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為感動而寫

By
on
2007-08-24

為感動而寫

文/zen

世界太壞太亂,讀點書有點想法的人,很難不對世道說三道四。

最常見的是鄉民的「酸」,總能言簡意賅的直指問題核心,用一種很酸的黑色幽默,把問題批了一頓。

但說實話,批完之後又如何?優越感的自我滿足而已。有那麼好的聰明和腦袋,或許應該為所責罵的事情多做點什麼。

另外一種常見的,則是來自讀書人的「批判」。大學時讀書,不懂為何批判理論可以是一種武器,一種改變世界的工具。後來懂了為什麼,也自以為聰明的操持這份武器玩耍了很久,對什麼事情都批批判判的,說出一堆學術理論,說出一堆大道理。看起來很厲害很對的樣子,但究竟解決了什麼問題?沒有!廉價的批判,讀過書的人都會,只是另一種反射性思考。

年紀慢慢大了以後,接觸社會以後,沒有學生身分的狂傲可以遮蔽以後,開始更細膩的接觸世界的各種樣貌,觀察事件發生背後各種人的各種立場的衝突/對立/糾結,發現再不能拿把大刀把事情對切成黑或白,黑中有白而白中攙黑的情況越來越多。批判理論上看似兇猛有效,但在實際人生面前卻是蒼白無力,至於在根本聽不懂的廣大人民百姓面前,則顯得膚淺可笑。

不過,很多學院人不以為如此,依然故我的高舉批判為最高指導原則,依然故我的對世界說著他們的批判,不滿的理由。沒辦法,認知與旨趣裡,哈伯瑪斯似乎尊理論中的批判為最高了!

然而,我卻要說,在批判之上,還有一種,我稱之為感動,也是我過去所不削,而如今我所奉行的。

世界太遼闊,宏觀太複雜而難以撼動。身為讀書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看清楚宏觀世界發生的結構性因素,然後,從生活週遭尋找可以說明的例子,儘可能的以大家都能懂得語言(最好是創造有力簡潔好記的標語),把問題和事情告訴大家。幫助盡可能多的人看清楚問題,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躲在一個對自己有利的位置,罵起世界,但除了罵,卻找不出任何有幫助的東西?!

就算世界太複雜,問題太嚴重而無法扭轉,則或許可以以鼓勵方式,儘可能的激勵人心,努力面對自己的以及整個社會的困境。只要想辦法活下去,雨下的再大,都會有雨過天晴,得以重新看見朗朗晴空的機會。

而我以為以文字維生的人,正該負起這樣的責任。所以,我以我過去的學經歷(社會科學訓練),個人身分認同(台灣人、基督徒、Me世代……),所處的產業(文化出版)出發,寫描述性、解釋性,甚至建議性鼓勵性的文章,出版觀察、新書推薦導讀書評、勵志小品、愛情小品、職場百態、信仰反思、社會觀察以及生活隨筆,全都朝這個方向修正。

雖然我無力撼動世界,使它立時改變,滅去一切不義和不公,但我願就所學所見所思所想,與來到這裡的朋友(以及在報刊媒體看到我文章的朋友)分享,讓我們一起努力,建立自信,建立自尊,建立專業,建立承受挫折的強韌度,一起經歷富裕之後台灣社會所必然經歷的動盪轉折不安,開創屬於我們的人生與未來。

為感動世界而寫,為詮釋/理解/描述世界的複雜而寫,不再為了掉書袋、自以為了不起的批判世界之不公義而寫。批判並不是行動,批判仍然只是空想,除非加入關懷與愛和感動,給出方向與指引,給予加油鼓勵與打氣,才能算是批判的社會實踐!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joeline

    2007-08-24

    這篇文章發人深省,本身就很感人~
    想起聖經所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

  2. 回覆

    念情

    2007-08-26

    為你的文感動

  3. 回覆

    流跡天海

    2007-08-26

    這篇真的很能感觸人心與激動創造!問好了!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