘疾人都抓起來管制,甚至屠殺。想想看,一個社會只有非殘疾人,全部投入戰爭經濟,無怪乎希特勒有經濟奇蹟。
    回到猶太人。之前看些納粹東西,我一直好奇為何納粹挑猶太人屠殺,中國有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一直到基督教傳入羅馬帝國地下化那時候,找到一些很遠古的蛛絲馬跡,猶太人流浪到歐洲後,不願跟歐洲民族並列,自有文化圈與語言,現在猶太人還會說遠古的異地續語,她們拜的上帝跟基督教也不完全一樣,也不太跟其他民族通婚混合。
    這一點,跟外省人來台灣娶很多台妹或原住民不太一樣。
    猶太人注重教育與經商能力,所以在歐洲不是從商,就是放高利貸。在經濟壓迫下,不只文化格格不入,還要鄰人趕快還錢,當然反猶一直是歐洲定期的節慶,希特勒少年時期在維也納打混度日,吸收很多從上個世紀就累積的反猶思想,字成一格,融入納粹黨章(納粹在他之前就成立,它好像是 20幾號黨員)。猶太人在美國混的最好,因為美國是更重商主義的國家,而猶太人掌握教育與媒體,所以時常也給我們讀者一些矯枉過正的歷史回憶,像史帝芬史匹柏,它幾部談二戰的片(據說它其實最喜歡二戰題材,不是恐龍或ET)都跟濃厚的猶太文化有關。
    所以大大可能有點倒因為果,看到猶太人跟閩南人類似在經濟上有所成就,就推論它們有很像,但事實上,閩南人也有所謂「吹臺青」(不然李登輝是跟林洋港等算?),加入公教體系也不少,台灣的公教是要考試的,這一點還算公平(早先),應該沒有外省特權吧?但是外省人來台軍公教甚多,所以有先天優勢這一點不可迴避。
    前鎮子228大鬧,也滿好的,談了一些新花樣:國民黨當初來台灣,人生地不熟,哪知道要殺誰殺台籍精英?
    為何台灣沒有台奸當引路人?
    在日本初登陸時,辜家就做過臺奸。你看現在吃香喝辣的。
    我倒對族群沒太大興趣,關鍵在於資源掠奪。
    這一點可能納粹跟國民黨有點像。
    國民黨來後佔據很多日據時代的公資源,透過諸如屠殺與沒收,也爭奪閩南人與客家人資源,那你看現在什麼台糖等土地這麼多,難道國民黨用黨產買的嗎?
    納粹也是,她們取得國家機器與軍隊後,在屠殺之餘,就是搶奪非日爾曼人的財產,猶太人掌握經濟與金融,突然被殺,自然充公,充給納粹。
    不過可以提一點的是,對西特勒的回憶,很多人都認為它是一個道德情操高上,熱愛哲學與音樂等人,還有人回憶跟他愛情長跑很久的Eva,兩人雖然長在山上別墅獨處,卻從未發生性關係,它們在俄軍攻打柏林後才結婚。結婚後就自殺。
    希特勒跟毛不同,毛是一個投筆從戎的知識人,據說不洗澡(因為農民出身習慣),樂趣就是做愛(這也是傳統農民唯一樂趣),牙齒是綠色的﹔希特勒是一個曲解歐陸哲學、少年時期就崇拜華格納的人。所以戰敗後,德國很多文化人都遭殃,因為都心儀納粹所勾勒出來的世界。

    • 回覆

      Zen大

      2007-06-13

      版主回應
      納粹就是法西斯囉
      應該說 納粹是法西斯的進化版 精緻版 殘酷版等等都可以
      最近出了一本德國反猶史 有興趣可以一讀 還蠻大本的
      我對於反猶的成因 大致上有一部份掌握
      但我認為二二八和屠殺猶太人的可比擬 是因為切入點和你不太相同 所以這也沒辦法
      至於外省軍公教有無特權 我想這很明白
      二二八之後 台籍知識份子全掛了…誰敢碰政治 更別說進入國家機器 蔣中正為浙江人是用 軍事將領全都是外省人 國家中高階文官全都是外省人 更別說警總等等了….台灣人即便能進入國家機器 也全都是中下階層文官 而且還是些當年不甚爾爾 如今翻紅的體系 絕大多數台灣人全都躲到商業去了 經商去了
      王永慶的被打壓 頗可以看做一例 有興趣你可以讀一讀 天下文化今年出的王永慶一書
      我不認為是倒果為因
      某種程度上和桂格會因為不曾任國家權威而拒絕進入國家機器服務是一樣的
      法西斯是一種形容詞 國民黨政權也是一種法西斯
      納粹就是一種法西斯
      還有一點雷同 那就是當人碰到威權集權 都是會自動住口 甚至自我合理化 就好像當時日耳曼人不認為迫害猶太人有錯 當時外省人即便認為迫害台灣人不妥 也都沒出口 怕惹來殺身之禍
      我在想 那段五十年歷史的空白真是太可怕了
      再加上當代主義的影響 還有史料的殘缺 往後 依然是各自詮釋 衝突不斷吧
      這真是台灣人的悲哀了
      2007-06-13 11:57:35

  4. 回覆

    得得地

    2007-06-16

    值得反思的一句:
    &quot身陷歷史泥沼中的絕大多數平凡人如你我,都是會發展出一套令小我暗合於大我的自我合理化理由。除了被壓迫者和少數擁抱獨立思考的良心外,絕大多數既得利益族群都是默認惡行肆虐的。&quot
    身處經濟發達地區的人, 對第三世界人民的剥削, 也屬絕大多數既得利益族群, 也是默認惡行肆虐的。

  5. 回覆

    得得地

    2007-06-16

    &quot絕大多數既得利益族群都是默認惡行肆虐。&quot
    這一句使我想起:
    香港好多女仔常擺出受害者/弱者的姿態, 然後向男性/社會索求更多; 心理上當自己是受害者,使自己的利益合理化.
    …..&quot既得利益族群都是默認惡行肆虐&quot

  6. 回覆

    位子

    2007-06-16

    當權者,不也就都是法西斯?
    只是這個法西斯是好的或壞的,會將多數人民帶往富足的生活或更為艱困的生活。而國家的崛起,讓人民在全球中享有平等的待遇。只希望未來的國家領導人,能讓台灣的經濟再度崛起,讓中華民國崛起,一同的享有中國崛起時的對世界的影響力(最少到處都可以看到中文觀光解說、機場路標指引…)。畢竟老外總是分不清中國與台灣有何差別。
    PS. 權力使人腐化。
    PS. 法國政府如何將私資源變為公資源?提高遺產稅是方法之一,法國有許多的城堡、藝術品等,都是利用高遺產稅讓人民最後將身邊最有價值的遺產(古物、藝術品、城堡)最後拱手讓給政府。如畢卡索死後後代無法繳納高遺產稅,只得將多數的畢卡索的知名畫作轉手給政府。
    PS. 這次法國總統選舉,極右派當選總統,而政見主張中其中有二條,其一:讓財團獲利更高,其二:移民法的更嚴峻(甚至公然驅趕已經落居已久移民)。而巴黎這個外來移民最多的城市居然高投票給予極右派,真令人傻眼。而南部這個因觀光而富足的地區,給予了左派(社會主義,人人平等)。當人民窮怕了,還是希望經濟富甦。

    • 回覆

      Zen大

      2007-06-20

      版主回應
      法國問題很嚴重
      德國也逐漸傾右
      當人民變窮而政府無法給出有效解決辦法時
      極右政權就會興起
      說起來 普羅大眾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政治實體
      愚昧好操弄又無判斷力
      2007-06-20 09:21:52

  7. 回覆

    brahms6

    2007-06-16

    得得地
    你的言論正是納粹在德國崛起的原因.
    也是台灣綠色法西斯,台灣人一點辦法都沒有的原因。因為還沒死到我。
    我們都喜歡追討國民黨在228元兇的意義,忘記了黨在前面的就是綠色法西斯。
    猶如納粹告訴你,共產黨是內奸後,忘記了納粹也在肆虐你。
    台灣真的有族群問題嗎?我看很難,因為連外國人台灣人都能接納。
    台灣類似歐洲西歐小國,多語區,但是如果有戰爭也第一個倒楣。
    像韓國人相當自大,說了些奇怪的話,諸如中國字是她們發明的,淵蘇蓋文射瞎了李市民,還說端午節是韓國人發明的。
    這種話從未聽台灣人說過,不只是愛不愛台灣而已,是台灣人無意去爭奪這種。

  8. 回覆

    愛丁

    2007-06-17

    To Brahms6,
    你認為軍公教體系沒有外省特權?當初的公務體系都是靠公平的考試嗎?No!
    當年跟國民黨來台灣的許多外省人,很多人即便未具適當的資格,也會被安插到某某單位。當年很多軍中退伍的外省人,都到中小學當中小學當教員,事實上他們根本不具教師資格。
    四、五年級以上的,應該會記得,以往學校的校長通常都是外省人。朝會訓話的時候大家都聽不懂。
    此外,像是工兵單位退伍的外省人轉任到政府公務位等,例子實在是不勝枚舉。
    此外,你把猶太人都說成「經商成功」、「放高利貸」,「凡可憐之人都有可惡之處」,這樣的論調實在是很危險。甚至於有些替納粹辯解的傾向。
    事實上大部分被屠殺的猶太人,具經濟大權的畢竟只是少數。
    此外,我並不認為當下的台灣對外國人有多接納。或許對歐美的白種人很接納,但對泰國、菲律賓這些辛苦的外來工作者,歧視的問題是很嚴重的。省籍問題也的確是存在的,我相信現在還是有很多家庭會告訴子女,不要娶客家人、不要嫁外省人、不要和台灣人結婚…。

  9. 回覆

    夷寇

    2007-07-03

    喔~天阿~我瘋了!!~
    我喜歡你們每一位彼此在辯論的感覺~
    每個人也各有說法!!
    好像無底洞般~~似乎看誰在歷史中記下的夠真實深刻!!
    我腦袋沒那麼好~~記得不多!!但喜歡看你們傳遞知識!!
    不吝設的傳遞~~不害怕的溝通~~
    我想撇開歷史,這才是人類的天賦吧!!
    有了這些行為且不偏激的思想~~當然!!人類才算活著~~
    不過話說回來,有些故事歷史,留下能讓人省思,感善過去錯誤,但如果反而讓下一代某些偏激份子,變成他們記憶仇恨的管道那就本末倒置…我時常想,如果人類能習取過去,而不去向過去計較那該有多好!!如同你們聊到的希特勒,他也是個偏激思想者~~年輕時就誤解了些什麼!!而思想擴張後…變成惡魔~
    我不是個聰明人,也沒有熟記太多歷史,但我記得那些歷史的感觸,抽象而不真實~~那些感觸,促使我思考反省,但也記的不清,所以也無法和誰辯論,因為只記得要改善什麼,而來由也忘了,相對某些仇恨也跟著忘了~~只是,有天有人拿歷史和我辯論,我大概無法辯贏…我要說的是…如果沒了說服力~~真理還是會在心中繼續下去~~但願~~身為人類的我們,能永遠保持此善良的天賦~~別枉費當萬物之靈~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