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轉貼)金石堂事件原由,處理之道(二)

By
on
2007-08-23

Part 2不要分成多處火災處理,必須要有三支水龍頭

──與金石堂的談判過程,以及對其之建議

<金石堂對聯盟提出的方案>

聯盟與金石堂第一次正式會談為八月十三日。
聯盟代表向金石堂表示,此次前來談判,有一個立場:絕不是光為聯盟成員而談,金石堂的回應,必須考慮到包括所有出版同業,當然包括十六家經銷商在內。該次會議最大的進展是,金石堂終於承認其支付上游業者的支票票期,平均較合約所定延長了四十天到五十天的時間,對於其他事項,則一律聲稱均依合約行事。

金石堂表示為了解決問題,提出以下方案:

金石堂將另行籌措一筆資金,用來消弭未依合約開立票期的時間差距。自2007年12月份起的帳款(即2008年1 月底起領的支票),一律恢復正常開立;2007年12月之前的各月帳款票期,則分月平均縮短延後票期,直至正常。
金石堂尊重出版社與經銷商自行選擇「月結制」或「銷結制」的交易模式。
金石堂同意以上方案適用於所有出版同業。
<聯盟對金石堂方案所做的調查及回應>

聯盟代表為了確實了解金石堂所言是否事實,所提方案是否足以符合上游業者的需求,其籌措金額之額度是否足以弭平延長票期的差距,同時也為了金石堂日後改善行事的根據,因此於8月17日至19日,針對聯盟十五家成員,以及十六家經銷商,做了書面具名調查。
其結果擇要如下:

金石堂違約延長票期的時間長度,一個月至三個月不等,以兩個月左右為最
常見。倒沒有外面傳說的延長八個月以上的情況。
除了票期違約延後之外,開票日違約延後之情況,以平均約2至3週為最多見。
月結制之下,金石堂片面增加保留款之情況,出版社與經銷商都有發生。嚴重程度不一。
月結制之下,金石堂每月片面決定結算金額的狀況,多發生在經銷商的部份。
存貨核對或提供報表未依約行事,或雙方對存貨認知差異過大,也是很多上游業者認為紛爭所在。(有人可以拿到進銷存三種項目俱全的明細,有人拿到其中一或兩種項目的明細,也有人完全拿不到任何明細。)
根據以上調查結果,聯盟成員在8月17日開會加以討論,以八票對五票做成決議回應如下:

同意金石堂以其籌措的資金,按其所提時間弭平違約延後票期的部份。
其他部份,明列「開票日」、「結帳金額」、「保留款」、「存貨核對或提供報表」四條均須「即時回歸合約行事」。
歡迎金石堂尊重出版社與經銷商自行選擇「月結制」或「銷結制」的交易模式。
以上方案應適用於所有願意接受之出版同業。
聯盟並不為金石堂背書。尤其十六家經銷商對金石堂票期恢復正常之要求,與金石堂的方案相差甚大。基於建議金石堂救火不能將火災分為多處,所以希望金石堂需要謹慎看待各方的要求。
聯盟以上回應,先行知會十六家經銷商,並訂於8月22日早上正式回覆金石堂。8月
21日下午聯盟成員再度開會,授權由發言人郝明義決定如何發佈本報告,及相關新聞內容。
十六家經銷商則於8月21日早上開會討論如何因應,並於當天下午將他們新調整後的要求傳真給金石堂。

<8月22日之發展>

8月21日傍晚,聯盟各代表接到十六家經銷商的傳真,得知周傳芳總經理已經書面簽認十六家經銷商之要求。其中意義最具重大者有二:

金石堂同意給十六家經銷商的票期恢復正常時間為2007年11月起的帳款(即2007年12 月底起領的支票),較諸給予聯盟的方案,時間提早一個月。
未來各經銷商更新合約時,一律自「銷結制」轉為「月結制」。
八月二十二日早上,聯盟四位代表會見金石堂周正剛董事長與周傳芳總經理。會上,四位代表轉達的重點如下:

轉達8月17日會議的決議。
由於得知金石堂已經同意十六家經銷商的票期恢復正常時間較諸給聯盟之提案提早一個月,所以不論是為了顯示金石堂解決問題的誠意,抑或救火不能將火災分為多處,解決問題的方案應該一體適用才不致再造紛爭,希望金石堂能考慮,是否比照給予十六家經銷商的條件,也將票期恢復正常時間提前一個月。
金石堂兩位周先生表示有其為難之處。
聯盟四位代表再度請他們考慮,為表示誠意也為建立大家對他們的信心,是否值得如此分開來差別處理。
兩位周先生再度表示他們已經考慮過,堅持原意。
聯盟四位代表善盡提醒義務後,因並未經聯盟全體成員授權是否堅持金石堂應改為與十六家經銷商一致的條件,所以結束會談。

同日下午,聯盟由林載爵與郝明義兩位代表舉行記者會說明過程,先以新聞稿摘要說明報告內容。金石堂周正剛董事長並親自到場確認其提案。

該日記者會現場,聯盟由於只有兩位代表到場,將因為金石堂提供不同於經銷商的票期恢復條件,而需要回頭再向全體成員報告、討論。

十六家經銷商的代表,表示因為金石堂已經完全同意他們的條件,所以將恢復供。
代表二十家出版社的大和,則與金石堂就金石堂的存貨金額之認知,產生最大爭議。

大和由於自行盤點估計在金石堂的存貨有八百多萬元,而金石堂主張實際存貨有二千萬元。雙方差異達一千萬元以上,所以就如何澄清這個差異而爭執不下。

大和希望金石堂主張如果金石堂說法屬實,確實有二千萬元存貨,就全數退清,雙方釐清多退少補之歸屬,再行重新往來。如果確實是大和應該償還金石堂金額,則其代理之天下雜誌、天下遠見、大塊等出版社,可共同保證大和之履行。

金石堂則主張其大和存貨雖然有二千萬元,但至多退貨一千萬元,其餘一千萬元不退貨,寧以支付七月及八月帳款,結清差額。

由於「存貨核對或提供報表」這一條,本來就是聯盟日後追蹤考核金石堂是否遵守承諾的要點之一,因而大和與金石堂的存貨金額之爭,勢必將列為聯盟下次會議之追蹤考核議題。

也因為如此,目前已可確定大和所代理的天下雜誌、天下遠見、大塊文化、早安財經、心靈工坊等二十家出版社的書籍,一時不會重新出現在金石堂書店,並可能全面撤架。

<對金石堂解決之道的究極建議>

先前聯盟即已經決議將定期也緊急視情況而追蹤金石堂是否遵守此次承諾,並據此採取一致行動。
因此對於金石堂解決問題之道,聯盟的究極建議是:
不要分成多處火災處理,必須要有三支水龍頭

「不要分成多處火災處理」,意思是說:
金石堂提出的方案,最好同時解決「聯盟」、「十六家經銷商」及大和等多方的主張,否則,即使其中一個單方面同意,而其他方不同意,火災還是會經由放大鏡而繼續燃燒。

「必須要有三支水龍頭」,意思是說,希望金石堂了解,他們所提出的方案,應該是最低限而不是最上限的改善行動。

事實上,金石堂的當務之急有三:

改善財務調度
改善大家對金石堂的信心(與印象)
改善經營體質
三者改善必須同時並進,缺一不可。
目前金石堂籌措資金來消弭違約延票的問題,可以看作是其「改善財務調度」的措施。然而,在當務之急的三件事情中,這解決的只是第一件而已。

然而,就長期而言,金石堂想從根本上解決財務調度的問題,事實上一定關聯到是否可以「改善大家對金石堂的信心(與印象)」,並「改善經營體質」。否則,不免頭痛醫頭,難以根除火災的災苗。

<聯盟對各界的說明與呼籲>

聯盟能言的部份已言,我們不便越俎代庖,對金石堂再提出什麼建議,但希望借此機會向各界說明幾點我們的希望:

一,我們以聯盟的名義公開發表這份文件,是希望金石堂了解這是一個業者普遍的心聲。今天的金石堂處在一個必須大破大立的改革階段,同業都在期待金石堂以真正的誠意與決心來宣示他們如何改革。金石堂曾經首先以連鎖店的模式為台灣出版界開創新局,我們誠心誠意地希望金石堂能在改革之後,與我們共生共榮,再展新頁。

二,這段時間已經有出版社與經銷商因為與金石堂發生紛擾,而停止對金石堂供
貨。接下來紛爭沒有完全澄清的期間,可能仍有出版社或經銷商持續停止供貨,並採取更進一步的做法。像大和經銷商,及其代理之二十家出版社,即為一例。這些過程想必對許多作者及讀者產生相當困擾。我們希望作者與讀者在了解這次事件的來龍去脈之後,能予以諒解。並給予出版業上下游共同思考如何解決長久問題之計。

三, 我們希望不論上游的出版業者、中游的經銷業者、下游的零售通路業者,能經由這次事件之後,痛定思痛,彼此共同充分面對現實,共同討論如何解決出版業目前面對的長期以及短期各種問題。我們應該已經清楚地體會到:只有大家共同面對問題,才有可能大家共同解決問題;不面對問題,不共同面對問題,問題就永遠沒法解決,也無從獲得週全的解決之道。

=================================================================

Part 3未來台灣出版產業上、中、下游需要共同面對的課題

──從金石堂事件開始而應有的探討

金石堂這次事件所呈現的,固然有其個別的特殊起因與背景,但是也可以從中看出目前台灣出版同業面臨的一些共同困境及挑戰。

歷經解嚴之後,整個1990年代的黃金階段的蓬勃發展後,台灣出版產業自六、七年前呈現日益萎縮的走勢,以及萎縮中市場秩序日益混亂的局面。

擴張中的產業,大家共同創造更大的大餅,上中下游之間,相互協力之處多。
但是萎縮中的產業,是一個縮小(或至少停滯不前)的餅,上中下游之間,相互爭食這塊大餅的摩擦與矛盾,則屬必然。我們如何看待彼此所置身的這塊餅,如何把餅共同向外拓展,是我們要面臨的第一個挑戰。

傳統上游業者與書店之間的月結制來往方式,由於台灣新書出版量持續高踞不下,書店的消化不良,難以應付,因而急於引入新的交易模式,諸如「銷結制」以及更徹底的「寄售制」。

從金石堂的例子可以看到,一旦上中下游的溝通不夠充分,沒有交易的配套措施,沒有對產業生態的整體思考、辯論,大家沒有相當的共識,最後反而一不小心就不但無所前進,反而退回原地。(8月21日金石堂同意所有經銷商同採「月結制」交易模式。)如何形成產業公開的討論、辯論,而為台灣的出版產業找出一種合適的交易模式出路,是我們要面對的第二個挑戰。

在激烈的生存壓力下,在美其名曰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體制下,台灣出版產業上中下游近年來都在展開折扣戰。網路書店的通路新興之後,好處是台灣多了新的通路,不利之處,則是加深各大實體書店與網路書店之競爭,讓折扣戰進一步火熱化。

這一方面令夾處其中的出版業者與經銷商動輒得咎,另一方面出版業者與經銷業者為求自覓出路,開發書店之外的各種直銷通路(包括自己經營的網站),以折扣行之,則又進一步激發與書店通路之摩擦,並且也混亂了市場秩序。產業上中下游如何經過討論,而從折扣混亂了的市場中新建一種秩序,則又是我們要面對的第三個挑戰。

目前書市所顯示的巨量退書,固然是嚴重的問題,需要探討如何面對解決,但同樣重要的,或甚至更重要的,是如何面對造成這種結果之原因。從上游的出版業者,到中游的經銷業者,到下游的書店,各方如何從頭檢討自己的經營觀念與模式,擺脫過去將近二十年榮景階段的習慣性思維,從頭建立新的工作觀念與方法,是我們要面對的第四個挑戰。

這四樣挑戰,沒有一樣是好解決的。也沒有一樣是好談的。目前我們沒有任何答案。有的答案只是一個,只有大家共同面對問題,才有可能大家共同解決問題;不面對問題,不共同面對問題,問題就永遠沒法解決,也無從獲得週全的解決之道。

由通路秩序,可以想到交通秩序之例。
交通秩序要得以維持,必須大小型交通工具皆有其自尊自重自律之道。否則,大型交通工具仗其體積之龐然而橫衝直撞,固然會造成巨災,小型交通工具一味貪圖便利,依恃其機靈而任意穿梭,同樣會混亂秩序,造成連環車禍,難以收拾。

越是在一個混亂的時刻,越需要每一個人的自持──不論其上中下游,不論其規模之大小。
對於我們要展開的討論與辯論,對於我們要面對的諸多挑戰,這是云乎「秩序」時所必須不能忘記的。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zen

    2007-08-23

    看起來暫時落幕了
    但是 實際執行如何? 到時候 上游出版社會否被各別約談 各各擊破(記得春秋戰國的六國連合嗎?)?
    亦或者到時候乾脆說 籌不到錢……
    (畢竟如果有錢 當初為何不付?又 以金石堂的聲譽 在銀行貸得到款嗎? 還是要引進外來資金)
    這裡還提到引進紡織業的結帳模式
    那要問問 金石堂的母公司高砂紡織 而今安在? 又在幹麻? 有能力出錢嗎?
    金石堂問題 帳當然是當務之急 至於說解決中上下游的既有問題又太遙遠
    我覺得 治本之道 應該觀察其是否有決心改革店面經營手法吧?
    否則 問題還是會出來的
    至於大和庫存值問題 挺有趣的
    可以說 是個台階問題
    其他出版社或經銷商 似乎也該想想這個問題
    務實的解決 會比硬要一翻兩瞪眼好或不好 沒人知道
    不同的路都有人選 就看到時候的狀況了
    不過 我預計三年內台灣圖書通路產業還會有大地震發生
    這次不過是前行小地震而已
    還有 我不認同出版的餅縮小 不是縮小(當然也沒變大啦 產值差不多) 有新人進來 也有舊人滾蛋 競爭應該算是兩平
    其實重點是在閱讀類型的改變所造成的某些文類萎縮 某些類型興起
    例如 曾經紅極一時的網路小說萎縮了 但高級商業小說則崛起了
    例如 創意設計產品快速崛起 如果國人購書總金額不變 肯定擠壓其他類型出版品的銷售狀況
    所以 不是萎縮 是轉型 是變遷…..
    通路間的消長也是 同樣的市場(不景氣) 有的業者不斷開新店 有的則得靠延票期撐下去 然而 是環境不景氣嗎(或許有)? 還是企業不爭氣(不用心)?

  2. 回覆

    zen

    2007-08-23

    從下面這則新聞 就可以看出 記者多不用功
    還有 通路多麼強勢
    不用功在於 三個月票是對的 是常態 錯的是 金石堂把三個月票拖到半年左右才兌現
    強勢 就不用說明了 誠品會和金石堂組成通路聯盟嗎(別說誠品不會 墊腳石 古今集成 摩爾 建宏 五南 聯經 何嘉仁 新學友 敦煌等等 通通不會…..)? 完全一個爛又挑釁的譬喻
    力挺大和 大塊、天下不供金石堂
    更新日期:2007/08/23 01:00
    民眾想要在金石堂買到各家出版社的新書,這個願望短期內又無法實現。由國內十五家出版業者所組成的「台灣出版業者通路秩序聯盟」,原本要在八月二十二號的記者會上宣布重新供書,卻因為大和(ㄏㄜˊ)圖書經銷商在現場與金石堂談不攏,當場決定停止與金石堂繼續合作,因此大和所代理的天下、大塊文化等二十家出版社的書籍,一時不會重新在金石堂上架。(陳映竹報導)
    連鎖書店金石堂長久備受出版業者詬病的「銷結制」和長達九十天的票期,讓出版社和經銷商決定起身抵制。八月七號國內的聯經、時報等十五家出版社甚至共組「台灣出版業者通路秩序聯盟」,以停止對金石堂供應新書為手段,要求金石堂解決帳款問題。
    雖然金石堂決定籌措資金,縮短票期,達成部分和解,但金石堂董事長周正剛仍態度強硬地表示,出版市場的上、中、下游應該共同合作,像金石堂也沒有和誠品等通路共組「通路聯盟」抵制出版社和經銷商。
    面對周正剛的強勢發言,大和經銷商也公開發表與金石堂往來交易過程中,存貨金額的爭議,現場甚至決定停止與金石堂的合作關係,因此目前只有十五家經銷商重新恢復供貨金石堂,大和經手的天下雜誌、天下遠見、大塊文化、早安財經、心靈工坊等二十家出版社的書籍,一時不會重新出現在金石堂書店,並將撤架清盤。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