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高等教育不是自由落體

By
on
2007-09-04

高等教育不是自由落體

文/zen

http://udn.com/NEWS/OPINION/X1/3998508.shtml

(看到這則讀者投書,竟然還是大學教授寫的,氣的我差點吐血,提筆寫文批駁之.但我真要說一句,如果我們大學裡面的教授是這種程度,難怪垃圾進只能垃圾出)

今日(9/4)見貴報讀者投書,為文者乃國立大學資訊學院院長。然而對於論者視國內高等教育為「自由落體」,本人不能苟同,更對於証成此文的舉證和論述無法接受。

首先,廣設大學一定是錯的嗎?在美國,不也有社區大學嗎?如果廣設大學乃既定事實,輔導大學轉型,是否比空言大學辦學效率不彰,或者明知不可能裁校卻直言裁校,哪一點比較有實質幫助?

其次,「Garbage in, garbage out」說明的是資料,人不是資料。如果學生是垃圾,收進這些垃圾學生的,是學校,不是學生。洛克說,人是白紙,人都需要受教育才得以成熟。心理學家說,人有成長心態與定型心態。抱持定型心態者,才會將人視為垃圾,而且認為永遠是垃圾(否則為何可以用「Garbage in, garbage out」說明研究生是垃圾)。

孔子說「有教無類」,「因材施教」,西方教育學者之所以倡導常態分班,不都是因為相信人是有學習能力,能夠透過教育引發出學生潛能,從不會到會,從愚笨到賢明嗎?身為堂堂大學教授,豈可將學生比成「垃圾」?真正的教育,是可以將垃圾變黃金。

其三,如果說大學也沒盡到責任,將學生教好,即便社會上其他領域之人可以批評,但身大學教授可以批評嗎?更誇張的是,本文作者歷數其他高等教育學校之問題,但怎麼不想想自己任教的學校學生,連碩士論文都需要專門開班教授寫作方法,堂堂國立大學,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學校尚且能將學生教育成如此,又怎麼好意思數落其他學校,辦學成效不彰?

其四、身為一個科學家,怎可以虛構武俠小說中之十八銅人陣作為證明中國歷代畢業考最嚴格之代表?這完全是文人之創造,竟可拿來當成舉證,真不知科學實證主義精神究竟何在?

其五、大學設立評鑑制度,乃世界潮流,並非設置退場機制,而是要求評鑑學校辦校成果,否則每年為何有如此多全世界大學排名的公佈?

其六、國內有一半之研究生不該畢業,請問是在學的十六萬多研究生的哪一半?身為科學研究人員,不能以確切統計數據說明,流於感覺評論,再加上論者個人身分的權威性,會對社會大眾的輿論造成多大影響?論者想過社會責任嗎?還是只想逞一時口舌之快??

通讀全文,筆者對於堂堂大學學院院長之為文論證嚴謹度與客觀性大表質疑。盼望大學教授在反省自己身處之場域時,能夠更客觀且聚焦的探討,否則,我實在看不出該文如何得以證明,「自由落體的大學教育」。

標籤
相關文章

6 Comments
  1. 回覆

    Brhams6

    2007-09-05

    隨口說說拉,這就是現在高教大頭的水準
    很多都即興式的談兩句,博個美名,也不指這位院長.
    昨天有看到這篇,懶po上blog,因為看不懂再說啥
    zen大你還有耐心去對槓
    這些學者醉翁之意不在酒,關鍵在於透過這種發言,博取發言地位
    發言本身才是重點,言談內容也亂講一通
    學者很多時後追求的不是利益,是其他籌碼.
    至於評鑑機制,她們都是大頭,都可以見杜正盛的,都可以影響教育政策的
    難道不知道?
    非不能,不為也.
    反正沒差,如果大學是個企業,他們就是濫用公款的人,
    敗光家產,自己也混不下去,除非她們早早退休
    今天教育部公佈降低學分
    真是以量取勝的思考,也懶的說了
    降低學分,是否降低學費阿?
    降低學分,可以因為教的少而提升教學品質,不能說全錯,但其他配套不配搭,
    那為何不是教的少,混的更多?
    老師教的少,或許可以質精
    但是反過去想,像助理教授升等不是靠教學,而是靠研究
    多出來的時間就是去做研究跟寫論文升等而已,很自然
    為何要精進教學?

    • 回覆

      Zen大

      2007-09-05

      版主回應
      沒辦法我看不過去
      今天的降學分我還沒看到
      等看完若有空再寫一篇
      今天是趕稿最高潮……
      2007-09-05 10:16:23

  2. 回覆

    didigu

    2007-09-05

    Zen大,那位院長確實引喻失當,文中流露的學術貴族心態也很可議。不過他點出了一個問題,卻是Zen大你未評論的:學生的退場機制。以前的大學很難考,考上了則躺著也能出來,現在考大學入進研究所則很容易。但不變的是:要畢業仍不是難事。這樣會把高等教育「社區大學化」。社區大學化就普及教育來講並無不妥,只是如果我們能夠把機制反過來更好。也就是說:從過去的進入困難出來容易改成進入容易出來難。高等教育不是義務教育,說穿了就是要訓練出社會的精英,就理論來講應該越嚴格越好。可是我們的做法卻都反了過來,把高等教育當成了義務教育。Zen大你說是不是?

    • 回覆

      Zen大

      2007-09-05

      版主回應
      退場機制我在其他文評論過了
      就沒寫
      再者 會模糊我想批評他論證的問題 所以也沒再多寫 呵呵….
      或者說 也不能說沒寫 我寫的幫助大學轉型 就是一種作法
      日本也早就百分百錄取 學校得增加差異化才能爭取好學生 至於爛學校出來 就一樣是失敗組(社會化約貼標籤)
      當篩選機制不適用 自然會發展新的 我倒不是太擔心
      再者 我本來就認為 是可以成為贏家社會的 度敗不就是嗎? 之前大家不都還在吵杜拜熱 但對於自己國民 卻要分輸贏 貴族心態之可議….
      2007-09-05 21:10:33

  3. 回覆

    雞窩鴉頭

    2007-09-06

    台長您好,平安:
      謝謝您的來訪,真的很高興。
      附文的這篇文章早在是4月22日就刊登出來,為何當初這些學者不探討?非要將一個考十八分的孩子打入十八層地獄,才甘願?打不夠再後轉打現在的研究生?
      開學在即,他若就讀,免不了一堆媒體要拍照;若重考到補習班全班要如何看他?等到明年放榜時,是不是又要公佈他的差異,那又會怎樣的傷害?他到現在還多麼勇敢的活著,就不要再至人於死地吧。
      諸君不見大學教授各自選媒體佔邊?性侵學生的、放火的、貪污的時有所聞,這些國家菁英份子,當然不可能考十八分,那我是不是可以說大學教授的人品如自由落體?
      秋安,萬事如意
    (原文轉寄時字體部份變亂碼,約略補上,請作者見諒)
    日本大學將走進「有考必上的時代 」
    更新日期:2007/04/22 04:39 記者:黃菁菁/東京
    日本少子化現象已逐漸將大學帶進「全入時代」,將來只要學生不考學校,就能「有考必上」,日本的大學和學生面臨全入時代的新變化,都開始努力探索未來的去向。
    文部科學省於○四年預測,○五年將進入大學「全入時代」。所謂「全入時代」是指,總報考人數等於總招生名額相當,簡單的說,就是升學率百分之百。不過,由於經濟景氣稍有復甦,○七年的大學報考人數是四年來難得一見的成長,才放慢了邁進大學全入時代的腳步。
    日本從一九九○年代起,掀起一股新大學和新學系的熱潮,大學設立基準也隨後降低,使一些不受歡迎的短期大學紛紛改為四年制大學,大學的窄門頓時放寬許多,加上少子化的推波助瀾,開始出現私校搶學生的情形。
    名校窄門難擠 下招無學生
    雖說大學窄門變寬,但是名校門檻依舊窄。讀賣新聞報導指出,東京、京都、早稻田、慶應等被稱為「難關校」的名門大學佔日本所有大學的五%,但是達到考生總數的五%,可見大多的考生仍積極想要進入象徵未來保障的名校。
    相反的,知名度較低、位於偏遠的大學則為招不到學生叫苦連天,○六年春季入學的新生,就有四○%的私立大學招不法定名額,還有山口縣的大學因為破產關門,害學生前途茫茫、求救無門。
    靠學費維持營運的私立大學為招生而出盡奇招。有些大學從去年起便密集召開招生說明會,為了吸引學生和家長到校園參觀,特別準備巴士接送往返東京,還有免費的午餐和贈品。
    明治和法政兩所敵對的大學,故意將學校的招生考試訂在同一天,讓學生不能再抱僥倖心態,年更有石川縣的大學登廣告強調不管學生住在哪裡,學校都會特別派老師到當地面試!
    大學門檻變寬 學生程度更低
    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公、私立大學提供學生更多報考管道,除了「大學入試中心考試(統一考試憑分數報考學校)」和「校方獨立招生考試」之外,還有「指各校推薦(由就讀高中準備成積單和推薦函,學生接受簡單的面試、「自我推薦(繳交自我介紹文和小論文,外加面試)」。
    ○六年的國、公、私立大學的新生有卅五.六%是經由推薦入學,四成以上的考生沒有參加學科考試,光是私立大學就有一半的新生沒有參加學科考試。進大學的門檻變低,也使得許多大學為新生的程度低而苦惱,目前有兩成左右的大學還特別開輔導課程,讓大學新生重溫高中課程,好跟得上大學的進度。有些學校為了招生,紛紛刪減部分必考的科目,此舉連帶影響到高中的教學方針。
    去年年底日本曾發生數百所高中未學生修完升學考試不考的學科問題,差點讓近十萬應屆考生畢不了業,這也是大學搶學生的後遺症之一。
    夜間部漸失空間 選修偏重
    實用日本於一九七○年代盛行半工半讀,大學夜間部一時成為主流,但是,現在有意願就讀夜間部的學生,再加上日本的國立大學,從○四年度起「法人化」之後,校方為了追求更有效率的經營夜間部或大學夜間課程,廢除大學夜間部。在全入時代也漸漸減少生存空間。像資深女星吉永小百合出身的早稻田大學第二文學院夜間部,從今年起不再招生,立館大學的產業社會學系夜間部,也於今年正式走進歷史。
    文科省分析,現在的社會人士大多選擇到研究所進修,在職進修也會偏重選擇實的新網路科技等課程,以致於大學夜間部的需求日低。
    大學全入時代的大學文憑將不再比過去有價值,但是日本大學生考研究所,似乎還不是那麼熱中,大多數人仍然選擇就業。學校則鼓勵學生利用在學期間去考教師、公務員、看護等執照,以加強畢業後的就業競爭力。
    日本文部科學省調查指出,一九九九年大學畢業生進研究所的比率為一○.一%,就業的比率為六.一%,到了二○○五年進研究所為二%,就業者佔五九.七%,○六年來選擇進研究所者只有小幅增加的傾向。
    不過,日本內閣府經濟財政諮詢議會,於○五年六月提出的「日本廿一世紀展望」中預測,到了二○三○年,日本大學畢業生進入究所的比率可能會是現在的四倍,到時將如何因應又將是個難題。

    • 回覆

      Zen大

      2007-09-06

      版主回應
      謝啦 你的評論 很精闢阿
      大學教授品格的自由落體….
      所以台灣沒有公共型知識分子阿現在
      最獨立的大學教授幾乎都被收編了
      2007-09-06 07:32:5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