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歐洲認同與世界大同-哈伯瑪斯意欲完成的歐洲現代性大計

By
on
2007-10-15

歐洲認同與世界大同-哈伯瑪斯意欲完成的歐洲現代性大計

文/zen

書名:舊歐洲新歐洲核心歐洲
編者:Daniel Levy、Max Pensky、John Torpey
譯者:梁伯宸
出版社:立緒

2003年5月31日-攻擊發起線

2003年2月15日,西歐國家人民發起戰後最大規模遊行,為了反對美國片面決定出兵伊拉克(美國以海珊政權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應該加以摧毀為由,發動戰爭),以及抗議八國元首(西班牙、匈牙利、捷克、義大利、丹麥、葡萄牙、英國)祕密簽署「八國文件」支持美國。

世界局勢轉變,歐洲在全球秩序中勢必要尋找新定位,才能確定歐洲未來。然而,歐洲過往歷史造就複雜的歐洲(際)政治局勢雖然在戰後藉歐盟逐漸凝聚,但僅止於經濟層面,而且仍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美國片面出兵伊拉克以及歐洲各國贊同/反對不一的態度,讓哈伯瑪斯深深憂慮歐洲前途。

哈伯瑪斯認為,這次的大規模遊行是催生歐洲公共領域的信號,再加上歐洲國家對美國此次出兵伊拉克合法性的見解分歧,於是哈伯瑪斯決定出手,邀請德悉達與其共同掛名,捐棄過往在學術立場與議題上的紛歧/針鋒相對,於2003年5月31日在《法蘭克福廣訊報》上,發表<歐洲人民團結日:二月十五日以核心歐洲為起點,締結共同外交政策>一文(並同步翻譯成法文發表於《解放報》)。

核心歐洲與歐洲認同、世界未來

哈伯瑪斯在其文中,提出了「核心歐洲」概念,以法德兩國為軸心,加上荷比盧與義大利等國擔任火車頭的角色,強調以歐洲的現世主義、啟蒙思想、民主等傳統為基礎,推動建立一個眾人皆可接受的歐洲認同,建立一個擁有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的歐洲。

哈伯瑪斯認為,美國片面入侵伊拉克後,歐洲分裂為兩派,支持反對者各有之,已經撕裂了舊歐洲,唯有在「核心歐洲」之下,重新凝聚一股得以「制衡美國霸權單邊主義」的歐洲,歐洲才有未來,世界大同才有可能實踐。

此外,哈伯瑪斯另邀義大利知名學者安貝托‧艾可(共和報)哲學家吉亞尼‧凡第摩(郵報)瑞士作家暨柏林藝術科學院主席亞道夫‧穆西格(蘇黎世新報)西班牙哲學家費南多‧塞維特(國家報)美國哲學家理查‧羅堤(南德日報)五位世界知名學者和報刊,針對歐洲認同與世界未來,為文表態,共襄盛舉。

響應哈伯瑪斯之學者,也根據歐洲人當前處境,特別是後冷戰時期與美國之盟友關係的重新鑑定(如何可能)之問題,各自提出看法。

批判性回應的展開-來自全歐的聲音

文章發表後,隨即在大西洋兩岸知識圈引發一連串的迴響,許多文人學者紛紛就自身所處之位置與哈伯瑪斯等人的歐洲認同與世界未來之見解,提出不同看法。舉例來說,不被歸類為核心歐洲的東歐學者/文人對於哈伯瑪斯以西歐中心為出發點的核心歐洲認同觀,可是有相當不同的意見。

例如<歐洲侏儒有多大?>一文作者就嘲弄的說「以前我是東歐人,後來升級為中歐人……,接著就在前幾個月,我變成了一個新歐洲人,但就在我還來不及習慣這個身分之前,又變成了非核心歐洲人」。許多非核心歐洲人根本不理論這場討論,哈伯瑪斯的思想列車讓東歐受辱,對東歐人來說,美國也不是什麼強權,而是夢想。

哈伯瑪斯的核心歐洲最引人爭議的地方在於,非核心歐洲國家/地區要如何能夠認同核心歐洲之概念?有人提出「雙速發展歐洲」,將歐洲國家區分第一級與第二級(此舉自然引發抨擊),絕大多數學者認為哈伯瑪斯的核心歐洲觀,不過是另一個法德優越論的展示。然而,最難的還不在於理念上的共識,而是務實操作如何可能?達倫道夫就針對哈伯瑪斯意欲建立一個擁有共同外交與安全策略之歐洲的實際操作面的不可達成性,提出強烈抨擊。

此外,不少學者認為哈伯瑪斯,是因為厭惡布希的外交政策而發起如此大規模的歐洲認同論戰,是錯解美國;而且,太看得起歐洲。更有人直言不諱的指出,美國的強大又何妨(世界局勢的安定,需要有霸權維繫,美國是當前霸權之主),歐洲又何妨屈就?

從嚴謹的學術辯論到半譏諷式的嘲笑,林林總總各式反應,展現了歐洲民主與論辯傳統的強大威力。諸多迴響可簡單歸結成兩大重點:其一是歐洲內部的紛歧,其二是歐洲各國在處裡跨大西洋關係上尋求共同認同之問題。

他山之石

本書正是上述論辯文章之集結,先不論此次哈伯瑪斯所拋出之議題是否能取得共識,光是這樣一場大規模的歐洲認同/前途決議辯論之開展,令人見識到歐洲世界在思考自身未來等重大議題時,訴諸「公共領域」討論之精采,十分值得老是為統獨問題打混帳的台灣社會參考。

哈伯瑪斯的論點或侷限在其角色與位置,有其明確的政治訴求,不同立場者自然有不同看法,但這一切,是可以透過理性辯論,彼此交流。統一的共識或許不可能,但是攤開彼此思想,了解異同,則是此次論戰最大的貢獻。

當我們的政黨片面而不向社會詢問意見,制定關於台灣前途之決議文的同時,何時我們才能有能力,針對自身認同與未來掀起一波大規模的理性辯論,釐清各方觀點,從中找出對公分母,作為往後發展的立足點?既然自家土地沒有典範可以仿效,或許《舊歐洲 新歐洲 何新歐洲》可以作為一個參考,幫助我們思考自己所處之土地的認同、定位與未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