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處方箋

大家都做不代表就對(修訂版)

By
on
2007-10-12

大家都做不代表就對

文/ZEN

學生最怕的,大概要算考試。即便老是拿第一的好學生,恐怕也會膽顫心驚。中學時代的考試,就像希臘神話裡的薛西佛斯,每天把石頭推上山,明天卻又得重新推起,無止盡的循環。

我唸國中那個時代,聯考壓力大,念的是升學班,下了課回家吃過晚餐,就得到補習班報到。一週七天,只有星期天可以稍事休息。其他六天都在上課,當年沒有周休二日,結果星期六的半天課就自動延長為整天,青春年少的周末,都在學校度過。到了國三,甚至連星期天早上都要上學。

每天上來上去,全都是考試要考的國英數理社會科,考試不考的課,大半被老師借來上課或考小考。後來,上了國三,老師很擔心我們班的聯考成績,班導師求好心切,於是決定,要增加隨堂測驗。

然而,早已卡滿的課表,根本擠不出時間來考。於是,老師決定,從早自習開始,再加上每堂課下課時間,還有自修課等等零碎時間,把好幾堂下課休息時間加起來,加考一科測驗卷。考試採榮譽制,沒有統一時間,寫完就交卷給小老師,自己考自己,不嚴格規定考試方法。

雖然如此,但仍讓原本上課有隨堂考,周有周考,月有段考的我們受不了,沒有休息時間也就罷了,還要不斷承受拿到考卷、考試、評分的那種焦慮。天天考、堂堂考,壓力之大,許多同學(包括我),全都被烤焦了。

還是青澀年少的我們,哪裡懂得老師求好心切,以及希望每個人都能透過測驗找出學習障礙的苦心。只想著每天得考這麼多試,都沒辦法修習的痛苦。於是,這個措施施行沒多久後,老是考一些不擅長的科目(數學、理化),不斷面對考試挫折,再加上考不好依然要處罰,於是,開始有同學(包括我)崩盤。

ㄧ開始,全班開始以座位的鄰近性,小範圍的互通有無,分配考題來做(減少大量測驗壓身的痛苦性),或者詢問鄰近同學,自己解不出來的題目之答案。本來有些成績好的同學還不願意妥協,畢竟自己都會寫,何必作弊?

然而,隨著考試無止盡的湧入,老師不斷發下的測驗卷,遠超過我們能夠完成的數量後,同學們一個一個的敗退棄守,逐漸投入分工解題的行列。到最後,出現全班集體作弊的光景。彷彿是跟老師賭氣,又像是替自己找藉口,全班群策群力,共同解題。

當學生的誰知道作弊不對,誰都知道作弊無法幫助自己了解學習問題。然而,由於考卷實在太多了,再加上無法拒絕不考,作弊成了自欺欺人的好方法。

紙終究包不住火,沒多久,被導師發現了。

會被發現,恐怕是考試成績和過往成績不符。畢竟全班一起作弊,雖然故意寫錯一些,但考試出來的成績分布圖,顯然和過往成績不同。那時候的我們不知道統計的奧妙吧,否則就會按照自己該得的成績水準作弊,而不會突然考出一大堆接近滿分的成績。

老師光看考試結果,再想想榮譽制考試,就知道我們作弊了。

有一天,朝會升旗過後,全校開始撤回班上時,老師把全班留下來,並叫班長去通知第一堂課老師,我們會比較晚進去上課,然後去教室把鞭子拿出來。

等班長回來後,老師非常難過又嚴厲的問我們,知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事情?由於學生本來多少就會犯錯,再加上全班一起作弊到不覺得這事件錯事。因此,一開始也沒人知道老師在說什麼,自然沒有人會開口承認。老師也不急著發飆,就默默的等著,可能心裡存有一絲希望,期盼我們能夠自己認錯。結果,全班就和老師僵持在那,最後,老師左等右盼,發現是沒人願意承認作弊這件事,非常難過又悲憤的自己說了出來,我們全班集體作弊的事情。

老師如果歇斯底里的大罵,或許我們還會替自己的作弊找藉口(畢竟是考試太多了,絲毫不得休息的我們身心疲累),然而,她卻只是靜靜地、滿含悲憤地說,臉上那種挫折和哀傷的樣子,讓班上一些同學看了也非常難過(當然也有人始終不認為自己有錯的)。

等老師講完之後,便宣告處罰,老師要全班同學一個接一個來,抄起棍子,打在我們的小腿上。如今想來,當年導師一個接一個的打下去時,內心肯定感到無比挫折、失望、難過,甚至自我否定。更不解自己為何費盡心力的期盼提升同學程度,換來的竟然是全班集體作弊?我國中時代的班導,是英文研究所畢業的高材生,原本在省中擔任英語老師,大獲好評,但不想太過勞累,於是請調到中學來(後來我才知道,班導是基督徒,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替我們這些學生禱告,但他從來沒在課堂上傳過教,我想,導師的身教讓我們得知他的信仰後,都十分尊敬)。

等一輪打完下來,老師又說了一些期許和勉勵的話,並希望我們承諾,不要再犯,也希望這件事就這樣落幕,學到一次寶貴的教訓(當年不若現在,老師們打學生的權利也還是有的,而且我們雖然討厭被打,但知道老師們都是合理的懲罰,懲罰也有合理標準,家長更是支持老師的體罰,給予充分的尊重)。

許多時候,我們做的事情,就是這種大家都在做,但不代表是對的事情。例如半夜路上沒人,把紅綠燈當參考用的闖,把小巷子當高速公路開;或者公器私用,拿公司資源做自己的事情,甚至把辦公室文具A回家。因為大家都在做,所以即便是錯事,也不會被指責。被指責與否(也就是社會壓力的承受度),通常是人們決定是否做一件事情的理由(而不是做這件事情本身對不對)。

要拒絕和大家一起做錯事,需要很大的勇氣,而且常常還是徒勞無功。但不能因此就放棄,當年耶穌被猶太人眾口一致的送上十字架,日耳曼人(包括當時教會)默許希特勒納粹橫行,不也是如此?

我們都應該更謙卑,懂得人的有限,以及因為有限而定的人的規矩和道德價值觀不一定是對。希望我們能夠勇於拒絕試探,拒絕那些大家都在做的錯事。

標籤
相關文章

13 Comments
  1. 回覆

    綿羊

    2007-10-12

    啊啊啊,這篇寫得太好了,
    我要叫我們家大獅來看,
    她最近也常說這句話~~

  2. 回覆

    shawyu

    2007-10-12

    不知道是哪派的倫理學,認為道德也是約定俗成的規範,只要在某個社會中大家都做某件事,那件事就會被當成道德的。例如古代的寡婦必須殉死(中國和印度都有這種習俗),寡婦要死之前,大家還高高興興幫她打扮,送她上路,當時沒人會說這是不對的,除非有人能從另外一個道德標準來看這件事,才會看出它的問題所在。可是,所謂的另一個道德標準又是怎麼來的?恐怕又是另一個社會的習俗。要找出一種不受文化限制的正義,是很困難的事情,除非你相信有一個超驗的標準。

    • 回覆

      Zen大

      2007-10-13

      版主回應
      我說的是那種連社會規範都知道是錯 但卻大家都去犯 剛好和你舉的例子相反
      2007-10-13 00:06:45

  3. 回覆

    浩浩

    2007-10-13

    做弊固然不對,全班一起作弊更是大錯特錯。
    不過竟然連休息時間都要拿來考試–老師傷心之餘,是否也該自己檢討全班作弊的原因??

    • 回覆

      Zen大

      2007-10-13

      版主回應
      那是兩回事
      遊戲規則不理想 但還是遊戲規則
      所謂惡法亦法
      同學沒有用正當管道爭取 反而下有對策
      作弊是錯
      不過 你我生活中卻充滿了作弊行為喔
      呵呵 敢於承認者又有多少?
      2007-10-13 05:19:07

  4. 回覆

    朝雲

    2007-10-13

    呵呵~我也必須承認
    自己以前也有作弊過
    考試時候不好作弊﹐大家拼得你死我活﹐但是常常抄人家的功課﹑做報告的時候找曾經上過同一節課的學長學姐把舊報告借來分屍改造
    呵呵(愧)

  5. 回覆

    chi

    2007-10-13

    全班作弊在遙遠的小時候也發生過~
    (不過我們已經付出代價了,就是被罰跪還舉椅子)
    看了zen大的見解真覺得慚愧~
    ps.10月了~
    可以轉寄你的文章了吧~ ^_^

    • 回覆

      Zen大

      2007-10-13

      版主回應
      okok….
      話說 之前也有個雜誌在打聽那篇文章
      不過 後來不了了之
      2007-10-13 14:30:36

  6. 回覆

    shawyu

    2007-10-13

    如果把作弊的人數無限擴大,全台灣,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在考試的時候作弊,那麼作弊是否還會被認為是錯的?人的心裡是否有一套先天的道德標準可以超越社會習俗的約束?孟子說的是非之心、王陽明說的良知,是否真的存在?所謂的良知,有多少成份是後天的建構?好久沒有想這些大問題了,台長的文章讓我又回到了大學時代。

  7. 回覆

    hyu

    2007-10-15

    據此, 順便衍伸, 請拒絕與私德欠佳的企業主往來

    • 回覆

      Zen大

      2007-10-15

      版主回應
      私德欠佳但經營企業按照規矩來我覺得無妨
      總比私德操守甚高但經營企業卻亂搞來得好
      bussiness is bussiness
      企業有經營好 個人私德是他的事情 生命自然會以另外的方式報應他
      2007-10-15 14:11:58

  8. 回覆

    藍娟

    2007-10-19

    that is correct!you need encouragement to face your guilty!But we are all human beings, we are easily make wrong decisions and forgive ourself very easily!

  9. 回覆

    定風波

    2007-10-21

    說的非常有道理, 人類有眾多盲點, 其中最大的一點就是盲從, 我們看不清楚到底什麼才對,以及對自己對於未來的選擇性害怕,怕損失,怕走錯,於是大家都跟著人多的地方走.
    這跟沙丁魚有什麼兩樣??上帝給予人類最大的禮物是什麼??就是自由意志. 我們有好好發揮嗎??Obvious NOT. 真是可悲透頂了.
    這篇要按個100000+好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