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拼貼式的美食小說~我讀鴛鴦春膳

By
on
2007-08-22

拼貼式的美食小說

文/zen

書名:鴛鴦春膳
作者:李昂
出版社:聯合文學

這本書,令我很困惑。

(沒什麼好寫故事簡介的,因為故事本身就是多軸線的交錯/平行亂竄。)

說它好,是有好的地方(料理寫的精采),但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虛實交錯的過分,自傳體和非虛構卻影射歷史的地方太多)。

好的地方,是這本小說標榜的「美食」小說;但美中不足的,卻是身為「小說」最主要的虛構乃至說故事的流暢和吸引力,對我來說,不夠強。

主題是有趣的,文筆是好的,這些都無庸置疑。畢竟是李昂。

可是,說這本書寫了六年(又一個以誇耀歲月的流逝程度來證成作品偉大),心裡不免疑惑,是什麼絆住了?

結果,拆開來看,分成八則短篇,我覺得還精采一些。合在一起,成為擁有起承轉合,從童年到中壯年的長篇小說,有幾篇來得不能說是遷強但不足以說服我那拉出去處理卻又沒有後續開展的篇幅,其用意為何(例如《珍珠奶茶》一篇)?

再例如《珍珠奶茶》一篇,「珍珠奶茶」僅花了兩頁,而且是勉勉強強的和書中主人翁勾連。如果說,是為了鋪陳出結尾的可信度因而大張旗鼓的花了數十頁寫一個女人,也未免太奢侈?!亦或者,其實是硬套「珍珠奶茶」之典故好讓文題相符。

我喜歡這本書裡,寫吃喝,寫料理,寫鹿港,寫阿舍去東京鬼混,寫挑食,些貪吃,寫鹿港「十美堂」沒落家道的中興,寫鐵道飯店的咖哩飯與西餐,還有許許多多遺失了的台灣美味(例如果子貍等野味),亦或者新進入台灣的飲食文化習慣,寫台灣獨創的「牛肉麵」(融合本省外省)、「珍珠奶茶」(融合土洋),我喜歡書裡關於飲食關於文化關於集體記憶的那許多部分,也不致於討厭那些政治場域地小說式史學建構,但卻厭惡那根本對號入座的非暗示。小說,可以這麼赤裸的去直指歷史嗎(或許吧,但我不喜歡那些部份)?

談國宴那段,不可避免的處理政治,ok(但太多的自以為聰明的反覆操作-保密防諜 人人有責,讓讀者我簡直不時提醒自己,是否到了作者提醒之處該會心一笑,了解作者的意有所指,可惜我讀起來覺得像冷笑話,很冷但卻硬要我笑。無論是偉大領袖和妻子不同桌用餐的原因,還是過去深不可測的國宴菜色……)!但如果,全書僅用四分之一篇幅處理政治史,其他分別處理文化、經濟……,會否更濃醇而美味?

就如我喜歡書裡談「牛肉麵」是如何在台灣發展起來,卻讓許多台灣人誤以為是從大陸來的食物那種歷史時空情感的錯置,但卻厭惡,非得讓這碗牛肉麵的歷史典故,透過一個蹲過苦窯的政治人物來點出。

可惜唯一處理的不攙歷史色彩的篇幅,卻是最和主題無關,硬要強扣的「珍珠奶茶」。

太強烈的民族大義歷史情感(雖然這是島嶼上不可切割的一段歷史記憶),讓這本本來可以單純是有趣,文化,都會小資情調的書(甚至來點羅曼愛情)的飲食小說,彷彿攙了令人厭惡的怪味道,吃起來,彆扭的不對勁。

但或許,這就是小說家刻意對讀者營造的閱讀後感受。不讓你舒舒服服的品嘗想像書裡的美食,非得讓你和強烈的民族國家政治經濟文化意識型態國際兩岸關係與未來全都綁在一起,好好的品嘗,這鍋歷史。

這就是台灣的高檔純文學嗎?

非得,把可讀性極高的作品,拆解或插入一些文字遊戲,讓文本不是那麼容易閱讀(或者是作者自以為,亦可能是我自己為),讓隱喻明喻赤裸裸的展現,讓一切都非得有所指涉,有意圖,有解碼的功能,才行?

讀此書我是精神分裂的,一方面佩服作者文筆之好,描寫各種美食之精采,甚至讓我大吞口水;但一方面又厭惡作者一直在小說敘事軸線上玩花招(而且是對政治史的花招,對俗民用典的雜多我倒是喜歡的,很有種懷舊的集體共鳴感),使得小說發展雖不致於支離破碎,但卻難以一氣喝成,更糟糕的是,我解讀不出這些對於政治史的書寫,有任何新意或值得如此大篇幅著墨的理由(除了寫國劇、京劇那段我覺得還不錯,有點出點東西->存在保留在缺席之中,因缺席而得以保留存在之精華)。

既然政治史的集體記憶難以提出什麼新論述,何不讓這本美食小說,就是本單純的美食小說,即便美食的出處引用有刻意挪用,但實在比那藉小說之名大談歷史國故的政治論述好。

一定得一本小說裡,攙了如此豐富的符號(如此渴望讀者來解碼嗎?),如此厚重的歷史(非得載道以文不可嗎)?

不過,說了如此多,此小說值得讀嗎?

廢話,當然值得。光是書裡出現的許多源自台灣各時期的重大料理及其作法、吃法、源流、掌故,就值回票價了。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楓葉中的舞步

    2007-08-22

    很享受人們的成就造福人類的一切
    嗯嗯~

  2. 回覆

    阿鋼

    2007-08-23

    看起來是很錯綜複雜

    • 回覆

      Zen大

      2007-08-23

      版主回應
      小說本身很簡單 但卻有刻意複雜化的意圖(但我覺得是不必要的 或說不需要搞到那種地步 或許別人喜歡 我是不喜歡那部份)
      2007-08-23 17:58:13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