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煉金術

工作的累積性~關於上班族與Soho各自的

By
on
2007-09-07

工作的累積性~關於上班族與Soho各自的

文/zen

年紀逐漸大起來之後的第一件明顯感受,是身邊的同學朋友紛紛組織家庭、結婚生子。不過由於這是私事,和個人幸福有關,和社會評價較無關聯,所以很多時候,結不結婚,社會不在乎(除了家人真的會比較在乎外,其他人多半嘴巴式地關心)。

第二件比較明顯的感受,是學長姐、同學朋友們在社會地位的晉升上,卓然有成。剛畢業初出社會,大家都是糊裡糊塗的社會新鮮人,找到自己的職場,投入自己的興趣/專業,從基層埋頭苦幹起來。大家都是企業二等兵(還沒到企業戰士的等級),接受教導與學習的時間多,表現與發揮的時間少(甚至老闆主管根本不想推你上前線,只要你乖乖做好分內工作,摸熟組織就好)。

然後,日子看似就這麼五天兩天一組,七天反覆一次的過。日子過著過著,也就過年、清明、端午、中秋、聖誕/跨年的這麼四季循環了。這期間,週末出席的喜酒越來越多,朋友同儕聚會吃吃喝喝的次數越來越少(倒是工作應酬開會的次數越來越多)。

再然後,突然不知道哪一次同學聚餐,朋友聚會,交換了一下名片,赫然一看,某某人變成經理了,某某人開店了,某某人成為店長了,某某人自己創業了……

好像突然之間,身邊的人全都上去了,不再是初出社會四處閑晃的小兵,每個人都是獨當一面,底下還帶了支團隊的戰士了。

於是乎再仔細一看,是了,怎麼會沒發現同學早已換了新車代步,身上揹著的可是名牌包包,腳下瞪著的也是好幾千塊一雙的好鞋,穿著打扮更是入時,看似不起眼卻又無懈可擊。聚餐的地方也高級多了,從怡客搬往天香樓,從星巴克換進Joyce Café,工作上每日每日的辛勞,一點一滴的同意反覆操作著枯燥行政工作的幾年後,累積起巨大的能量,已經產生質變,讓人的氣質,有著自己獨特生命軌跡歷練的風霜燦爛。

身處組織的上班族,拼命用力往上爬是其天職,為的是成為CEO或獨當一面的主管,用戰績換取巴住公司不放的資格,以身相許為公司賣命,希望換得付足有餘的薪資收入外,還有那名片上社會所認同的職位尊嚴能夠日進有功。

其實我很佩服,能夠在組織之中,一邊累積戰功,一邊迎合長上(又不致於違逆良心),一邊和同儕競爭,一邊帶領下屬,一邊和廠商談判,一邊安撫客戶,幾進無所不能,日操四面八方而來的重擔,硬挺肩膀,換檔繼續上的毅力耐力。

不在組織內的Soho,要的與其說是一份自由(畢竟Soho工作真做起來,需要的仍是朝九晚五的規律工作作息),不如說自己沒有那麼強的駕馭能力,可以同時做好從四面八方湧進的各種業務需求(無論關於人或者事或者物)。因為只會一兩件事情,知道自己只能做好一兩件事情,所以捨棄了組織,選擇Soho。

往好的地方看,是自由(但其實這是個極為不足一提的優點),是只要專注於專業就可以的;往壞的方面看,是動盪不安、沒有依附、缺乏安全感,因為沒有巨大組織保護你(但組織真能保護員工嗎?組織自己都必須承擔環境的衝擊了,更何況台灣的組織,犧牲員工比保護員工的案例似乎多的多,你拿加班把命拼,但老闆卻告訴你不景氣不好意思,公司要倒閉,其實是老闆掏空公司,早已做好澇跑準備),沒有退休金…,但這些所謂的安全感來源,不過是一種自我催眠,現代人換工作如換衣服,有退休金(或能待到滿)的公司鳳毛麟角,軍公教部門二十五年後是否還沒破產,其實沒人有把握。

與其說組織給人那些經濟上的穩定安全感,不如說組織的存在,給人一種不用解釋的方便,大家在社會上做事,看看名片,就可以惦出彼此斤兩,那種容易歸類的方便,讓人不會有脫離框架的失序混亂感,這毋寧才是組織的最大慰藉力。

Soho則是一種刺,一種破壞,不願安於組織型社會的系統安排,偏偏要跑到體制外面,搞孤立,弄得社會不知道如何安置,其他社會人也不知道該如何和Soho互動,不知道該如何定位Soho的社會階級/地位/聲望等級,給出相對應的接待態度,於是困擾很多人(日本許多大師級的作家不都常在散文裡自嘲自己沒能成為會社職員給一般人帶來的那種困擾,感到很不好意思嘛?->最愛拿這點自嘲的就屬村上春樹了)。

即便你是大師等級,但這Soho內的等級,並沒有和社會上既有的組織架構裡的直接有一份明顯的對應表。可以說大師等於CEO或總經理,但是,是台積電的還是家族企業的CEO或總經理?

所以如果身處社交場合,彼此交換名片或問起高就謀生之業,Soho答完,接腔的不外乎Soho很自由ㄚ,自己當老闆云云等不著邊際的打官腔,再來就是一陣冷……

就這樣,Soho成了社會聲望表的搗蛋鬼,讓人感到很莫名奇妙。人對於無法分類的東西總會有種焦慮,甚至感覺那是骯髒的,必除之而後快。這也是為何Soho多半存活於大都會(雖然住在鄉間開銷較少而且不影響工作),因為大都會作息複雜,人與人之間彼此寬容(或說冷漠),不過分熱切的彼此關心,可以躲開那內心深處不斷自我詢問,「那個老是窩在家裡的男人到底是做什麼的?」所帶來的焦慮和不安。

人很脆弱,喜歡穩定和秩序,不喜歡變動,不喜歡無法歸類的感覺,Soho給人這種感覺,雖然不是故意的,但就是如此了。

是了,要講工作的累積性怎麼聊到Soho去了。在職場上,證明工作累積性的辦法就是職階的提升,名片的更換,辦公室的變大,排場的豪華(有無公務配車,秘書特助,代接電話過濾…),而這些證明需要以戰績換取。

至於Soho也別灰心,工作成果就是累積性的証明,雖然不能把所有做過的案子表列在名片上(大概塞不下,塞的下大概活不了),但可以靠著一再交出的作品,強化個人品牌,雖然不至於能做到轟動武林驚動萬巷,舉國上下莫不知有某某某,但至少要能在自己所耕耘的產業裡,做到和同業交流時,不致於脫口而出自己的名字,對方卻不曾聽聞。用自己做過的案子,把自己的名聲做出去,傳播到該產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且最重要的是好壞評價都有),那就夠了。

Soho族工作的累積性,除了上述的對外,還有極為重要的對內,那就是自我感覺良好程度的不斷提升(也可以說是氣質、修養、談吐、學問)。有的人選擇成為Soho,是希望除了工作,還能在工作中有所學習,獲得,日進有功,不至於被工作掏空了靈魂和生命,為工作斷送了生活。所以,絕大多數的Soho工作都是可以讓人在完成一件工作時,就多了一點什麼在身體裡累積的感覺,這種充實感,很多時候必須用犧牲經濟收入的豐裕來交換,但如果安貧知足,認為人生有遠比財富地位名望更重要的,自我實踐不靠社會主流價值的攀登,而是個人生命修為的境界者,大抵都能安貧樂道,安步當車,過著沒有職銜光環加身,富貴榮華滿懷的簡單生活,雖然對未來是否會持續有工作進來永遠有種焦慮(但上班族也還是有上班族的職業焦慮,焦慮人人有,屬性不同罷了),還是可以活的很清明自在,那就是Soho族人生最大的幸福了。

好了,此文完全在一再離題下完成,下次在針對同樣主題寫比較切題的文章(讓工作有累積性的方法)。但這篇算是一點自我反思,還是有點東西,參考看看囉!!

標籤
相關文章

10 Comments
  1. 回覆

    Brahms6

    2007-09-07

    有意思的是,zen跟你出去吃飯你所注意到的那些行頭
    是日常如此
    還為了擺門面?
    你也不自覺進入比較的行列?我不是說你也穿一雙幾千的鞋
    而是你也進入了這個場,感到過去穿牛仔褲的同學
    大大不同了
    原因在於他們過去所處的談話場合,使之質變
    跟她們說,你是搞soho的,我想激起你寫這麼多吧?
    猶如一個年過35卻未結婚的女子,姊妹濤通通兒女成群,滿嘴兒女經,可能這位35女的人生是事業或是各地走闖的經驗….
    一樣突兀,刺破了平和的situation,格格不入,但又沒犯罪.
    一個過去你們彼此可能穿著不起眼的衣服去上課
    現在卻打扮正式入時,從怡客改到XX餐廳
    所擺出來門面,想突顯的是什麼?
    他當然變了,但是他要你看到他變的是什麼?
    它可以接受穿的跟學生時代一樣,仍出現在你面前嗎?

    • 回覆

      Zen大

      2007-09-07

      版主回應
      我倒不是真的寫同學
      只是描述一種社會上的場景…..
      學生樣的 依然有
      對我來說 對同學這個身分的人來說 是無所謂的
      只是從同學這個無關利益的角度出發
      看一些年齡與職涯和工作累積的變化
      2007-09-07 13:14:28

  2. 回覆

    Brahms6

    2007-09-07

    我是一個非常不注重外表的人,激起很多人不滿
    我也自願當宅男
    上週在捷運站偶碰到很久沒見的學妹,他說我一點都沒變,當然,我穿著跟大學時候差異不大.
    關鍵在於,我在東方與西方都聽過兩個故事
    東方,有個人去朋友那吃喜酒,穿的很隨興,被人趕出來.後來,他穿的正式,就可以吃了.吃到一半,他把衣服脫下,把菜到進去,旁人覺得很奇怪,他說,這頓飯是請我衣服吃的,不是請我吃的
    西方,希臘神話中我記得有個君王,外出作戰,流落異鄉數十年.後來艱辛回到希臘
    守門人與大臣把他擋住,雖然他自稱國王,但是衣衫襤褸.
    最後,從裡面跑出一條狗,就是他當初養的狗
    聞了他一下,對他搖尾巴
    原來人不如狗
    還有,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其實原創是希臘神話的那隻狗

  3. 回覆

    wee

    2007-09-07

    行不行頭看同儕吧? 教授一個月十來萬薪水, 也有很不拘於行頭的, 反觀一個月三四萬的上班族, 同事間愛比較, 自己又在意, 結果就拘束起一些小事來了.
    如果真能錢賺得多, 生活卻一樣很樸實, 這樣最好了, 存錢快退休快餘錢多可出國玩~

  4. 回覆

    wee

    2007-09-07

    忍不住又想多說一些, 我回國那些朋友也一樣, 愛談金錢之事. 人家賺多少我不知, 但若我能一個月賺個十幾萬, 外表及生活卻和大學生時代一樣, 但是當他們知道原有一個人可以這麼自在生活, 收入還比他們高時, 我心裡會很得意, 因為我不用比, 我也不在意他們比, 他們有的我也有, 他們能的我也能, 然而我卻多了一份自在.
    期待這一天的來臨. ^^

    • 回覆

      Zen大

      2007-09-07

      版主回應
      行頭在商場是禮貌 不可或缺
      某些產業比較隨性
      例如文化界 出版界 學術界 很多大老半正式場合都還很隨便穿….
      2007-09-07 13:14:48

  5. 回覆

    愛貓的魚

    2007-09-07

    的確,人人都會羨慕高收入/高職位!!
    但是每個人領域不同,只要能闖出屬於自己的路
    又何必分什麼你我他,不是嗎?!

    • 回覆

      Zen大

      2007-09-07

      版主回應
      我講的不太是指羨慕
      而是不同職業屬性的晉升之道以及之別
      2007-09-07 22:34:49

  6. 回覆

    藍娟

    2007-09-08

    Very nice article!Thanks for sharing your opinion with us.It is a good work and very useful:)
    ps:Sorry,I can only enter English with this computer+keyboard.

  7. 回覆

    捷拓

    2007-09-09

    我想說的可能離題了
    最近剛看完派遣女王
    就覺得台灣跟日本一樣嗎?
    好像又有點那麼不一樣
    像我自己很清楚自己坐不住辦公室
    更討厭辦公室裡的訛於我詐
    但我也知道SOHO並不是別人所想的那麼輕鬆
    自由是自由,但卻更難受到保障
    這點是跟日本所謂的派遣人員一樣嗎?
    三個月一到看公司要不要你,否則就走路?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