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如果有一班的天下英才,你會怎麼教?-我讀《我的資優班》有感

By
on
2007-09-14

如果有一班的天下英才,你會怎麼教?-我讀《我的資優班》有感

文/zen

書名:我的資優班
作者:游森棚
出版社:寶瓶

前些日子,對教育問題發了點牢騷,隨便聊了兩句。沒想到,竟然被「有心」人士看到,於是寄來了這本《我的資優班》,「有心人」認為我應該會喜歡。該怎麼說?的確很有心。

然後,某一天晚上忙完,想說睡前隨手抓起來讀兩篇,沒想到,就這麼不小心一口氣讀完了。讀完那天晚上,腦袋裡轉阿轉的,想的盡是和這本書的對話。書裡有很多想法我很認同,但卻有某些姿態讓人感覺刺刺的。大體來說,作者站在他的角度,儘可能完善的完成了敘述。但站在我的角度來看,那就是一片拼圖拼對了位置,還不夠,但至少是個開始。

(其實我心裡想的是,很想跟有心人說,可以試試在牆角預見彼得潘,我大學同學的老公,在國中任教,他的班和此書裡的班簡直天差地別,但是,他照樣能把這批學生帶好。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或許難,但得天下人以為頑劣不堪而能帶好,恐怕更需要功力)。

作者曾經在建國中學教書,而且還當了一次數理資優班的班導師。

建國中學有多優秀,一般人知道的大概就是北市第一高中,和北一女並列。入學成績超高,至於資優班,那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舉一個實際例子來談,大概更能感受建中北一女的優秀。臺大每年入學新生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建中,另外三分之一來自北一女,其他三分之一才是全省其他學校(或許你說清交政成大也很好,還有醫學院,是阿,這些地方也不乏建中北一的影子)。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建中比臺大還難近。我自己也曾經在台大見識過那些建中高材生的優秀,真的是會玩又會念書。

我念的高中也有數理資優班(那個年代數理資優班沒現在這麼多,程度之好,讓普通班直接忽略不計,反正他們課程考試全都是另外安排,學校單位也十分禮遇,擁有最好的教室,專屬實驗室和大樓),很知道資優班是什麼一些人在念,更別說建中資優班了!!

如果你想要跟建中資優班學生比學問、比聰明(有些老師之所以帶不動資優班,就是太想以老師的權威壓下資優學生,但這些學生只在乎學問,如果學問不能服他而想轉求於權威,通常會引爆衝突),那只會換來無止盡地挫折(例如作者不自量力的跟學生比電動成績,結果差距是3200京對數十億分,老師能拿幾十億分已經很誇張,學生更誇張,京竟然能被用在現實生活中當作計算單位,這是什麼學生)。

資優班的學生根本不像外面想的是書呆子,這些孩子腦袋反應快,是一群會玩又會唸書的英才。思考能力極強,而且擁有遠超越常人的天份(這是不爭的事實,人本來就有愚賢不肖之別),自主學習能力超強,待在高中,要學的其實不是課業,而是做人,而是品格,是同理心。

作者大抵上也是這麼看,所以在帶學生上,以討論代替管教(誰能管得動這些天才?更別說用權威壓服),以培養正確人生觀價值觀和品格作為首要之務,鼓勵他們多方接觸世界,利用世界的浩瀚廣博,既開發這些學生的好奇心(宣洩其學習慾望過強的衝動),另外一方面也用世界教育孩子,自己的天份是進入世界的入場卷,需要努力的還很多,天才不是一種成就,一點都不該拿來炫耀與傲慢。

從書中你能讀到作者的讚嘆,這些高中都還沒畢業的數理資優天才,可以用一些受過完整數學高等教育的專業老師都沒想到的解題方法,解出一些早已遠超過高中程度的數學題目(這讓我想到一個小故事,話說美國某大學數學系學生,有一天衝衝忙忙趕到教室抄下了幾題數學題目,他以為是作業,結果一周後回來交稿,嚇壞老師了,因為黑板上抄的是數學界有名的難題,根本不是什麼數學題目),用的還是前兩天才剛看過,一般人恐怕要花很久時間才能消化吸收的數學知識。

於是,我在書中看到一個人師,利用周記和青春期的高中小男生對話(擁有超成熟大腦與發育中的青春肉體以及十六七歲之心智的奇怪綜合體),引導他們說出內心深處的秘密,鼓勵他們組織讀書會,一起讀課外讀物,參加話劇、排球/運動、合唱比賽,不要補習,當個健全學習的青年。

老師一肩扛起保護孩子的任務,抵擋來自學校、老師、社會對建中資優生的刻板印象,讓這些孩子盡情的發揮創意與想像力,盡情的宣洩青春,改變過去因為資優而只剩下讀書考試的填鴨人生。

更難能可貴的,是老師默默伸出援手,例如巧妙的反對全班集體遊學,因為他知道班上有學生家長負擔不起十萬塊的出國費用。

因為用心,因為真的在乎學生的一輩子(而不是自己帶班時的升學率),作者能夠且願意做超出一個導師該做的事情,適時扭正孩子們某些來自社會的偏差觀念。例如,作者很用心的希望讓這些資優孩子知道,人不是只有聰明的一種,人也不總是能夠選擇人生(有些人被環境選擇,因貧窮而得承受更多不幸)。

作者知道,如果這些超資優的孩子學不會「同理心」,那麼這樣的資優教育不算成功。是阿,如果一個人沒有愛卻空有高深的學問知識,沒有同理心,不懂提攜弱小,只顧著追求自己成就(所以作者嚴厲拒絕了那些平日假裝不讀書,結果考出好成績;只想私下向老師尋求秘方、替自己留一手的學生),這樣的資優教育,是失敗的。

全書讀起來很輕鬆,且看作者舉重若輕、神態自若的書寫著他的資優班帶班史,但我想,實際上帶班的三年裡,作者其實承受無數來自家長學校的壓力,要求他從眾,追為主流價值,不要堅持一些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卻讓人不安的事情(例如不用補習)。只是,因為堅持,因為相信,所以最後能夠說服所有的家長,搞定最難搞的建中資優班家長,讓家長們成為他推動教學理念的助力而非阻力(這年頭,師生關係反倒不如家長和老師間的關係來的緊張,各種熱血/溺愛型家長都有,把手伸入教育界,以外行領導內行,弄得老師人心恍恍)。

唯一要說可惜的是,書裡雖然談了很多健康的品格教育,也帶出了不錯的成績,但仍然是建中資優思維模式,對於不公平下的失敗(戲劇比賽得了第二名),作者沒能讓這些天之驕子學會這堂課該學的功課(那有時候更是出了社會的現實,勝負不靠公平,再者,天生資優如此的學生,難道不知道自己本身就是一種不公平的存在?)。認輸哲學,似乎不存在於資優教育裡,即便是如此人師,第二第三名似乎是最勉強能接受的成績了。

除了書中隱約可見的建中自豪感讓人讀了不愉快之外(這也是為何我認為除了資優班,應該來本我的放牛班),其他都很好,而且我也相信推薦人洪蘭教授說的某些部分,那就是如果台灣的資優教育都能用像作者這樣的老師(老實說我不認為普通班或放牛班適合這種帶學生方式,基本上課業就出現完全不同狀況),我們會培養出更多有同理心,有人味,不是只會勾心鬥角想幹掉同儕的資優生,而能有一群懂得競合,懂得相互提攜,懂得關懷社會的人才,這樣的人才越多,我們社會的未來才越有希望。畢竟,未來世界的主導和決策權有很大一部分是掌握在這些資優天才手上的。

資優太特別了,雖然家長人人不切實際的盼望自己的孩子是(以至於走後門靠關係把孩子弄進資優班,搞得資優班變成升學班,無法培育真正的資優人才<-窮的天才資優生可能會有錢的普通但努力出好成績的學生給擠掉),弄得資優教育大亂,形同虛設。

然而,再怎麼說,資優畢竟是少數(雖然關鍵),但是台灣當前教育更大的問題在於普通班與放牛班的放任與放棄,我們需要有更多像作者這樣優秀的人師,面對學習成績低落但仍然願意給予愛的教導與引導,干預這些孩子人生,培養其品格的教育,這是這本書的侷限和需要超越的地方。

衷心期待更多的人師出現在我們第一線的教育現場,唯有人師,才是抵抗混亂教育體制的希望。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阿基米

    2007-09-16

    『資優班的學生根本不像外面所想的是書呆子』
    我相信已經很少有人這樣認為了,至少在我們這個世代是。
    建中吉他熱音熱舞還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社幾乎都是那個領域的指標,那種超乎水準的表現已經沒有人質疑了。
    學測的話,他們學校的底標是70級分(只有25%的人低於70),台大大部分的科系高於70都能夠通過篩選進行第二階段的申請。
    榜單…兩個就一個台大吧…
    找個讀過建中的來聊聊,他一定會很樂意的分享= =

    • 回覆

      Zen大

      2007-09-17

      版主回應
      還好耶 我不知道為何要特別找建中來聊什麼
      我覺得 我這輩子雖然沒念建中 但看過的也夠多了….不只建中 還有附中 成功 雄中 南一中 中一中 武陵 新竹中學(以及女中)等等 夠多了…
      我甚至覺得 就是因為身邊的人都太優秀了 讓人在思考社會時 產生偏差 無法理解下層世界的真實面貌(台灣的主導階級精英幾乎都是如此 也是此書我所唯一覺得遺憾的 沒有真正輸過的人 是無法體會輸者的心情 將來有能力影響社會時 也無無法對輸家提出真正有幫助的東西)
      2007-09-17 00:01:29

  2. 回覆

    ♥慢烏龜的笨笨&

    2007-09-27

    我到認識很多建中聰明鬼考上大學卻被二一退學的,少年得志不見得一生得志。(我好偏激喔哈哈)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