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學語言與國籍認同無關

By
on
2007-07-06

學語言與國籍認同無關

文/zen

今年大學指考,最具爭議性的話題,莫過於國文考題文言文比例過高,明顯違背教育部長期待之事。另外,台灣史考太少,以及特殊考生之母親以死諫向大考中心討公道,也是重點新聞。

關於特殊考生臨時中風,大考中心以臨時申請報讀,辦理不及以及不公平為理由,拒絕考生申請。筆者以為,大考中心雖講的在理、頭頭是道,卻未免是官僚心態的不近人情,特別是搬出不公平為由,更難令特殊考生心服。

再者,所謂公平,指的是什麼?

天生殘疾者,原本就被社會歧視,政府的公共空間有替這些人設想過嗎?這些不公平,殘疾人士除了忍耐與自尋出路外,有辦法改變什麼嗎?這些不公平,官僚們看得見嗎?

大考中心處理這樣一個悲劇事件,大可以態度和善、表示遺憾,不需要擺出官僚臉,破壞自家單位的社會觀感。就是這種心態,才會讓已經長久身居弱勢的特殊考生母親決心割腕死諫。如果真鬧出人命,大考中心官員難辭其疚。

我們都知道,大型考試之試卷,乃由多名出題委員分別寫出考題之後,再進行歸納綜合,決定最後考試用題目,目的是為了防止單一老師出題所造成的考題分配比例偏頗。

然而,今年大學指考卻出現台灣史考太少和文言文考太多,導致考生抱怨不斷,直呼被騙。

筆者以為,台灣史考太少和文言文考太多,表面上看起來,很像出題委員和教育部長槓上,決定以此反對去中國化的教育政策,看似是同一邏輯底下的相同反應。但是,就筆者觀察,這問題的背後,顯示傾中和傾台兩股勢力同樣皆非理性,為了反對不同立場者而反對,卻犧牲掉考生的權益。

國文是一切學科的基礎,國文學不好,邏輯思考能力就差,理解能力也高明不到哪裡去(學習語文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得以正確的和世界溝通,解讀世界的訊息,做出正確反應),甚至連其他科目考題都看不懂(例如今年指考數學就以文言文出題),根本不可能拿到好成績。

對中文來說,文言文是中文的根源也是基礎,雖然現代社會生活已經不會用到純文言文,但文言文和古英文卻不同,古英文連拼音文法都和當代英文不同,因此是死掉的語言。然而,文言文所使用的字詞,依然為當前華文所用。學好文言文,掌握中文特有之文法、文字結構,對於學習與熟練中文,有事半功倍之效。

中文的地位有點像英文,除了發源國使用外,僑民與過去殖民國,甚至文化圈影響底下的菁英階層也皆使用。例如大英帝國殖民過的印度、加拿大、澳洲、香港加拿大、美國(以及美國殖民過的菲律賓),便在各自獨立後依然選用英文(或者至少將英文列為其中一種官方語言),雖然各自發展出不同的口語和文法,但基本架構仍是英文的。

中國也是如此,在東亞儒家文化圈的影響下,日本韓國越南都曾經使用中文,只是在政治中國衰弱之後,各自獨立或者改變文字書寫符號後,蛻變出新種語言,但這些國家的文化菁英,卻也都是通中文的,更別說像日本到如今還在文字中保留漢字。

政治上儘管主張去中國化(個人由言論自由),但文化上與中國的不可分割之中,尤以文字使用最為密切。強調減少國文課本文言文數量以達到政治去中國化卻連帶犧牲了台灣下一代學習語言的權利,似乎太過!

政治上支持去中國化者,國族土地認同對象為台灣者居絕大多數,因此,自然也想希望台灣能被強調,反應在歷史考試便希望增加台灣史份量(地理其實亦同)。

然而,筆者認為,無論政治上是否支持去中國化立場,居住在台灣的下一代,在學習歷史地理時,本就該以台灣為世界中心,向外擴散。過去國民黨統治底下的國民教育課本理過份輕忽台灣而強調中國,導致身為台灣人卻不知台灣史,身為台灣人卻連台灣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但大陸礦藏以及早已消失之鐵路卻背的滾瓜爛熟,實在荒謬!

在歐美日先進國家,其國民教育之歷史地理的教導,是從下而上,從學生所居住的空間開始,再緩步往外擴展至該國以及世界,目的除了建構國族認同,幫助下一代實際了解所居住環境之歷史文化社會環境,也是其核心目的。

按此邏輯來看,無論是否支持政治(甚至文化)去中國化者,實在不能台灣歷史與地理的教學與考試,而在考試領導教學的情況底下,出題老師為了抵制部長的去中國化政策,硬是背道而馳的選擇減少台灣史考題份量,增加文言文考試份量,無論其說法如何冠冕堂皇,但其實本質還是犧牲考生權益以換取抵制政府政策,根本做不到行政中立,更沒有教育獨立的精神,實在是令人遺憾之事。

台灣人興學英文,甚至在國民教育中也將英文列為必修必考,可見學語言和國族認同無關(我相信台灣絕大多數人並不認為自己是美國或英國人吧?),而和實際溝通需要與理解世界能力有關,對待外來英文尚且如此,怎麼對中文竟有如此多的政黨意識型態參雜其中,實在令人遺憾。破壞掉了國民的語言理解程度,直接傷害的國力,實在應該更加謹慎而小心才對,政治人物或出題老師都沒有權利也不該為了一時賭氣而毀掉下一代國民求知的權利!

標籤
相關文章

15 Comments
  1. 回覆

    shawyu

    2007-07-07

    贊成台長的說法,不過我有點小補充:古漢語跟現代漢語的差距,比一般人想像的還大,簡直是兩種語言了,它們不僅在用字用詞方面,連文法都非常不同。雖然很多字的長相一樣,但是意思卻已經有很大的差別,例如「出」,現在的用法只是「出去」,而在文言文裡,指的卻是「驅逐」甚至是「休妻」的意思。古代漢語為單字成詞的語言,而現代漢語的一個詞則多半由兩個字構成,現在我們不說「慎」,而要說「謹慎」;不說「師」,而說「老師」。在學古代漢語的時候,或許應該抱著在學習另外一種語言的心情(其實國外漢學界已經如此看待古代和現代漢語了)。
    現代漢語的許多辭彙和文法受到了歐洲語言的影響,這種歐化現象是五四時代以來透過翻譯文學而逐漸累積形成的(當然也有刻意引進的部份),這幾年越來越明顯,尤其是中國大陸更嚴重,隨便舉個例子:「去XX化」、「作為X的Y」、「在某某問題上,X比Y走得更遠」,這根本就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詞句啊!
    中文歐化的好處在於可以進行較為精確嚴密的邏輯思考和陳述(這也是當初的知識份子要把中文歐化的原因),壞處就是,會出現許多生硬的語詞、雜湊的句子讓人看不順眼,不過久了大家也就習慣了。

    • 回覆

      Zen大

      2007-07-08

      版主回應
      的確 古漢語和現代漢語同字不同義的狀況很多
      調詭的是 這就是被去中國化者認為不需太多文言文的理由
      然而 古代漢語裡雖然些東西如拉丁文或古英文是死語言了 或者必須做現代轉化才能使用 但是 透過學習古漢語 還是有助於正確理解今漢語的構成和使用的 語言是在一定基本元素上不斷隨著時代變遷需要往上累加而複雜化的 不學古漢語只學今漢語的問題是 為何以當代主義的去切 白話運動後的漢語才是我們要學的 那麼 未來當漢語又因時代而出現轉變(例如網路之火星文)時 是否下一代起來後 會說我們現在的白話文和漢語不對 不應該學…….
      2007-07-08 09:14:10

  2. 回覆

    shawyu

    2007-07-08

    我想如果要為學習古漢語辯護,應該要找別的比較有效的理由,因為所謂「正確理解今漢語的構成和使用」,過於空泛,而且一般人並不需要正確理解古代字源或字義,只要會使用就好了,就像我們不了解英文的拉丁字根、希臘字根,同樣可以學會講英文一樣。
    學習古代漢語,最大的用處在於讀古書。讀古書有沒有必要,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統和古人的智慧,主要是透過文言文的形式流傳下來的,不學著怎麼去「解碼」,等於是入寶山空手而回,幾代之後,這些老古董就真的會變成沒人能懂的垃圾。日本、韓國、越南的例子足以使我們警惕,他們的祖先在一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用中文所寫的書籍,現在他們已經看不懂了,反而需要我們去幫他們解讀,這不是很可悲嗎?多學會一種語言,就是多了一把打開文化寶庫的鑰匙,台灣人為了學英文而瘋狂,可是卻沒想到學古漢語同樣能開啟一個美麗的世界,自願放棄這些寶藏,盲目跟隨流行,只會活得膚淺而無根。
    當然,可能有人會說,古書裡講的東西都已經過時了,早就該被淘汰,對於這種自以為聰明的人,我想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因為他們連「知識」和「智慧」的區別都搞不清楚。至於某些為了政治意識形態而排斥讀中國書的人,更是等而下之,對於這種立志要變成比對岸的人更笨的人,就讓他們自己去耍笨吧,不要妨礙到我們其他人的生活。

    • 回覆

      Zen大

      2007-07-08

      版主回應
      我上面的回覆其實很無謂啦
      我認為 學古文最重要的好處是 練習邏輯思考以及概念掌握
      就像前不久有個學術研究證明 越讀經典名著比較能夠開啟腦力
      因為 無論任何閱讀或學習 目的不外乎增加腦袋對於知識的掌握能力 而掌握就包刮邏輯理解的清晰度以及概念認識的豐富度
      文言文的概念密度極高 冗餘字甚少
      邏輯也甚清楚(因為字少 不清楚的話根本無法書寫)
      從而能幫助人提升理解力
      如果就實用目的來看的話
      再者 可以練出一身好文筆
      而文筆是當代中產階級與創意工作者 知識工作者不可獲缺的必要工作技能
      2007-07-08 16:32:33

  3. 回覆

    lee

    2007-07-08

    &quot就讓他們自己去耍笨吧&quot
    胡適可能會抗議吧
    沒有人反對去學古文,也無法反對
    包括胡適也沒有反對
    是生活面比例的問題而已
    把對方說的&quot反對學習另一種語言&quot
    這樣的結論不知從何而來?
    從來就沒有人反對任何人去學任何語言
    &quot就讓他們自己去耍笨吧&quot
    ??????他們是誰????
    &quot就像前不久有個學術研究證明 越讀經典名著比較能夠開啟腦力&quot
    所謂人文&quot科學&quot所作的報告,一般是參考居多
    報告充斥,根本無從考證,智力如何考證?
    如以上兩位所言
    那兩位的古文是嚇嚇叫嗎?
    也許吧
    恭喜兩位,智力一流

    • 回覆

      Zen大

      2007-07-08

      版主回應
      我記得我看到的學術研究似乎不是社會科學做的 而是自然科學家(不過您老既然不同意我的論點了 誰做的研究都一樣 ) 不過社會科學也做過這類研究(南華社會所吧)
      我古文很不怎麼樣 所以才更覺得當年沒學好很痛苦
      至於和我對話的那位 可是準中文博士 古文程度嚇嚇叫
      真難懂ㄚ 有些留言
      2007-07-08 23:29:27

  4. 回覆

    lee

    2007-07-08

    日本明治維新&quot全盤西化&quot之後
    富強起來
    滿清末年中國讀書人搞&quot中學為體,西學為用&quot
    結果積弱不振
    日本&quot可悲&quot,看要看可悲的定義的層面
    還是中國可悲,上帝應該知道
    不予置評
    中國人就是愛抬槓
    把易經與相對論相比
    八竿子打不著的東西
    &quot智力提昇&quot?
    那如果麻將也有助智力
    大學聯考要不要四人一組?

    • 回覆

      Zen大

      2007-07-08

      版主回應
      所以才說學語言最重要的就是正確的溝通理解能力的鍛鍊
      真是很有道理啊………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形成因素很複雜
      圓明園一書裡的某些論點可做參考
      大抵上中國當時士大夫無法接受一個如此強的國家竟然如此野蠻 因而只能/願學船堅炮利
      當然你會說野蠻與否不是中國人能定義的
      但是 西方現代性問題重重 也是不爭的事實
      更重要的是 您此篇回復和文章沒關係
      2007-07-08 23:26:58

  5. 回覆

    shawyu

    2007-07-08

    建議lee先去看看五四時代的文獻,看看胡適、陳獨秀、錢玄同、魯迅那票人說了什麼,就知道有沒有人反對過學古文這件事了。這幾年涉獵清末民初的研究領域,讓我越來越覺得五四是一群毛頭小夥子在惡搞,搞到最後的結果就是中共的文化大革命,而且詭異的是,雖然文革的血淋淋教訓擺在眼前,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死抱著五四的觀念不放,許多五四時代的老問題,到現在還時常在網路上掀起論戰。五四帶給現代中國和台灣的影響實在大到可怕啊!

    • 回覆

      Zen大

      2007-07-08

      版主回應
      我也挺討厭五四的
      壓抑了晚清的無厘頭風潮
      直到星爺才幫我們恢復了
      五四把中國人搞成了只能微言大義
      什麼國仇家恨以外的東西都不能碰

      2007-07-08 23:59:45

  6. 回覆

    shawyu

    2007-07-10

    鴛鴦蝴蝶派的東西也挺有趣,來看看五四之外的大眾通俗文學吧!強力推薦鴛蝴派研究大師范伯群的「中國現代通俗文學史」(插圖本),內容豐富,還有好多難得一見的珍貴照片喔!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ID=13748

    • 回覆

      Zen大

      2007-07-10

      版主回應
      太厚了 沒時間K
      2007-07-10 16:24:54

  7. 回覆

    judy

    2007-07-16

    你們還在討論文言文和白話文,綠營支持者早就在大聲疾呼廢漢字了!他們主張用教會羅馬字!我就要變成文盲了!

  8. 回覆

    shawyu

    2007-07-18

    廢漢字的口號也是老早在五四時代就有人提出來了,而且是當時的國民黨企圖推行的政策之一,第一步先簡化漢字,簡到一個程度以後,就改用拼音文字。後來是因為共產黨把這工作接去做,國民黨這邊就不再談漢字簡化了。我想這跟藍或綠或紅的政治傾向無關,而是對漢字特性的不瞭解或不尊重所造成的。漢字拼音化談何容易!中文裡面的同音字太多了(翻翻字典後面的注音表就知道,光是「一」這個音就有一大堆字可以選),方言也太多種了,改用拼音文字馬上就會造成大混亂,試著用注音文寫一篇文章,然後在裡面用一些比較冷僻或你自己獨創的詞彙吧,看看有多少人能懂!想要把漢字改成羅馬拼音,必須把整個語言都改掉才行,我覺得是根本不可能的!乾脆全民都改講英文,可能還比漢字拼音化容易一點!

  9. 回覆

    2007-07-19

    我就是綠的,而且是所謂的深綠,但我對於考試考文言文這件事情沒什麼特別感想;我自己是什麼書都看,從中國古典文學到莎士比亞悲劇到村上春樹到哈利波特,不過我必須誠實的說,那種為了考試而非為了了解文學價值而存在的國文課根本是個屁。
    整件事情的重點是國文課該檢討,而不是國文課本的內容該檢討。
    什麼語言不是重點,重點是語言所要傳達出來的意義。范進中舉讀一百遍,也感覺不出儒林外史的偉大;老殘遊記考那種斷簡殘篇,也感受不到整本書當中給人的感動。
    像國文課本這種編法,不管文言文還是白話文都唸不出什麼鬼,所以吵教材比重這種東西在我看來可以說是毫無意義;如果台灣高中可以比照美國高中那樣,是唸整本書、考試不講範圍只看你讀了多少書,我覺得才有討論的空間。
    如果只是因為考試而去讀白話文或是文言文,根本就沒有意義可言。
    另外要澄清的是,綠營支持者並不等於要廢漢字或是完全廢除文言文,我們認同文化的價值,但是教育需要由自己生活的環境開始了解起。由下而上、由己而外的教育型態才能提高自我認同,這是教育最基本該做到的。
    生活當中,我除了寫文章以及平常看書會接觸到文言文外,可以說是鮮少使用到文言文。要建立正確的邏輯以及嚴謹的思考能力也不該是從文學當中追尋,畢竟數理邏輯能夠提供的邏輯理論更加完整堅實。
    很多文學的名言,其實都是邏輯不通的,從文學當中學習邏輯是會產生很大的問題。但是文學可以欣賞、可以感受、也可以看到人性的複雜生態,這是不可被抹滅的文化價值。
    媒體喜歡把立場二分化,把反文言文與反中國化上等號、把反文言文與禁絕文言文化上等號,這在邏輯上除了不通還非常可笑;仔細想想就該明白,這世界並沒有那麼絕對,再說台灣是民主國家,課本即便不教文言文,難道誠品也不准販售文言文作品嗎?想看古典文學,搭個捷運到誠品晃晃就有了,想看多少有多少;國文考了那麼多年的文言文,有多少人知道范進中舉卻從沒看過儒林外史?又有多少人聽過紅樓夢卻連一次也沒看完它?又有多少人像我一樣成天背誦唐宋八大家,最後卻因為度爛他們而死也不想再看這些人寫的文章?
    如果不懂得欣賞文學的美及字裡行間的意義,再多學習的理由也是多餘。

    By the way,我不是中文博士、古文也稱不上好、而且我還是綠營的;不過我覺得,幫學習中文這件事情找理由沒什麼意義,就像我跟很多人講學習數學可以強化邏輯思考一樣缺乏意義,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學而已。
    如果就是想看原本海上花列傳,再怎麼冷僻的文字也照樣會想辦法看懂吧!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