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以教科書升等,實際上不可行

By
on
2007-08-25

以教科書升等,實際上不可行

文/zen

今日(2007.8.25)見中國時報一則讀者投書(<讓撰寫大專教科書升等>/林新倫),撰文人是台灣資深前輩,提出讓學科「教科書」撰寫可視為教授升等文獻,並洋洋灑灑提出諸多論點,可惜,筆者以為,立意雖好,但實際上卻不可行。

第一、即便今天通過撰寫教科書得以作為升等資格,相信實際上也不會有教授投入。學院教授學有專精,有的早從碩博士時期就開始投入,學術生涯間所發表之研究論文,也多半鎖在同一領域,極少向外跨。

第二、學術研究報告只要在研究主題明確,研究成果上有獨特貢獻,研究方法嚴謹,文獻回顧清楚,在升等時多半不太會被否決(再加上台灣學術社群相對小,同一專門領域之教授有限,彼此對各自的學術生涯、研究主題等等均知甚詳),學術升等並非難如登天之事,教授們沒必要岔提出去寫一本教科書。

第三、教授用來送審升等資格之學術研究結果,以台灣現狀來看,多半來自政府相關單位補助(例如國科會),讓教授們有經費聘請研究助理,收集資料,購買研究器材等等。撰寫教科書看似立意良善,但恐怕申請不到計畫,且得投入鉅額購書資金,以及漫長時間對學科整體進行閱讀、思考。

第四、若以教科書作為升等,其審核標準難以認定,該是暢銷好賣?還是有獨特貢獻(無論內容、觀點還是書寫技巧)?若是前者,撰寫上會不會不符合學術規範?若是後者,那麼找不到出版社願意發行,一本沒有人使用之教科書,是否有存在之必要(例如多年前台灣社會科學界出現過一批以「東方」、「台灣」為名的教科書,品質有好有壞,甚難認定,撰寫者皆來自學院教授)?

林先生所提之以教科書作為升等依據的議題,其實就是早幾年學院間曾經提過的:能否以學術原典翻譯作為教授升等之依據的翻版,當時學院提出該論點的理由,是認為作為學術後進國的台灣,應該多累積學科經典之中文版。但這個話題後來也不了了之。

其實,這兩個論點,都假設了做學術研究比寫教科書/翻譯原典難,但實際上,對學有專精的大學教授來說,做自己擅長領域之學術研究,遠比寫教科書或翻譯經典來得容易。

還有一點,放眼全球,其實好的學科入門教科書不少,台灣高等教育界也採用了不少(無論直接閱讀原文或者中譯本),台灣的教授們雖不是絕對寫不出能超越這些作品的教科書,只是,如果單純計算投資報酬率,做學術研究真的比寫教科書或翻譯學科經典來得容易上手。又何必自找麻煩?除非此教授真的對教學抱持極度熱忱。然而,台灣教授升等評分重點在學術研究能力而非教學能力,加上教授並沒有像美國般區分成教學教師與研究型教授(如果有區分,那麼教學型教師或許其升等就可以考慮以「教科書撰寫」這條路),再加上教授能讀能研究不代表課能講得好或能寫好教科書等等內外在因素影響下,筆者以為,即便增列通過教科書可作為學術升等審查資料,恐怕實際上也不會成為常態。

要鼓勵台灣學院裡的教授像歐美知名學者般投入科普/社科普著作之撰寫,實在不需要走向開放升等資格審查一條路,反而該做的是,出版人能否加強專業,對教授群們提出夠好夠誘人的寫作企劃(雖然很難),才是王道!期盼有一天,台灣學術界也能出現象費曼、紀登斯這種,既能做高深研究,又能寫好讀易懂入門書的大師。

標籤
相關文章

5 Comments
  1. 回覆

    shawyu

    2007-08-25

    別的學科我不了解,光就中文系來說,有些教科書其實是老師多年上課的講義整理而成,並沒有那麼難寫,例如某位老師可能在系上開了很多年的文學史,到老的時候就把他數十年教學用的東西稍微整理一下,就出一本文學史的書了,然後就變成系上的文學史教材。專業領域不會造成寫教科書的問題,教授們即使學有專精,還是一樣得在大學部開課,而且開的課也未必跟自己的專長有關,系上缺什麼課,就得找人來開這個課,有的人專長在文字學、經學,開的大一國文課卻是現代小說,如果這種情形他都能應付了,寫個課本又有何難?做學術研究需要創新、開發,而寫課本只要整理前人的研究成果,不需要提出太多自己的意見,所以我覺得靠寫教科書升等的問題不在於太難,而在於太簡單!當然,寫得好不好,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 回覆

      Zen大

      2007-08-26

      版主回應
      恩 不過 你可以對看一下原文
      作者的意思的教科書 還挺複雜的
      我認為作品的水準和獨特性很難認定
      再者 如果只是講義集的教科書 肯定無法成為升等標準(這樣剪刀醬糊就可以了) 反而比較像是一些國外大師寫的簡單入門學術書 好讀但又深刻那種 比較符合作者文章的意思
      因為太簡單(剪刀醬糊)這種 就被作者文章自己給反駁了….
      2007-08-26 02:10:55

  2. 回覆

    shawyu

    2007-08-26

    我剛才看了原作者的文章,他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不過我不太贊成讓教授花時間去寫教科書,這種事情讓國立編譯館之類的機構去做就好了,他們可以找一群教授來合作一個計畫,每個人撰寫自己專精的部份,如此一來,既能節省時間,又能發揮個人所長。對岸的學術界最會做這種事情,動不動就找一堆教授來合作編一套大部頭的XX教科書(其中有一些還編得不錯),台灣的學界似乎就沒有能力整合資源和人才來做這事,大家各自為政,相當可惜。

    • 回覆

      Zen大

      2007-08-26

      版主回應
      中文系我不知
      社會系倒是蠻多的
      例如巨流的社會學與台灣社會 傳播學的想像 都是這種群策群力 其實這樣比較好 貢獻所長 還能拉入本土個案 比直接用歐美教科書來得好
      2007-08-26 15:52:53

  3. 回覆

    Hsuan

    2007-08-28

    我覺得比較遺憾的是,在現在大學評鑑中,隱然有種學術勝過教學的價值觀。學術研究以論文發表數量品質,或是被引用的情況作為參考。而教學的成效卻很難有具體的方式來評量。
    許多學校紛紛標榜自己轉型成學術型大學,網站上寫的是&quot學術單位&quot而非&quot教學單位&quot。難到學術研究就等於是高等教育的全貌嗎?這實在是讓人憂心。
    我想如果能夠改變學術研究勝過教學研究的迷思,好的教科書的撰寫比較有可能被鼓勵。
    懂得不多,也有點辭不達意。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